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那朵花-01

梗来源于qq:见月 
“骨花” 
人死后不会被烧成骨灰,反而会烧成一朵朵花,他的性格气质决定了花的品种,活的年数决定了花的数量。 
只要有人还爱着他,这些花永远不会凋零、枯萎。 
如果没有爱他的人,或者他被遗忘了,这些花就会凋零枯萎最终完全成为粉末,所有人有关他的记忆也一起消失。 
如果有人十分爱他,那些花有极小的几率重新组成他,相当于重生。他会活着知道那个人不爱他/那个人死去的那一刻。 
*如果花朵受损甚至丢失,他重生后相应的记忆也会混乱、缺失。 
 
“请谨慎保管您的爱人。” 
 

 
==============正文============== 
 
“这座城市要崩溃了,大家迅速撤离。” 
史蒂夫摁着耳麦高声道。 
长时间的战斗让他一脸倦容,嗓子更是干得火烧火燎,声音沙哑得他自己都有些不适应。 
 
“收到。” 
娜塔莎言简意赅地回答,大腿用力拧断了奥创所指挥的机器人的脖子。它眼中的红光瞬间消失,彻底变成了一团破铜烂铁。 
克林特有气无力地吐出一口气:“我已经在飞船上了,你们快点的…民众的情绪有点不太稳定。” 
 
托尼在半空中穿行,间或抬起手瞄准任何想要扑上飞船或者是靠近撤离民众的机器人。 
“能量存余17%,老板。”星期五温柔地提醒,“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史蒂夫。” 
托尼突然在队伍频道里没头没脑地这么叫了一声。 
 
“嗯?” 
史蒂夫用盾护住一对母子往外跑,声音是自己都没注意的温柔。 
 
托尼藏在面甲下的唇角翘了翘。 
“下班了一起去喝一杯吗?” 
 
虽然这很不合时宜,但史蒂夫还是微笑了起来。 
托尼总有一句话把沉重的气氛破开的本事,就好像他们没有长时间的战斗,没有决定毁掉一整个城市,没有为这里无辜的平民带来了不可磨灭的灾难。他们像是一个办公室的职员,快要到下班时间了,于是约着一起去喝一杯——仅此而已。 
“好啊。”史蒂夫轻声说,“我是说,如果你能好好和我一块儿搭地铁,而不是开你的限量款兰博基尼。” 
 
“然后被记者堵了整整三个小时。” 
娜塔莎平静的插嘴。 
“糟糕的约会。” 
 
“噢,别,别说那个词。”托尼夸张地惊呼,“队长会害羞的!” 
 
“所以你是承认你们俩是出门约会了?”克林特稍微缓过了一点神儿,调笑道,“然后在今天又再次抛下你可怜的队友不管?” 
 
“我虽然过时了点,但也不是会随时脸红的。” 
史蒂夫顿了顿。 
“那是女高中生,托尼。” 
 
“现在的女高中生才不会动不动就脸红,她们可火辣啦,开起带点儿颜色的笑话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让我觉得被调戏的反而是自己…” 
托尼嘟嘟囔囔着,又干掉一个扑向娜塔莎的机器人,获得了红发女特工隔空抛来的飞吻一枚。 
然后,史蒂夫结结实实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女高中生你都…托尼!!” 
 
史蒂夫将那对母子一路护送到这座城市的边沿,目送着他们安全抵达飞船,这才转身往回走。 
“这就有点儿过了,托尼,你要知道——” 
 
“等等等等,停止说教。” 
托尼吩咐星期五开始扫描这座城市的生命体征。 
“接下来的搜查确认交给我,你和娜塔莎克林特一起回到飞船上去。” 
 
“什么?”史蒂夫皱起眉,往回走的脚步没有停下。“不可能,我会呆在这里,直到最后一位平民撤离。” 
托尼头疼地叹了口气:“听我说,我能在高空扫描排查,效率更高而且更安全,因为我呆在这铁壳子里。而你呢?你没有足够的防护设备,史蒂夫。” 
“我会呆在这里。”史蒂夫依旧固执,“我是一名士兵,永远不会抢先撤退。” 
 
“老古板。” 
托尼无奈地叹了口气。 
 
娜塔莎没有作声,她知道托尼的选择是对的。因此她放弃与机器人的缠斗,反身按照星期五的指令去找浩克,准备把他一起带回飞船。 
“我不奢求你能服从命令了,托尼。”史蒂夫蹲下身子,飞快地搬开坍塌的石墙,为了救出被掩埋在底下的一位老人,“现在尝到人家不服从命令的滋味了吗?” 
 
“停止你们的打情骂俏吧。”娜塔莎忍无可忍地开口。 
重新苏醒的布鲁斯接过娜塔莎抛来的衣服窸窸窣窣地穿上,温和又疲惫的声音重新出现在复仇者队伍频道里:“浩克有点意见,他也不太想听。” 
 
“好了,我闭嘴。” 
托尼嬉皮笑脸道。 
“啊,现在你们对我的要求可真是严格,可偏偏我还拿你们没辙?” 
 
