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没有花(gl)

这个世界里,每个人的后颈上都有一颗种子。
从出生开始,那颗种子就跟着我们一起成长,慢慢发芽,伸展枝叶,含苞,最后开出一朵儿小花。
我们成年的时候,就是花开的时间。
但是在花开之前得找到自己命中注定要去爱的人,并且对方也得爱上自己,不然花就会只开半天,然后凋谢,我们的生命也会随之终结。

这是一件极致浪漫,又极其残酷的事情。
有的人一直没能找到自己命定之人,有的人找到了,却只能看着对方和别人在一起,能顺利和自己的所爱在一起的占极少数。
于是我们从出生开始,就在为了寻找到那个人而四处漂泊。

但有些人就不一样,比如我的朋友——那个在我四岁那年搬到我家隔壁的女孩,她就没有花。

我还记得那年夏天,从她们搬过来的那一天开始,我总觉得有人在看我。
终于有一天我在花园里浇水的时候,丢下手里的水壶冲到篱笆那儿,把藏在后面的她揪了出来。
她看上去特别小一只,脸色也有点苍白,被我揪出来了连喊痛都不敢,羞得耳尖通红。

但这都不是吸引我的地方,让我在意的是,她长长的头发是完全披散下来的。

长在后颈上的花需要足够的阳光和空气,所以女孩子们没几个会这样披着头发,把它挡住。
我的头发就高高的扎了起来。

“你为什么老偷看我?”
我插着腰盛气凌人地质问她。

她低着头,小皮鞋蹭了蹭草皮,吭吭哧哧的小声说。
“我想跟你一起玩儿…”

那之后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她的花。
我的花从一颗种子,慢慢变成小芽苗,然后舒展开了根茎,结出了一个小小的花苞。
而我也从一个短胳膊短腿的女孩,长成了身形高挑的少女。

她也长大了,但看上去总是有些瘦小,也没有我来的结实,长发依旧披散着,笑起来眉眼弯弯很温柔的样子。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她的花。在我们逐渐熟悉了之后,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把头发披着,这样对花不好。
她顿了顿,然后神秘兮兮的凑过来,趴在我的耳边说。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其实…没有花的。不想让人家看到光秃秃的后颈,所以……”

我惊讶了一会儿,然后拍着胸脯保证自己绝对不告诉别人。
她又笑起来,乌黑柔软的发丝从肩头滑落,像一匹上好的绸缎。

在发现自己的花已经结出了一个花苞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给她看看。
于是我从自己房间的窗台跳到了她的房间,把坐在床上看书的她吓了一大跳。看清楚是我之后,她拍了拍胸脯吐了口气,朝我身上丢过来一个枕头。

“你看,我已经有花苞了呀!”
我兴致勃勃的接住枕头,拨开脑后的头发凑到她跟前。
颈后的皮肤一凉,是她的指尖贴了上来,缓缓地抚摸着那一小块儿地方。
我低着头,看到她的发梢垂落在白色睡裙上,一动一动地。还有她身上隐隐的馨香,像温柔的潮水般淹没了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些不自在。

“真好看。”
她爱怜地叹息了一声。

于是我这才想起她是没有花的。
猛然醒悟后我抬起头,胡乱找了个话题打岔过去,最后和她兴致勃勃的聊了大半个晚上,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才头挨着头躺下。
那一夜的梦里,似乎到处都是她身上的香味。

花打了苞,我也要开始用心寻找自己的那个命定之人了。
我开始不断的出门,在各种地方一晃就是好几个小时,甚至在街边的咖啡店里坐着发一整天的呆。
每次回家的时候都能看到坐在花园里画画的她,发丝在阳光下透出一种柔软的金棕色。

“今天遇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她总是这样搁下笔,期待的趴在篱笆上问我。

于是我会手舞足蹈的从出门看到街头的树上搬来了一窝鸟开始讲起,还有冲我吠得滑稽的哈巴狗,穿着桃红色超短裙的老太,没精打采的服务生,统统都说给她听。
但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回来的一天比一天晚。
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也去了很多地方,甚至被她们拖着去了一个又一个的派对。
回到家里,我已经十分疲惫了。

所以我对她说的越来越少,到了最后,我只能站在月光下揉着眼睛,干巴巴地对她说——
“今天,就那样。”
她看着我,乌黑的眸子里倒映出我疲惫的脸。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热水,和床。
或许还应该来一点填饱肚子的饼干。

