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冬铁/奇异铁】盛开-02(修罗场)

日更的第二天

ooc预警

这章奇异铁冬铁主场,盾铁提及

大声在评论里喊出你们pick的cp!!

—————————正文——————————


托尼走到斯特兰奇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上课时间了,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但他没有在乎。

学校已经默认了托尼时不时的逃课,一开始他还会给自己找点不那么可信的理由,例如肚子痛头痛眼睛痛之类,到后来干脆就直接翘掉他不感兴趣的课程。不是没有老师对他表达过不满,只是根本没有人能管得住他。

贾维斯和斯塔克工业的员工不可能,他们还指望着斯塔克发工资,而史蒂夫在这方面对他包容得出奇,几乎是一门心思把托尼往熊孩子的方向宠,有的时候甚至会主动为他包庇。


就在整个学校都拿托尼无可奈何的时候,他们的医学院恰好高价请来了斯特兰奇。

大名鼎鼎的上帝之手,世界上最好的神经外科医生,他的刻薄冷漠和他的学术能力一样卓越,而他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英俊脸蛋让托尼眼前一亮。

“我们学校终于有不那么伤眼睛的老师了。”托尼当年这样感慨道,“感谢上苍,我更爱学习了一点儿。”

成功地把一众人到中年秃了头皮又圆了肚皮的教授气得吹胡子瞪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十分颜控的托尼对新来的老师表达出了空前的热情,史蒂芬甚至一度在自己的课堂上看到不在点名册上的他,旁若无人地占据第一排,干着明显和医学不搭边的事儿,时不时抬头看一眼他。

“第一排中间的这位同学。”史蒂芬忍无可忍地点名,“穿着红色外套脖子上还挂着耳机的这位,请问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你可以当我不存在,亲爱的史蒂芬。”托尼笑眯眯地转了转笔,托着下巴看他从讲台上大步走过来,“你瞧,我安静着呢。”


史蒂芬有点儿无礼地抓起他面前摊开的一大堆草图和演算纸看了看。

隔行如隔山,他根本看不懂这上面都在写些什么,但好歹草图是看明白了——这漂亮男孩在自己的课上研究小型导弹。

史蒂芬被气笑了。

“如果你不是我的学生就请你出去,不要扰乱课堂。”


“我安静着呢。”托尼再次为自己辩驳,还转过头扬声问这群并不熟悉的同学们:“你们说说看,是不是?”

“是——”乐于见到学校的风云人物和新来的老师激烈碰撞,同学们唯恐天下不乱地起哄。

史蒂芬僵着脸瞪了满面无辜的托尼半晌,最终放下了手里的演算纸。

忍了又忍,他再次转身。


“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看看你的脸洗洗眼。”托尼万般诚恳地说,“还有…稍微挽救一下我对这个学校老师的颜值深深的绝望。”


史蒂芬在一片哄笑声中愤愤转身。


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不过是十天半个月的,史蒂芬已经习惯了托尼出现在他的课上,一个人坐在第一排,忙着手里乱七八糟的事儿。

有一回托尼去了斯塔克工业没来的及回来,史蒂芬看了看空落落的座位,不适应地问了一句。下一次课得知这一切的托尼一脸洋洋得意。

“你习惯我了,是不是?”托尼在课后没有急着走,而是挎着包把收拾教案的史蒂芬堵在了讲台上。


“没有。”史蒂芬看着这小混蛋得逞的笑脸,肠子都悔青了。


“撒谎,斯特兰奇。”托尼轻而易举地揭穿了他。

史蒂芬充耳不闻地往外走,托尼踏着欢快的步子跟上,唠唠叨叨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斯塔克工业烦人的高层,向他抛媚眼的秘书,还有他的实验进程,等等。史蒂芬想快点走开甩掉他,或者干脆让他闭嘴走开,但他放慢了脚步,好让矮了自己一个头的男孩能轻松跟上。

于是托尼一路跟到了他的办公室,吃了午餐,然后被等在外面的司机接走。


“我以后可以直接来你的办公室啦,对不对?”临走前,托尼这样问他。

“不行。”史蒂芬冷着脸回答。

“下次我要吃蘑菇奶油意面。”托尼一点儿也不在乎他的口是心非,“再见,史蒂芬,我挺喜欢你——这儿的。”


史蒂芬的心跳漏了一拍。


直到门被关上,脚步声逐渐远去,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自己耳根子上的热意。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史蒂芬恼火地翻了个白眼。小混蛋,这是能乱说的话吗!


但是无论史蒂芬介不介意,托尼还是一次又一次地闯进了他的办公室,大剌剌的。到了现在,就连史蒂芬自己也已经习惯了有时候一打开门,那个男孩就已经坐在了办公室的任何一个角落,或者干脆躺在唯一一张小床上酣睡。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


托尼推开门,用脚后跟把门带上,越过了办公桌前的史蒂芬,直直蹦上了角落的小床。


“我是叫你过来完成课题的。”史蒂芬干巴巴地说,放下手中学生交上来的实验报告,“不是叫你过来睡觉的——给我起来。”

“我不高兴,史蒂芬。”托尼抱着自己的包,一只穿了球鞋的脚翘起来,晃晃悠悠。“而你居然脑子里就只有课题,冷漠无情!”

