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铁】如果这都不算爱(一发完)

梗来自@Mort !
是一个非常可爱非常有趣的梗,但是我觉得我没有写出那种感觉噫呜呜噫qwq
希望你能喜欢!!!

ooc预警傻白甜预警!!

———————正文———————————

彼得·帕克,十九岁,MIT大二就读。

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彼得却已经开始准备收拾东西了,还特地打电话叫了内德过来帮忙。
内德坐在地上,正往一个大箱子里慢吞吞的码着彼得那些厚厚的笔记本,尘封已久的书页扬起的灰叫他打了好几个喷嚏,鼻头揉得通红。

“所以说,你到底准备搬到哪儿去?”内德吸了吸鼻子,抬头去看站在床边手脚麻利地折着衣服的彼得,“离开学还有一个月呢哥们。”
“搬去同居。”彼得好心情地把叠好的衣物塞进行李箱里,拖出抽屉去翻里面的内裤,语调轻快回答内德。
“哦,同居。”内德点点头。

几秒后,他以一种能把自己的头拧下来的力道大力扭头,双眼瞪得溜圆。
“等等、什么??同居?!”

“是的,同居。”
彼得头都没回一下,光顾着往行李箱里塞衣服。

“和谁?伙计你什么时候背着我交上了女朋友?”内德猛地从地上跳起来,整个人扑到了彼得的床上,咄咄逼问。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
彼得挠了挠脸颊,看上去有点儿羞涩,还有一丝难以掩盖的雀跃。
“他还不算?我是说,我们还没有——正式地…你明白吗?”

“他?”内德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词。

“是的,他。”彼得透过半掩的房门看到梅在客厅戴着耳机做瑜伽的身影,压低了声音对内德小声说,“就是斯塔克先生。”
内德的嘴张了张,又合上。良久,他从床上重新坐起来,用那种带着点儿怜悯意味的可怕眼神将彼得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可怜的孩子。”他说,“当一个超级英雄压力一定很大吧,你看,都出现这种幻觉了。”

“嘿!”
彼得像是被冒犯了似的瞪圆了眼。
“什么叫幻觉?斯塔克先生他爱我——就像我爱他一样!”

“伙计,冷静一点。我没有任何看不起你的意思,但是…”内德抱着胳膊憨憨的笑了两声,“那可是钢铁侠,他可是托尼斯塔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蜘蛛侠确实很酷很棒,但那可是钢铁侠诶?”
“钢铁侠是最酷的。”彼得没有生气,而是一脸赞同地点点头。
“所以,你现在清醒点儿了吗?”内德欣慰地问。

“听着,内德。”
彼得轻手轻脚的把门关上,然后重重的靠在门板上抱起了胳膊,摆出一副严肃的姿态。
“显而易见——斯塔克先生爱我。如果你一定要的话,我可以现在就给你举出一大堆例子来证明这个。”
内德端正坐姿,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

“哈皮,嘿伙计,待会儿还是由你去接一下那孩子。”
托尼刚从发布会回来,此时正端着一杯烈酒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小口啜饮,耳麦里连接着司机哈皮的电话。
“是,我当然知道他是蜘蛛侠可以自己过来——但是一个年轻小伙指不定能有多少行李呢,总之,去接接他。”

“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你知道我很难藏住自己的好奇心…”哈皮在电话的另一边犹犹豫豫地说,“但,老板你是在和那个孩子…恋爱吗?”

托尼对此的回应是把刚含进嘴里的冰块又吐回了杯子里,伴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呛咳。
“你说什么?咳!咳咳、咳!哈皮你今天没睡醒吗!”

“别把自己呛死了,老板。”
哈皮站起身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如果你想听的话,我可以举出一大堆例子来证明这个。”

“你最好现在就把话说清楚。”
托尼把杯子搁在茶几上,气势汹汹地威胁。

=====

“斯塔克先生他第一次送我回家的时候就给了我一个拥抱。”
彼得看上去有点儿得意,嘴角翘起了一个美滋滋的弧度。
“虽然他对我说那是为了帮我开车门,别露出那副了然的表情内德,这当然是斯塔克先生为了掩饰自己所说的善意谎言!”

