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奇异铁/冬铁】盛开-11(修罗场)

久违的更新

最近太忙了,只能睡前抽空码字这样_(:3

有点找不到感觉了(。


————————正文———————————



"

“你还好吗?”

托尼拽下史蒂芬身上披着的毛毯,拽着他的胳膊左右打量。

“受伤了没,手没事吧?”


“没事。”史蒂芬任由男孩把自己翻过来倒过去地检查,目光温柔,“我刚被他们抓住,冬日战士就赶到了——没有受伤。”

托尼松了口气。


心里的大石头放下来之后,他也稍微有了点儿精神,眉头一拧就开始有模有样地教训人:“我都说了叫你不要跑出去——你觉得自己是什么英雄么?就凭你的名字叫奇异?”

史蒂芬扯了扯唇角,难得露出一个比较温和的微笑。


史蒂夫和巴基在低声交谈些什么,余光一直往那边儿瞄。

托尼和他的那个老师看上去很亲密,他们周身所萦绕的那股子亲密劲儿,看起来可真是——


“碍眼。”

史蒂夫险些以为是自己把心里的话说出了口,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说这话的并不是自己。他转过头去,看到巴基冷硬的侧脸。


“你知道吗巴基。”

史蒂夫抱着胳膊,这个动作让他的臂肌更加饱满可观。

“你其实给我带来了很多东西——比如勇气,还有…行动力。”

巴基别过脸看了他一眼。


“托尼!”

史蒂夫大步上前。


巴基看着他的背影,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什么情况,这家伙居然这么主动?


托尼的手还搭在史蒂芬胳膊上,闻言扭回身子望过去。

史蒂夫向他们走来,身上还有些许血迹,坚实的长靴敲在地面上,沉沉如鼓。托尼的目光不受控制地从他脸上往下滑,一路落到了他被制服包裹的腰上。

刚才的小巷里,他的腿就盘在这个地方,紧紧地缠在上面,就像……


托尼猛地拧过头,在史蒂芬身上毫无章法地一通乱检查——哪怕他刚才已经做过一次了。


史蒂芬的脸冷了下来。

目光扫过托尼藏在柔软棕发下的耳尖,史蒂芬发现它们被烧得通红。这让他的心沉甸甸地往下坠,直直落进了谷底。

真残忍啊,男孩。史蒂芬紧咬牙根,双目沉沉。无论我怎样努力,怎样向你靠近,都比不过时间最为优待的那个男人,对吗?

你对我微笑,不抗拒我的吻,我以为能将迷失方向的你牵进我的怀里——而那个男人一出现,就像是灯塔重明,你立刻就会奔向他。

真是…残忍。


“托尼。”

史蒂夫的手搭在托尼的肩上,将男孩不着痕迹地往自己怀里揽了揽,然后才看向紧绷着脸一言不发的史蒂芬。

“谢谢你救了我们家——”


托尼紧盯着史蒂夫的双唇,随时准备扑上去捂住他的嘴。

他一定是要说宝贝!不!别是这个词!

托尼紧张到几乎屏住呼吸。


“孩子。”

史蒂夫忍笑,收回了逗弄托尼的口型。在听到托尼重重松了口气之后,他几乎要大笑出声,指尖亲昵地揉了揉男孩微凉的耳垂。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接受神盾局对你家的修复和…赔偿。”


“不需要。”

史蒂芬冷冰冰地说。


“托尼,劝劝你老师。”

史蒂芬脸上的微笑没有变化,他拍了拍托尼的肩。

“如果是因为我们的行动造成损失,我们有专门的相关部门负责。”


“斯塔克工业出资的。”

托尼补充。

“不要拒绝,史蒂芬,你知道他们手脚够麻利,钱也不是问题,能够完全复原你家的东西。”


“我说——”

史蒂芬觉得他嘴里的我们这个词简直刺耳极了。

“不用。”


托尼有些被他几乎带了冰碴子的语气吓到,他犹犹豫豫地看了史蒂芬一会儿,然后抿了抿唇。

“可是,这是我的错。”

他小声说。

“我不想把你也拽进来,这些…危险的事情,这不应该是你会接触到的。我说过,如果你出了什么事,那就都是我的责任,还记得吗?”


史蒂芬知道自己吓到他了,但,这天真的小混蛋都在说些什么话?

什么叫你?什么叫我们?什么叫不想把你也拽进来?

在我们一起逃跑,度过了这么一个惊心动魄的晚上之后,在你的“家人”找来之后,你就要迫不及待地跟我划清界限啦?

史蒂芬猛地站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大名鼎鼎的斯塔克工业不在乎那么点钱。”

他听到自己刻薄的声音响起。

“既然小斯塔克不想和我们这样的平头百姓扯上关系——”


不,停下来。不要说。


“——那么干脆就不用你操心所谓,赔偿了。”

史蒂芬麻木地冷笑了一声。


不要说了,不要再继续了。

史蒂芬觉得自己仿佛被恼火和愤恨劈作了两半,一半在寒着脸说着这样扎人的话,另一半则在这冷漠的躯壳里绝望哀嚎。

但他还是说完了。


几乎是立刻地,他看到托尼的脸色白了下来,眼圈微微泛着红。

“史蒂芬。”托尼就像是要把这个名字咬碎,他瞪圆了眼,盯着史蒂芬疏离的脸一动不动,“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史蒂芬知道自己应该冷静下来,应该向他道歉,就像克莉丝汀说过的那样。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一张嘴更是刻薄无情,医院里被他骂哭的实习生甚至正式职工都不少。

