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那朵花-04

依旧坚挺地
日更

但是大家好像不太喜欢这篇文啊/【在弃坑的边沿大鹏展翅】
前文链接:01  02   03
 
————————正文———————————

【二月十四号,雨。 
今天的天气格外阴沉,云乌压压地堆积在天空,我甚至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雨下的淅淅沥沥,一点儿也不痛快,叫人心里难免有些厌烦。 
这样的天气是不可能出去跑步的了,但不锻炼一下,总觉得身体都放松不开。于是我选择到地下训练场去打沙包——来到这里的第三百二十八个沙包。 
挥拳的动作枯燥乏味,在我听到他的脚步声的时候,我几乎是立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了过去。 
是的,我当然分辨得出他的脚步——我当然可以。】
 
 
史蒂夫边低头看着手里的小笔记本,边听着自己的脚步回荡在空敞的走廊。 
还没来得及继续看下去,看这个第一次出现在他的日记本里的人是谁,他就已经走到了会客厅的门口。 
门半掩着,里面静悄悄的,像是没有人在。 
史蒂夫把笔记本合上,重新揣进裤子口袋里,然后才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他才发现,所有的复仇者都到齐了,围坐在长会议桌前,而最熟悉的身影——托尼,托尼他坐在房间的角落,一张冷硬的椅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史蒂夫把门合上,然后挑了个离托尼最近的、会议桌尽头的位置坐下。坐下后他转头看了托尼一眼,却只看到一个乌压压的发顶,于是史蒂夫又转回头来。 
 
“人都到齐啦,是不是?” 
站在会议桌前端,背靠着偌大的液晶显示屏的罗斯脸上堆起了虚假的笑。 
“噢队长,看到你真高兴,有你在一切都好办多了。” 
 
史蒂夫眨眨眼,没有说话。 
 
“那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罗斯拿起桌面上的遥控器,转过身摁开电视。 
这是他带过来的剪辑过后的视频,收录的是各个频道上的反超英内容播报。尘土飞扬,硝烟,楼宇坍塌,鲜血,哭嚎,尸横遍野。还有出现在镜头里的各位复仇者。 
 
旺达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因为一时错手,整栋大厦瞬间倾塌,有无助的人影瞬间被掩埋在砖石瓦砾下,再也没有了动静。 
她的呼吸一窒,飞快拧过头去,眨去了眼角泪水。 
 
视频还在继续,记者们采访一名刚从飞船上走下来的小姑娘:“你感谢复仇者们救了你吗?” 
小姑娘的金发乱蓬蓬的,脸上身上都是尘土,脏兮兮的小脸却冰冷。 
“为什么要感谢他们?”她的童音尖细,“我的家,我的秋千,都没有了,我的小狗也被掉下来的石头砸死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那群马戏团里跑出来的猴子。” 
罗斯暂停了视频。 
 
史蒂夫盯着屏幕上小姑娘暗含怨恨的脸,觉得自己的心都沉甸甸地坠了下去。 
 
“看了这个视频,各位复仇者们有什么想法?” 
罗斯近乎温和地问。 
 
史蒂夫看了一圈,没有人说话,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挪开了不去看屏幕。 
会客厅死一般的寂静。 
 
“既然你们都不说话,那就我来说吧。” 
罗斯慢条斯理地掏出了那沓厚厚的协议,丢在桌面上。 
“这是索科维亚协议,由140个国家共同签署——超级英雄交由政府管制,一切行为需由政府批准许可,限制人身自由等一切权利。” 
 
史蒂夫看了那被丢到桌面上的协议一会儿,然后转过头。 
一直坐在角落一言不发的托尼此时仿佛心有所感,恰好抬起头。他们俩的眼神在空中交互了一瞬,托尼又低下头,而史蒂夫也回过身来。 
他们模糊地察觉到了对方的选择,而这样的选择又让他们感受到了痛苦——没有人愿意和自己的队友起纷争,甚至于站在对立面上。 
 
托尼站起身,送走了罗斯。 
站在会客厅的门外,托尼紧盯着罗斯的双眼,低声道:“这样的协议,你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签的。这和罪犯有什么不一样?” 
“我们也没想过你们能一下子就接受。”罗斯笑眯眯道,“慢慢来,托尼。你知道不签的下场的——到时候可就不是协议这么简单了。” 
 
罗斯哼着小调儿离开,托尼对着他的背影咬了咬牙,然后长出了一口气,回身推开门。 
 
会客厅里已经闹作了一团,复仇者们各执一词,险些吵起来。 
见到托尼回来,他们安静了一瞬,然后把目光齐刷刷地投过来。托尼没有看他们,而是抱着胳膊疲惫地倚靠在墙上。 
史蒂夫看了他一眼,然后敏锐地发现他的头发有些散乱,像是在外面暴躁地抓了一通似的。 
 
“我想我们应该签署协议。” 
幻视冷静的说。 
“我们拥有的能力引来了挑战,挑战激发冲突,而冲突孕育灾难。” 
 
“你的意思是我们就是行走的灾难?”山姆干巴巴地笑了一声,“别开玩笑了,我们起早贪黑出生入死,保护的是谁?” 
 