于是她垂下了眼。
“那好吧,早点休息哦。”
她轻声说完,安静的回了自己家。

直到我把自己摔进床里,才迷迷糊糊的想起来——这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们第一次没有对彼此说晚安。

那之后很多天,我都没有再见到过她。
她不再呆在花园里画画,听到我开门的声音也不再搁下画笔小跑着扑过来,也不再趴在篱笆上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只是这段时间太忙了。
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距离我成年已经只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里如果我一直找不到我的爱人,那么我就会死——而她,她是没有花的,她不会死。
但我会。

所以,在这半个月里,稍微冷落她一段时间也无所谓吧?
我这样想着,强压下心里的不安。

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爱人。
在一个派对上,我们就这样四目相对了——就像过了电一样,我不由自主的把目光黏在他身上,脚步不受控制的朝那边迈了过去。
五分钟后,我们找到了一个寂静的角落,用来交流感情。
十分钟后,我们确定了彼此。

在一片嘈杂里,我清晰的听到自己后颈的花绽开一片花瓣的声音。

半个月后,我挽着他的胳膊出席了我的成人礼。
能够活着度过这个生死关,我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而看到她如约出现在我的成人礼上的时候,我很感动她没有因为我这段时间的冷落而疏远我。
她穿着漂亮的裙子,坐在一个角落里,长发用一根红绳拢起来,柔顺地垂落在脑后。
注意到我的目光,她抬起头看过来,对我微笑了一下。

我和我的爱人摘下了后颈上已经完全盛开的花,然后交换,别在了彼此胸前,然后在一片欢呼声中吻在了一起。
这才算彻底礼成了。

在大家开始围在客厅中央跳舞的时候,她挤开人群凑近我,然后拽了拽我的袖子。
我低下头。
她踮起脚,才能够凑近穿了高跟鞋的我的耳边。

“跟我来一下。”
她小声说,温热的呼吸洒在我的脸颊。

于是我和她牵着手,溜了出去,一路小跑来到了屋后的游泳池边。
这是我们俩的秘密基地,我们能在这里消磨一个又一个的夏天,直到把自己泡得皱巴巴。

我们脱掉鞋子,坐在泳池边,把脚踏进水里。
粼粼的波光倒映在我们的身上脸上,让我有些看不清她的脸。

“今天,我也成年了。”
她说。

我有些惊讶,因为她没有花,所以不那么注重成人礼,我也从来没有问过。
这么突然的听她提起,让我慌乱之下又有些沮丧——我什么都没有为她准备。

她摘下脑后绑着的红绳,抿在嘴里,然后一下一下地,将她那头总是披散着的长发扎起来,束得高高的——就像我一样。
然后,露出了她光滑细嫩的后颈,和一朵儿完全盛开的、鲜红的小花。

这下我是完完全全的惊讶了。
一瞬间,许多念头纷杂而过。她为什么一直告诉我她没有花?为什么她一直把花藏起来还能开的这么好?为什么她不去找自己的爱人?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能这么镇定的坐在这里!
今天不也是她的成人礼吗!只有半天——只有半天,不然就会…

她没有看我,而是摸索着掐住了那朵花的根部,将它轻轻摘了下来,然后捧在手心里认真端详。
我看了下腕表,猛地握住她的肩膀。
“还有五分钟,还有五分钟才过半天!来吧,我们到外面去跑一圈,说不定能找到你的那个命定的爱人——快!”

我有些语无伦次,但我的脑子里已经被她仅剩五分钟的生命占领,叫我无法分出心思来哪怕只是组织一下语言。

她被我摁住了肩,却没有动,只是笑盈盈地侧过头来看着我。
“我早就找到啦。在我四岁的时候。”

我看着她,看着她温软的眉眼,看着她披散的长发,看着她手心那朵红得宛如啼血般的小花。
我明白了一切。

“那个时候我也已经知道,我今天会死。”
她轻声说,目光轻飘飘的落在我的表上。
“还有多久?”

我张了张嘴,声音有些沙哑。
“…两分钟。”

她闭上眼,合拢了掌心,然后把头轻轻的靠在我的肩上。
我听到她清浅的呼吸,也听到了自己拼命压抑的抽泣。

“我想跟你一起玩儿。”
她轻声说。

“好。”
我哽咽着答应她。

她的呼吸停止了。
那朵花从她无力垂落的掌心滑落,顺着她的裙摆扑簌簌滚进了游泳池里。
几乎就在一瞬间,它彻底枯萎,变成了一团像落叶一样枯黄败落的东西。

我仰起头,终于崩溃地嚎啕大哭。

评论 ( 14 )
热度 ( 98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