“等等,这个装置的能量好像已经快要到临界值了。” 
一直沉默不言的索尔突然插嘴。 
“快,快离开!我要准备引爆它了!” 
 
“什么?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托尼手忙脚乱地调出了原本的计算结果,“这个峰值应该是在十五分钟之后——为什么会突然能量紊乱,操操操!” 
“注意语言,托尼。”史蒂夫看上去相对比较冷静,“没有幸存者了吧?全员撤离。” 
“我和布鲁斯已经登上飞船了。”娜塔莎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长长的吐了口气,“克林特在这里,幻视去找旺达了。” 
“我的扫描还没完成。”托尼腿部的推进器加大了能量输出,他飞上高空。 
 
史蒂夫看了划破天空的金红盔甲一眼,转头往飞船上跑。 
“快快快——”索尔大声催促着,高举起妙尔尼尔。云层从天边翻滚而来,夹杂着森冷的闪电和雷鸣,索尔紧握着锤柄的胳膊肌肉隆起,细小的电流蛇一样地攀上。 
史蒂夫加快了步子往飞船跑。 
 
大地开始令人不安地震颤起来,本就摇摇欲坠的房屋大片大片地坍塌,柏油公路狰狞地龟裂开,而史蒂夫听到了狂风送过来的几声断断续续的哭泣。 
听起来像是一个小男孩,声音虚弱极了,但更多的是巨大的恐惧。 
史蒂夫站住了步子,猛地回过头。 
 
“你要干什么??”托尼语气急切,“这里要爆炸了,快点到飞船上去!” 
 
“这里还有一个男孩。” 
史蒂夫毫不犹豫地反身,顺着哭泣的声音狂奔过去。 
“我要去救他。” 
 
“操?!”托尼气得飚了一长串脏话,“回来,史蒂夫!你他妈的给我立刻上飞船!我去救那个男孩——为什么刚才没有扫描到他!!” 
“应该是陷入了休克,老板。”星期五冷静地说。 
“你来不及。”史蒂夫已经找到了那个可怜的、被乱石瓦砾淹没在墙角的孩子。 
 
“快…”索尔紧咬住后牙槽,浑身战栗,“快走——” 
 
托尼最后爆了句粗口,调头往下。 
 
“来吧孩子,别怕。”史蒂夫飞快地刨开碎石,把男孩抱在臂弯里护住头,重新冲向飞船。 
 
托尼的腿部推进器的能量输出开到了最大,但还是晚了。 
爆炸如约而至,由四面八方而起的爆破让整座城市瞬间变成了一颗巨大的火球。托尼眼睁睁地看着史蒂夫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又转眼间被可怕的焰浪淹没。 
最后一刻,史蒂夫用力地,将手里环抱着的孩子掷往托尼的方向。 
 
托尼只来得及接住那个已经被吓傻了的孩子,而史蒂夫的身影却已经彻底消失在了铺天盖地的火海里。 
他被爆破带来的热浪掀了个跟头,在空中连连翻滚了好几圈才稳住身形。 
 
托尼抱着那个孩子,悬停在燃烧的城市上空,藏在战甲下的身体不断战栗。 
巨大的恐慌,不可置信,和汹涌而来的悲伤让他的耳边一阵尖锐的嗡鸣,世界都离他远去。 
 
骗人的吧…骗人的吧。 
托尼听到了自己喉咙不断缩紧发出的咯咯声,就像是有人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无法呼吸。 
那可是史蒂夫——那可是美国队长,怎么会就这样……? 
 
呆愣的男孩终于回过神来。 
他看着底下宛如地狱般燃烧的城市,把脸扭到托尼的胸口,小声地哭了起来。 
“钢铁侠…”他难过得上气不接下气,“美国队长,队长他——他死了吗?” 
 
仿佛被摁下了什么开关,所有的声音再次汹涌而来。 
男孩微弱的哭声,耳麦里队友们焦急的追问,雷电的轰鸣,木石燃烧的噼啪,还有…自己的心跳,一下,又一下,沉闷而急促地撞击着胸膛。 
托尼没有说话,抱着男孩飞到了飞船甲板上。刚落地的男孩立刻就被冲出人群的家人搂进了怀里,而托尼被扑上来的队友们拽到了一边。 
 
“怎么回事,史蒂夫呢?” 
“队长在哪里?” 
“队长去哪里了?” 
 
