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水枪是个好东西(一发完)

据说有人diss盾铁没粮
于是激情码字,尽我一份绵薄之力!

ooc预警,傻白甜预警,傻屌梗预警

———————正文——————————


“嘿小娜,你没有参与我们的打水仗真是太可惜了。”
克林特最后擦了把湿漉漉的脑袋,像大型犬似的猛甩几下头,一屁股坐在娜塔莎旁边。红发女特工斜睨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点儿。
“你错过了精彩绝伦的一幕!”

“这种幼稚游戏谁想跟你们玩,我宁愿呆在这儿吹空调。”
娜塔莎把手里的时尚杂志翻过一页,懒懒应付。

“刚才铁罐儿在和索尔——那个浑身腱子肉的金发雷神,一人手里端着一把水枪激情对射。”
克林特手舞足蹈的描述着。
“索尔特别重视这场打水仗,所以把上半身全脱了,就连我们一制要求穿上的背心都没留,而斯塔克还穿着他那件骚包的白衬衣!”

“听起来是那个骚包阔佬的风格。”
娜塔莎来了点劲儿,换了个坐姿正视克林特。
“所以,然后呢?”

“然后他们俩把各自都喷得落花流水,索尔身上湿透了,铁罐儿也是,他们还打着嘴仗。”
克林顿清清嗓子,学着当时他们的腔调。
“‘嘿托尼,你湿透了’
‘你又好到哪里去,傻大个?’
‘瞧瞧你,你都站不起来了吧,我可看到你的腿在打哆嗦了。’
‘我没有,休想让我认输。’
‘认输吧,托尼,你现在看上去就像一只从水里捞上来的小动物——可怜巴巴儿的。认输,我就给你想要的。’”

娜塔莎形状姣好的眉梢高高挑起,她觉得这个对话好像听起来不那么对劲。

“别打断我,还有后续。”
克林特对她比划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然后铁罐儿他还什么都没说,就又被索尔一枪射中了脸。于是铁罐儿哎哟地叫唤了一声,说——
‘轻点,别射到我脸上!’
索尔嘿嘿笑了两声,边端着枪逼近边又一枪射中了斯塔克的衣袖——这下他全身都彻底透了。于是铁罐儿恼火地说,‘这里也不行!’他的枪早就没水了,躲又躲不掉,又不肯求饶,只能白挨这几枪…”

“这听起来可不大对劲…”
娜塔莎还是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

“耐心,小娜,耐心。”
克林顿乐得嘴都合不拢,他抹了把脸,才勉强继续转述。
“于是湿透了的索尔一下子扑到湿透了的阔佬身上,把他摁在地上,手箍着他的后颈——不知道为什么他格外喜欢这个地方——然后伸手去抢他身后的贴纸,咱们规定抢到这个就算赢。”

“这个动作听上去…”
娜塔莎想象了一下,眼神变得有些奇妙。
“好像有点儿……”

“对,浑身湿漉漉的两个大男人,一个裸着,另一个穿着半透的白衬衫,在地上扭成一团…从某种角度看来他们就像在地上激情热吻,随时准备脱下裤子大干一场。”
克林特终于没忍住,放声大笑出来。

“这就能让你笑成这样?”
娜塔莎啼笑皆非。
“恕我直言,你看上去可真有点傻。”

“当然不仅仅是这样。”
布鲁斯走进来,把手里的毛巾放在一旁的置物架上,脸上挂着微妙的笑容。
“队长今天刚好出任务回来。”

娜塔莎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即开始扩大。
“噢、噢——”她用一种热切到可怕的语气追问,“所以他听到了?还是说不仅如此,也全看到了?”

“据贾维斯的记录,从索尔说‘认输,我就给你想要的’这句开始,队长刚好站在了门口。”
布鲁斯抱着胳膊,吭哧吭哧地忍着笑。
“在托尼说完‘别射在我脸上’‘这里也不行’之后,他没忍住,一把拍开了门——现在那扇门上还留着个大巴掌印,如果你想去看看的话。”

克林特已经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我们的好队长,出了任务脏兮兮灰扑扑,脸上还滚着泥巴,回来就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和别人混身湿漉漉地滚做了一团!”
他结结实实的大笑了三分钟。

娜塔莎笑得险些直不起腰。
“所以队长是个什么反应?”

布鲁斯板起了脸,学着史蒂夫一脸风雨欲来的表情,压低了声音:
“托尼,你在干什么。”

“阔佬脸上的表情僵了足足五秒,然后像卡带了一样一点、一点地拧过头去,露出一个像是要哭了的表情。”克林顿手舞足蹈地模仿着,“他的天才大脑一定已经停止工作了,那个时候只磕磕巴巴地说出了一句,‘史蒂夫,你、你回来啦?’”

他们俩对视一眼,然后一齐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所以说,最后怎么样了?”

克林特抹了把脸,轻咳一声端正态度。
“最后,队长把铁罐儿一把从索尔身下扯了出来,扛走了。”

“扛走了?”

“对,扛走了,头朝下的那种。”

“而索尔还没弄清楚情况,坐在地上朝着他们俩的背影大喊为什么不玩儿了。”
布鲁斯咂了咂舌,摇摇头。
“神都是这么不会看气氛的吗?”

“男孩们的小游戏真有趣。”娜塔莎心满意足地倒回沙发,“下回你们打水仗一定要叫上我。”

“所以,下注吗?就压铁罐儿明天什么时候才能起得来床。”
克林顿兴致勃勃地在身上一阵摸索,最后从屁兜里扯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币。
“我压五美元,明天早餐之后。”

“十美元,明天下午。”
布鲁斯放下一卷纸币,信心十足地微笑。

“我压一百美元,明天晚上。”
娜塔莎打了个响指。
“刷卡。”

“你们在说什么,打赌吗?”
索尔擦着自己的一头披肩金发从布鲁斯身后走进休息室,茫然地环顾四周。
“呃…我压十个金币,后天?…所以你们到底在赌什么?”

大家对他报以神秘莫测的微笑。


#彩蛋一

托尼被扛在肩头,头晕眼花脑部充血地带回了房间,随即被狠狠丢在了床上。
被摔得晕头转向的小胡子有钱人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翻过来,然后就看到了站在床边、黑着脸的史蒂夫已经快要扒光自己了。

“等、等一下!听我解释亲爱的!”

“闭嘴。”

今天的甜心队长格外强势呢。


#彩蛋二

第二天,复仇者们等了整整一天,都没能看到托尼出现。
倒是史蒂夫在深夜踩着拖鞋到厨房乒乒乓乓地捣鼓了一阵,又端着两盘食物回了房。

大家默默地把钱塞进了不知所措的索尔手里。


#彩蛋三

索尔挠脸,苦恼自问:
所以他们到底在赌什么?

评论 ( 55 )
热度 ( 1703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