“噢,善意谎言。”
内德干巴巴地重复,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稍微信任他一点儿。

“对,善意的谎言。”
彼得笃定地说。
“他其实就是想给我一个拥抱——毕竟那是我第一次参与真正的战斗,斯塔克先生担心我会感到后怕,所以用拥抱来安抚我。”

“听起来真有点儿像这么回事。”

“斯塔克先生的内心就是这样温柔,但他从来都不肯直白的告诉别人。”
彼得抿了抿唇。
“不过没关系,我明白他的意思!”

=====

“咱们一块儿第一次送那个男孩回家的时候,你就拥抱了他。”
哈皮踩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向车子,语气平静地陈述事实。

“什…”托尼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哈皮说的是自己为那个孩子开车门那回事。
“我那只是帮他开一下车门——你又怎么看到了?”

“很不巧的是我刚好透过后挡风玻璃看到了这些,天知道当时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去敲敲车窗,提醒你们一下那个男孩的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来。”

托尼发出了一声无力的呻吟。
“噢别,哈皮,你的形容糟糕得像看到我和那个孩子迫不及待地在车后座偷情。”

“总之,你拥抱了他。”
哈皮不为所动的下了总结。

“他干巴巴的坐在那儿,动也不动,也没有下车的意思,光用那眼巴巴的眼神盯着我看,我能有什么办法?”
托尼觉得自己有点儿头疼。
“总之,我给他开了车门,告诉他你现在可以下车了,就是这样没有别的。”

=====

“然后,斯塔克先生在我的制服上加了那么那么多的功能,耗费了他大部分的精力。”
彼得把重心换到了另一只脚上,然后竖起两根手指。
“哈皮可什么都告诉我了,斯塔克先生为了我的制服经常熬夜,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证我的安全。”

“我敢保证这是他对工作的一向态度。”
内德不为所动。
“看看那个超酷的男人脸上不那么酷的黑眼圈,难道他天天都在做你的制服不成?”

“我的制服甚至还有烘干功能,你见过哪个超级英雄有这个?”
彼得一脸坚定。
“有一回我和复仇者们一起出任务,说真的这超酷,然而中途我们掉水里了——别来劲儿,我不能告诉你我们到底干什么去了,这是机密!(内德失望的叹了老大一口气)总之,上岸后在一群湿哒哒的队友里,我只用了几秒就烘干了自己,而不用和他们一样在风里打着哆嗦。”

“…唔。”内德沉思了两秒,“超级英雄怕冷?”

“重点!不是!这个!!”彼得无力地捂脸,“斯塔克先生是因为爱我才这样事无巨细地为我考虑的!他就是这么细心温柔的人!”
“这可一点也不像我心里的斯塔克形象…”
内德干巴巴的小声嘟囔。

=====

“而且老板,你在他的制服上耗费的时间比你自己的战甲还多。”
哈皮已经走到了车边,用指纹打开了车门坐进去。
“波兹小姐有一回坐车的时候向我抱怨了一路,说你又熬了四个通宵打破了历史记录,就为了把那个男孩甚至永远都不会用的秒杀模式——我听他自己说的——力量修改到他能接受又足够强大的范围里。”

哈皮顿了顿,然后发出了一声可怕的陶醉感叹。
“如果这都不算爱?”

托尼这回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他在沙发上挪了挪屁股,从背后抽出个抱枕搂在怀里,然后叹了老大的一口气。
“听着,哈皮,我的确耗费了很多精力在那个孩子的战服上——但,老天,他才15岁,如果他出了什么事那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你懂吗?”

“他已经19了,老板。”
哈皮缓缓启动车子,等着车库闸门打开。

“那又怎么样?”
托尼干巴巴的反问。
“他还年轻,又莽撞又不听话,我让他不要做什么他非要做,除了最大限度保证他的安全我还能做什么?”
他顿了顿,再次重复:“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

=====

“除此之外,斯塔克先生和我几乎在任何空闲时间都粘在一起。”
彼得用力地把行李箱拉上拉链,拍了两下松口气,插着腰环顾四周。
“我等他从发布会回来,他开车来接我放学,我陪他度过一个又一个泡在工作室的晚上,他为睡着了的我披上毯子。”

彼得站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一条一条地如数家珍,只觉得内心的幸福感也随之逐渐积攒。

“我成年那天他带我溜去酒吧玩了个通宵,我背着喝醉的他回基地…。”
彼得的声音顿住了。
他回忆起了那个晚上,突然出现在自己窗外的钢铁侠敲了敲窗。
“嘿这位男子汉,有没有兴趣和我去体验一下成年人的世界?”面甲打开了,彼得刚还在心里偷偷思念的那张脸微笑着出现。