“但我们也带去了死亡…”旺达低声说,“我们的能力不受控制,一旦失控,后果可怕。” 
幻视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大家反复争吵也没有结果,最终把目光投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史蒂夫和托尼。 
 
史蒂夫抬起头,托尼抹了把脸。 
“托尼。”史蒂夫低声说,眉心严肃地拧起,“你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对吗?” 
托尼疲惫地看了他一眼。 
 
他觉得自己的心口隐隐作痛,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从反应堆的边沿向周边扩散。托尼抬起手,揉了揉心口。 
“得了吧,”他说,“别说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似的。” 
 
“你不舒服吗?”史蒂夫察觉到了他的动作,敏锐地问道。 
 
一股烫人的暖意从反应堆里涌出,逐渐扩散到他的四肢百骸,原本冰冷而匮乏的身子一下子好了许多。 
托尼顿了顿,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他知道这是什么。从那天之后,他就决心把史蒂夫化作的那束小花儿找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藏起来。保险柜不行,地下储藏室不行,发射到外太空去更是不太安全。 
 
托尼想,我得亲自保护它们——就像保护自己一样。我会保护它,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刻。 
于是托尼找到了一个绝妙的地方。 
他把它们藏进了自己裸露在外的心脏里,封在了冰冷而坚硬的反应堆里,嵌在了自己的身体里,离心脏最近的那个位置。 
这样做就万无一失了。托尼终于安心下来。 
 
“不,我很好。” 
托尼对史蒂夫挑了下眉梢。 
 
史蒂夫刚想说什么,放在裤兜里的手机嗡鸣了一声,有新的讯息来了。 
他掏出手机,藏在宽大的会议桌下看了眼。 
 
【她去世了。】 
 
这样短短的一句话,却叫史蒂夫呼吸一滞。 
佩吉去世了。 
史蒂夫抬起眼,茫然地在会客厅里环顾了一圈,然后又低下头来。许久不曾出现的茫然感再次从心底涌出,他过去认识的最后一个人也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上——而他,他被时间遗忘了。 
史蒂夫猛地站起身。 
 
“队长?”娜塔莎诧异地抬头看他,“你去哪儿?” 
 
“我有事,先离开一会儿。” 
史蒂夫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握着手机匆匆离开了会客厅。 
托尼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的背影,体贴地什么都没问。 
 
史蒂夫先回到了房间,然后快速地冲了个澡,从衣柜里挑出一套正装来换上。 
这套正装是他衣柜里为数不多的几套之一,专门用来出席正式场合,也是托尼硬是塞进他的衣柜的。史蒂夫还记得自己看着衣柜里被小胡子天才塞得满满当当,苦恼地试图阻止他,但是托尼像是受到了什么侮辱一样地瞪大了眼。 
“你别想穿着白背心或者格子衫出席任何、任何的正式场合!” 
托尼语气沉痛。 
“我简直不敢想,你要是穿着格子衫和牛仔裤出现在酒会发布会上,第二天的头条会是什么——神盾局不受重视?还是斯塔克工业濒临破产?” 
 
“可这些西装…”史蒂夫松了松领口,憋得脸都泛了红,“太…紧绷了,托尼。” 
 
“噢,这可不是它们的错。” 
托尼顿了顿,然后坏笑起来。 
“是你的身材太好了,甜心。怎么能擅自怪罪他?” 
 
史蒂夫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领带,回忆着回忆着,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忆不起来自己回答了什么,又是什么样的心情。有没有脸红,有没有窘迫,一切都想不起来了。 
他看了会儿镜子里的自己,然后转身离开。 
关上门没多久,他又再次开门回来,从换下的衣服里摸出那个笔记本,然后塞进西服的内兜里,再次匆匆离开。 
 
从复仇者大厦出来,史蒂夫在路边拦了辆计程车。 
开车的是一位老头,并没有认出坐在车后座的是美国队长本人,一门心思跟着车载音响哼唱着小调儿。 
史蒂夫想把笔记本掏出来看看,但摇摇晃晃的车上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他的指腹摩挲着笔记本的外壳,最终还是选择作罢。 
 
下车的时候,司机大声问他:“你大概什么时候回家,可以预约我来接你,小伙子!” 
 
回家。 
史蒂夫下车的动作一顿,从刚才起就一直慌乱漂泊的心奇迹般的安定了下来。 
他微笑了一下,然后低声回答。 
 
“还不知道呢,但一定会回家的。” 

评论 ( 43 )
热度 ( 200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