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冬铁/奇异铁/贾尼/虫铁】点梗六角恋(一发完)

我真的…尽力了……………
第一次写这种巨型修罗场
应该也会是最后一次
妈耶

为了避免被吐槽蹭热度
我就不打tag了
单纯做点梗粉丝回馈
爱你们❤️


————————正文———————————

01.
无限战争后,所有的复仇者再次聚集在复仇者基地,热热闹闹地凑在一块儿,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过。
基地够大,每位复仇者都分到了一块儿自己的“私人空间”,保证了他们绝对的隐私。
但关于这块位置的安排,总有些人不太满意。

02.
史蒂夫把属于自己的卧室转了个遍,确保它看上去和以前复仇者大厦里的那间几乎一摸一样,甚至连房间角落的那座画架都是原来那个,一边挂着他常用的那块儿脏兮兮的毛巾,上面沾满了各色颜料。
托尼从来没有忘记过我。
史蒂夫觉得心里暖呼呼地,一股子甜蜜的劲儿让他甚至想现在就去找托尼,然后跟他说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总之,他想现在就看到他。

“你的房间看上去不错。”
大剌剌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巴基环顾四周,中肯的点评道,然后仰头灌下一大口冰水。

“当然,这是托尼为我设计的——和之前我们在复联大厦里的那个一摸一样。”
史蒂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那么傻里傻气,但他实在压不住那股子炫耀的劲儿。
“他说他怕我不适应新世纪,我的房间都给我装成了我们那个年代的风格,还有这些——你瞧,老式收音机,老式唱片机,老式…”

“和我的一样。”
巴基把水壶丢到一边,打了个哈欠。

史蒂夫的声音卡在了嗓子眼儿里,他猛地拧过头来,良久才干巴巴地挤出一句。
“不好意思,什么?”

“你的房间,装修风格,配件,和我的一样。”
巴基无辜的看着他。
“小斯塔克也特地为我准备了这些。”

史蒂夫沉默下来,一屁股坐上窗台,抱着胳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泡进了柠檬里,每个细胞都叫嚣着冒着酸气。

“你喜欢他。”
巴基的声音再次响起。

史蒂夫猛的坐直了身子,满脸因过度掩饰而显得有些夸张的惊讶。
“什么?不——我们只是队友!”他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虽然我们确实非常要好,我们十分了解彼此,我们是最棒的搭档,我很尊重他,我也很欣赏他,我…”

“噢——”巴基拖着长调子再一次打断了史蒂夫的话,他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湖水蓝的双眼微微眯起。
“那,我就去追他了。”

“什么?!”
史蒂夫这下彻底端不住了,整个儿从窗台上弹了起来。
“等等,你怎么能——不行!巴基,不行!”

“为什么?”
巴基认真的问。

因为我们才刚结束一场大战还没休整好你不能去打扰他而且我们之前才打了一架你难道不觉得尴尬吗还有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我怎么不知道而且你不知道先来后到的道理吗给我到后面去排队啊你这个一回来就夺人所爱的混蛋发小!

“…托尼不喜欢男人。”
史蒂夫干巴巴地说。

“是吗?我昨天才看到那个长脸法师吻了他,托尼没有拒绝。”
巴基冷静地说。

所以现在你就开始叫他“托尼”啦?…等等,什么??
“谁吻了他???”

“那个长脸法师,名字和你很像的那个。”
巴基用那只铁胳膊支着下巴,拧着眉头仔细回忆。
“你知道我记性不太好,唔…总之,我昨天去找东西吃,看到他们俩在接吻,还藏在餐厅的长桌下面。”

史蒂夫捏碎了手边的一支铅笔。

“我看了很久。”
巴基的表情看上去甚至有点回味。
“他的魅力实在太大了,你懂吗?我看到最后——发现自己一直在幻想如果吻他、掐着他屁股的那个人是我。”

我懂,我怎么不懂。
在几年前我甚至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个大胸脯姑娘,就能光明正大摇曳腰肢凑上前和他搭讪了。
史蒂夫的脸色铁青。