把Mark50停在了彼得的衣柜后面,西装革履的托尼最后是被彼得单手揽着腰带下去的。
跟着熟门熟路的托尼,彼得尽兴地玩了个通宵,喝了不知道多少杯酒,还拽着托尼下到舞池跳了对他来说太过刺激的贴身热舞。
最后,托尼当然喝醉了。

这个小胡子男人已经不再年轻了,当他因为醉酒安静伏趴在桌面的时候,彼得终于可以壮着胆子凑上前,一点一点的描摹着他的轮廓。
眉眼,鼻梁,唇面,下颌。
这就是他从小就梦想着、追求着的男人。
在几年前宛如天神下凡一样突然出现在他家里的男人。
现在终于能在他面前放下身段,任凭自己烂醉在他面前的男人。

彼得轻手轻脚的背起了托尼,一步一步向复仇者基地走去。
托尼就这样安静的趴在他的背上,带着酒香的温热呼吸缠绵在他的耳畔,脸枕在他的肩头。
彼得没有用蛛丝,而是背着他用自己的双脚一步步走得极稳,就像背着自己的整个世界。

走到夜灯依次灭了,走到天光乍破,走到朝霞满天,走到日上三竿。
如果不是哈皮突然开着车追上来,对着他们的背影摁了两下喇叭,彼得甚至以为自己会这样一直背着他走到暮雪白头。

“听起来你们简直就像一对儿老夫老妻。”
内德楞楞地眨了眨眼。
“所以,这些是真的?你真的和钢铁侠在一起了?”

彼得从自己的回忆里挣扎出来,郑重点头。
“虽然还没有正式确立关系,但也差不了多远了。”

=====

“就算这样,可你几乎一有空就会和那个男孩戴在一块儿。”
哈皮转动着方向盘穿行在大街小巷,试图躲避堵车路段。
“老板你去什么发布会记者会甚至去公司的时候,他都会在外面等你,连游戏都不玩一下。你偶尔还去接他放学——每回开的车还都不一样,你们一起吃饭,泡在工作室,有一回我还看到你给他身上披毯子!你都从来没给我披过毯子,而是拍下我睡着的大头照偷偷换掉我工作卡上的证件照!”
说到最后,哈皮的声音明显带了点儿怒气。

“我后来不是给你涨了工资嘛…”
托尼有些心虚地干咳一声。

“而且去年他成年那天晚上你带着他溜出了门,第二天我顺着你的定位来接你们,发现那小子已经背着你快要穿行大半个城市了。”
哈皮啧啧地感叹出声。
“老天,这么浪漫。”

托尼愣了愣,回忆起了那天。
他在工作的时候突然被星期五提醒今天是蜘蛛宝宝的成人礼,哪怕确定礼物已经送达,他也总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
虽然不知道去看什么,但,就应该去看看——毕竟已经成年了,是个大人了。
于是托尼飞速换了一身衣服,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的,然后走进Mark50就飞了出去。

在敲开了那扇小玻璃窗,看到彼得那张兴奋得简直像闪着星星的脸的时候,托尼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多冲动的一件事。
但既然来了,他还是打开了自己的面甲,对彼得微笑了一下。
“嘿这位男子汉,有没有兴趣和我去体验一下大人的世界?”

Mark50当然不适合这次夜行,托尼最后是被彼得揽着腰用蛛丝荡过去的。
不得不说这个姿势让他有些异样的感觉,男孩灼热的掌心摁在他的腰腹,存在感强极了。
他们进了酒吧,喝了个烂醉——只有托尼喝了个烂醉。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在彼得面前这么放纵,但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不断地说,没关系的,这是彼得,是那个无论怎么样都会站在他身后的孩子——不,他已经不是孩子了,是个男人了。
于是托尼一杯又一杯地喝,任由彼得拽着自己下了舞池,甚至大笑着和他跳了贴身热舞。
最后他趴在桌面上沉沉睡去,安心的将自己交给尚且清醒的,年轻的男人。

托尼这一觉睡的很好,梦里一直有人慢慢摇晃着他,像是躺在幼年的摇篮里那样安心。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趴在彼得的背上,脸枕着他的肩膀。
远处的天际已经泛起了一点儿鱼肚白,这座城市还没有醒来,一切都静谧无声。
彼得就这样背着他,慢慢地走着,脚步放得又轻又缓,背微弯着好让托尼睡得更加舒坦。

