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咣咣咣

时不时就会删文!
主盾铁的all铁,洁癖慎关。
杂食到不行,基本上什么cp拆逆都能吃,但唯一不吃且天雷的是盾冬,冬盾也不行,抱拳了。
产量低下催更请…请轻点_(´ཀ`」 ∠)_

【盾铁】恋与复仇者(一发完)

ooc预警
傻白甜预警

—————————正文———————————

你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橱窗里摆着最近风头正劲的攻略游戏——恋与复仇者。
同学们都在玩这个,据说可以攻略不同的超级英雄,但很难打出he的结局,超英们的心思实在太过难猜。
但你是玩遍无数攻略游戏的老手,于是你自信满满地买下了这个游戏,带了回家。

晚饭过后,你躺进游戏舱里,将刚买的恋与复仇者导入进去,进入了游戏。

在bg和bl的分岔路口,你想了想,还是选择了bl线。
你没有创建新的人物角色,而是直接选择扮演已有角色。稍作犹豫,你就选择了拥有健美身材和俊俏甜脸蛋的美国队长,作为你的扮演角色。

你睁开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你现在拥有了灿金色的短发,天空般纯净的蓝眼睛,还有一身紧绷的肌肉。
左右转了一圈之后,你对镜子里的自己摆出了美国队长式的微笑,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攻略目标设定为复仇者联盟的另一最高人气角色——钢铁侠,托尼·斯塔克。
作为曾经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他相对来说更好上手,但同时他也是最难打出he结局的攻略支线。
不过没关系,你喜欢高难度。
最重要的是,你喜欢这个角色。

你从房间走出来,一路上没有遇到别的复仇者,在休息室、训练场甚至厨房都转了一圈之后都没有看到人之后,你只好问贾维斯。
“贾维斯,你在吗?”

“为你服务,队长。”
电子管家的声音彬彬有礼。

“托尼去哪儿了?”

“先生在大厦顶层的工作间,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现在为你叫电梯。”贾维斯说。

啊哈,工作间。
你乘着电梯来到顶层,一出电梯门就看到了你的攻略对象。这个小胡子阔佬开着震耳欲聋的重金属摇滚,背对着你边修理战甲边微微的随着音乐扭动,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于是你走过去,途中还不小心踢到了机械手笨笨的电线,他惊慌失措地滑到了一边。

“嘿托尼。”
你清了清嗓子,和他打招呼。

你的攻略对象抬手让贾维斯停止播放音乐,然后丢开起子,随便揪了块什么毛巾擦了擦手。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施施然转过身来,放松身子倚靠在工作台上,对你挑了下眉毛就当打过招呼了。
“队长?”他的语调轻快而活泼,“你居然会来这里找我。”

你的面前出现了三个选择。
不过稍作犹豫,你就选择了“有些不自然的干咳一声,邀请他出门”这一项。
于是你挠了挠脸,以拳掩唇干咳一声,露出个有些紧张的微笑。“是这样的,娜塔莎说她下次任务需要一个男伴,而克林特和布鲁斯都刚好有事外出,所以我……”

“男伴?宴会?”托尼饶有兴致地直了直身子,“她为什么不邀请我?明明我比较擅长这个。”

“大概是因为你的知名度实在太高。”
你眨眨眼,继续说道。
“所以我现在需要一套能够出席宴会不被嘲笑的西装,你能带我去订一套吗?——当然,我会自己出钱。”

“走吧。”
托尼在一旁的屏幕上随意戳点了几下,工作间的灯光依次暗下来。他对你抬了抬下巴,示意你走在前面。
你没有多想,转身率先往电梯间走。

但身后迟迟没有脚步跟上来。
你站在电梯的门口,疑惑地转过身,结果看到已经一片漆黑的工作间里,只有几架战衣和托尼胸前的反应堆还亮着,泛着莹莹的蓝光。
而让你身子僵直的是,托尼和他身后站立的所有战甲都举起了掌心炮正对着你。

你脸上的微笑僵硬了。

“从刚才我就想问。”
托尼的语调变得冷漠而危险,黑暗模糊了他的表情,而你却能感受到他冰冷的视线。
“你不是他。你是谁?”

