【盾铁】那朵花-05

其实不是弃坑了,是我忘记更了…。

前文链接:04

—————————正文———————————

史蒂夫坐在教堂的长椅上,胸前的白花颤颤巍巍依在他的西服前。 
阳光从彩窗外钻进来,落在他的金发上,色彩饱满如同一幅古典油画。而油画中的人却神色落寞,目光沉沉落在交握的双手上。 
 
葬礼已经结束了,来参加葬礼的人也都已经走了个干净,现在这间偌大的教堂里就只有他安静地坐着。 
就像棺木还沉沉地压在肩头,就像唱诗班的孩子们的歌声还萦绕在耳边,史蒂夫有些恍惚,无法从七十年前的岁月抽身而出。 
但那些已经过去了。史蒂夫想。军队,二战,还有美艳的女长官——和那支迟到了七十年的舞。 
 
他从西装内兜里摸出那个小笔记本,握在手心。 
它很有些分量,沉甸甸的。 
史蒂夫慢慢地翻开它。 
 
【三月一日,天气晴。 
这次的任务不算棘手,但我们奔波许久,几乎跨越半个美国。对我来说这样的任务强度不算什么,但对别人来说可就不一样了——我看到旺达打了不止一个哈欠。 
她还是个孩子,而孩子应该保证睡眠。 
这么想着,我加快了进程。 
“就像是突然被打了肾上激素似的。”他这么评价我。而我能做的就仅仅是无奈地抗争一句“别老逗我”。然后他就嗤嗤地坏笑开来,哪怕是在黑夜里我也能看得到他脸上的笑,看清楚他的每一条舒展开的笑纹,和露出来的一点儿洁白的牙齿。 
我发现自己盯着他看了许久。 
而我也同时发现,他确实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男人。虽然这句话他可能已经听到厌烦了,毕竟他总是一脸得意地说——人人都爱我,对。谁能不爱这样的一个男人? 
一切都不一样了。】 

 
“队长。” 
 
有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史蒂夫沉默地把笔记本合上,然后转身抬头看过去。 
是娜塔莎。 
会来找他,还穿着这样让人心惊胆战的高跟鞋的也只有娜塔莎了,她总能把高跟鞋穿出军靴的感觉。 
 
“我想,这个时候再来可能会比较好。” 
娜塔莎解释了自己错过葬礼的原因,然后随意坐在了史蒂夫身边的长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你还好吗,队长?” 
 
“我只是,稍微有一点…”史蒂夫捏着那个笔记本,犹豫地寻找着措辞,“悲伤。” 
 
娜塔莎安静地注视着他,然后不动声色地问:“你爱她?” 
 
爱。 
史蒂夫在心里仔细咀嚼着这个词,然后摇了摇头。 
“我当然爱她,但不是那种——我知道你想问哪种爱,娜塔莎。我爱她,尊敬她,就像对你们一样。我同时怀念她,她是我认识的最后一个,和我的过去有关的人了——我的过去就像是和她一起下葬了,娜塔莎。我只是有点儿…”史蒂夫顿了顿,“有点儿,悲伤。” 
 
“那么,你有爱着的人吗?” 
娜塔莎轻声问。 
 
史蒂夫的心头颤动了一下。 
一个人名立刻滚落到他舌尖,只需要张开嘴,然后轻轻地一弹舌,那个名字就会被轻巧地吐露出来,就像是一朵花蕾绽开,叫他满心欢喜。 
但是史蒂夫想不起来。 
 
“我想,我是有一个的。” 
史蒂夫抬头,凝视着娜塔莎背着光而被笼罩在阴影下的脸,不放过她脸上任何的细微表情。 
“我想,我应该是爱着一个人的。但是我想不起来他的名字,也想不起来他是谁——就像是做了场梦,而现在梦醒了。” 
 
娜塔莎的脸上飞快地滑过了一丝不忍。 
 
史蒂夫敏锐地捕捉到了,他捏着笔记本的指节发白。 
“你知道他是谁吗,娜塔莎?”他说,“你知道,对不对?” 
 
娜塔莎的双唇动了动,就在史蒂夫满怀希望地以为她就要说出来了的时候,她说: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事实上,娜塔莎真的差一点儿就要告诉他了。 
 
但是在托尼说了“无所谓”之后的那天,复仇者们都离开了之后,娜塔莎又重新折返回来。 
托尼还站在原来的地方没有动弹,别过脸看着那融得一塌糊涂的冰淇淋发呆。看到娜塔莎回来,他转过头对她疑问地挑了挑眉。 
“如果…我是说如果。”娜塔莎犹豫着开口,“史蒂夫他察觉到了什么,该告诉他吗?” 
 
