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冬铁/奇异铁】盛开-06(修罗场)

祝我寄几生日快乐!

日更到今天就结束了(望干瘪的存稿箱

不过没关系因为写的很爽所以也不会太拖…的吧!


这章千呼万唤的奇异铁主场!

冬铁盾铁提及!

上啊史传奇!!


————————正文——————————


史蒂芬离开学校之后就直奔医院,不由分说抢了好几台手术来做,直到克莉丝汀闻讯赶来,将刚从手术台上下来正坐在地上默默喝葡萄糖的男人拽出来。

“现在回家。”克莉丝汀把他的大衣往他身上一丢,没什么好脸色,“我管你是受了情伤还是不高兴,回家,睡觉。”


史蒂芬动了动,别过脸去不想看她。


“我很早就说过的,史蒂芬。”克莉丝汀的语气软和下来,“你这么闷,迟早有一天会吃亏。”

“闭嘴吧,克莉丝汀。”史蒂芬低声说。

“做手术并不是发泄的方式,折腾自己的身体也不是。”克莉丝汀拽着他的胳膊,直到史蒂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走走走,你车钥匙我也给你拿来了,赶紧的回家睡觉。”她拍了拍史蒂芬的肩膀,又叹口气,“我这操的哪门子慈母心。”


不管史蒂芬心里怎么想,他还是被从医院赶出来了。

身后竟然有小护士喜极而泣,毕竟黑着脸又刻薄毒舌得史无前例的斯特兰奇医生杀伤力实在是过于巨大,她们连喘气都不敢大声。

史蒂芬更不高兴了一点儿。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这就导致史蒂芬能够一路畅通无阻地飙车回家。

他不在乎会收到多少罚单,他的大脑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到了疲惫,这个时候正叫嚣着渴望家里的床,或许还要来点儿热水。

今天糟透了。史蒂芬这样下了结论。


史蒂芬打开家门,把钥匙丢在了柜子上,边扯着领带边往厨房走。

他的胃部传来一阵阵的抽痛,史蒂芬拧起眉头摁着那里,判断自己需要来一杯温水。但他刚走进厨房脚步就顿住了——有人来过这儿。

一只玻璃杯被翻了出来,喝剩下的小半杯水还没倒掉,杯沿有一小片水渍残余。


史蒂芬沉默了两秒,慢慢拿起那杯水。

冰的,但他还是一口一口地,就着杯沿的水渍部位喝了下去。

然后,他洗干净杯子晾好,转身从厨房离开,去找那个一点儿也不把自己当外人的男孩。


不用耗费多大的力气,史蒂芬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找到了蜷缩成一团的托尼。

深色皮质沙发上,男孩只占据了一角,脑袋后面枕着柔软的抱枕,胳膊环绕着自己,看上去像是什么流落街头的小动物,可怜又可爱。

史蒂芬心里冰冷的一角悄悄地化了。


史蒂芬坐在托尼身边,拍了拍他弯曲的背:“小混蛋,你怎么来了?”


托尼动了动,把脸往一边儿埋。

他从神盾局跑出来之后在街上晃荡了很久,手机一直在震,全是巴基发来的信息。他知道是史蒂夫让巴基来找他的,就因为这个他也不可能回复他,于是托尼把手机给关了。

来往的行人很多,没人在意耷拉着脑袋不知何去何从的他,托尼吸着鼻子,再一次觉得自己无处可归。


十二年前他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失去了原先的那个家。

十二年后,他再次失去了一个家,和家里那个叫史蒂夫的男人。


在屋檐下蹲到腿麻,托尼总算想起了自己还有一把小钥匙。

于是他叫了车,来到了史蒂芬位于市中心的单身公寓,打开门进来晃了圈,喝了杯水,然后在沙发上倒头就睡——他实在是太过疲倦。

直到史蒂芬回来,将他拍醒。


托尼把脸埋起来,不太想见到他,但史蒂芬没有注意到他这些小心思,而是扶着他的肩直接把他给捞了起来。

目光落在男孩脸上,触及到他略红的眼皮,史蒂芬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冰冷。


“你哭了。”

史蒂芬冰凉的手指慢慢地在他眼底蹭过。

“谁欺负你了?你那个不靠谱的,看上去就很粗鲁的——男朋友?”


“谁?”