你惊得后退了一步,然后强行退出了游戏。

从游戏舱里猛地弹坐起来的你依旧惊魂未定。
攻略游戏玩了这么多,你是第一次被游戏人物逼问这种问题,就像他已经看穿了你一样——明明只是游戏,明明只是数据。
你有点儿想放弃,但是又有点儿不甘心。于是你在冷静下来之后,再次躺回了游戏舱。

你重置了游戏进程,然后仔细检查了时间轴。
上次你选择的切入时间点是复仇者联盟一之后两个月,而这次你选择了复仇者联盟二,在安全屋里的那几天。
这个时候的托尼心绪波动极大,而且陷入了自我否定的怪圈。以你的经验来看,这个时候的他几乎能算得上是最好的攻略时期了。

你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克林特家的小院子里某条长椅上。
烈日炎炎,没过几分钟,你就看到你的攻略对象扛着把斧子从屋子里出来,走向草坪上的柴堆。他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围在腰间的衣服随着走动一下一下地拍打着他的屁股。
你站起身走过去。

劈柴是件体力活儿,长年的养尊处优让托尼的体力远远不及史蒂夫,他恼火地看着自己脚边一小捆木柴,喘着气往旁边瞥了眼。
史蒂夫一下一下地挥动着斧子,砍瓜切菜一样地劈开柴垛,连呼吸都没有紊乱过。
托尼盯着他隆起的肌肉瞪了会儿眼,用力地拧过头。

“你看上去在哪里好像都能过得很好。”
你听见他低声嘟囔了这么一句。声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是你知道他其实是在和你搭话。

你的面前出现了三个选项。
你在“有什么问题吗”和“事情已经发生了”之间犹豫了一下,然后选择了后者。

你把手里的柴丢在一旁,扭头去看他。
“事情已经发生了,托尼。”你的表情平静,仅仅是扫了他一眼就重新低下头挑选柴垛,“我们无法改变过去。”

托尼丢开手里的斧子,抱着胳膊看你。
你被他看的有些冒冷汗,上次被这个男人戳破身份给你留下了阴影,哪怕无数遍在心里安慰自己“我已经重置过了游戏进程”,你也控制不住地手脚僵硬。

“我不相信没有阴暗面的人。”他半眯着眼,慢慢地说出了这句原台词。“叫我老古董好了。”

你小小的松了口气,看来这次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只是你还没有见到罢了。”你直起腰,看着他一步步向你走来。“奥创只是想离间我们,托尼。”

托尼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你的面前。
现在你们俩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个胳膊了,你甚至能够清晰地数出这个比你矮半个头的男人的下睫毛,于是你稍微有些慌神。

“又是你?”
他说。

你结结实实地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次却没有下意识的后退——你已经手脚僵硬到无法动弹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你下意识的感到了不安,并且准备像上次那样强制退出游戏。

“你到底是怎么进入他的身体的?”托尼面无表情地问,“还是说,你一直在他的身体里?潜在人格?还是什么别的东西——魔法?”
你准备点击退出的动作一顿,抿了抿唇,放下手来。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你决定问个清楚。

托尼身上没有武器,看上去也没有召唤战甲的打算。他甚至只能微抬着下巴看你,而你却依旧感受到了压力——来自于一位真正的超级英雄,而不是你这种披着超级英雄皮的攻略者。
“回答我的问题。”他说。

你们互相瞪着对峙了几秒,你发现他真的没有告诉你的打算,于是你再次强行退出了游戏。

你从游戏舱里坐起来,删除了这款名为恋与复仇者的游戏,然后选择好好的泡个澡,忘掉今晚发生的这一切。
一夜无梦。
第二天你去了学校,身边的人都在讨论游戏。你握着水杯心绪难平,想问问她们有没有发生和你一样的情况,又回忆起自己夸下的“只要一个晚上就能打通关”的海口,最后还是选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参与她们的讨论。
直到你的好朋友溜过来和你说悄悄话。

“听说有一条支线打出he之后,还会随即开启隐藏副本。”她伏在你耳边小声说,“是羞羞的那种哦。”

你的眼前一亮。

回家之后,你再次雄心勃勃地把游戏下载了回来。
为了隐藏副本!
你在心里这么为自己打气,然后躺进了游戏舱里,再三重置游戏进度。这次你选择的时间点为美队三之后,这个时期的托尼和史蒂夫看似决裂,但你认为他们之间反而更加无法割舍。
爱与恨的交织是能最快打出he的,当然也很容易一不小心就be。但你相信自己的能力。

你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复仇者大厦…哦不,现在已经不是复仇者大厦了。
总之,你坐在大厦楼下的咖啡店里,面前摆着一杯几乎没动过的热可可——已经凉了。

老板再次提醒你“我们要关门了”,你对他抱歉地笑笑,一口气喝完可可,站起身来。
大胡子遮去了你的大半张脸,胖老板显然没能认出你就是在逃的美国队长,反而有些不耐烦地对你挥了挥手。

你漫无目的地在大厦楼下晃荡着。
没有任务,你也不知道史蒂夫为什么会出现在早已变卖的大厦楼下,守着一杯凉掉了的可可发半天的呆。
你准备先回家,然后再去复仇者基地。

然而就像是巧合,你一抬头,看到同样便衣出行,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发呆的托尼。
他的手里还端着一杯饮料,在凛凛寒风里冒着热气,温暖着他发白的手指。
感觉到了你的目光,他扭头看了过来。

看到你之后,他的目光有一瞬间的波动,随即平静下来,然后向你招了招手。
你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你们就这样坐在一起,肩并着肩,大腿挨着大腿。
没有人说话,就好像你们约好了出来坐在这里发呆一样。

“我知道是你。”
托尼打破了沉默,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
“我也知道你要问我什么——一眼就认出来了。”

你张了张嘴,干巴巴地说:“一眼就能?”

