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新同事是前男友怎么办!-中

天气好冷填不动坑

把土拍平走了(…

想写一个不一样的甜甜的好玩的文 但最后还是变成了我常写的那种…叹气


—————————正文——————————


托尼带着自己新出炉还热乎乎的队友们去了他名下的一个酒窖,位于郊外的山间,坐落在一条粼粼的河边,房顶被漆成漂亮的红色。


贾维斯开来了托尼车库里的三辆跑车,娜塔莎和克林特还有布鲁斯各开一辆,索尔和托尼一起飞了过去。

于是等他们三个跟着贾维斯的导航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托尼已经和索尔坐在吧台前你一杯我一瓶地喝了起来。

“好酒!”索尔大笑着把酒瓶往地上一砸,托尼面不改色地招呼一旁微笑等候的侍应生上前收拾。场面看上去十分融洽。


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这些复仇者们就已经玩儿开了。

最先提议到这里来的托尼反而安静下来,坐在吧台边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目光落在那些漂亮的酒瓶子上面,显然是在发呆。

娜塔莎侧身坐在他旁边。


“好了,说说吧,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娜塔莎撩了下耳边的红发。

托尼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有些迟疑。

“你们俩有过一段?”娜塔莎犀利地指出,看到托尼脸上的神色,又再次重复了一遍,“你们俩有过一段。”

这次是陈述句。


“呃…好吧,这可是你自己猜出来的。”托尼嘟嘟囔囔地,舔了舔杯边的细盐,“是的,我们俩有过一段儿。”

“而且他不知道你是谁?”娜塔莎又问。

“你是学占卜的吗?”托尼惊讶地抱胸,“还是说,你其实是黑女巫?”

“那看来是了,怪不得他看到你的时候吓得够呛。”娜塔莎不置可否地耸耸肩,“那么,发生了什么?队长解冻也就四年的时间,你们俩怎么搞在一起的?”


“好问题,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托尼又喝了一口酒,有些迟疑地回忆着,“一见钟情?”

“听起来就很不靠谱。”娜塔莎微微挑眉,“我还以为是一夜情呢。”

托尼大笑起来。

“怎么可能,娜塔莎。”他几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看看队长那道德标杆的样子,像是会玩儿一夜情的人吗?”

娜塔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


“我们是在三年前认识的,那个时候我刚从董事会出来,有点烦就让哈皮把我随便放在哪儿,叫他先回去了。”

托尼笑够了,开始慢悠悠地回忆,指腹点着玻璃杯冰冷的杯壁。

“结果他把我放在了公园里,美其名曰让我有一个好好放松的环境…总之,我在公园里走了走,就找了个椅子坐下来,然后睡着了。等我被史蒂夫摇醒的时候已经天黑了,我们俩对视上的一瞬间,噼啪——爱的火花。”


“是情欲的火花吧。”娜塔莎打断他。


“好吧,我以为是的。”托尼笑眯眯地,也不介意,继续往下讲,“他提出让我跟他一块儿回家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会有一个火辣的夜晚——结果我得到了一盘意大利面。”

娜塔莎从一旁的冰桶里挑出一瓶细长的酒,边笑边抹开上面的水珠。

“那之后,我们就经常见面…或许应该叫约会。再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托尼说到这里,一口喝干了杯子里最后的一点儿酒液。


娜塔莎把酒瓶递给了一旁等候的侍应生,等待对方为她打开,也等着托尼的下文。


“他不知道我是谁,娜塔莎,他一直以为我是个什么公司的白领,或者高管,所以才会那么忙。”

托尼沉默了一会儿。

“我没有跟他说过什么,我怕说了我们的关系就会变…就像那些人,就像几乎所有人一样。但是我们还是有了矛盾,而且越来越大——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他,而他需要我——”托尼烦躁起来,“我不知道,他可能是需要我更爱他,更尊重…上帝,我不知道他的想法,他从来没有和我好好说过,我们最后总是会吵起来,他永远有训不完的话——”

