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铁】是斗篷动的手(一发完)

@Nomegusta 点的奇异铁!
虽然有点短小,但祝你吃的开心23333
也再次感谢你的巨额打赏,受宠若惊!

ooc预警
傻白甜预警

—————————正文———————————

作为一名科学家,坚信“魔法不过是没有被搞懂的科学”的托尼,发现自己对那个总是一脸傲慢的法师好奇很久了。
哦,准确来说,对他的那件斗篷好奇很久了。

同时,史蒂芬发现自己已经习惯在圣殿各个角落看到那个东摸摸西碰碰的小胡子男人了。
战后,在托尼的要求下史蒂芬开了一个连接圣殿和复仇者基地的传送门,当时托尼还振振有词“这是为了更方便快速地联系上你”。
但显然,他的目的并不是——至少不全是这个。

圣殿里的一切都有魔力,静谧的空气似乎都带着玄妙的味道,接触到一个崭新领域的托尼恨不得直接在圣殿定居下来。
他对能划出传送门的悬戒、能凭空踩踏登高的鞋子、还有能自动回满的咖啡杯都好奇得要命,更别提那些法师的小手段,哪怕只是变出一只马上就会消散的蝴蝶,都能叫他专注地盯上老半天,然后无数次要求“再来一次”。
史蒂芬眼睁睁地看着一脸憨笑的王为任性的小胡子阔佬变了一整个下午的蝴蝶。

“你没必要这样顺着他。”史蒂芬斟酌着词句,“他给了你多少钱?”
“没给我钱。”王的手里依旧捧着最便宜的鸡蛋火腿三明治,连片芝士都没加的那种,他耸了耸肩,“但他就这样瞪圆了眼睛盯着你,用那么诚恳的语气请求你‘再来一次’…我是说,谁能拒绝他呢?”

史蒂芬不说话了。

当然,第二天再溜过来的托尼刚好赶上了王在吃他的午饭,于是他又从传送门离开了,过了半小时再过来的时候带了汉堡王能买到的所有套餐。
“我还是觉得他们家的薯条最好吃。”托尼和王坐在圣殿的长阶上,身边摊着一堆快餐包装袋。王已经吃得只会猛点头了。
史蒂芬第五次昂首挺胸路过他们身边,指尖上盘旋着一只翻飞的蝴蝶,栩栩如生,翅膀扇动的时候还会洒下法术璀璨的碎屑。
但没有人注意到他。
于是史蒂芬又踏着重重的步子消失在了阶梯尽头。

“我已经快把你们这儿的法器都看了遍。”托尼打着饱嗝,像一只晒肚皮的水獭一样歪在阶梯上,“但我觉得最有意思的还是史蒂芬的那件斗篷——红色的,第一次见面就给我来了一下的那个。”
“它在这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饱餐过后的王有些懒洋洋的,“唔…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去问问他,你知道我在说谁…他这个时候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

于是托尼拖着慢吞吞的步子,走向史蒂芬的房间。
他的指尖顺着古老的石墙一路划过,拖沓的脚步不轻不重地回响在长廊里,饱腹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甚至有些想哼点儿什么。

“你来干什么。”
史蒂芬突然出现在了托尼身后,把他结结实实的吓了一大跳。

“你们法师都这么神出鬼没的吗?”托尼扶着墙堪堪站稳,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但这个白眼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反而有种调笑的意味。
于是史蒂芬紧抿的唇稍微放松了一点儿,他停下脚步,双手揣在裤兜里,垂眼看着托尼的发顶,再次重复了一遍。
“你来干什么?”

“噢,对…”托尼想起了自己的来意。
史蒂芬刚好站在了阳光和托尼之间,他的影子恰好将托尼整个儿笼罩在里面,这让他感到稍微有些不适。于是托尼往旁边挪了一点儿,重新回到了阳光下。
“我要看看你的斗篷。”他简明扼要地说。

“你对它感兴趣?”史蒂芬看上去又有些不高兴了,他刚才柔和了一点儿的脸色再次冷淡下来,“我以为你是来找我的。”

“找你干什么?”托尼一愣,“你不忙吗?”

