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冬铁/奇异铁】盛开-08(修罗场)

隔了十来天再写,感觉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希望你们不会觉得剧情跳脱人设崩塌…


这章奇异铁主场,盾铁冬铁提及

大声喊出你们pick的cp!!


————————正文——————————



晚上吃的是蘑菇奶油意面,托尼拿着张演算纸写写画画,忙得不得了。

史蒂芬伸着脖子看了两眼,只模糊地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的轨迹图,而托尼正在进行大量的运算,在纸面上画出一道又一道的曲线。


“我今天去了你家。”

史蒂芬清了清嗓子,打开话题。

托尼抬头飞快看了他一眼,又重新把目光落回手头上的运算。

“你真的…一直生活在别人的,嗯…”史蒂芬拧起眉头,斟酌着寻找一个确切的词,“监控?保护?”


托尼的笔头一顿,似笑非笑地抬起头来。

“是啊,当然。”他的嘴角上翘,眼里却没有笑意,“怎么了,你突然觉得我是个大麻烦,想让我离开?”

“别摆出这样的表情。”

史蒂芬只觉得男孩像是竖起了浑身的尖刺,让他无奈又好笑。

“我说了不会赶你走就是不会。”

托尼看了他两眼,目光重新软和下来。


“我当你也想赶我走呢。”他嘟嘟囔囔着,往嘴里填了一口松茸,“我当然一直在受保护,这是所有人——包括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史蒂芬下意识地环顾四周。

“别看了,以我们为中心的一百米内藏了起码十个特工。”托尼平淡地说,“还有今天下午来修水管的工人,已经把你家摸了个透。”


史蒂芬皱起了眉。

他不喜欢别人进入自己的家,就是因为这个,连钟点工都没有请,家务一直是他自己动手。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家翻了个底朝天,这难免让他有些不愉。


“为什么?”史蒂芬低声问。

“因为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托尼冷静得不像个未成年的孩子,“SI里胆儿肥的董事,神盾局的对头,激进和平派,还有那些急需武器的自由政府和军队…太多了。”


“但他们也不应该朝着你来。”史蒂芬皱着眉。


“你说什么?”托尼惊讶地问。

“我是说…你只是个孩子,托尼,哪怕你姓斯塔克也是一样。”史蒂芬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他有些恼火自己的磕磕巴巴,“他们的目标为什么会是你?”


“噢,史蒂芬。”

托尼摇着头笑了起来,乐不可支地用叉子敲着盘沿。

“你以为我的价值就只是斯塔克这个姓氏?你错了,是这个姓氏因为我而更加值钱。”

他稍稍坐直了身子,下巴傲慢地抬起,双眼在璀璨的水晶灯下亮得像星子:“斯塔克工业的核心价值在于武器部,武器部的核心科技99%来源于我的父亲,和我。老头子去世之后的几年里,我手握的专利已经占据了45%,而我甚至还没成年。至于神盾局?没有斯塔克工业的武器供给,他们的战力起码会下降大半——他们恨不得把我供起来。”


史蒂芬愣愣地注视着男孩神采飞扬的脸,悄悄握紧了手心的叉子。


“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吗,史蒂芬?”

托尼笑吟吟地与他对视,耀眼得几乎灼目。

“他们所保护的根本就不是斯塔克这个姓氏,或者什么工业继承人——是我。我才是最大的财富,我是未来的引领者,我就是未来。”


史蒂芬听到了自己的心如擂鼓。

他几乎是狼狈地挪开了目光,不敢对上男孩的视线,耳畔只有自己的心脏猛烈撞击着胸膛的闷响,一声又一声。


“好了好了,未来先生。”史蒂芬伸长了胳膊,狠狠搓了几下托尼毛茸茸的发顶,“快点儿吃你的晚餐,你还没成年呢。”

托尼被搓得东倒西歪,刚才那自信耀眼的气场一去不复返,气得他吱哇大叫。

最后还是只能气鼓鼓地往嘴里扒拉吃的,边吃边瞪圆了眼对史蒂芬怒目而视。


史蒂芬脸色冷淡,却在不断地用余光瞟他。

男孩头发柔软而凌乱,脸庞白腻,被长睫毛框起的蜜糖色眼睛圆鼓鼓的,嘴边还沾了点儿奶油。

糟糕,想亲亲他。

史蒂芬舔了舔下唇。


“我可以吻你吗?”