托尼一头雾水,眨眨有些酸的眼睛。


“那个扎辫子的男人。”


“你是说巴基。”托尼摇头,“他是我叔叔,巴恩斯叔叔。”

史蒂芬弯了弯嘴角。

多么奇妙,仅仅是托尼否定的一句话,他的世界就像是被一双手拨开了云雾,重见天日。

爱可真是让人又恼又喜的东西。


“那么,出什么事了?”史蒂芬的语调变得轻快了几分,“是谁敢让我们的小天才掉下泪来?”


托尼抬起手,用手背揉了揉眼睛。

这个动作换来了史蒂芬不赞同的皱眉,但他好歹还是没有说些什么,而是耐心地等待着。


“我被赶出来了,史蒂芬。”

托尼吸了吸鼻子。

“我去神盾局的时候看到那天晚上的女人又和史蒂夫在一起,我不高兴,史蒂夫问我为什么,然后,然后我说我不希望他有女朋友。”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说——那我来做你的男朋友吧,史蒂夫很生气。”托尼的声音越来越低,“我吻了他,他更生气了,还吼了我,让我离开。”


史蒂芬的心里慢慢地泛起绵凉的痛意。他安静地注视着托尼,却悲哀地发现自己连一句刻薄的话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你要做他的男朋友?为什么你要吻他?”


“因为我爱他。”

托尼迷茫地抬起头来。

“我愿意吻他,我不想离开他,如果是史蒂夫的话在一起一辈子也不会烦,我也不想让他讨厌我。这不是爱吗?”


这是的,这当然是。

就像我现在看着你,也想吻你一样。

就像我一想到你可能会离开我的身边,投进别的男人怀抱一样。

就像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照顾你这小混蛋一辈子一样。

就像我想都不敢想如果你讨厌我,我该怎么办一样。

就像我也爱着你一样。


史蒂芬扯出一个惨淡的微笑。


“他吼我,史蒂芬,然后我冲了出来,我没有地方可以回去。”

托尼抿抿唇。

“你可以收留我吗?如果,我是说,如果史蒂夫不要我了,那么就一直到我成年。”


“你想在这里呆多久都可以。”史蒂芬听到自己说,“我把钥匙给你,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可以搬出去,以后你就住在这儿…”


“不,不是让你搬出去!”

托尼急急打断了他。

“我不要一个人住,我害怕没有人的房子,留下来史蒂芬,不要让我一个人,拜托!”


史蒂芬垂落在身侧的手悄悄紧握。

大悲大喜之下,他的胸膛都在整个儿地颤抖,但现在依旧不受控制地为托尼的依赖而感到满足和快乐。

如果可以的话——如果可以的话,托尼会和他在一起住上好几个月,直到他成年。在这几个月里,他们会像一对同居的情侣,他可以假装自己拥有这个男孩,他可以做一场长长的梦。

史蒂芬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我只是稍微有一点粘人。”托尼看他久久没有回应,结结巴巴地解释,“霍华德和玛丽亚,就是在晚上,那个时候我也是一个人在家——我等了很久,没有人回来。”

他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回忆这些过去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我一个人在房子里,等过了一整个可怕的夜晚,等来的是警察,记者,还有法医,他们带我去看了我父母的尸体…我,我只是——”


“可以。”

史蒂芬快速地说。然后,他抬起两只胳膊,不太熟练地把男孩紧绷的身体拥进了怀里,生疏地拍着他的后背。

“放松,放松,不要回忆那些。”


托尼埋在他的怀里,悄悄嗅了口他身上消毒水的味道。和史蒂夫的味道不同,但是同样地叫他安心。


“我陪着你,哪儿也不去。”史蒂芬悄悄地在男孩发顶落下一个吻,声音沙哑,“你也可以一直,一直呆在我身边,我绝对不会赶你走。”

“绝对不会?”托尼闷闷地问。

“以我最宝贵的双手起誓。”史蒂芬低声许诺。


“这是我糟透了的一天听到最好的一句话。”托尼总算露了个笑脸,配着红红的双眼,眼睫毛沉沉地垂下来,可怜巴巴儿的。

看到你在我的房子里安眠,也是我糟糕的一天唯一最好的事情。

史蒂芬在心里默默地说。


“我第一次接吻,没想到是这么糟糕的结果。”

托尼撅了撅嘴,叹口气。

“在我的设想里,不说缠绵悱恻心潮澎湃,至少也不应该被一把推开才对。”


“的确很糟糕。”

史蒂芬沉默了一会儿,慢慢附和道。

然后,他向后退了退,让托尼的脸整个儿露出来。


托尼疑惑地与他对视,史蒂芬背着光坐着,五官藏在阴影里有些模糊不清,一双浅色的虹膜危险而迷人。

“现在补救一下,应该还来得及。”

