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咣咣咣

时不时就会删文!
主盾铁的all铁,洁癖慎关。
杂食到不行,基本上什么cp拆逆都能吃,但唯一不吃且天雷的是盾冬,冬盾也不行,抱拳了。
产量低下催更请…请轻点_(´ཀ`」 ∠)_

【盾铁】他其实很爱你(一发完)

文中的玛丽出自于CE参演的天才少女里的那个小女孩,智商超高
唔………
我不知道这个到底算糖还是刀,但是我个人臭不要脸的觉得挺温馨挺甜的!

ooc预警,傻白甜预警

—————————正文——————————

玛丽今天早上又不肯去上学了。

这个聪明的小姑娘脾气也大得让人头疼,问题是还没有任何人能搞得定她,包括她的老爸。
史蒂夫在确定校车已经开走了之后,无奈地返回屋内,第十二次敲响房门。

“嘿亲爱的,校车已经走了,而我也保证不会把你打晕送去上学——我当然不会这么做。”史蒂夫清了清嗓子,摆出自己最诚恳的态度。
“所以,你能给我开开门,让我看看你现在是不是还完好无损吗?”

一阵长长的沉默后,门后面有人拧开了锁,然后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史蒂夫看到了半张脸,和一只被擦得通红的蓝眼睛。
他可心疼坏了,蹲下来平视红着眼的小女孩。

“你不是个爱哭的孩子,玛丽。”
史蒂夫轻声问。
“介意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吗?”

门被彻底的拉开了,玛丽穿着红色的睡裙,柔软的金发乱糟糟的耷拉在肩头,眼眶里满满的盈上了一汪泪水。
她还光着脚,两只小脚丫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脚边散落着一堆小零件小机械什么的——显然是昨晚她大发脾气的产物。
玛丽瘪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眼里的泪珠子掉下来。

“他们说你不是我爸爸,史蒂夫。”
玛丽小小的哽咽了一声。
“我查了一晚上,发现——发现你真的不是。”

史蒂夫的视线越过她小小的肩膀,看到了床边的笔记本发着莹莹的光,上面密密麻麻地记载着些什么。
这让他有些头疼,又有些“终于来了”的如释重负。玛丽是个聪明的孩子,但他真的没想到她在这种年纪就已经可以黑进她想去的地方了——网络果然不怎么安全。

“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孩子。”
史蒂夫索性坐了下来,玛丽犹豫了一会儿,也倚着门框坐下,曲起腿把膝盖抱在怀里。
“来吧,告诉我,聪明的玛丽都查到了什么?”

“查到了你的监护人身份是怎么来的,也查到了——”玛丽顿了顿,“他。”

“你的爸爸。”史蒂夫了然,“我是说,另一个老爸。”

玛丽不说话了,撅着嘴,明显对这个称谓不太满意。

“昨天晚上你所认识的他,是怎样的?”

玛丽沉默了一会儿,抠了抠睡裙上的蕾丝边。
“一个自大,傲慢的阔佬。”她说,“而且私生活极其混乱。”

史蒂夫笑了起来。
他已经不再年轻了,一笑起来眼角就会出现许多小褶子。但他的笑容却能让人感到愉悦和温暖,一如他年轻的时候。
“哈,太巧了。”他愉快地说,“我第一次见到他也是这么想的。”

玛丽看上去心情更差了一点。

“玛丽,其实你很像他。”史蒂夫笑着说,“特别是你们的眼睛,除了颜色,简直一摸一样。”
玛丽抬起眼来,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史蒂夫注视着那对儿被长睫毛框起来的大眼睛,温柔的重复了一遍:
“一摸一样。”

玛丽依旧皱着脸。
“这没什么好令人高兴的,毕竟他是我的…生父。”

“他也很聪明,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也一样爱摆弄这些小机械,还给自己做了个机械臂伙伴叫dummy,和你现在做的这个几乎一模一样——他也不喜欢收拾房间,总是把东西随便乱丢,和你一模一样,亲爱的。”
史蒂夫慢慢回忆着,满意的看到玛丽眨了眨眼,听得入神。
“他和你一样喜欢吃垃圾食品,还有各种各样的甜食,讨厌牛奶,喜欢咖啡——噢,当然,你格外喜欢咖啡糖,还不喜欢腌黄瓜的味道。”

“所以他还是个幼稚鬼。好极了。”
玛丽板着脸嘟囔着。

“不,玛丽,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史蒂夫的眼神十分坚定。
“他拥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也是这颗地球最棒的守卫者。”

“…他没有成功。”
玛丽小声反驳。

她看了发生在她出生那年的影像记录,显然是录拍,由于手抖还有些模糊。
一片混乱,半空中漂浮着圈状的外星飞船,到处都有人尖叫哭泣,绝望而压抑的气氛甚至让人想到了末日。
此时,时代广场上的大荧幕原本播放的广告突然消失,画面闪动了两下,穿着战甲的男人出现在大荧幕中央。

纳米粒子如潮退去,露出原本被包裹在战甲里的脸,那个男人直视镜头,不知道站在哪儿,身后一片暗沉,只有胸前的反应堆发着冷光。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看到这则消息。”他开始说话了,声音并不大,却让人下意识屏息凝神。
“我现在,站在你们所看到的那艘宇宙飞船里,我会将它带离地球。”

