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冬铁/奇异铁/虫铁】论金发大胸的可行性

对没错我又来写傻屌梗了
这次依旧为了避免纷争不打tag
标题cp就是所有涉及到的cp
五角修罗场✨
请确保自己能接受再点进来!


—————————正文——————————

“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托尼敲击屏幕的手指一顿,有些无奈的让星期五拨开唱片指针,音乐声戛然而止。
他转过身,果不其然看到法师又随便在他的工作间里开了个传送门,而法师本人则坐在传送门另一边的单人沙发里,翘着腿好整以暇地望过来。
“你能不能给我点儿私人空间?”托尼头疼地问。

“下次。”
史蒂芬敷衍地应付道,然后对自己的问题穷追不舍。
“所以,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托尼知道在满足对方的好奇心之前,自己是别想安静了。于是他摆出自己最认真的态度思考了几秒,然后郑重回答:
“唔…金发大胸吧。”

史蒂芬等了片刻,然后在托尼无辜的目光里险些没能维持着脸上的镇定。
“没了?”他用不可思议的语气反问,“金发大胸,没了??”

“这还不够吗?”
托尼学着他的语气夸张地反问。
“金发大胸有什么不好!”

“肤浅。”
法师看上去心情有些糟糕,他这么刻薄地作出点评之后,几乎是恶狠狠地关上了传送门。
托尼似乎还听到了他不屑的一声冷哼。

法师的脾气难道都这么古怪吗?
托尼对着传送门消失的地方瞪了会儿眼,决定稍微放下手头的工作,去给自己倒杯冰苏打水消消火气。

“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立个规矩?”
托尼歪在休息室的长沙发上,晃着杯子里的冰块看向娜塔莎,严肃地征求她的意见。
“比如非特殊时期不能把传送门开在别人的私人领域里,万一那个人——好吧我是说,万一我当时正在洗澡呢?”

“怎么想都觉得,史蒂芬要是看到作为前花花公子的你的裸体,吃亏的那个应该是他。”
娜塔莎的脸上带着甜蜜的微笑,嘴上却依旧刻薄。在托尼大声的抗议之下,她才稍微收敛了一点儿,回归正题。
“所以,你到现在都还没告诉我,他突然开传送门到你工作室里打断你的工作还突然消失——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哦,他问我喜欢什么样的人。”
托尼面不改色地说。

休息室里不止他们两个。
史蒂夫和巴基在一角打桌球,班纳坐在落地窗前打盹儿,幻视和小女巫一人抱了一本菜谱在窃窃私语,克林特、山姆、索尔围坐在一起打扑克(索尔已经输了三十金币了),而年轻的小蜘蛛侠扑在吧台上奋笔疾书赶着作业。
在托尼的话音刚落下的时候,史蒂夫瞄准桌球的手一抖,打偏了。

“噢——”娜塔莎拖着兴致盎然的长调子,“所以,你回答他什么了?”

没有人去管那颗打偏了的桌球,史蒂夫直起身,拄着桌球棍望过去,如临大敌。
彼得握笔的指尖用力到发白,笔下早就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了,耳尖提得老高,拼命捕捉着那边的动静。
巴基原本半坐在桌球台上,这个时候也抬起了眼,目光越过史蒂夫的肩头,落在沙发里没个正形的托尼身上。

“金发大胸。”
托尼顿了顿,又坏笑起来。
“你知道我的,这是我一贯的口味——我可是个长情的人。”

“长情这个词要哭了。”
娜塔莎抽出腰后的抱枕丢过去,托尼在它砸到自己脸上之前一把接住了它,然后抱在怀里哧哧闷笑。
“所以,他听到这个之后,就生气的关了传送门走了?”

“是啊是啊,走之前还丢下了一句‘肤浅’。”
托尼学着史蒂芬的语气,然后翻了个身,掌心托着脸颊,指尖抵着额角点了点。
“真过分,不是吗?”

出乎意料的是,娜塔莎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挑了下形状姣好的眉梢,用那种意味深长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把托尼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托尼被她看得有些发毛,不自在地缩了缩身子。

“不,过分的人是你才对。”
娜塔莎微笑着总结。

托尼猛地坐了起来,瞪圆了眼。
“怎么又是我的错啦??”他不平地叫道,“凭什么!”

史蒂夫没有继续伸着脖子偷听了,他慢吞吞地转过身来,心头有些莫名其妙的窃喜。
他当然知道托尼一向偏好这样的外貌,托尼不止一次告诉过他,“你的眼睛很漂亮,头发也是——我喜欢”。
或许没有那种意思,或许只是托尼喝醉了之后的口无遮拦,但史蒂夫就是管不住自己突突狂跳的心。

在完全转过身之后,史蒂夫终于不再紧绷着自己的脸,而是露出一个放松的微笑——或许还有点儿势在必得。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好兄弟,面目阴沉,看上去有些…呃,不爽。

“巴基?”
史蒂夫用长棍的一头捅了捅他。
“嘿,巴基,你在干什么呢?”