史蒂芬礼貌地询问。


一根被咬断的面条掉进了盘子里,托尼拧起眉头仔细思考。

“嗯…不行,嘴里还有食物呢。”


吃完晚餐洗了餐具之后,史蒂芬敲了敲浴室的门,然后开门进去。

躺在浴缸里玩儿手机的托尼疑惑地转过头来。

“现在可以吻你了吗?”史蒂芬歪在门上,再次发出邀请。

“你这么喜欢亲亲的吗?”托尼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大方地把手机搁到一边,然后抬起一只湿淋淋的胳膊。“来吧。”

史蒂芬愉快地走了过去,侧身坐在浴缸边沿。


大朵大朵的泡泡浮在水面上,挡住了水下的风光,托尼裸露在外的圆润肩头和半个胸膛被水汽蒸得泛着可口的粉。

史蒂芬的目光从他若隐若现的胸前两颗滑开,然后慢慢俯下身子。


这是一个温柔而缠绵的吻,和上次那个感觉差不多,托尼不可否认自己挺喜欢的。

当然,如果史蒂芬能不要反复加深这个吻,叫他唇肉都微肿起就更好了。

托尼偏头,主动结束了这个吻。


“喜欢这个吗,托尼?”

史蒂芬低声问。

他有一口好腔调,温淳浓厚宛如美酒,此时回荡在浴室里,更是性感得叫人腿软。


“喜欢。”

托尼一向诚实于情感。


“快长大吧。”史蒂芬慢慢地微笑起来,“你会更喜欢的。”


“你是说,性吗?”

托尼眨眨眼。


史蒂芬脸上的笑容僵住。

他已经习惯了彼此心知肚明的委婉交谈,所以托尼这样的直球经常打得他措手不及。

他尴尬地轻咳一声。


“我很期待,虽然史蒂夫叔叔说要等我成年了才能尝试这个——不过其实我并不太在意年纪。”托尼饶有兴致地抬着下巴看他,“你想和我上床吗,史蒂芬?”


“噢…老天。”史蒂芬头疼地叹了口气。

“是不是?”托尼穷追不舍。


“听着,托尼。”

史蒂芬清了清嗓子。

“首先,是的,我想吻你,未来也想和你上床。但这不应该就这么说出来…我是说,我们得稍微矜持一些,明白吗?我想更小心地,更珍贵地对待你,而不是这样草率到…近乎不尊重。”


托尼困惑地拧起眉头。


史蒂芬这下意识到事情出了什么差错了。

或许是因为成长的环境少了正常的家庭环境,也少了母亲的角色,托尼对爱这件事可以说是陌生得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

同时,或许是从老斯塔克那里遗传来的风流天性又叫他天生地迷人而诚实于…快感。

托尼能大方接受亲吻,拥抱,甚至于性,一切能让他得到快感的行为,却对爱手足无措。


“因为我爱你,小混蛋。”

史蒂芬半跪下来,托起男孩一只湿淋淋的手,隔着一层薄衬衫摁在自己的心口。


掌心下是男人健壮的心跳,托尼突然觉得不知所措,甚至想抽回手来。

一种奇怪的,酸酸涩涩又温暖的感觉从他的心底翻涌而出。


“因为爱你,所以我克制自己对你温柔,强忍欲望对你尊重。”

史蒂芬凝视男孩湿漉漉的双眼,嗓音低沉而缠绵。

“你不仅是财富,亲爱的男孩,你也是我的宝物。无关于你的天才,你的价值——只是因为你是我所爱的男孩,托尼。”

托尼慌乱起来。


他觉得自己的眼眶热得发胀,呼吸也丢人地变得急促。

爱是什么?怎么能无关价值?如果我不是斯塔克,我不聪明,我没有源源不断的专利,怎么会有人愿意保护我?

爱是什么?爱是什么?


