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那朵花-03

在更新之前想说一句
寿光洪灾,恳切邀请大家一起捐献物资…
我买了二十条救生毯,五百个口罩,能力微薄就只能拿得出这么多了,大家能贡献一点儿是一点儿…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命…。
谢谢你们!

前文链接:01    02
————————正文———————————

这已经是史蒂夫第不知道多少次从梦中惊醒了。 
 
不是什么可怕的噩梦,回忆起来甚至只有温馨,甜蜜之类的词可以形容。梦里全都是史蒂夫和另一个男人的生活日常,破碎得连不起具体的情节,但史蒂夫依旧能够感受到身处其中的自己那满腔柔软的爱意。 
然而问题是,史蒂夫始终看不清他的脸。 
梦境的最后,那个男人就会慢慢地消失,像是水雾遇到了晨曦,悄悄隐没在空气里,无影无踪。 
无论史蒂夫怎么紧拥,怎么追逐,他依旧会离开。 
 
然后,史蒂夫就会猛然惊醒。 
他意识到自己忘记了一个人,一个非常重要,承载了他所有不曾言语的爱意的人。 
但该死的他就是想不起来。 
 
史蒂夫长长地出了口气,烦躁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准备去好好清洗一下这满身的粘腻。 
 
旺达坐在卧室的单人沙发里,把自己缩成小小地一团,抱着抱枕安静地看着电视。 
电视里没有放着小姑娘爱看的各类影视剧,而是新闻,恰好播到了反超英人士的游行。一张张愤慨的脸,拥挤着走在街头,手上高举着各类标语。 
【超级英雄是罪恶之源】、【狗屎复仇者】、【复仇者联盟滚出地球】、【真正的屠杀者】等词句在屏幕上一闪而过,旺达抿了抿唇。 
 
“别看了。” 
幻视从墙外穿进,抬手关掉了电视。室内重新恢复了死寂。 
旺达拧过头去看他:“我都说了要走门。” 
“下次我会注意。”幻视垂下眼看她,“…别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旺达没有说话。 
 
史蒂夫换了身宽松的衣服,站在卧室门口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选择往他的画室走。 
那是托尼为他专门准备的一个房间,不算大,但足够放下史蒂夫的画架,各色静物,和码得老高的油画框。 
当然了,还有铺满一整面墙的、过于夸张的颜料。 
 
“我保证,世界上我能收集到的颜料都在这儿了。” 
托尼第一次打开这扇门的时候,面对史蒂夫瞠目结舌又有点儿哭笑不得的脸这么说道。 
“如果不是为了你,我还真不知道世界上居然会有人把某种颜色占为己有,不过没关系,每个东西都有它的价位,我出十倍,那些珍贵的颜色现在就属于我——”他唠唠叨叨着,然后走进这间画室,站在静物台前拿起一个花瓶看了看,转头看向史蒂夫,“当然了,现在它们都属于你。” 
“噢天哪,托尼、噢——”史蒂夫再三张嘴,最终只是无奈地微笑起来。 
 
“喜欢你的生日礼物吗,大兵?” 
托尼也微笑起来,看上去有点儿小得意。 
 
史蒂夫当然喜欢,他高兴得要命。 
他学画画的时候,面对高昂的颜料、画笔和画布画框总是只能望而兴叹,恨不得用那么几管颜料调出所有的颜色,画笔用到秃噜毛,油画布一次又一次地刮了颜料反复使用。 
那个时候他做梦都想拥有一整套完美的画材。 
然而现在他拥有了。 
 
托尼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记住他们的喜好,然后悄悄为他们准备好一切,最后带着这样有点儿得意又漫不经心的笑展现出来。 
哦,指不定还要一脸嫌弃地说别谢我,怪别扭的。 
 
那之后,史蒂夫就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秘密休息室。 
超级英雄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压力,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放松方式。托尼会疯狂地参加派对,用酒精和性纾解自己。史蒂夫以前会去训练场打沙包,但在他获得了这样一个小房间之后,他会选择把自己泡在这里,漫无目的地画点儿什么。 
有时候是自己的队友,有时候是静物,有时候干脆就是一团色彩用来表达情绪。 
 
史蒂夫坐在画架前,面对着全开的画布发呆。 
这是一幅半完成品,他最后一次往上面覆盖颜料还是索科维亚之前了。不过是半个月前,但史蒂夫感觉就好像过去了一辈子——他甚至有点儿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画这幅画。 
大片大片灰暗的颜色里,一团灿烂的金红色猛地炸开,以强势的姿态霸占这幅画的正中央,像是一团焰火,又像是一朵玫瑰。 
 
用指尖触摸画布上凹凸不平的颜料笔触,史蒂夫愣愣地感受着这幅画。 
他能感觉到这幅画里所饱含的爱,在一片混乱和漫无目的迷茫里燃烧,还有渴求、祈祷、追逐等繁杂而激烈的感情。 
然而史蒂夫无法感受到共鸣。 
 
这幅画就是他画的,他当然能分辨出自己的作品。 
但问题就在这里,如此饱含情感的画,时隔半月再次提笔,史蒂夫却再也感受不到一丝爱意。 
 
我忘记了一个人。 
史蒂夫想。 
我确定自己忘记了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我曾如此热情而决绝地爱过的人。 
但我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 
 
“老板,国务卿在会客厅等你。” 
星期五的声音温柔地响起。 
托尼放下了焊枪,意外地抬头看了眼数据光屏。 
“他来干什么?” 
 