“如果你的鞋子挨到我的床,我还可以让你领略我更冷漠无情的一面。”史蒂芬转动椅子回过身来,双手交叠。“赶紧的把腿放下来,我或许还能勉为其难听一听你的…少年心事。”


托尼老实放下了腿。


“你知道我的叔叔吗,史蒂芬?”他坐起来。

史蒂芬的目光在他瓷白的颈边紧贴的一撮发梢上徘徊了一会儿:“略有耳闻…神盾局的高层,在战争中被称为美国队长的传奇人物。”

“史蒂夫·罗杰斯。”托尼不耐地直接说出了他的名字。“他昨天晚上带回来了一个女人,我不高兴。”


史蒂芬愣了,他瞪着托尼苦恼的脸好一会儿,才头疼地叹了口气。

如果托尼说的不是领养他的叔叔,如果托尼说的不是那个被誉为道德标杆的男人,他几乎要以为这傻孩子是在吃醋。

那种感情上的,吃醋。


神盾局。

“昨天托尼好像不太高兴。”史蒂夫忧心忡忡地搅拌着盘子里的汤,“我把莎伦带回了家,因为有文件要让她拿走,我以为托尼已经睡了但是他没有,于是他看见了她…我以为他不在意,结果第二天他突然提起了她,看上去好像不太高兴。”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心不在焉地听着,时不时嗯嗯两声,抬起手将脑后比较长了的头发扎成一个小揪揪。

“他为什么不高兴,巴基?”史蒂夫认真询问。


“或许是吃醋了。”

巴基往嘴里填了口汤。

“毕竟你们之前从来没往家里带过任何人不是吗?——噢,除了我。”他笑起来,“托尼也挺喜欢我的,或许比起你来更喜欢我也说不定。”


“胡说。”史蒂夫瞪了他一眼,“托尼当然最喜欢我,你就别想了。”


巴基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总之他应当是吃醋了,怕你被别的什么女人抢走就不要他了之类…孩子都这么想。”


史蒂夫对着汤又叹了一口气。

他觉得巴基说的有道理,但是又好像哪里不对。


办公室里,史蒂芬已经和托尼互相瞪了半天了。

史蒂芬一直在试图组织语言,而托尼等着他开口已经等得要急死了。史蒂芬下意识地想要直接问——你是不是喜欢他?

但是他似乎并不情愿这么问。因为他不太想听到一个肯定的回答。如果托尼大大方方地点头,是啊,我喜欢他——那么,那么……那么,我怎么办。


这样的念头悄然出现,让史蒂芬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不希望你的叔叔有女朋友?”史蒂芬强压下内心的异样感,“还是说,你只是不满你们家被陌生人踏足。”

托尼抱着胳膊认真思考了很久。

“我…不知道。”他慢吞吞地说,“我不知道,但是我就是不高兴,史蒂夫应该有女朋友了,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但是我就是不高兴……我也不想让别人进我们家,…讨厌。”


史蒂芬安静地听着他絮絮叨叨。


“史蒂夫对我很好,而我却不希望他好,我是坏孩子吗?”

托尼抬起头看向史蒂芬,目光茫然而惶恐。

“我是坏孩子吗,史蒂芬?我会不会因为这个被赶出去?如果他知道我这么想,会不会对我很失望,会不会不要我了?”


“你本来就是个小混蛋。”

史蒂芬冷淡地说。看到托尼抿了抿唇,他又慢吞吞地开口。

“如果他赶你出来,你就来我家。你有我电话,地址我想你也可以查到的。”


托尼依旧没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史蒂芬直接从抽屉里翻出备用钥匙往他怀里一丢。

“钥匙也给你,行了吧?”他没好气的说,“我不能保证你的叔叔怎么想,但是我永远不会赶你,给我放心吧。”


托尼捏了捏那小小的金属,心情稍微松快了些。

他一跃而起,向史蒂芬扑过去——“我就知道你超喜欢我的!对不对,史蒂芬!”

“走走走赶紧走!”史蒂芬被男孩亲昵地紧贴上来,浑身一哆嗦,强忍着滚烫的耳根怒斥,“别在我这儿捣乱,个小混蛋!”


神盾局。

“下班之后我跟你回去。”巴基把吃完的餐具一收,转身对跟在他后面的史蒂夫说。

史蒂夫放好餐具,疑惑地看他一眼。

“我都好久没看到那孩子了,这次任务一走就是好几年,难道还不让他的巴恩斯叔叔去看看他不成?”巴基笑着往史蒂夫小腿上踹了一脚,“看你防备的,又不是去抢你的宝贝。”


“别打趣我,巴基。”史蒂夫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记得给他准备礼物,他可盼着你呢,前两年圣诞节每回都要问我——怎么不见巴恩斯叔叔的?”