托尼沉默了一会儿。 
“我很抱歉…对不起。” 
 
娜塔莎紧盯着他伤痕累累的冰冷面甲。 
“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我没能赶上…”托尼干涩地说,“我…我没能赶上,我没有抓住他。太迟了。” 
 
站在角落的旺达小小地倒抽了一口凉气,捂住嘴落下泪来。 
幻视摸了摸她的肩膀,一言不发。 
 
所有的复仇者们都沉默了。 
飞船收起了上下通道,逐渐远离那座悬浮在空中的,燃烧着的城市。 
而他们的队友永远长眠于此。 
 
“老板,扫描到了生命体征。” 
星期五突然插嘴,语气急切。 
“就在刚才罗杰斯先生的位置——等等,那是……” 
 
托尼头也不回地重新飞了出去。 
 
“你去干什么??”克林特皱起眉头,摁住耳麦大吼,“你疯了吗斯塔克!那里现在起码有一千度,别告诉我你想搞殉情这一套!” 
“我们的战甲防热隔层无法支撑太久,老板。”星期五的声音混杂在克林特的咆哮里,“你没有足够的时间。” 
“加大能量输出。”托尼说。 
 
“你会把自己彻底焖熟在你的铁皮罐头里,托尼。” 
布鲁斯冷静地说。 
“不要去。” 
 
托尼没有回答他们,金红的盔甲一头扎进了火海里,瞬间消失不见。 
 
热,四面八方扑过来的热浪,托尼觉得自己像一只开了闸的水龙头,浑身上下都在往外拼命地排出水分。 
布鲁斯说的没错,盔甲变成了一口贴身的大锅熬煮着他。 
托尼用力睁开被汗水冲刷的双眼,哪怕知道在这种温度下不可能有肉体凡胎能够幸存,他也怀抱着一丝希望。 
 
然后,他看到了安静地躺在灰烬里,火焰也无法伤害分毫的一束小花。 
大概有好几十朵,挤挤攘攘地挨在一处,阳光一样灿烂的金色,绚烂地绽放着。 
 
托尼强忍着皮肤被金属烤灼的痛楚,奔向它们,然后小心翼翼地捧了起来。 
 
“现在立即撤离。” 
星期五操纵着战甲重新飞出火海,托尼赶紧合拢双手,但还是有一朵小花顺着他的指缝飞了出去,转眼间就被火舌吞没。 
就在他们离开的下一秒,这座城市终于彻底爆开,化作数不清的裹着火焰的碎石坠落,就像一场神话里的浩劫。 
 
战甲重新落到了飞船的甲板上,然后立刻打开。 
托尼裹着令人心惊的热度扑到了地上。 
他已经脱了水,浑身都被滚烫的金属烤灼得发红肿胀,有的裸露在外的皮肤甚至已经开始溃烂。复仇者们带着医药箱赶来,却竟然有些无从下手。 
 
托尼翻了个身,勉强坐起,然后从战甲的手里接过了那一小捧花。 
 
“这是…” 
幻视歪了歪头。 
“这是队长?” 
 
托尼没有说话,而是慢慢地弓下了身子,把脸埋进了手心,颤抖的双唇吻在了那些小太阳一样的花上。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男人眼角飞快滚落的泪水,沉沉地砸在花心。 
巨大的悲痛和沉默笼罩了每一个人,没有人说话。 
 
这一场战争他们失去的太多。 
旺达呆坐在卧室的落地窗前,思念着从出生前就形影不离的同胞哥哥。而托尼坐在休息室里,盯着手心里的花束出神。 
复仇者们一个接一个地回了房,而最后离开的娜塔莎犹豫了一会儿,为托尼关上了大灯,留了门口一盏暖黄色的小壁灯。 
 
这是史蒂夫的习惯,他总是固执地要留下这么一盏小灯,据说是“有家的感觉”。 
托尼漫无边际地想着。 
回来之后,他就找了条缎带把这一小束花小心翼翼地扎了起来,以确保不会再次遗漏。现在它们安静地呆在他的手心,就像是一捧阳光,安静,又温暖,散发着并不灼人的浅浅热量。 
 
托尼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了。 
 
再次睁开眼,是被一阵食物的香气唤醒,他从战争开始就一直没有进食,此时的胃部才后知后觉地烧灼起来,发出渴食的哀鸣。 
托尼长长地呻吟了一声,睁开干涩的双眼。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被披了一条毯子,毛茸茸地包裹着他。目光越过餐桌,站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的人的背影熟悉得令人心颤。 
 
托尼屏住了呼吸,瞪大双眼。 
 
那个人端着两盘子食物走出来,放到餐桌上,又摆好餐具,然后绕过餐桌朝托尼走来。 
阳光亲吻着他金色的碎发,温柔地落在他蔚蓝的眼底。 
 
“托尼,你又不好好回房间睡觉。” 
史蒂夫微笑着,稍弯下腰平视他。 
“快起来,我已经做好早餐了。” 
 
托尼愣愣地看着他。 
 
“啊,对了。”史蒂夫眨了眨眼。 
“早上好。”

评论 ( 38 )
热度 ( 321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