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它没有响(一发完)

从作业里腾出手来,匆匆为队长码的生贺!
这次我赶上了!!
虽然看起来很像刀,但是真的是糖啊!!!
真的是糖!!!!!
ooc预警傻白甜预警!!

—————————正文——————————

史蒂夫从来不在意自己的生日。
至少在今天以前,他从来都不在乎。

一大早山姆就往他怀里丢了个小纸盒子,甚至连包装纸都有点儿粗糙的那种,不难看出来他是自己准备的。
他咧着嘴对史蒂夫笑出一嘴白牙:“生日快乐啊伙计。”

于是史蒂夫这才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

“生日快乐。”
巴基给了他一个用力的拥抱,金属手臂大力拍打着他的后背,史蒂夫几乎背过气去。
“你知道我没有钱,这样,我晚上去外面的椰子树上给你掰俩椰子?”

“…好意我心领了,巴基。”史蒂夫虚弱的说,“我不太喜欢椰子,你也别打其他树的主意。”
还有你能不能松松手,我要被你勒成两截了。

“生日快乐队长!”
小女巫举起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的礼花炮,对着史蒂夫啪地拉响,巴基眼疾手快地向后一躲,于是史蒂夫独自被亮晶晶的彩带落了满头满身。
幻视手里稳稳端着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一幕。

“…别出心裁,旺达。”
史蒂夫对着镜头无奈地微笑了一下。
“一定要录下来吗?”

“这是你的百岁生日,队长。”
幻视诚恳地说。
“据我所知人类只有很少一部分能度过自己的百岁生日,我认为这值得纪念。”

史蒂夫哑口无言,只好艰难地把刚才被挤在他和巴基之间已经瘪了的纸盒子换了只手拿,然后从旺达和幻视之间挤过去,一屁股坐在落地窗前。
然后他抬了抬屁股,从兜里掏出一个老式翻盖手机,打开看了看。

电量满格,信号良好。
没有来电,没有短信。
史蒂夫盯着它看了一会儿,又摁开里面唯一的一个联系人,再看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

“他还是没有给我打电话。”
“今天是我的生日,难道他不应该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什么的吗?”
“我以为他会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更何况以前的生日几乎都是他一手为我组织庆祝的,到了今天,却连个电话都没有。”
“我的心里真的好难过……”

史蒂夫把翻盖手机合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胸前的那个口袋里,紧贴着心脏的那个位置。
然后他抬起头,无奈地打断了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地演讲的鹰眼。
“能不要擅自为我搭配内心独白了吗,克林特?算我求你。”

“我只是说出了你的内心所想,好队长。”
克林特丝毫没有被勒令住嘴的自觉,笑嘻嘻地趴在沙发背上,朝着对准他的镜头挥挥手,颇有几分明星风范。
“你敢说你不是这样想的?”

史蒂夫一顿,目光开始飘忽。
“我没有。”

“撒谎。”
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懒懒倚着门的女特工冷酷地揭穿了他。
“顺便,百岁生日快乐,高龄队长——看来你在百岁之前脱单是没有希望了。”

史蒂夫高举双手以示投降。

生日的一天好像也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几乎每个人都给史蒂夫准备了礼物,他收到了一对拳击手套,一套画笔,半个椰子【?】,一瓶润滑油【??】,半盒螺丝钉【???】,一包小甜饼,一锅口味有点奇怪…不,有点灾难的汤。
但是那个手机依旧没有响。
他把手机从裤兜里挪到胸前,从胸前又拿到手边,从手边又干脆握在手里。

但直到夕阳西垂,繁星满天,它都没有响。

史蒂夫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一言不发地安静等待着。
他的身边散落了一地奇奇怪怪的礼物,但他的身影却消沉得像是一无所有。
因为手机至始至终都没有响——它没有响。

于是直到零点的钟声敲过。
已经是第二天了。

史蒂夫终于收回了不知道飘荡在哪的目光,慢慢地拧过头来,对担忧地望着他的复仇者们勉强微笑了一下。
“已经很晚了,去睡吧。”

旺达拧了拧手指,欲言又止。
而幻视揽上她的肩,对她微微摇头。

“所以说。”
娜塔莎木着脸开口。
“我是掉到什么奇怪的时空里来了吗?明明大家就在同一个复仇者基地里,队长你直接去找托尼不就好了??”

身处复仇者基地里的复仇者们疯狂点头。


#彩蛋

大家相顾无言的时候,托尼扒拉着乱糟糟的头发,游魂似的拖沓着步子走进休息室,直奔开放式厨房的大冰箱,刨出半块披萨就往嘴里塞。
等他狼吞虎咽地吞下两口之后,总算稍微有了一点儿“活过来了”的感觉,于是他用脚带上冰箱门,转过身来,然后被一屋子齐刷刷紧盯着他的复仇者们吓了一跳。

小胡子天才惊慌失措地贴在冰箱门上,嘴里的披萨还来不及咽下,此时连嚼都不敢嚼。

“晚,晚上好?”
他小心翼翼地打招呼。
“呃,我熬了42个小时,还静音了Friday,所以没有听到她提醒我今天是队长生日,直到刚才我突然想起来……”

“我赶上了吗?”
托尼缩着脖子环顾四周。
“有没有人能告诉我,今天是几号来着?”

“赶上了,我今天生日。”
史蒂夫端着张义正言辞的脸,轻而易举地篡改了自己的生日。
“你要第一个对我说生日快乐吗,托尼?”

复仇者们:……
本来是第一个说生日快乐的山姆:→_→凸

评论 ( 33 )
热度 ( 816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