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冬铁/奇异铁】盛开-10(修罗场)

盾铁终于争气一把了!

罗叔叔一定要有姓名!!


完结倒计时

这章盾铁奇异铁主场,冬铁提及

最后是谁吃上肉了呢🎵



—————————正文——————————


"

这条巷子很长,连接着无数条逼仄的胡同小路,托尼和史蒂芬一路上好几次跑进了死路。


托尼一直跑着,平日里缺少运动的后果就是他现在肺都要炸了,每一次大喘气都带着血腥味。

史蒂芬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至少要比他强点儿。

在路过一个黑乎乎的巷口时,史蒂芬站住了步子。


托尼弯着腰,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喘气,艰难地抬头看了史蒂芬一眼。

“你跑不动了。”史蒂芬平复着呼吸,转头去听身后的动静。“他们还有一段距离,快,藏起来!”


两人闪身进了狭窄的巷子里,小心跳过了地上的污水和垃圾。

史蒂芬环顾四周,然后把托尼塞进了像是用来酿酒的大木桶里,搬起一边的盖子。


托尼猛地明白过来他要干什么,一把抓住史蒂芬的手腕:“等等,你不需要——”

“我去引开他们。”史蒂芬反手握住了男孩冰凉的手,“就只需要一会儿,你的叔叔已经在赶来了不是吗?”

“不!”托尼几乎是尖叫出声,在意识到自己的音量太大会招来那些亡命之徒后,他又哽咽着压低了声音。这让他的话听上去更像是祈求:“不,求你,别,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就都是我的责任,不要去!”


史蒂芬弯下腰来,吻了吻他的眉心。

“我愿把生献给你。”


逐渐逼近的脚步声让史蒂芬狠下心来,一把拉下托尼的套头衫披在自己身上,然后把托尼摁进了木桶里,小心合上盖子。

木桶里传来细细的哽咽声,史蒂芬硬着心肠走到巷口,又忍不住再往回看。

一双圆溜溜的眼在月色下湿漉漉地,从木桶的那个小缝隙里看着他。


史蒂芬听到了模糊的一句话,或许是“拜托”,又或许是别的什么。

他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拉起兜帽挡住上半张脸,冲了出去。


托尼蜷在木桶里,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自己的无能为力。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他享受着所有人的保护,心安理得地寻求他们的庇佑,并对他们的牺牲视若无睹——直到今天。

他闭上眼,耳边一会儿是苏珊的大吼,一直走,别害怕也别回头。一会儿是史蒂芬落在他眉心的那个吻,低语着我愿把生献给你。

明明最不应该活着的那个人是他。

托尼睁开眼。


如果,如果我的生命结束。

托尼听着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那就不会再有人牺牲。苏珊,史蒂芬,还有那些他从来没有问过名字,却因他而死的特工。

我不应该活着。托尼听到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十几年前霍华德和玛丽亚去世的时候,我在哪儿?我是躺他们的墓地里,还是坐在斯塔克的宅子里?


盖子被揭开了。


一张男人的脸背着冰凉的月色出现在他的面前,金发有些凌乱,制服紧贴着隆起的肌肉。

在看到托尼的时候,他明显地松了口气。

“托尼。”他说,然后微弯下腰张开双臂,“到我这儿来。”


托尼大睁的双眼瞬间泪如泉涌。


他想起来了,在十几年前的那个晚上,他也是这样坐在一片漆黑的斯塔克老宅,等待着晚归的父母。然而他并不知道,他们不会再回来了。

年幼的托尼等了整整一晚,看着大门不敢合上双眼,直到第二天。

警察,法医,记者,他们闹哄哄地破门而入,反复告诉托尼一个事实——你的父母死在了车祸里。

托尼不愿意相信,却也被这阵仗吓得不轻,蜷在沙发的角落不敢动弹。

直到这个男人出现——他还穿着军装,急匆匆地拨开围着他的那些大人,皱着眉头命令他们“向后退”。所有人,包括那些记者,居然也都老实收起了自己的长枪短炮,向后退了好几步,清出一大片空地来。

然后,托尼看到那个男人蹲下身来,平视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他。


“托尼,我是你爸爸的朋友,我叫史蒂夫,还记得吗?”

