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铁】逐风人-01

没错我又作死挖新坑了【…】
故事开始的时间点是复联二之后
托尼已经是钢铁侠,而史蒂芬还不是奇异博士
ooc预警

—————————正文———————————\
史蒂芬再一次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是在手术室外。

他刚结束了一场六个小时的手术,一个人站在消毒室里反复清洗双手。疲惫和手术成功的兴奋相互交织着发出尖利的嗡鸣,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额角的血管在突突狂跳。
有年轻的小护士举着手机,边打着电话边用肩膀顶开门走进来。

“什么?是那个——那个托尼·斯塔克?”小护士的声音透着一股子令人不适的狂热,“那个钢铁侠?”
不知道手机那边的人对她说了什么,她咯咯地尖声笑了起来。
“噢得了吧,说得好像你不想似的。”她用脚后跟带上门,“那可是斯塔克,上流社会的魅力瘟疫,谁不想——”

小护士抬起眼,透过宽大的镜面与史蒂芬冷淡的目光对上。
于是她刚才还春心荡漾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紧接着结结实实地倒抽了一口凉气,用几乎变了调的声音连连道歉,然后夺门而出。
史蒂芬把目光从紧闭的大门上收回,重新落在水流下的双手上。

托尼·斯塔克。
他听说过这个名字。
从他还在大学里的时候,这个名字,或者说这个人就已经足够有名。他的一举一动都几乎包揽了所有的新闻头条,他的行为被所有人津津乐道,大家都乐意谈论他的行事荒唐,八卦他的风情魅力,赞叹他令人惊艳的天才头脑,最后再唾弃他子承父业的死亡商人名头。
直到史蒂芬以绝对的医学天赋横空出世,被誉为“上帝之手”的他也逐渐被上流社会所接纳,受邀参加一个又一个派对,聚会,他才知道那个男人还有另外一个称号。

带着些许情色意味的,暧昧不清的——魅力瘟疫。

“他是个尤物,小斯特兰奇先生。”不知道在哪个小型聚会上,一位喝得半醉的贵妇这样对他说道。“他的口袋里有大把大把的钞票,再加上那张神赐的脸蛋…没有人能抵挡他的魅力,没有人。”
“就像瘟疫。”某个衣着清凉的超模笑嘻嘻地对着他举杯,“谁能抵挡来势汹汹的瘟疫?你能对抗瘟疫吗医生?”

“我想我当然能。”
史蒂芬记得自己这样冷淡地说。
“我对同性没有兴趣。”

歪在柔软的沙发背上的贵妇对他吹了个口哨,嬉笑着招呼大家再次举杯,理由是“庆祝医生的不知者无畏”还是“下注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做到”,史蒂芬已经不记得了。
他很少喝酒,但为了配合当时的热闹气氛,他也浅浅地抿了一口杯中金黄的酒液。

于是今天,他早上醒来的时候精神状态不太佳。
都怪那一口酒。

门再次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是克里斯汀,史蒂芬听脚步就能辨认出她来。
克里斯汀脚步轻快地走到水槽前,拧开水龙头哗啦啦地冲洗起双手。水开的有点儿大,飞溅起来的水花落到了史蒂芬的身上,他躲了躲,不悦地冷哼一声。

“别抱怨,史蒂芬。”克里斯汀拧上水龙头,湿漉漉的两只手还在往下滴着水,她的脸色看上去不容置疑,“你刚又臭着脸吓唬人了是不是?护士台里有个小姑娘哭得活像是收到了一封辞职信——嘴里还害怕地重复着天哪斯特兰奇医生一定要让我收拾包袱滚蛋了我该怎么办。”
史蒂芬沉默了一会儿,也拧上水龙头,用消毒过的毛巾擦了手。
“她在上班的时候发情,而我对此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了她一眼。”

克里斯汀的表情扭曲了一下。
“不好意思,你刚说了什么?”

“发——情。”史蒂芬拖着恶劣的长调子重复了一次,“还要我重复几次?她和电话对面聊一个男人聊得满脸春心荡漾,见鬼,这可是神圣的医院。”
“男人?谁?”克里斯汀敏锐地捕捉到了重点,“谁?”