“一眼就能。”他肯定的说,“而且,他不会出现在这里。”

他会。
你在心里默默反驳。
我来之前,他就已经在这里坐了至少一个晚上了——天知道为什么,但他就是来了。

“陪我坐一会儿吧。”
托尼疲惫地弓起了身子。
“我一个人,他带走了一半的人,留给我空荡荡的大厦…我还把一个孩子脱下了水,天,我该怎么教育他?”

你猜到他说的孩子是好邻居蜘蛛侠,你也知道未来那个孩子会真正地被他接纳入复仇者联盟,但你什么都不能告诉现在的他。
于是你只能更凑近了点,试图用身体为他尽可能多的寒风。

“我一直在想,如果史蒂夫在,他会怎么做?”
托尼的指腹不断摩挲着杯壁,轻声自言自语。
“我对那个孩子置之不理,我拒绝他加入复仇者联盟却为他的战衣加了越来越多的新功能,我对他糟糕得就像我爸对我那样——但是如果是史蒂夫来引导他,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小声说,“你尽力了,托尼。”

他抬头看了你一眼,扯了扯嘴角。
“就好像史蒂夫对我这么说似的,真奇怪。”

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过去,他站起身,看上去准备离开了。
“你会离开他的身体吧?”临走前他这么问你,“世界需要美国队长。”
得到你肯定的保证后,托尼把饮料丢进垃圾箱里,转头走了。

你在长椅上一个人坐了很久,然后摁了摁胸前的口袋。
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手机,紧贴着你的左胸,像是一小块坚硬的盾。

你好像明白史蒂夫会出现在这里,坐在大厦楼下,守着一杯冷掉了的可可坐一晚上的原因了。
于是你闭上眼,退出了游戏。

在离开游戏舱之前,你收到了一封邮件,标题为“隐藏剧情”,内容是一个登入口。
你好奇地登入进去,然后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游戏里,只不过从视角来看,你现在更像是从半空中俯瞰下去,类似于某种游魂。

你发现自己在复仇者基地里,看上去时间点应该在返校季之后。在看到穿着破旧制服的大胡子美国队长走进来之后,你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复仇者联盟三之后了。
托尼站在原地没有动,而史蒂夫丝毫没有犹豫,一把搂住了他,紧紧地摁在了自己怀里。

“太好了,托尼,太好了……”
你看到史蒂夫一边这样低声重复着,一边反反复复抚摸他的脊背,脸上满是庆幸。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托尼轻声叹息后,抬起胳膊回抱住他。

你看到了复仇者们——曾经站在对立面的,新加入的,都互相抱在了一起,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你也看到了他们围坐成一圈,沉默地享用了一顿晚餐。最后,你看到大家都纷纷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紧紧挨坐在沙发上的托尼和史蒂夫。
他们聊了很多,史蒂夫谈论起了自己曾经失去片段记忆的那三次。

“有一个人占据了你的身体。”托尼说,“在被我发现之后,他——或者是她,很快就离开了。”

“占据了我的身体?”
史蒂夫看上去有些不安的惊讶。

“每次应该不超过半个小时。”托尼回忆道,“而且她好像很惊讶我能辨认出来那不是你。”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史蒂夫来了兴致,扭头看他。

“这还用说吗?你就是你。”托尼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你就是你,就是史蒂夫,就是罗杰斯,就是美国队长——没有能冒充你的人。她以为自己住进了你的身体里,用着同样的身体,就能成为你?怎么可能。”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坦荡荡地与史蒂夫对视。
“哪怕她装得再像,用你的语气说着你会说的话,我也能一眼就认出她不是你。同样,哪怕你换了个身体,我也能一眼就认出你的灵魂。”
“你就是你,史蒂夫。”他说,“独一无二。”

你默默地退出了游戏。
果不其然,你看到了托尼·斯塔克这个攻略对象上打上了一个大大的【已完成】,你无奈的笑了笑。

这个he结局根本就不是你自己打出来的。
根本不需要什么攻略,只要是这两个人,他们俩迟早都会走在一起——这是注定的结局。

评论 ( 22 )
热度 ( 494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