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原之上-02(他是龙AU)

本文须知:
Tony和Antonia双胞胎设定,故事分双线
Tony支线的cp:盾铁
Antonia支线的cp:奇异铁…呃,奇异妮?
他是龙AU
Steve是龙

上文链接-01:http://huaiguang660.lofter.com/post/1efbbcb7_eea2d493

————————正文———————————

Tony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某个山洞里,身下是柔软干燥的细沙,山洞外远远地传来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而身边不远处跳动着一丛篝火。
有香味传来,Tony顿时感到腹中升起一阵饥饿。
于是他挣扎着坐起,动作间牵扯到腰上的伤口,于是吃痛低呼一声。

“你最好不要大幅动作。”
有人淡淡的说。

Tony猛地抬头,这才看到篝火后面还坐着个人,光着上身,下身就穿了一条破了几个口的裤子。他用一把长柄木勺搅拌着吊在篝火上的汤,越过腾起的白雾打量着Tony。
“你是谁?”Tony问。

“Steve,Steve·Rogers。”
Steve说,然后舀了一碗鱼汤递过来。
“喝点吧,暖暖身子,你也应该饿了。”

Tony没有动。
他紧盯着Steve,但是对方好像没有继续介绍自己的打算,而这个时候,他的肚子响亮地抗议了一声。
于是Tony藏在乱糟糟的鬈发下的耳尖一红,接过汤小口小口闷头喝起来。

Steve不急不慢地搅拌着剩下的汤,嘴角翘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
“所以,你是Howard的——”他犹豫了一下,“儿子?”

Tony哼哼一声,把汤一口气喝完了,然后理直气壮地伸着胳膊一递:“还要。”

Steve看了他一眼,接过碗又舀了一勺。
“他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Tony眼巴巴地等着汤,并没有听到他一个人在嘀咕些什么。
等第二碗带着鲜美鱼肉的汤下了肚,他也终于有力气好好打量对方了。不得不说,这个自称为Steve的男人拥有一副十分健美的身材,肌肉紧实而完美,五官正派俊朗,就连一头金色短发都打理得整整齐齐。

“我现在在哪儿?”
Tony把碗搁在腿边,支着腮懒洋洋地看向Steve,完全没有被抓走后的慌乱。

“龙岛。”
Steve也在打量着他。
少年看上去堪堪十五六岁,浑身上下散发着即将熟透的、omega的香气,一头鬈发乱糟糟的,还有几缕黏在眼角眉梢,身上宽大的灯笼袖白绸衬衫也脏得不成样子。
然而这些完全阻挡不了他半分的美丽。少年的美青涩,张扬,丝毫不知道收敛,眉峰如刀,长睫如羽,嫣红的唇在火光下勾出动人心魄的弧度,懒懒抛过来的一个眼神都让人有些狼狈的招架不住。

“龙把你抓过来的,还记得吗?”
Steve几乎是把自己的目光从他身上用力地拔下来的,然后强迫自己盯着锅里的汤瞧。

Tony没有在意他眼神的逃避。
他当然知道自己长什么样,他和Antonia一起走在王宫里,甚至有刚上岗的士兵傻愣愣地盯着他们,回不过神。
因此Tony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应,这个时候他比较关心的是另外一些事。

“那龙呢?龙走了吗?”

Steve诡异地噎了一下。
“走了……吧?”

“它还会回来吗?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也不清楚。”
“你呢?你也是被抓过来的吗?”
“咳,是…的。”

Tony站起来,绕过火堆,在Steve身边坐下,然后向他伸出一只手。
“谢谢你为我包扎,还有汤——我是Tony,Tony·Stark。”

属于omega的香气像海潮一样汹涌而来,清冽甜香地紧紧包裹住Steve,让他的神经几乎是一下就紧绷了起来。
这是Alpha的本能,侵占身边每一个香气馥郁的omega。
但不行,不能这么做,这可是Howard的儿子——老天,他甚至还没成年。

Steve的脊背僵直,他伸出手包裹住Tony的,然后飞快摇了摇就松开,又重新抓起了长柄木勺。
他的动作看上去实在有些狼狈的怪异,让Tony匪夷所思。
难道是因为自己太脏没洗手,被嫌弃了?

omega对alpha的吸引力本来没有这么大,Steve也不是没有靠近过omega。
但Tony16岁的生日在即,生日当天就会迎来他的第一次发情期,这个时候的他就像一颗熟透了的、饱含汁水的桃,薄皮下是香气扑鼻的汁水,勾得人想一口咬上去好好品尝一番。
而Steve经过改造的身体又极其敏感,嗅觉灵敏的他几乎被这味道勾得发了疯,多亏理智和道德苦苦束缚着他。

“我们得逃出去。”
Tony坚定的说。

Steve一愣,才反应过来Tony把他当成了同样被龙抓过来的人,他有些啼笑皆非,但还是配合着点点头。
“你说,我们该怎么做?”