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托尼看着他的脸慢慢放大,直到史蒂芬微凉的双唇轻轻贴上他的。


这是一个温柔至极的吻,史蒂芬耐心地舔舐着男孩饱满的唇,舌尖抵开他的牙关一路探进去,摸索着勾上他湿滑的软舌,轻吮慢碾。

史蒂芬腾出手来遮住了男孩圆睁的双眼,托尼的睫毛颤动,刷过他的掌心,一路痒到了心底。

接吻的时候就不要这样瞪着对方了。史蒂芬在心里无奈地想。不过没关系,以后我可以慢慢教他。


史蒂芬的唇离开的时候,托尼觉得自己的舌尖都有些发麻,他的呼吸不稳,颊侧浮上浅浅的绯色。


“如果你回忆这一天。”史蒂芬放下手,重新与托尼蜜糖色的双眼对视,“就不要想起那个糟透了的吻了,想起我给你的就好。”

托尼眨眨眼。

“讨厌我吻你吗?”史蒂芬又问。


托尼摇头。


希望的火苗重新在史蒂芬的心底燃起。

托尼并不讨厌他,也不反感他的亲热,这是不是能够证明,托尼其实并不明白什么是爱?

或者说,什么是伴侣之间的爱。

那么我还有机会。史蒂芬的内心一阵狂喜。我还有机会,我能教会他,我可以教他——分辨亲情与爱情,教他…爱上我。


“好孩子。”

史蒂芬微笑起来,又亲了亲他的唇。


“史蒂芬…”托尼突然开口,“你是我的老师诶。”


史蒂芬脸上的微笑僵住。


“我们学校允许老师和同学接吻吗?”


“…”史蒂芬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我明天就去辞职。”

托尼扑哧地乐出了声,然后大笑起来。

史蒂芬沉默地瞪着他的笑脸,随即也无奈地跟着笑起来。


个小混蛋,破坏气氛。


“行了,去洗把脸。”

史蒂芬站起身来。

“我下楼去买明天的早餐,你洗完了自己找间能睡的房间睡着,我待会儿就回来。”


托尼乖顺点头。


直到史蒂芬拿了钥匙和上门,他才缓缓地靠在墙上,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良久,哧哧发笑。

这个房子不再只是他“休息的地方”了。有了托尼在里面,它现在看上去就像是——家。


家。

这个词让史蒂芬的心头滚烫。

他按下电梯,好心情地一路弯着唇。


家里藏着个为非作歹的小混蛋,会和他同进同出,会睡在他一墙之隔的地方,会和他在每一个角落接吻。

史蒂芬甚至觉得自己想找个没人的角落好好大笑一场,才能宣泄心里淋漓的畅快。


这样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他在楼下看到了那个“巴恩斯叔叔”。


巴基依靠在大门旁的墙上,一根又一根地抽着烟,指尖燃动的火光明明灭灭。

史蒂芬走出来,和他打了个照面,两个人的脸色都冷了下来。

最后,还是巴基打破了沉默。


“托尼怎么样了?”


“住下了。”史蒂芬冷冷道,“告诉他那个罗杰斯叔叔,他不会再回去了。”

“不可能。”巴基紧皱眉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托尼有多粘史蒂夫,他们俩就像两块磁铁,远远地就能吸在一起,要断开来除非削肉剔骨。

“我不撒谎。”史蒂芬短促地笑了一声,“既然他不爱托尼,自然有别人来爱他。”


巴基眯起了眼。

这么一瞬间,他明白了眼前这个瘦高的男人怀抱着怎样的心思,这更让他恼怒。

“你可是他老师。”巴基上前一步,紧握的双拳青筋隆起,“你会给他带来麻烦。”


“我随时可以辞职。”

史蒂芬懒洋洋地说。

“只要托尼愿意,辞职,或者我们一起去外地,他怎样我都愿意。”


巴基瞪着他。


“而你们呢?罗杰斯只会吼他,会让托尼难过。”史蒂芬的语速越来越快,“你,巴恩斯,你能脱离神盾局吗?”

巴基没有说话。

“托尼在来之前哭过了。”史蒂芬又说,“我从来没见到他哭过,你见到过吗?”


巴基心疼得不行,气势也弱了下来。


“回去吧,巴恩斯。”

史蒂芬抬起步子,与他擦肩而过。

“你当然还可以告诉罗杰斯——我吻了他。比他做的好一万倍。”


巴基看着他的背影,咬了咬牙。

评论 ( 101 )
热度 ( 414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