“托尼·斯塔克。”史蒂芬感受着这个名字在他的舌尖滚过,然后被轻巧地弹出来,“大名鼎鼎的钢铁侠。”

“噢。”克里斯汀的表情看上去诡异地释然了,“怪不得。”

“不好意思?”史蒂芬荒谬地促笑了一声,“怪不得?”

“别表现得像个嫉妒的小男孩似的,史蒂芬。”
克里斯汀对他露出了一个宽容的微笑。
“那可是钢铁侠,有钱又俊俏的超级英雄,谁能不为他疯狂?”

史蒂芬用看怪物的眼神盯了一脸理直气壮的克里斯汀两秒,然后高傲而不屑地冷哼一声,用力拧过了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晚受邀参加一个派对,地点在长岛的某个临海别墅。”克里斯汀努力克制住自己,不露出过分期待的微笑,“据说斯塔克也会参加。”

史蒂芬没有说话。

“哇哦,鉴别你是不是真的对他毫无兴趣的时候来了。”
克里斯汀脸上的笑容清晰地开始扩大。
“真令人期待不是吗?”

“…闭嘴了,克里斯汀。”史蒂芬微笑起来,“谢谢。”

直到史蒂芬下了班,回到自己那个市中心的单身公寓,脑子里还是克里斯汀的那句话——“据说斯塔克也会参加”。
他拧开复古唱片机,在激昂的古典乐里换了套挺括的礼服,又拉开抽屉挑选腕表,脑子里依旧是那句“据说斯塔克也会参加。”
斯塔克,斯塔克,怎么到处都是他。
史蒂芬烦躁地随意挑了一块表,粗暴地圈在自己手上,然后恶狠狠地合上了抽屉。

这没什么。坐上自己钟爱的兰博基尼的史蒂芬这么安慰着自己。当全世界都在跟你反复提起同一个人时,当然会记住他,就好像记住爱因斯坦记住牛顿一样顺其自然。
所以,我并没有在期待着些什么。
史蒂芬一脚踩下油门,超跑低吼着疾驰而出。

派对好像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
音乐,酒精,不算明亮的灯光,轻松愉快的絮絮低语,清脆的碰杯。
史蒂芬端着杯无酒精的饮料,倚在落地窗前,百无聊赖地看着细雨敲打在窗面,淌下一条长长的水痕。

那个男人并没有来,史蒂芬已经听到第三个人路过他身边时跟自己的同伴轻声抱怨了。
而主人家显然也在频频往入口方向看。
这给了史蒂芬一个错觉,好像全世界都在期待着那个男人的到来——全世界,包括他。

等史蒂芬手里的饮料都喝干了,外面终于传来了一阵令人惊喜的骚动。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大门,甚至有几个小姑娘已经激动地掩住了嘴,好像随时都能尖叫着晕过去。
史蒂芬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神色,看着他们脸上的期待,惊喜,狂热,看着她们匆忙整理自己的仪容。

史蒂芬短促而冷淡地笑了一声。

门被推开了。
“我迟到了吗?——噢我一定没有,看看,大家都在等我呢不是吗?”

轻快到近乎俏皮的声音,带着成年男性独有的醇厚磁性,又巧妙地杂糅了一丝轻佻,每个尾音都像是一把小钩子,在人的心底不轻不重地那么一挠。
史蒂芬收起脸上凉薄的笑意,抬手叫了侍者,示意他为自己换一杯饮品。
在侍者一步一回头的空隙里,他才慢慢地转过头,向着大门口望去。

已经有几个比较热情的人围了上去,史蒂芬要微微偏过脸才能从人影之间的空隙里分辨出那个男人的身影。

他不算高,头发看上去有些长了,柔软地耷拉在额前,身形意外的…精致。
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事实上,对足足有一米八四的史蒂芬来说,大名鼎鼎的钢铁侠在褪去冰冷的战甲之后,看上去小个得就像随时能被史蒂芬举起来似的。
他穿着合身的西服,外套脱了下来挂在臂弯,马甲完美地勒出他的腰线,西裤紧绷在那个绝妙的臀部上。
史蒂芬半眯起眼,半分钟后确定他有些盆骨前倾。
随后他意识到自己正盯着一个男人的屁股瞧个不停,于是史蒂芬黑着脸收回了目光。仅仅一秒后,他又再次忍不住望过去。