巴基收回目光,从桌球台上一跃而下,插着兜就往外走。
“我要去外头逛逛。”

史蒂夫不明就里地丢下桌球棍,大步追上去。
“等等,我和你一起!”

彼得丢下笔,胡乱把桌上的课本、笔记本、笔袋什么的全都扫进了书包里,大喊一声“我先回家了”就匆匆忙忙跑出门。

“自己想,花花公子。”
娜塔莎优雅的站起身来,悠悠环顾四周,把离开的几个背影一一记下,然后用一种热切的声音感叹。
“春天来了,男孩们。”
托尼把怀里的抱枕拢了拢,不知所措地看着红发女特工袅袅娜娜的背影。

史蒂夫和巴基在购物中心的门口就分道扬镳了,他们俩不约而同地找了个借口,最后一拍即合“那五个小时之后在这里碰头”。
巴基板着脸点点头,对他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意思有事电话联系。史蒂夫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茫茫人潮里,然后摸了摸口袋里的工资卡——里面装着他七十年的退休工资。

对照着购物中心的平面图,史蒂夫终于来到了他的目的地——一家理发沙龙。

“您好先生,请问今天想做个什么发型呢?”
前台小姐摆出自己最亲切的微笑,轻声询问推门而入的史蒂夫。

“啊,不用换发型,就…”史蒂夫再摸了摸工资卡,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唾沫。
“就,做个保养…发膜什么的?”

直到史蒂夫脑袋上包裹着吸水毛巾,被领到外面落座,他都有点儿晕晕乎乎的。
他不太适应这些,无处不在的微笑,殷切的服务,还有别人的手指在自己的头皮上摸来摸去——他甚至一度想去摸自己的盾,全身都是紧绷的,随时准备一跃而起出手攻击。
但为了好好保养一番这头金发,这头…托尼格外喜欢的金发。
一切都值得。

史蒂夫对着镜子里看起来怪模怪样的自己笑了笑。
然后他看到自己身后,一个无比熟悉的背影。

“巴基?!”
史蒂夫猛地站了起来。

那个背影顿了顿,然后慢悠悠的转过来,露出巴基那张面瘫脸。
“好巧。”

…什么好巧啊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
史蒂夫一口郁气憋在心口,险些背过气去。他好容易冷静下来,仔细一看才发现,巴基的头上糊着一大团一大团的染发剂,有的蹭到了脸上,指头上也有一些。
史蒂夫突然明白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史蒂夫黑着脸问。

“什么什么时候。”
巴基僵硬地别过脸,试图装傻。

“我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有那种…那种想法的!”
史蒂夫的声音大了起来,在发现有人看过来的时候又硬生生压低。
“别装傻,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巴基沉默了两秒,“从第一眼。”

史蒂夫重重的一屁股坐下来。
重新获得托尼的喜爱不容易,特别是他离开的这三年里,托尼身边有了个虎视眈眈的法师,还有一个心怀鬼胎的男孩,他觉得自己的追求之路简直无比漫长。
但他从来没想过,就连巴基——巴基也来撬墙角!

“你已经不是那个瘦巴巴的竹竿了,史蒂夫。”
巴基慢条斯理地说。
“所以,这次我不会让着你。”

“好巧,我也想这么说。”史蒂夫大力把自己扭回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忿忿地小声嘟囔。
“相反,为了尊重你这个对手,我会用全力。”
他一扬手,招来了笑容可亲的理发师:
“给我来一套你们这儿最好的保养!至少要比刚染完的好!”

巴基也重新扭了回去,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头上的染料,眼中燃烧着势在必得的熊熊火焰。

还没等他们俩透过镜子的反射来一场眼神厮杀,就看到头上同样包着吸水毛巾的法师先生,冷着脸被领过来。
史蒂夫:……
巴基:……
看到他们俩脚步一顿的史蒂芬:……

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彼得推门而入。
“你好我想染个头——队长?!”

好了,这下齐了。
史蒂夫面无表情地想。



#彩蛋一

托尼第二天早上打着哈欠走进餐厅的时候,看到了足足四个金灿灿的大脑袋。
一个哈欠被吓得硬生生地吞了下去,托尼扶着墙,险些背过气去。

“理发店打折?还是你们一起去办了张卡?”
托尼惊魂未定地紧贴着墙面。
“你们四个站在一起,这个房间可真够闪亮的——不,别过来,我要被闪瞎了!”


#彩蛋二

“孩子你胸前怎么鼓鼓的?”
托尼关切的询问一头金发的蜘蛛侠。
“你发育了吗?我弄错了你的性别?”

“…这是肌肉!!”
彼得通红着脸,据理力争。

托尼面不改色摁了下他鼓鼓囊囊的胸脯,感受到衣服里的海绵质地后高高挑起眉。
“哇哦。”
他尽量平静地感叹。

彼得决定回去把内德打上一百遍。
就为了他出的这个馊主意——把自己变成“金发大胸”。


#彩蛋三

魔浮斗篷很喜欢史蒂芬的新发色。


#彩蛋四

“娜塔莎,我最近觉得红发真好看。”
托尼情真意切地对娜塔莎说。

评论 ( 55 )
热度 ( 772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