“别怕。”史蒂芬握紧了托尼变得冰凉的手,他不愿意把人逼得太紧,但托尼对自己的认知好像出了什么惊人的偏差。

他必须得给拧过来。

“别怕,托尼。”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托尼的目光茫然。

“你想要我的发明吗?还是想要我手上的股份?还是想要钱?”


“不,我都不想要。”

史蒂芬攥着他的指尖。

“我属于你,我是爱的俘虏,而你是自由的。”


“不可能。”托尼大力抽回手,紧贴在冰冷的墙上,“神盾局想要我的武器,斯塔克工业想要我支撑武器部的运行,史蒂夫和巴基服务于神盾局,贾维斯服务于斯塔克工业,娜塔莎和克林特是神盾局的特工,布鲁斯需要我来合作实验…你想要什么?”


“如果一定要说,可能是…”

史蒂芬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托尼松了口气的表情和“我就知道”的沮丧,继续说道。

“可能是站在你身边,能一直一直爱你的权利。”


“就只是这样?”

托尼愣愣反问。


“就只是这样。”

史蒂芬站起身来,摸了摸男孩的脑袋顶。

“你不要怕,我先离开。”


托尼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后,呆坐了很久,然后低下头揉了揉眼睛。

有什么滚烫的液体从他的颊侧滚落,砸进泡泡里,留下几个小坑。


史蒂夫坐在神盾局的监控中心里,盯着今天下午才被安进史蒂芬家的那几个摄像头所传回的画面看。

从史蒂芬走进浴室,消失在监控范围内之后,史蒂夫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他在里面呆了许久,久到史蒂夫甚至开始不受控制地去想,他们都在干些什么?他们接吻了吗?托尼有穿着衣服吗?


身边的椅子被拉开,巴基一屁股坐了下来,向后靠进椅背里,翘着二郎腿眯眼看看屏幕。


“不好受,是不是?”

史蒂夫没有说话。


“还记得小时候吗史蒂夫?”巴基舔了舔牙根,转头看他,“我总是让着你,食物,糖果,还有打架…你那个时候太瘦弱了,我只能让着你。没想到已经习惯了。”

史蒂夫也看了他一眼。

“但这次我不想让着你了。”巴基面无表情地说。

史蒂夫隐约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本来想说,你是他叔叔,但他自己对托尼的感情都让这理由站不住脚,又怎么能拿去约束别人?

“托尼快成年了。”巴基湖蓝色的双眼锐利起来,“他会是我的。”

“不可能。”史蒂夫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巴基最讨厌他这样笃定的表情,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有什么不可能?”


“我让他走,巴基。”

史蒂夫扭过头看着空无一人的屏幕。

“是为了让他心甘情愿地回来,而且再也不会离开。”


巴基咬了咬后牙槽。

“现在谁吻了他,谁追求他,这都不重要。”史蒂夫的脸色冷冷的,“他最后只能回到我身边。这是我的男孩,他会明白的,我养了他十几年,就能养一辈子。” 


“那就等着瞧。”

巴基冷哼一声,站起身来扭头就走。

“我去他们楼下守着,最近有中东那边的叛乱军队混进了海关,好像是朝着托尼来的。”


史蒂夫没有看他的背影,却默许了他的行动。


史蒂芬离开浴室后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倒了一小碗进新买的奶锅,拧开小火慢慢地熬。

乳白的奶在锅里慢慢翻滚着,边沿泛起小小的气泡,发出愉悦的咕噜咕噜声。

一如史蒂芬现在的心情。


他用勺子舀起薄薄的一层奶皮,丢到水槽里,然后又轻笑起来。

他想起了史蒂夫,守着托尼十几年的那个男人——史蒂夫知道这些吗?他当然不知道,就凭他把托尼推开又后悔这点看来,他简直迟钝的要命。

那金发大块头根本就不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他本来可以教他爱与被爱,但他,他或许连自己都弄不明白。


史蒂芬关了火,一圈一圈地搅着牛奶让它慢慢冷却下来。

这个时候,他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浓稠的,粘腻的……血腥气。


史蒂芬猛地拧过头,看向大门的位置。


评论 ( 72 )
热度 ( 329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