“不。” 
让娜塔莎意外的是,托尼想都没想,果决地拒绝了她。 
这个小胡子男人的双手揣在口袋里,脸色平静而傲慢。 
“我不需要任何人告诉他,他能想的起来就想起来,想不起来我们就重新开始——但是由别人来告诉他他或许以前曾经对我有好感?绝对不要。爱是一种感情,娜塔莎,爱是无法替代,无法由别人代为转述的。” 
 
娜塔莎选择尊重他的意见。 
毕竟这是骄傲的小胡子天才、独一无二的斯塔克。 
 
她在撒谎。 
史蒂夫失望地想。 
他不明白娜塔莎为什么要骗他,她的眼神,她的脸色明明白白地写着她知道些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选择了闭口不言。 
 
“我知道了。”史蒂夫垂下头,捏了捏手里的小笔记本。 
 
娜塔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轻柔的拥抱。 
“如果你忘记了,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她在史蒂夫耳边轻声说,“爱是不会被忘记的,史蒂夫,它们只是藏起来了——你会想起来的,仔细感受。” 
 
史蒂夫给了她一个勉强的微笑。 
 
回到复仇者大厦已经是繁星满天了。 
星期五贴心地为他放好了满浴缸的热水,稍微有点儿烫的温度,是史蒂夫一向所喜欢的。 
褪去衣物,史蒂夫深吸一口气,然后把自己沉进了水里。水下的世界安静得出奇,只有他的心在稳而沉地跳动,一下,又一下。 
 
我爱的那个人是谁。 
细小的气泡从他的口鼻溢出。 
那个出现在我的梦里,我的画笔下,那个我爱的人是谁——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肺里的空气终于无法再支撑他,史蒂夫猛地泼水而出,倚靠在浴缸边沿大口大口呼吸。 
水珠混着他胸前起伏的肌理滚落,大颗大颗地砸在水面上,泛起圈圈涟漪。潮湿而温热的水汽被他用力吸进肺里,又缓缓吐出。 
没泡多久,史蒂夫就从水里站起身来,随手扯了条浴巾胡乱擦了两把,然后围在腰间开门出去了。 
 
拧开门,正对着的床上坐着一个人。 
史蒂夫开门的动作一顿,有些意外他这么晚居然还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反手把门关上,然后光着脚悄无声息地走近。 
“托尼,你怎么在这儿?” 
 
托尼抬起头来。 
史蒂夫的房间里都是他的味道,阳光,干净的皂角,还有某种令人心安的草木香。 
这些味道混在一起,就组成了史蒂夫的味道,能够在不知不觉里让人舒缓下来,定下心神。托尼一度十分迷恋这个味道,就像他迷恋史蒂夫本人一样。 
顺着他围在腰间的毛毯一路看上去,目光滑过史蒂夫线条有力的小腹,健硕的胸肌,落在他的脸上。 
 
史蒂夫敏锐地捕捉到了托尼脸上的表情松快了点儿。 
这个发现奇妙地让他心情好了一点。 
 
托尼慢慢地扯了扯嘴角,然后对着床头柜一偏头。 
史蒂夫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浅色皮质的柜台上摆着一沓文件,白底上的粗体黑字熟悉得扎眼——索科维亚协议。 
史蒂夫的心沉了下去。 
 
“我们别无选择,史蒂夫。” 
托尼叹了口气。 
“现在的复仇者们说什么的都有,但是没有人 作出决定——他们在等我们决定,史蒂夫。我们是这个小队伍的领袖,是这个小家庭的大家长,现在孩子们都看着呢。我们得作出决定。” 
 
“…我知道你的选择。”史蒂夫安静地注视着他,目光有些疲惫,“而你也知道我的选择,对吗托尼?” 
 
“我不想和你站在对立面。” 
托尼痛苦的说。 
“我们应该是一个整体——所以我以为我能说服你,我在尽力,史蒂夫,这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只要我们签下这个协议,我就能在政府跟前为咱们周旋,一切就能有更好的出路——旺达也能早点从基地里出来…” 
 
“旺达?” 
史蒂夫拧起眉头。 
“旺达怎么了,你把她监禁在了基地里,是吗?” 
 
“我没有办法!” 
托尼打断他的话,音量骤然拔高。 
“我他妈的,没有办法!政府派人过来要带走她你知道吗——要把她带到监狱里去!我只能承诺让她先待在基地里,有幻视陪着她,除了暂时不能走出基地以外什么都能做!” 
 
“这是监禁,你怎么能觉得这是好的结果?”史蒂夫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旺达她还只是个孩子!我们明明有更好的选择!” 
 
“什么选择?” 
托尼猛地站起身来,逼近了一步。他的呼吸急促,长长的睫尖愤怒地颤抖着。 
“我们还能有什么选择?拒绝签署协议,然后一百四十个国家都对我们进行出入境限制,成为过街老鼠活在阴影里?我的队友们,我的朋友们是英雄,史蒂夫,你能看到英雄落得这样的下场?我除了能博取更多的利益,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坚守自由,托尼。”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说道。 
“我会永远为自由做斗争,绝对不会屈服。我不会签署协议,你回去吧。” 
 
托尼最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脸上所有细微的表情全都收了起来,重新恢复到了一开始的平静而疲惫。 
“有时候,我真想往你那完美的牙齿上来一拳。” 
低声说完这句话之后,托尼把颤抖着的双手揣进裤兜里,然后擦着史蒂夫的肩膀往门外走去。 
 
“早点睡。” 
史蒂夫看着他的背影轻声说。 
“你的黑眼圈很重。” 
 
回答他的是门被用力拍进门框里的一声震响。

评论 ( 28 )
热度 ( 191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