“我被抓过来的时候,身上穿的那些又厚又花里胡哨的衣服在哪儿?”

Steve笑了笑,因为他对那些庄重的礼服不耐烦甚至于嫌弃的形容。
他指了指山洞深处:“都在那儿。”

Tony站起身,踩着细沙轻一脚重一脚摇摇摆摆地往里走,像只刚学会走路的小企鹅。

真可爱。
Steve最后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将那些残余的甜香吸入肺腑,然后慢慢吐出。

遥远的王宫里,Howard穿过长廊匆匆走向书房,Antonia沉默的跟在他身后。
他们刚从大臣和贵族们的包围圈里脱身,Howard一再保证会弄清楚为什么龙会再次出现,这才勉强打发了他们。

“龙应该已经被杀死了,应该已经……“
Howard的表情有些焦躁,他不停的在书房里走来走去,翻出一张张老旧的羊皮卷,查看着上面任何有关于几百年前那场屠龙行动的记录。
然而所有的记录都只含糊不清地写了斗龙士从龙岛平安归来,向大家宣布龙已经死了。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杀死龙的,那之后龙再也没出现过,大家也不再怀疑那位斗龙士的话。
除非他在说谎。
龙其实并没有死。

Antonia一直倚靠在窗台边,用一种冰冷到几近敌视的眼神看着老国王。
“Tony被抓走了。”她说,“龙不龙的,比Tony重要吗?”

“注意你的言辞,公主。”
Howard同样冷冷的回她。
“作为王,你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稳定民心。你的臣子关心Tony吗?不,他们一定也不关心,他们更在乎龙会不会回来,会不会烧毁他们的作物,庄园,他们的财宝…而你要做的,就是稳住他们,然后再去想别的。”

“他可是你的儿子。”
Antonia站直了身子,捏紧双拳紧盯着Howard,像是要用眼神将他的心剖开,好看看它究竟是不是冰雪雕成的。
她的语调带着压抑的愤怒,每个词都像是刀子一样锋利地掷出来。
“他可是你的儿子!”

Howard脸上的表情满满消失了,他用一种平静到甚至有些轻视的眼神看了愤怒的Antonia一眼。
“看哪,敏感又脆弱的omega。”他轻轻叹息,摇摇头背过身去。
“我就说我的王国只能交给一位alpha。”

Antonia僵直地站了许久,然后大步离开了。

有热意涌上眼眶,她用力地眨了眨眼,硬生生将它逼退,一阵风似的奔回了房间。
遣退所有侍女后,Antonia翻出了一身骑装换上,又披上了便于隐藏身形的大斗篷,最后将匕首别在了腰间,这才推开窗跳了下去。
一个翻滚,她轻巧地落在地上,绕去马房悄悄牵出了自己的马。

翻身上马,Antonia头也不回地从采买的小门里奔了出去,逐渐消失在了夜色里。

深夜,本就寒冷的风刮得更大了,Antonia甚至能感到自己握着缰绳的双手都变得僵硬。
但她拼命地挥着马鞭,不断催促它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Maria曾经告诉过年幼的姐弟俩,在初春的时候,朝着月亮升起的方向一直跑,越过冰原,淌过小溪,有一座神奇的圣殿。
在那里,有她的一位至交好友,名字有点儿奇怪,叫Ancient One。
如果Antonia和Tony遇到了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可以去她那里寻求帮助。

终于在月亮落下之后,太阳升起之前,Antonia看到了那座圣殿。
它孤傲地耸立在冰原上,看起来突兀极了。

Antonia站在圣殿门口,敲了敲门。
没有任何动静。
她等了一会儿,又敲了敲。
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Antonia有些着急,抬起手准备再敲一次。

这个时候,大门被一把拉开了。
一个男人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眉头不高兴地拧在一块,身上还穿着皱巴巴的银灰色衬衫,脚上踩着一双拖鞋。
他低头看向来人。
不算高挑的女人…或者女孩,身形被笼罩在厚实的斗篷里,上好的料子,只露出一截形状姣好的下巴,紧揪着斗篷边沿的指尖细嫩瓷白。
有钱人。

“请问,Ancient One在这儿吗?”
Antonia干巴巴的问。
“我…我的母亲,Maria说她在这里,可以…可以来找她……”