娜塔莎从侍应生手里接过倒好酒的杯子,放在托尼手边。她当过托尼一段时间的助理,知道他不爱从别人手里接东西的怪癖。

托尼看了她一眼,低声道谢。


喝了一口冰凉的酒,托尼稍微冷静了一点儿。

“总之,有一天吵完架之后,他对我提出了分手。”


“嗯哼。”娜塔莎轻声应了一句。


“我同意了,虽然我不想,但我同意了,毕竟挽留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丢脸。”托尼扯了扯嘴角,“我从他家里搬回了大厦,然后去了中东出差,被绑架——之后你就知道了。”

娜塔莎抿了口酒,若有所思。“按照这个时间线,队长在三年前也去出了一次秘密任务,看来是被情所伤远走他乡…时间有点儿长,难怪你被救回来这么大的事儿,轰轰烈烈的,他也不知道。”

“是啊是啊,再次见面我们彼此都是超级英雄,还呆在同一个小队里,为了世界和平而战斗。”托尼安静地微笑着,与娜塔莎碰了杯,“为了世界和平。”


“为了世界和平。”娜塔莎说,然后一口气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放心吧。”托尼拍了拍她的肩,然后站了起来,“你也是,告诉弗瑞也是。我不会和他的宝贝队长起什么冲突,史蒂夫可能只是单纯地讨厌我,我能处理好这个的。”

“他讨厌你?”娜塔莎不置可否地反问。

托尼思索了一下,然后慢慢回答:“他让我离他远点儿嘛,这个我还是能做到的。”


娜塔莎没有说话,她的心里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或者说更接近于一种直觉。

但是某种奇怪的恶趣味让她选择闭口不言,而是好整以暇地继续观察着事态发展。毕竟这样隐秘而暧昧的爱恨情仇实在是…太刺激了!


托尼二指一点额角,歪头笑了笑,然后转身向闹作一团的复仇者们走了过去。


虽然嘴上说着“我能处理好这个的”,但其实托尼心里也没底。

更和况,史蒂夫看上去是真的挺讨厌他的。


“今天的虾仁不错。”

托尼坐在餐桌前,第八百次试图若无其事地和史蒂夫搭话。

刚才还在和索尔进行愉快而驴头不对马嘴的交谈的史蒂夫收起了脸上的微笑,然后面无表情地…把盘子里的灼虾拨到了一边。

托尼:……

复仇者们:……”


托尼开始感到了一丝淡淡的尴尬。在他发现自己的队友们纷纷投来自以为隐晦的目光后,托尼的脸皮开始久违地发烧了。

上一次可能还是他在幼儿园里欺负别的小朋友被老师点名批评。


来吧,史蒂夫,你不能总对我冷着脸。

托尼给自己鼓了鼓劲儿,然后从一旁的托盘里拿起热毛巾,状似随手地递过去——

“我想你可能需要这个?”


“我吃好了。”

史蒂夫放下餐具,用纸巾擦了擦嘴,就要站起来。


操。

托尼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收回了脸上过于和蔼亲切的表情,冷着脸提前一步撞开椅子站起来,力道大得像是一句脏话。

“如果你无法忍受我,罗杰斯。”托尼俯视着史蒂夫同样紧绷的脸,“那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待在这儿,找一切机会和你说上几句话就好像这样能缓解一下气氛似的——狗屎。”


娜塔莎饶有兴致地转了转手里的餐刀,挽了个漂亮的刀花。

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托尼摘下了椅背上挂着的外套甩在肩头,另一只手插着兜,就这样飞快地离开了餐厅。