“我的小蜜糖。”巴基甜蜜地叹了口气,“被人惦记着真好。”


“是惦记你的礼物。”

史蒂夫酸溜溜地说。


于是托尼掏出钥匙打开门,看到的除了脖子上挂着围裙准备烤小蛋糕的史蒂夫以外,还有另一个男人。

他穿着深红色的背心,露出饱满结实的肌肉,中长发在脑袋后面扎起个小揪揪,听到开门的声音转过头来。


托尼结结实实地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惊喜地把包一甩鞋子一蹬,欢呼着扑进了他大张的怀抱里。


“咱们的宝贝儿托尼都这么高了——来我掂掂!”巴基乐呵呵地将托尼抱起,在不大的客厅里转了个圈儿,然后把他搂在了自己的臂弯里,“沉了不少,也更…呃,更好看了。”

托尼眉开眼笑,搂着他的脖子咯咯乐个不停。


这孩子是真的越长越漂亮了,巴基出任务之前他还是个包子脸的小男孩,短胳膊短腿,五官精致。几年后回来,这孩子就像是一朵开得气势汹汹的玫瑰,美得让人心惊。

哪怕是刚从冰冷的生死线上挣扎下来的巴基,也被晃花了眼。


“巴恩斯叔叔!”托尼甜滋滋地喊,“我的礼物带来了没有?”


“带了的带了的。”巴基赶紧回过神来,连连点头,抱着他就往客厅走。

史蒂夫从厨房里探出个头来,看他们俩亲亲香香缠在一块儿,酸溜溜地哼了声,索性钻了回去,眼不见心不烦。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烦什么。


巴基抱着托尼坐到了沙发上,从一边儿自己带过来的大背包里翻出了几张被封死的圆筒,直接暴力拆开,然后把里面的纸张递给托尼。

“可别让人家给看到了,我好不容易搞来的,都是现在最前沿的武器。”巴基小声嘱咐。

托尼连连点头,也不往旁边坐,举着那些在巴基看来简直是天书的武器结构平剖图看得入神。


巴基爱怜地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发顶,心里一叹。

这孩子的天赋就和他的样貌一样打眼,也难怪史蒂夫让他藏着掖着,不然哪怕是有神盾局的保护,托尼也绝对活不到这么大。


正想着,坐在他大腿上的男孩或许是坐得累了,小屁股往后一拱一拱,正正好压在了巴基的胯下。

巴基抚摸他脑袋瓜的手一顿,目光僵硬地往下瞥。

这还不算完,托尼往后一躺,直接就把自己整个儿塞进了巴基怀里,舒舒服服地靠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端着资料看的认真。


巴基无声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孩子多大了来着?好像…好像快要成年了,十七岁,是不是?

边胡乱思考着托尼的年龄,巴基的身子逐渐僵硬。

十七岁的男孩,该发育完全的地方都已经发育完全了。而托尼,隔着一层面料上佳的休闲裤,巴基也能感受到,这个男孩拥有一个绝妙的、辣透了的屁股。

那两团白肉出奇的柔软,此时恰好压住了巴基的下身,臀缝卡在那一小团凸起的地方。


更不妙的是,巴基发现自己的下身不受控制地逐渐苏醒,挺立了起来。

糟糕。


史蒂夫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巴基举着两只手傻愣着,而他的怀里坐着惬意的托尼,对于自己的屁股下压着个成年男人一点不自在都没有。

“托尼!!”史蒂夫几乎是瞬间怒气腾盛,“下来!”


托尼放下手里的资料,莫名其妙地看过去。

“我不要。”他奇怪地拒绝,然后再挪了挪屁股。巴恩斯叔叔总是穿硬邦邦又有很多配饰的裤子,硌得他其实不太舒服。

而巴基被他那折磨人的小屁股一蹭,脸色更扭曲了。


“赶紧下来!”

史蒂夫黑着脸大步走过去,两只手抓着男孩的腰就给整个儿举了起来。


重新获得自由的巴基一跃而起。

史蒂夫和托尼眼前一花,巴基已经冲进了洗手间并重重摔上了门。


“……他还好吗?”托尼愣愣地问。


“我很好!”巴基在洗手间大声回答。

他低下头,和自己精神百倍的小兄弟面面相觑,又看看镜子里一脸尴尬的自己。

“真的很好!!”


“不能这样随便和别人——”史蒂夫把托尼放在沙发上,拧着眉头找了半天的词,“这么亲近。”

“可他是巴恩斯叔叔。”托尼无辜地抬头看他。

“也不行。”史蒂夫铁面无私。

“为什么?”托尼也皱起眉,“我只是坐在他腿上,以前我们也这样不是吗?”

“那时候你还小,无所谓。”史蒂夫叹了口气。

“但是我也这样坐在你腿上。”托尼盯着他。

“……只有我可以。”史蒂夫觉得这句话有点儿不太对。“我是说,我是你的叔叔,所以我也可以。”

“他也是叔叔。”托尼反驳。


史蒂夫头疼地咬了咬牙。

“晚上再和你说。”


托尼耸耸肩,低下头去继续看巴基带来的资料。

评论 ( 54 )
热度 ( 451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