托尼没有动,而是半睁着眼,安静地注视着彼得的侧脸。
比起他们刚认识的那个时候,彼得长大了很多,轮廓变得更加硬朗了,眉眼里也不再生涩稚嫩,而是悄悄带上了属于男人的坚毅。
这个孩子一天一天的,长成了一个足以背着他前行的男人。
甚至连身高都已经不知不觉超过他半个头了,肩膀也变得宽而厚实,双臂更是结实有力。

如果不是哈皮开着车追上来,托尼恍惚间甚至以为彼得会一直这样背着他走到白发苍苍。

“…行了我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托尼打断了哈皮絮絮叨叨的感叹,像是为了掩饰什么一样另起了一个话题。
“你到了他楼下吗?”

“听你的,老板。”
哈皮宽容地说。
“我已经在他楼下了——噢,他出来了。”

彼得敲了敲后备箱,哈皮把后备箱打开好让他放进行李。
安置好自己的大箱子之后,彼得兴冲冲地打开车门坐进去,然后看到哈皮耳朵上连着的耳麦。
“你在和斯塔克先生通话吗?”
彼得敏锐的问。

“噢是啊,是的。”哈皮面不改色的踩下油门,“老板说让我们动作快点儿,他只在基地休息室等半个小时。”

话音刚落,车窗打开,彼得已经一个翻身钻出去了。
“我先走了!哈皮你一定要照顾好我的行李!”

哈皮通过后视镜看了眼空无一人的车后座,翻了个白眼。

=====

托尼支着下巴发了很久的呆。
他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脑子里乱糟糟的——这对他来说是不可多得的体验。托尼的大脑不管什么时候都在飞速运转,像现在这种罢工情况倒是少见,而这一切都是因为…

“斯塔克先生——!”
彼得兴冲冲地快步奔进了休息室,像一阵旋风似的在托尼身边一屁股坐下,然后往他怀里塞了一袋热气腾腾的东西。

托尼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打开看了眼,发现是他最爱的那家快餐店里的限量供应笑脸薯饼。
一个个小薯饼带着喜人的笑意,在袋子里码得整整齐齐,托尼觉得自己的心里某个地方在变得柔软。
彼得看着托尼垂下的两片长睫,心里被填得满满的。

“今天开始你就搬过来了。”
托尼捏起一块薯饼往嘴里塞,才终于想起了正事。
住在复仇者基地里就代表彼得正式全职加入复仇者联盟了,和以前的生活是完全不一样的,托尼觉得自己应该稍微提点他几句。
但托尼显然不太擅长这个,所以他说的话有些颠三倒四的。

“是的,斯塔克先生,今天开始我就和你住在一起了!”
彼得重重点头。

不是和我住在一起…好吧确实是这样。
托尼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但他没有纠正彼得,而是咀嚼着食物含含糊糊地继续说。
“既然(住)在一起了,那以后我会好好管着你的,不让你做的(危险)事情就不要做,我们未来(出任务)的路还很长,需要慢慢磨合…”

彼得安静的听着,双眼越来越亮。

托尼喝了口酒吞咽下嘴里所有的食物,最终做了个总结。
“总之,你都得听我的。”

彼得盯着他被酒液染上一层水光的双唇,最后还是没忍住,倾身过去对准它压下了一个吻。
“嗯嗯,都听你的。”
他的双唇厮磨着托尼的,这样含糊不清地说。

突然被吻的托尼:???????等等???



#彩蛋一

结束了这个吻之后,彼得把托尼摁进了怀里,满腔欢喜地蹭了个够。
“托尼,托尼,托尼!”
年轻小伙儿一遍遍的叫着这个名字,只觉得心里的喜欢满得快要溢出来。
“我超————————喜欢你!”

身体僵硬的托尼:……


#彩蛋二

拖着箱子走进来的哈皮默默又退了出去,然后抱着胳膊冷笑一声。
“我就说在谈恋爱,还想骗我。呵。”


#彩蛋三

托尼对着彼得兴奋得几乎都要冒小星星的眼睛,跑到嘴边的“我不是那个意思”就变成了“你想住自己的房间还是住我的房间?”
…栽了。
托尼在心里默默捂面。

评论 ( 63 )
热度 ( 1982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