“扫描到他携带了一个公文包,里面装着一份文件。”星期五把罗斯的全息扫描成像投影到托尼面前,放大了他手上拎着的公文包,“但暂时无法得知这份文件究竟是什么。” 
托尼烦躁地皱了皱眉,把焊枪往桌子上一丢,也不在意自己穿着黑背心和脏兮兮的工装裤,直接开门往会客厅走去。 
“反正不是什么好事。”托尼小声嘀咕着。 
 
史蒂夫呆坐在椅子上已经有足足十来分钟了。 
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就像是一块干燥的海绵,榨不出点滴他想知道的回忆。 
于是他想把这块油画板撤下来,总之,先放在旁边再说。 
然而就在他刚把全开的油画板抬起的那一瞬间,画板后面露出了一方小小的笔记本。牛皮质地,朴实而令人心安的土褐色,用细麻线仔细地捆好。 
 
史蒂夫的心头一动,重新坐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这个巴掌大的笔记本从画板后抽出。 
当它沉甸甸地被握在手心的时候,史蒂夫明显能够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或者说,有什么感情应该呼之欲出了。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的大脑依旧一片空白。 
不做多想,史蒂夫解开细绳,翻开了这个小笔记本。 
 
【二月十三号,天气晴。 
我在晨跑之后,路过一家文具店,店门口摆着两个大头娃娃,一个是钢铁侠,另一个是美国队长。 
或许是因为这两个娃娃,我走进了这家店,然后挑了这个本子。我早就想买个本子写点什么了,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总是让我没有归属感,或许我该好好记录下这一切。 
哪怕隔了七十年。】
 
 
“这是什么。” 
托尼歪歪斜斜倚在椅子上,胡乱翻阅着手里的文件。越翻他的脸色越差,最后粗暴地一把把它丢到茶几上。 
“这是什么狗屎东西。” 
 
“如你所见,索科维亚协议。” 
罗斯国务卿的脸上挂着虚假的微笑,让托尼泡在工作间一整天没有进食的胃部难受地翻搅了起来,他做作地整理了一下衣襟,张开双臂。 
“一份超级英雄法案,斯塔克。” 
 
“我不会签。”托尼冷淡的说,然后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我不会,别的复仇者们也不会。星期五,送客。” 
 
“你们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你们的手下吗,斯塔克?” 
罗斯国务卿的声音蛇一样地从托尼身后冰冷而粘腻地攀过来。 
“你是为了赎罪,偿还你沾满鲜血的双手的罪孽,然而你却依旧成为了刽子手。超级英雄带来的根本不是和平,而是更大的危机和动荡——你应该明白的。” 
 
托尼的脚步顿住了。 
 
“再考虑考虑吧,斯塔克。”罗斯满意地冷笑了一声,“我的身后是政府,和140个国家。想想你的小队伍,想想你们队伍里那个年轻的小女巫——她还是个孩子呢。” 
托尼没有说话。 
“你愿意看到你的队友,你的朋友,还有那个女孩儿,他们被全世界通缉,像过街老鼠一样泯没于人群吗?”罗斯继续说,“你和政府打过的交道不少,托尼,你应该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你们无法对抗全世界,只会把事情变得更糟——因为你。” 
托尼慢慢地转过身来,脸色冰冷而苍白。 
 
“来吧,坐下来。” 
罗斯充满优越感地笑了笑,放松下有点儿紧绷的身子,倚靠在会议桌上。 
“这下咱们能好好讨论一下了吧?对了,叫上你的小队伍,他们也应该参与。” 
 
【我回到了这间画室。这是个好地方,没有人会进来打扰我,我可以一个人和自己呆着,好好写点儿什么,或者干脆发会儿呆。 
我放松得就像是曾经在家里那样。 
家,七十年前的,布鲁克林的那个家。 
我总是喜欢呆在堆放杂物的阁楼上,费劲地推开天窗,然后坐在阳光下,安静地感受风从我的脸上滑过。 
家。 
我似乎已经把这个小房间当做了我的家。】 

 
这篇日记就这样结束了。 
史蒂夫的指尖摩挲了一下有些粗糙的纸面,盯着最后那个“家”看了一会儿,然后放松地微笑了起来。 
他正打算翻过这一页,继续看下去,星期五温柔出口打断了他的动作。 
 
“老板在会客厅召集所有的复仇者,队长。” 
 
史蒂夫的动作一顿,然后啪地把手里的笔记本合上,仔细重新用细线绕起来。 
“会客厅?有重要的人来了吗?” 
 
“是罗斯国务卿。”星期五回答道,“还带来了一份协议。” 
 
“协议?什么协议?” 
史蒂夫站起身来,准备往门口走去。 
 
“索科维亚协议。” 
 
史蒂夫的脚步顿住了。

评论 ( 23 )
热度 ( 193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