那个男人张开双臂。

“不要怕,托尼,到我这儿来。”


眼前的脸逐渐和记忆里的重叠,托尼才发现,史蒂夫好像根本就没有老过。


他从木桶里一跃而起,猛地扑进了史蒂夫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咬着他肩头的制服大哭出声。

史蒂夫小心抱起自己一手养大的男孩,戴着手套的手拍着他不断颤抖的脊背,心疼得不得了。

“嘘,嘘,不要哭。”史蒂夫皱着眉头低声哄,“明天眼睛又该肿了。”


“史蒂夫!”

一下子无数复杂的感情涌上心头,当时被呵斥的委屈,被赶走的恐慌和不安,在外面住得不习惯的别扭,这个晚上所受的惊吓。托尼只觉得嗓子眼儿里堵得慌,他有太多的话想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使出吃奶的劲儿把史蒂夫再搂紧一点儿。

“史蒂夫!史蒂夫——呜,史…史蒂夫!”


“我来了。”

史蒂夫侧脸吻了吻男孩的耳尖,把他抱在了臂弯上坐好,然后直接往外走。

沉重的短靴毫不在意地踩过污水和鲜血,偶尔抬臂以盾挡开子弹,另一只胳膊抱了个人也丝毫没有影响到史蒂夫的动作。他抡起拳头砸到敌人的脸上,生生击碎他们半个脑壳。


托尼仍在吸着鼻子,把脸埋在史蒂夫一塌糊涂的肩头不肯动弹。

史蒂夫也不逼他,只是把他搂得更紧了点儿。


“我向你道歉,托尼。”史蒂夫跨过地上的尸体,“对不起。”

托尼没有说话。

远处是绵延不绝的枪弹声,夹杂着几声爆破,还有直升机螺旋桨的巨响。

史蒂夫站在巷口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再次冲上来的敌人后,把托尼往上颠了颠。


“你离开后的半分钟里,我就后悔得不得了。”他低声说,“我宝贝似的养了你那么久,你小时候玩儿电路板炸了手指头我都心疼得直抽气,没有想到最后让你这么难过的人居然是我自己。”

史蒂夫自嘲地扯了扯嘴角:“你一定讨厌死我了,对吗?”


“我没有!”

托尼猛地直起身子,瞪他。然后在史蒂夫温柔含笑的目光里意识到,这是他诈自己的。于是托尼又垂下脑袋,不情不愿地重复了一次。

“我没有讨厌你…我以为是你讨厌我。”


“我爱你。”

史蒂夫微笑着说。


“我知道。”托尼吸了吸鼻子,“但不是那种爱,对吧。”


“就是那种。”

史蒂夫抬起头,仰望着被自己抱在臂弯的男孩。

“你都不知道我爱你有多早,早到我甚至一度觉得自己是个什么变态——我一直藏着掖着,生怕被你发现,甚至骗过了自己。”


托尼愣愣地与他对视。

月色下,史蒂夫漂亮的蓝眼睛剔透得像是一颗宝石,里面饱含着复杂又热烈的情愫。


“我对你依赖我的行为表示默许,我下意识地忽略你不太喜欢和别人交往,我对你的追求者百般挑剔,我抱着你睡觉一晚要去洗多少个冷水澡,这些你都不知道。”

史蒂夫叹息一声,袒露这些让他感到浑身轻松,几乎有了一种破罐子破摔的痛快。

“我不是你那个光正伟岸的叔叔,托尼,我对你有欲望,有爱,还有难以启齿的占有欲。这些你都能接受吗?”


托尼的嘴微张着,说不出话。

史蒂夫在他面前一直是隐忍而克制的,不动声色地把所有事都藏在心里,处理好一切后对他露出来的就只有微笑。他从来不会向托尼诉说自己的苦恼,也不曾吐露过半点心声。

他一直以为史蒂夫应该是…应该是,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下达指令,或者围着滑稽的小企鹅围裙在厨房里捣鼓食物。


而不是像这样,穿着制服,金发散乱,盾面还溅着快要干涸的血,短靴下踩着尸体和血污。

他以一种截然不同的姿态重新向托尼走来,撕开了过去所有的伪装,强势地问他——我不是你的好叔叔,我只是一个爱着你的男人,你能接受吗?