侍者收走了史蒂芬手里的空杯子,将托盘凑上前,示意他挑选一杯新的。

这个时候,托尼感受到了来自大厅角落的目光,他摘下架在鼻梁上的墨镜,边应付着接踵而至的问候,边漫不经心地抬眼回望过去。

史蒂芬彻彻底底地看到了他的脸。
这是一张经常出现在各大报纸杂志,霸道地占据一整个封面的脸,也是频频出现在电视里的一张脸。但这丝毫没有消减他所带来的魅力,就像在手机上浏览悬崖,和自己站在崖边的感觉完全不同一样。
隔着几乎一整个大厅,他们就这样对上了视线。

史蒂芬听到自己的心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砰砰砰地,有力地冲撞着他的胸腔。

托尼看了他两秒,把视线从这个站在大厅角落,脸色冷淡,身影瘦削而修长的男人身上挪开。

史蒂芬几乎是狼狈地收回了目光,然后胡乱端起托盘里离他最近的那一杯酒。
甜蜜的蜜糖棕,像是刚才那惊鸿一瞥里他双眼的颜色。史蒂芬仰头一口气喝干,混乱地命令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呵斥乱跳个不停的心脏老实一点。
但一股火烧火燎的烤灼感同时从他的腹腔内腾起,顺着咽喉一路向上,烧得他的口舌一片干渴。

“等一下。”
史蒂芬叫住了正欲转身离去的侍者。
“这是含酒精的吗?”

“是的,先生。”
侍者向他欠身。

完了。
史蒂芬端着空杯子傻了眼。

被称为“上帝之手”的斯特兰奇医生从来不喝酒,因为长期浸泡酒精会让双手失去精准度,这对他的职业生涯是毁灭性的打击。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史蒂芬·斯特兰奇,酒量浅得吓人。

为史蒂芬一口喝干一整杯酒的勇气,干杯。

托尼手里的外套不过多时就被热情的主人家接了过去,吩咐侍者放到他为托尼准备的房间里挂起来,而托尼本人被团团围住,只来得及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好容易破开重围,托尼一屁股坐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宽大柔软的单人沙发里,为自己倒上了一杯烈酒,加了几乎半杯冰块。

今天的派对托尼本来不想来,他的PTSD才刚勉强控制住,手头上的实验也才进行了一半。
但这场派对是某个国务卿所举办,佩普再三叮嘱他至少也要来露个面,给这位邀请了他足足六次的国务卿一个面子。
于是托尼来了,不情不愿的。

有人走了过来,长长的影子将托尼整个儿笼罩在了里面。
“抱歉了先生小姐,我今晚不太舒服,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托尼头也不抬地说,“我头疼眼睛疼肚子疼随便你觉得哪个比较可信。”

来人完全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一屁股坐在了下来。
身边的沙发柔软地陷了下去,托尼懒懒抬起眼看过去。落座在他身边的男人身上带着好闻而清冽的木香,一张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英俊的脸,却带着某种独特的刻薄魅力。
让托尼耐着性子没有发作的是他的双眼,狭长而深邃,瞳孔像是大型猫科动物那样剔透,在昏暗的灯光下诠释着危险的美丽——漂亮极了。

“托尼。”
来人低声念着他的名字,托尼嗅到了一丝甜香的酒气。
“我是史蒂芬。”

“噢。”托尼眨眨眼,“我好像听说过你,斯特兰奇医生?上帝之手?上帝对医学界的恩赐?”

“我是史蒂芬。”
史蒂芬再次固执重复。

托尼与他对视了两秒,然后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
“你是醉了吗,史蒂芬?”

史蒂芬更凑近了点,现在他们俩的呼吸都滚烫地交缠在一块儿了。
然后,他用自己冰凉的唇碰了碰托尼的。
“叫我的名字。”

托尼慢慢收起了笑意。

许久等不到回答,史蒂芬垂下眼,再次将唇覆了上去,细细地吮吻舔舐。
“坏孩子。”
他说。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280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