应该道歉。史蒂芬想。如果我现在向他道歉,或者给他一个拥抱…


但,我真是该死的,生气极了。

史蒂芬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感受着理智被怒火烤灼的痛楚。

这没良心的男孩和他所信任所依赖的人站在一起,离他两步远,却像是天堑之遥。他口口声声为了自己,补偿自己,却无形中将他们俩分开。

他的嘴里,行动里,甚至心里都坚定地认为,我和他永远都不会是同一个世界的。

就像是…我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靠近他一样。


“得了吧,斯塔克。”

史蒂芬把毯子丢在软凳上,转身离开。


“你去哪!”

托尼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猛地慌乱起来。他犹豫了一下,迈开腿跟了上去。


“别跟着我。”

史蒂芬的脚步加快,往神盾局特工们的包围圈外走。家是暂时没法回了,他得去检查一下自己开出来的那辆车,然后再找个什么酒店先应付一段时间。

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他知道是托尼跟了上来。但这个时候,史蒂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男孩苍白的脸和通红的眼眶反复出现在他的眼前,史蒂芬几乎是落荒而逃。


史蒂夫看着托尼追了上去,脸上的笑意慢慢收了起来。

早在托尼刚对这个老师起了兴致的时候,史蒂夫就把他查了个底朝天,他再了解不过对方的性格,也知道什么样的话能激怒他。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


史蒂夫环顾四周。

收尾工作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受伤的几名特工也快要全部完成紧急处理,押送俘虏的车也即将到达。

巴基在和几名负责人进行剩下的交接工作,托尼追着史蒂芬跑了两步又站住了步子,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的背影。


有特工发现史蒂芬想要离开,立刻拦下了他。

史蒂夫打了个手势示意放他通行,特工放下武器,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史蒂芬没有往后看,而是冷着脸继续向外走。


地上不知名的液体泛着浓厚的腥气,在月色下反着幽幽的冷光。

后勤人员在他身旁走来走去,搬运着地上的尸体。


史蒂芬的大脑一片混乱,他机械地避开了那些已经冰冷发硬的尸体,或许还有大片的血泊。

一不小心地,他踢到了其中一具的胳膊。


“抱歉。”

史蒂芬低声说。

他觉得自己有些滑稽,竟然对着一具尸体这样礼貌地道歉。但他现在笑不出来。

史蒂芬往旁边挪了挪步子,准备绕过去。


这个时候,被他踢到的那具尸体猛地睁开了眼,浑浊的眼里满是疯狂和怨毒。

史蒂芬倒抽了一口凉气。


托尼一直看着史蒂芬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骗子,骗子。

他又气又委屈。

明明说过永远不会赶我走,不会离开我的。明明说过…会一直爱我的。骗子。


他刚想愤愤转身,突然看到了史蒂芬的脚步踉跄了一下。

不像是没站稳,反而像是……


那具“尸体”猛地跳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了半个巴掌大的炸弹。

史蒂芬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在看清他手上拿着的东西之后更是失声惊叫出声,死亡的恐惧顺着脊梁飞快地往上爬。


已经有特工发现了这边的状况,飞快拔枪对着这伪装成尸体的恐怖分子射击。

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狰狞地大笑着拉开了保险栓,然后把它向史蒂芬身上一丢。


在来不及逃开更远的情况下,史蒂芬下意识地抬起了双臂挡在头部前面。

这样的爆破,哪怕活了下来,这双手也保不住了。

史蒂芬紧闭上眼。


伴随着巨大的爆破声和热浪一起的,是一声惊恐带着泣音的“史蒂芬”。

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拽着他的衣服一把将他往后拖了几步远。


爆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史蒂芬在挨过了一阵晕眩和耳鸣后,勉强恢复了视力。他的后脑勺和背部火辣辣地疼,可能还有些脑震荡,双手却…

却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史蒂芬咳嗽了两声,睁开眼。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还躺着一个人。


棕色的鬈发,毛茸茸的,有小半边被血污糊成了一团。

史蒂芬如坠冰窟。

不,别,不要。他的牙关不受控制地打着颤。顶着恶心和耳鸣,史蒂芬猛地坐起身来,把半昏迷的男孩抱在了怀里。


托尼从来不知道自己能跑得这么快。

不能让他出事。托尼的心里只有这个念头。如果他出了什么事,那都是我的责任。


鲜血从他的衣服下缓缓泅开,逐渐扩散成了一大片,简直触目惊心。

史蒂芬哆嗦着手,想要搂紧他,又怕碰到了他的伤口,最终只能握紧男孩逐渐冰凉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叫他的名字。


“托尼,托尼…”

史蒂芬几乎要狼狈地哭出声。

“别睡过去,保持清醒,托尼!”


托尼被血污糊住的眼睫毛动了动,勉强半睁开眼,缓缓聚焦在史蒂芬的脸上。

他的唇蠕动了一下,像是想说些什么。


“对,看着我。”

史蒂芬哽咽了一下。

“不要睡着,我会救你的,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托尼的眼皮子疲惫地耷拉了下来。


“托尼!!”

 
评论 ( 45 )
热度 ( 294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