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复联大危机!

依旧是傻屌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久开的头了,捞出来写完混更一下!
ooc预警

—————————正文———————————

现在是下午一点四十七分,而两点半有一场复仇者联盟的记者会,因此复仇者们难得没有出门拯救世界,而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大厦里。

索尔端着从不离身的雕花小银壶,有一口没一口地啜着里面的仙宫蜜酒,发出了第三百多次没有人和他共饮的叹息。
然后他看到了闭着眼倚靠在沙发上小憩的史蒂夫。

“队长,嘿,醒醒!”
索尔一屁股坐到史蒂夫身边,笑嘻嘻地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的腰侧。
“陪我喝两杯吗?”

史蒂夫睁开眼看过去,犹犹豫豫地摇头:“你应该知道,我喝不醉的,酒精对我来说没有用处。”

“这不正好吗!”
索尔一拍大腿。
“待会儿还有记者会,斯塔克那家伙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别给他弄出什么意外情况——你喝不醉正好,就当消遣了,这可是来自阿斯加德的琼浆。”

抵挡不住雷神的热情,史蒂夫找来了两个玻璃杯,和索尔一起围着茶几席地而坐,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来,天南地北地聊着天。
絮絮叨叨回忆着自己几百年前来地球的经历的索尔显然是正在兴头上,因此也没有发现,史蒂夫的眼神越来越飘忽,动作也逐渐放慢,而往嘴里倒酒的动作却一直没停过。
于是直到索尔意犹未尽地结束话题,扭头看向史蒂夫的时候,他惊悚的发现自己的酒壶已经被喝空了。

“……好酒量。”
索尔讷讷道。
“你居然把它喝完了,也没有给我留一点儿…不过你酒量不错啊,以前喝过?”

“没有。”
史蒂夫一张嘴,就是浓烈到几乎呛人的酒气。他的神色如常。
“在我成为美国队长之前,唯一接触到的就只有酒精,用来消毒,好打针。”

“第一次喝就这么够劲儿?”
索尔惊讶的挑起了半边眉头。
“你没什么感觉吗?”

史蒂夫拧起眉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郑重道。
“我想尿尿。”

“…”索尔心里咯噔了一下。“队长…?你喝醉了吗?”

史蒂夫站起身,四平八稳地往厕所走去。
“我想尿尿。”
他前进的道路笔直,踏过沙发踩过桌子甚至一个空翻越过吧台,直直地撞开门往洗手间去。

索尔结结实实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在发布会前,托尼千叮万嘱不能整出什么乱子。
现在可好,史蒂夫醉成了这个样子。
索尔觉得自己的后背泛起了一阵凉意。
总…总之先离开这里。

史蒂夫解决完生理需求后,认认真真洗了三遍手才开门出来。

他看到了一身西装革履的托尼,站在落地窗前发呆,指尖勾着架墨镜把玩着。
正午的阳光明媚得吓人,托尼半眯着眼,睫毛被勾出一层让人心痒的金边。
史蒂夫楞楞地站着,被酒精泡罢工的大脑暖洋洋的。

“史蒂夫?”
还是托尼先发现了他,转过头来。
“发布会要开始了,索尔呢?”

“不知道。”
史蒂夫说。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嗓门好像有点儿大,于是他又小声说了一句。
“不知道。”

托尼狐疑地看了他两眼,正想说点什么,裤兜里的手机震了起来。
于是他低头去掏手机,接起电话就率先往外走。

和弗瑞商量着发布会安保问题的托尼,错过了史蒂夫笔直的跟上他的脚步,一路披荆斩棘踏过桌子椅子吧台酒柜的盛况。

发布会开始了。
这一向是托尼的主场,把问题都交给伶牙俐齿的他再正确不过,弗瑞翻了不止一个白眼,但也默许了托尼强势中带点儿流氓的作风。
史蒂夫大部分情况下都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他能坦然面对枪口,但不喜欢同样黑洞洞的摄像头。

于是,今天的史蒂夫也在一本正经地发呆。
区别就在于,他今天是托着下巴,用火热的视线盯着托尼的侧脸发呆的。

这目光实在是太过于露骨,以至于面对镜头泰然自若的托尼都有些吃不消,被盯到耳朵都有点发烫。
好容易到了记者提问环节,托尼借喝水的功夫踩了脚史蒂夫的脚面。

“你踩我干什么?”
史蒂夫小声问,委屈地耷拉下了眉头。

一旁看到这一切的娜塔莎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水吹了个小泡泡。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
托尼压低了声音,有些崩溃地用力拧过头来。
“你能不能,就,别盯着我看了?!”

“为什么不行?”
史蒂夫失望的问。

托尼被他说话间呼出来的滚烫的酒气熏了个够呛,他惊悚地瞪圆了眼。
“等等,你喝醉了吗史蒂夫?怎么这么大的酒味儿?”

“为什么不行?”
史蒂夫执着地问,并再凑近了点儿。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

“下面这个问题是给美国队长的。”
记者小姐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俩的窃窃私语。

“你说。”
托尼一秒坐正了身子,端出官方的那种,懒洋洋的、漫不经心的微笑望过去。
史蒂夫不情不愿地把目光挪开。

记者小姐举着一块平板,神情肃穆而义愤填膺。
“近日里,一张明显是后期合成的图片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内容是美国队长坐在简陋的钢铁侠造型游乐设施上微笑,请问美国队长本人对这张图有什么看法?这是否能看做是在抹黑复仇者联盟的形象?复仇者联盟会做出怎样的回应呢?会反击吗?”

“关于这个,我想…”
托尼赶紧截住话头。
史蒂夫现在不太对劲,大家从来没看过他喝醉了是什么样子,然而他现在醉的一塌糊涂。

“我想。”
史蒂夫清了清嗓子,认真开口。
“这个游乐设施,应该没有托尼本人骑起来爽。”

全场死一样的寂静。



#彩蛋一

完了。
托尼绝望地捂住脸。

#彩蛋二

“没…没有本人……”
记者小姐的声音哆嗦得跟见了鬼似的,但她依旧坚持了自己作为一个记者的责任。
“那,那么请问,队长你一般都是在哪里……”

一下子好像变成了什么情色发布会呢。
托尼崩溃的想。

“在哪里骑他,对吗?”
史蒂夫贴心的补全她的话,然后露出一个憨厚而爽朗的笑。
“啊,不好说,大部分情况在床上,不过浴室,厨房,训练场,落地窗什么的都有…哦对了,他也有骑我,我比较喜欢这个。”

“什么?连训练场都?!”
重点不太对的克林特义愤填膺。

“可惜托尼总是说腰酸,没几下就不肯骑我了。”
史蒂夫遗憾的摇摇头。
“由此可见,锻炼是多么重要啊。”


#彩蛋三

“看看这是谁,我们尊贵的,奥丁之子。”
洛基懒洋洋地抱着胳膊,拖着讨人厌的长调子出现在索尔的面前。
“你不是和那些蝼蚁混作一团了吗?还记得回阿斯加德?”

“弟弟。”
索尔摸摸鼻子,嘿嘿笑着凑上前去。
“我…突然想回来看看,咳,顺便呆上一段日子。”

洛基眯起眼,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敏锐的问:“你闯什么祸了?”

“也没有。”
索尔吭吭哧哧地说。
“就…灌醉了一个人…没有吧,我呆个八年十年的,估计他们也就消气了……”

评论 ( 53 )
热度 ( 826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