“她死了。”
男人冷冷地说。

Antonia原本还在慌乱地砰砰直跳的心一下子冻住了。
她的双唇蠕动了两下,什么话也说不出,最终慢慢抬起手摘下斗篷的兜帽。

“帮帮我…”
她说。

男人本来想直接把她赶走然后关上门的,毕竟Ancient One在世时曾严肃声明,不要过多的去管别人的事,不然很容易发生连锁效应,从而导致时间崩溃。
但Antonia摘下兜帽,抬起头来的一刻,他改变了主意。

女孩裹着宽大的斗篷站在门前,脚下的小皮靴踩着积雪,裸露在外的一张脸也像是冰雪堆出来的。五官明艳,带着锋利而蛮横的美丽,像一朵玫瑰一样气势汹汹地在他面前盛开了。
她漂亮的焦糖色双眼里盈满了泪,顺着苍白的颊侧滚落,双唇却殷红如血,棕色的鬈发柔软地披散在肩头。
她就这样抽泣着看着他,就像抓住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小声说着帮帮我。

谁能拒绝这样的女孩?

“进来吧。”
男人往旁边让了一步,瘦削的脸上没有表情。
“我是Stephen·Strange,Ancient One的…学生。”

Antonia垂下眼睫,匆匆揩去腮边挂着的泪珠,然后走进圣殿。
门在她身后合上了,然而她顾不上回头去看。
这座圣殿里有太多的东西吸引她,她甚至看到了一对靴子在高顶水晶柜里和自己打架。

Stephen走过来,托着她的背向前一送,Antonia瞬间被摁进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沙发里坐好,手上还端了杯凭空出现的热可可。
她左右环顾一圈,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类似于书房的地方,顿时惊愕不已。

同样端了杯热腾腾的东西,Stephen在她对面坐下,一双无处摆放的长腿交叠。
他懒洋洋地啜了口茶,放松身子窝进沙发里,看上去像只没睡醒的大猫。

“那么,说说看。”
他眯起眼,打量着挺直脊背端坐的女孩。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Antonia将热可可搁在一边,双手交握放在膝上,郑重地对没个正形半歪在沙发里的Stephen开口:
“我的双胞胎弟弟,被龙抓走了。”

“龙?”
Stephen挑起半边眉毛。
显然他也知道这个传说,也再清楚不过龙已经被杀死了。

“龙。”
Antonia的脸色更白了一分。
“救他…救救我的弟弟。”

“…那你的弟弟应该在龙岛。”
Stephen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子,若有所思。
“龙岛的周围都遍布迷雾,因此没有人能找到它。如果你能找到去救你弟弟的人,我能帮你们用魔法驱逐雾气,在海上指引方向——”

Antonia的眸子亮了起来。

“——那么,你打算用什么来回报我?”
Stephen话头一转,好整以暇地看到女孩愣了愣神。

Antonia倒是真的愣了一下。
她下意识的认为拥有这样神奇的魔法力量的人,应当不那么在乎这些世俗的东西,像Stephen这样直接开口要求回报的倒是少之又少了。
不过,他有所求更好。
只要他要,只要她有。

“金钱,美人,权利。”
Antonia镇定下来,重新变回了那个在臣子的刁难下面不改色的王储。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Stephen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站起身来。
赤红的斗篷破空而出,裹着寒风服帖地落在他肩头,而他那一身皱巴巴的睡衣也变成了古朴的法师袍,胸前眼状的法器泛着莹莹的绿光。
“先记着。”

Antonia心里一喜,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我去牵马!”

“不用。”
Stephen抬手拽住了她的兜帽,把她往自己这边拽了拽。
“在脑子里想你要去的地方,我们走近路。”

Antonia下意识的跟着做了,然后看到法师抬起手,凭空画出了一个圆形的、火星四溅的传送门。
她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一把捞起跳了过去,稳稳落在了另一个房间里。

Stephen打量了四周一圈。
“你的房间?挺大的。”

坐在地上的Antonia这才发现,她刚才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自己房间。
而Stephen丝毫没有误入一位女士房间的拘谨,反而挑剔地打量着周围,偶尔对她的某件物品作出刻薄的点评。

Antonia叹了口气,解下斗篷丢在床上,然后率先朝门口走去。
“跟我这边来吧…希望路上不会碰见什么人。”

Stephen没有跟上,目光凝在了她房间里挂着的那一大面旗帜,上面印着这个国家的国徽。
“你家是…王宫?”

“啊,对,忘记跟你自我介绍了。”
Antonia后知后觉的转过身,向他礼貌地一颔首。
“我是Antonia,王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而我需要营救的弟弟是小王子Tony。”

法师站在原地,困惑地拧起了眉。

“可我记得,王储是一位alpha。”
他慢吞吞地说。
“可你明明是个omega。”

Antonia的脸色瞬间惨白。

评论 ( 9 )
热度 ( 192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