谁知道呢,吃垃圾食品也好,变蝴蝶也好——谁知道你。
史蒂芬喷了喷鼻腔音,没有说话。

“不能看吗?”
托尼见他没有松口的意思,也不算太失望,但还是最后问了一次。
毕竟这个斗篷看上去有自我思想,他一开始还以为像他的AI那样的思维模式,但和史蒂芬的相处间发现它甚至拥有一定的“感情”,或者说,是一个独立的灵魂。
虽然托尼实在是好奇得要命,但史蒂芬不愿意的话,他也不会强求。

“…斗篷虽然和我心意相通,但它也有自己的想法。”
史蒂芬有一把好嗓子,当他这么放慢了音调压低了声音说话的时候,简直能蛊惑人心。他垂着眼与托尼对视,因为背光瞳色沉沉,阳光勾勒出他瘦削的侧脸线条。
“但是…给你看一眼还是可以的。”

猩红的斗篷破空而出,下摆无风自动,缓缓落在史蒂芬的肩头。而法师本人的装束也更改了,原先的银灰衬衫黑西裤变成了古朴的法师袍,阿戈摩托之眼在他胸前泛着莹莹的绿光。
托尼看得目不转睛,甚至下意识的要伸出手去碰一碰竖在史蒂芬脸侧的领子。

但斗篷的速度比他更快,尖尖的领角躲开了托尼的指尖,然后在他们俩都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飞快扑向了他,胡乱兜在托尼后背,两只竖领像手一样抱着托尼的脑袋往前一推——
托尼结结实实的扑进了史蒂芬的怀里,还被迫送上了自己的双唇。
史蒂芬下意识地搂住他的腰,然后在托尼的唇压过来的时候浑身一僵。

斗篷施施然解开了自己,漂浮在一旁,自得其乐地抖动着。

托尼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个。
他仰头结束了这个算不上吻的…双唇之间的碰撞,然后舔了舔唇面,毫不意外地尝到了一丝血腥味。
史蒂芬还傻眼着,唇上沾了一片艳丽的猩红,为他整张颜色寡淡的脸添了一分情色的味道。
他甚至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还紧紧地箍在对方腰上——甚至在托尼稍微挣扎一下的时候将他更用力地摁进了自己怀里。

于是托尼没有再挣扎,而是任由对方灼热的掌心贴在自己腰背上。他若有所思地揩了下唇角的水光,看了眼像是在大笑的斗篷,又看了眼史蒂芬在阳光下烧得通红的耳尖。
“我记得你刚才说…斗篷和你心意相通?”

史蒂芬没有说话,事实上他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于是他干脆利落地——把自己的脸埋进了托尼的颈窝,自暴自弃地点了点头。

托尼被他的动作弄得有点儿痒,于是他低声闷笑起来。
“说吧,这是你们俩谁的意思?”

史蒂芬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闷声闷气地说:
“是斗篷动的手。”

“撒谎。”
托尼轻而易举地揭穿了他。



#彩蛋一

在托尼作势要推开史蒂芬的拥抱时,撒谎精史蒂芬先生赶紧承认了一切——包括他是怎样在心里疯狂刷屏“想吻他想吻他想吻他想吻他”,和斗篷快要被他烦死的崩溃。
大获全胜的阔佬满意地把自己口不对心的男友重新搂进怀里。


#彩蛋二

“既然你都是我的了,那斗篷也给我披一下试试看吧?”
托尼有理有据地提出了新要求。
史蒂芬当然同意了。

无法反抗的斗篷落在了托尼肩头,然后飞快地把他剥了个光,裹住往床上一丢。
托尼愣了足足五秒。
“这次又是斗篷动的手?”

“……我发誓,真的是它。”

评论 ( 51 )
热度 ( 1480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