有小小的欢呼声从画面外传来,录视频的人手抖了一下,导致画面晃动得更厉害了。

“地球所面临的敌人史无前例的强大,我的这趟行程,应该是有去无回。”
男人面不改色,好像交代自己即将赴死的人不是他似的,语气平淡的就像在说自己五点下班。
“我是钢铁侠。”他说,“复仇者联盟的钢铁侠。”
“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你们——用我仅剩的生命。”

周围原本闹哄哄的噪声突然没了,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大荧幕上的这个男人,只有凛冽的风声在哭号。

“我不该活着,除非是为了什么。”
他最后笑了笑。
“现在,我知道是为什么了。”

录视频的人颤抖着手,把镜头对准了天空。
圈状的宇宙飞船已经变成和太阳差不多大的一个小圆了,还在不断缩小,眼看着就要飞出大气层。
大屏幕上的影像颤动了两下,也要支撑不住了。

“史…照顾、她——”
他最后的一句话只勉强卡出了几个音节,然后就消失在了荧幕上。
有低微的啜泣声飘散在风中。

玛丽把那个视频反复看了很多次,最后定格在画面刚出现,整个视频里那张脸最清晰的时候。
她安静的注视着那个男人,看他的黑眼圈,看他消瘦的脸,看他哪怕在昏暗的地方也依旧明亮的双眼。
这是她的爸爸。

他后来也真的再也没能回来。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重提旧事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沉重。
“他是个英雄。”
他说。

玛丽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点了一下头。

“在那场战争发生的前一个星期,你爸爸抱着你出现在我客厅里——把我吓了一大跳。”
史蒂夫另外起了一个话头。
“我那时候还算是个逃犯,你应该看到了,关于那个荒谬的法案…总之,我一回家,看到一个人坐在我的沙发上,腿还架在我新换的茶几上,吓得我差点要掏出武器。”

玛丽笑了一声,她觉得这样的出场非常有意思。

那是一个彩霞满天的黄昏,听到开门的动静,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把腿放下来,然后转过来,安静地看着他。
“还好我看到了他手里抱着的你——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抱,动作特别僵硬,脸上的表情也很紧张。”
史蒂夫也跟着笑了笑。
“他说,史蒂夫,怎么办,我有了一个孩子——他的语气简直就像发现自己怀孕的未婚少女。”

玛丽已经笑到能看到她牙齿上的豁口了。

“他语无伦次的对我说了很多,说他不会是个好爸爸,说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孩子,说他给你做了一个钢铁摇篮会唱一千多首民谣还防弹的那种但你好像不喜欢一躺进去就哭…”
史蒂夫无奈地说。
“最后,他斩钉截铁的对我说——你来照顾她。”

“我就是这么被丢到你这儿的。”
玛丽收敛了笑意。

“不,好姑娘,听我说完。”
史蒂夫摸了摸她柔软的金发。
“那个时候我们站在对立面,然而他却带着自己新见面的女儿来到了我这里。他说,我是他见过的品德最高尚的男人,我拥有健全而完美的人格,他认为我来教导你是最好的。”

玛丽听懂了。
“他想给我最好的?”

“对,他想给你最好的。”史蒂夫温柔的说,“我也是,钢铁摇篮也是,包括你每次生日都会出现的神秘礼物,你成年后就能继承的斯塔克工业,还有躺在我们仓库里的dummy——这都是他能想得到,能给你的,最好的。”

玛丽低下头,再揉了揉眼睛。

“你被他爱着,玛丽。”
史蒂夫将这个孩子搂进怀里,后者把脸埋进了他的肩头,不一会儿就湿了一小片。
“哪怕他并不知道你的生母是谁,哪怕他才刚见过你几天,哪怕他一周后就一个人去了冰冷的外太空再也没有回来过…但他爱你,玛丽。”

“他给我冲过奶粉吗?”玛丽吸了吸鼻子,问。
“当然,第一次冲还烫了自己一手。”史蒂夫无奈地说,“有钱人用不惯老旧的电热水壶。”
“他有给过我晚安吻吗?”
“我曾经看到他以为我出门了,然后偷偷吻在你的额头,笑得傻透了。”
“你爱他吗?”

史蒂夫沉默了。
玛丽从他的怀里挣出来,眼眶和鼻头还红着,小姑娘瞪圆了眼睛看他,让史蒂夫感到有些狼狈。

“…是的,我爱他。”
他偏过了头,然后又慢慢的拧回来,和她对视。
“我爱他。”

我当然爱他。
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爱这个抬着下巴看人语调轻快的男人。我们并肩战斗,我们举杯庆祝,我背着烂醉的他回房…我爱他。
哪怕我们最后走到了分岔路口,我们向对方举起拳头,我们站在了对立面上——我也依旧,一如既往的爱他。

玛丽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小声问:“我还可以叫你老爸吗?”
史蒂夫笑起来。
“当然。”

玛丽重新搂住了他,然后在史蒂夫的耳边小声说:
“我爱你,老爸。”
顿了顿,她更小声的说了一句。
“爸爸一定也这么想。”

评论 ( 66 )
热度 ( 966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