史蒂夫耐心等待着托尼的回答,却听到了身后奔来的脚步。

他把托尼往怀里一揽,回身一盾甩出,将身后的伏兵击倒在地。星盾旋转着回到史蒂夫手里,他反手扣在身后,然后抱着托尼抵上一边的墙。


托尼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的吻就压了下来。

身后是粗粝冰冷的墙面,身前是熟悉又陌生的胸膛,托尼的两只腿蹬了蹬,无助地环上史蒂夫结实的腰身。

史蒂夫的吻急切又渴求,在贴上男孩温热的唇的一霎那,欲望就像是开了闸的洪水猛兽,几乎将他的理智尽数淹没。


他用力地吮吻着托尼的唇面舌尖,托尼抬着脸被迫接受这个气势汹汹的吻,呼吸急促而面红耳热,有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从他的唇角淌下,托尼紧闭着眼,浓密的睫毛湿漉漉的,看上去可怜极了。

在托尼把自己憋死之前,史蒂夫总算是结束了这个吻。 


托尼别过脸,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被吮得发麻的舌尖还抵在下唇,露出的一小截舌尖红艳艳的。

史蒂夫的眸色渐深,漂亮的蓝眼睛一片混沌。


“史蒂夫…叔叔。”托尼有些回不过神来。


“叫我史蒂夫。”史蒂夫在他微肿的唇面上再啄了一下,“是你先向我扑过来的,托尼,现在你别想再离开了。”

“明明是你向我张开胳膊的!”托尼瞪大眼睛反驳。

史蒂夫笑出了声,抱着他继续往大道上走:“听起来是我的错啦?那主动坐在我的大腿上,对我说要做我男朋友的那个孩子是谁?”


“不知道!”托尼硬着头皮装傻。


“噢,吃干抹净就不认账的坏孩子。”

史蒂夫好心情地和他斗嘴。

“看来是我没有教好,不过现在也不算晚。听着托尼,说过的话就要做到,你年迈的男朋友可是会当真的。”


“谁是我男朋友啦?!”

托尼的声调猛地拔高。

“等等,我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明明前几天你才对我热情告白。”

史蒂夫的脸上流露出了回味的表情。

“坐在我的大腿上,搂着我,大声说要做我的男朋友,还说爱我——哈,是谁这么大胆,小淘气鬼?”


托尼的耳尖一阵阵地发着烫,对他怒目圆睁。


“你这样看着我,我就想亲你。”

史蒂夫再次啄了下他的手背。


托尼猛地抽回手。

自从史蒂夫坦白了一切之后,他就像整个人都变了。卸去了叔叔的负担,他像个普通男人一样,会和他斗嘴,也会…耍流氓。

托尼气势汹汹地翻了个白眼。


史蒂夫对这白眼接受良好,咧嘴笑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


他们俩走到大道上时,局面已经控制住了。

警车,直升机,还有端着枪的士兵团团围住一堆俘虏。

史蒂夫抱着托尼出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夜色里大家交头接耳,互相传递着美国队长再次出战的消息。


坐在警车旁边的临时软凳上喝着热水的史蒂芬也转过了头。

他看到托尼被史蒂夫抱着,十分自然地搂着他的胳膊,万般依赖的样子,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不太好受,是不是?”

一旁有人轻声嗤笑。

史蒂芬转过头去,看到了那个曾经站在他楼下一根一根抽着烟的男人。

巴恩斯。


“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心情。”巴基抱着胳膊,语气淡淡的,“因为我也一样。”

史蒂芬再次看向那紧贴在一块儿的两个人。


“我不比他差。”巴基的目光锐利,“只是输在了时间——这让我怎么能甘心?”


“我不会放弃的。”

史蒂芬冷淡地打断了他的话。


托尼这个时候眼尖地发现了他们俩,然后从史蒂夫的怀里挣了出来,跳到地上,向他们跑了过来。


“你看,他不是主动跑过来了吗。”

史蒂芬的目光柔和,看着男孩急匆匆地挤开人群,一路目标明确地朝他奔了过来。


而巴基,则隔着人群与史蒂夫对视上。

史蒂夫本来就因为托尼毫不犹豫的动作而不快,这个时候再对上了巴基的视线,两个人的目光交汇处几乎能迸出火花。


“我也不会放弃。”巴基一字一顿地,不知道是在对谁说。


他会是我的。

三个男人的信念微妙地达成了一致。


评论 ( 87 )
热度 ( 348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