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儿

你是每日打马过长安的大户人家公子哥儿,富贵却不纨绔。
结交权贵,打点公家,巡视铺面,你每日都有满满的行程安排。

某日偷得半日闲,你沿着街巷慢慢地走,偶尔停下来看看街边卖的小玩意。
这条街没走完,你手里多了个糖人,袖里藏了个准备带给幺妹的拨浪鼓。
偶然间听到打骂声,你顿住步子看过去。

以两串大钱的贱价,你从人牙子手里救下了个乞儿,瘦巴巴的,又脏又矮,两只乌黑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你看。
你被这孩子看得有些不知所措,又想到了家里的幺妹儿也是这般年纪,却被养的白白嫩嫩,便动了恻隐之心。
于是你买了几个肉包子给这脏兮兮的小鬼,又把糖人也塞他鸡爪子似的手里。

我放你自由身,好好过活吧。
你往他手心塞了一小颗银豆子,这么说道。
然后,你转身准备回府。

等你走到了府邸门口,一转身,果不其然看到那孩子不远不近的跟在后头。
肉包子已经吃掉了,糖人倒是举着,一下没舔。
见你看过来,那乞儿局促地站住了步子。

好了,别跟着我,我阿娘说我们家不缺下人了,不让我再随便捡孩子回家。
你扬声赶他。

乞儿听懂了,没再跟上来。
于是你最后看了他瘦巴巴的身影一眼,回了府,关了门。

夜深了。
你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还是一骨碌爬了起来,披了件外袍疾步走到大门口,一把将门推开。
外面空无一人,只有砖石地反着冰冷的月光。
你笑了一声,叹息是自己想太多,准备关门回去。

这个时候,从门边的石狮子后边,乞儿扶着墙慢慢站起。
他显然是蜷在那方寸之地很久了,动作有些僵硬,破袋子似的衣服也显然不挡风,此时嘴都冻得乌紫。
乞儿的手里还举着那个糖人。

你愣了一会儿,脱下外袍弯腰披在乞儿身上。
去找个活计,好好过日子吧。你好声好气地说,为他把外袍的衣带细细捆好,嘴里絮絮叨叨个不停。
洗干净自己,买身新衣服,然后去找个地方做做长工,再学门手艺,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

最后,你把拨浪鼓也从袖里掏出来,塞进他另一个手心。
你的幺妹儿嫌弃这玩具不够精巧,转了两下就丢在了桌上。现如今被这乞儿宝贝似地紧攥着,像是见到了什么价值连城的稀罕物,倒叫你有几分心酸。
你拍了拍他脏兮兮的头,再次关了门。

乞儿披着对他来说过于宽大的外袍站了很久,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抻着袍摆不让它拖在地上,有些滑稽地踮着脚摇摇晃晃离开。

第二天一早,你牵着马出门,没有看到乞儿的身影。
傍晚回家时,你和几个交好的公子哥儿一道回家,余光瞄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
你勒马转头望去。

乞儿依旧披着你的外袍,一手糖人一手拨浪鼓,直勾勾的看着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洗刷干净了自己,枯草似的头发随意披散着,皮肤透着病态的惨白,两只眼睛却乌溜溜的。

你没有再与他说话,而是硬起心肠直接打马离开。

第三日,第四日…
如此整整三个月过去,乞儿依旧不远不近的跟着你,不上前,也不说话。
糖人在烈日下早就化掉了,乞儿也不扔,将那根木签宝贝似的紧攥着。

你逐渐烦了。
每个人都问你,那孩子是谁,你认不认得。
你依旧不肯收他入府,仿佛开了口就是认了输,你不愿认输。

终于在某一日,你再次走到乞儿面前。
那孩子黑漆漆的眼睛亮了起来,闪着某种名为期待的光。

别再跟着我。
你说。
这天底下这么大,你哪不能去?非得跟在我后头,我救了你,又给了你吃的穿的,还送了钱,你究竟想要什么?

乞儿眼里的期待消失了。
你在他乌溜溜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那么小,却只有你。

别叫我后悔救了你。
你扔下这样硬邦邦的一句,拂袖而去。

乞儿没有再跟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走后很久,乞儿慢慢的,慢慢的跪坐了下来,然后把脸埋进膝头,两只瘦弱的胳膊紧紧拥住自己。
他伏在路上,把自己缩成了一团,然后撕心裂肺地嚎啕起来。

你听不见乞儿声声啼血似的悲泣,也听不见他绝望地哭喊你不要我。
因为你已经走远了。

评论 ( 18 )
热度 ( 69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