直到拐出了餐厅大门,确定复仇者们都看不到他了之后,他才停下步子,无力地靠在墙上,抬手抹了把脸,然后疲惫地叹了口气。

他是真的,一万分真心地想和史蒂夫重归于好——不一定是破镜重圆的那种,但,他完全没有想过史蒂夫会讨厌他。


托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重新往电梯间走,步子慢吞吞的。

他不是一个念旧的人,但是他几乎还记得史蒂夫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他在厨房认真烹饪的样子,他慢慢调颜料的样子,他被自己吻到双颊绯红眼中晶亮的样子,还有…那些夜晚里,模糊不清又满含情欲的样子。

史蒂夫总是无奈又温和的,他从来都对托尼没办法。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们分手了,托尼成为了钢铁侠,而他居然是美国队长。更糟糕的是,史蒂夫讨厌他。

那个总是温柔抚摸他脊梁的,反复告诉他我爱你的史蒂夫,现在讨厌他。


托尼揉了揉心口,觉得有些闷。


“我搞砸了,对吗。”史蒂夫捏着餐巾的两边,虚弱地问。

没有人回答他,大家都被他们俩之间突然爆发的战争吓了一跳,这个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话。

“托尼他…欠你钱了?”布鲁斯小心翼翼地问。

“还是说得罪你了,在求你原谅?”克林特紧跟着猜测。

索尔趁大家不注意,拿走了盘子里最后一块烤鸡腿。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史蒂夫的话说到一半又顿住。

他到底是想什么呢?想像自己嘴上说的那样,让托尼离他远一点儿?还是想让托尼记住他们俩已经分手了别来招惹他?不,都不是,不是这些。

史蒂夫的大脑一片混乱。


三年前,史蒂夫几乎是在说出分手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看着对面小胡子男人惊讶的脸,他恨不得把自己说过的话给吞下去。他的心慌乱地敲击着胸膛,无数遍默默祈求对方不要同意。但是托尼,托尼慢慢地收起了脸上惊讶的表情,然后说,好。

史蒂夫站在原地,就像是被抽干了灵魂,而托尼已经转身去收拾东西了。

他几乎什么都没带走,他们俩一块儿挑的那些情侣围巾,情侣家居鞋,被托尼边嫌弃傻乎乎的边往身上套的情侣衣,这些都被托尼扫到了一个箱子里。然后,他站在门口,把钥匙丢在了立柜上,穿着自己的衣服,看了史蒂夫一眼。

我走了,他说。

史蒂夫没有说话——他已经说不出话了。他整个人都像是木掉了一样,耳边是剧烈的嗡鸣,而目光死死黏在托尼平静的脸上。

托尼打开门,走出去,然后关上门。

史蒂夫再也没有见过他。


分手的第一个星期,史蒂夫几乎没有出过门。

分手的第一个月,史蒂夫整天整天地坐在他们初遇的公园里,看着来往的游客发呆,或者说,等待。

分手的第一个月又十四天,史蒂夫走过了他们曾经去过的每一个地方。

分手的第二个月,史蒂夫终于死心,接下了神盾局的秘密任务,去到了这片大陆的另一边。


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他。史蒂夫心想。

我只知道他叫托尼,在某家大公司身居要职。我不知道他的姓氏,他以前的家在哪里,他的工作究竟是什么,他的过去。这些他从来都不会告诉我。

所以,当我失去他,我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在分手后的三年里,史蒂夫封闭内心,用任务和绘画麻痹自己,好不再想起托尼。


直到三年后的现在——多么可笑,他的前男友,他深爱过的人,他再也不愿意想起的人,竟然变成了他的新队友。

看着托尼无辜又带着点儿久别重逢的欢快的脸,史蒂夫几乎无法按耐住心底腾起的怒火。

你是怎么做到这么若无其事的,托尼?就好像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朋友,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把我们的过去放在心上?


史蒂夫捏紧了手里的叉子,猛然醒悟。

他的冷淡,他所宣布的“别来招惹我”,不过是狼狈的逃避罢了。

因为他知道,只要托尼愿意,他总能让自己无处可逃。

评论 ( 33 )
热度 ( 518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