04.
行动派的巴基决定现在就在基地里晃上一圈儿,“运气好的话能捉到他,落单的那种”,他是这么说的。
史蒂夫一言不发地跟着巴基一起出了门,然后在对方了然的微笑里默默红了耳根。

“公平竞争,兄弟。”
巴基拍了拍史蒂夫被紧绷在白体恤里的臂肌。
“你已经不是豆芽菜了,我也不会再让着你。”

史蒂夫想再次为自己争辩一句“我没有喜欢他”,但一开口就是:
“走着瞧。”

05.
两位超级士兵杀气腾腾的走进休息室的时候,托尼差点以为有外敌入侵,险些把手里的平板摔在地上。

“托尼!”史蒂夫眼前一亮,脸上挂着甜笑迫不及待的大步走向他。
巴基绷着一张不爽脸跟在后头,脸上写着不高兴可脚步根本没有慢上哪怕一点。

“嘘。”
托尼看了一眼史蒂夫,重新拧过头把目光落在平板上,没精打采的轻声说。
“他睡着了。”

谁?
史蒂夫和巴基在托尼对面的沙发落座,这才发现托尼身边躺着一个男孩,裹着托尼最喜欢的那张柔软的毯子,睡得昏天暗地。
而托尼一只手抓着平板,另一只手抚在男孩蓬松柔软的鬈发里,指尖绕着他的发丝玩。

他们之间流露出的那种亲密感叫史蒂夫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
在很久以前,我们也曾这样亲密过。
史蒂夫心里想。
托尼曾经也这样躺在我身边睡得安心,而我的手也会摸在他弓起的脊梁上,听着他细小的呼噜。

但现在,一切都没了。
我甚至不敢坐到他身边。

史蒂夫想的入神,而巴基一瞬不错地紧盯着托尼的手,铁胳膊活动了一下,指尖快速的在膝盖上点动。
糟糕…。
也想让他摸摸我。
巴基面无表情的想。

06.
熟悉的噼啪声响起,休息室一角打开了一个传送圈,史蒂芬从金光四溅的圈里走出来,臂弯上还夹着几本厚重古老的大部头。
他还没站稳,就看到了托尼身边酣睡的男孩,于是不爽的皱起了眉头。

“我说了别太惯着他。”
史蒂芬的语调凉凉的,长腿迈开几步走到托尼身边,毫不客气地揪着彼得的领子连推带搡弄到沙发另一端,然后一屁股占据托尼身边的位置。
突然被推开的男孩恼火的睁开惺忪睡眼,瞪着这位不速之客。
而史蒂芬回了他一个刻薄的假笑。

“他昨晚帮我做了一晚上的实验,好不容易睡会儿。”托尼叹了口气,挪挪屁股让史蒂芬坐得更舒服点儿,“书找到了吗?”

“嗯哼。”
史蒂芬把书统统塞进他怀里,又顿了顿,把脸也欺过去,浅色双眸半眯,像是某种危险的大型猫科动物。
这个动作明显就是在索吻,一时间,其它的三位男士的上身都往那边儿倾斜了一点,屏息凝神随时准备冲上去把他们俩分开。
史蒂夫的指节都已经捏出了清脆的声响。

还好,托尼毫不留情的推开了法师凑上前来的脸,一门心思翻看自己手里的书。
“想都别想。”托尼冷哼一声,“你昨天把我舌头都咬破了,吻自己去吧。”

齐刷刷的抽气声响起。

史蒂夫毫不意外自己会这样倒抽一口凉气,因为在听到托尼亲口说了和这个长脸法师接吻后,他的心口传来的闷痛简直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拳。
肝肠寸断。
那么另外一声是谁的?史蒂夫抬头望去,对上了头发乱糟糟的那个男孩的双眼。

年轻的蜘蛛侠扒拉了两下头发,有些恼火地“啧”了一声,在感受到史蒂夫的视线后立刻望过来。
史蒂夫这才想起,去年这个男孩就已经成年了。

在堪称火花四溅的对望中,史蒂夫看到了对方眼中如小兽般的警惕,和志在必得。
史蒂夫率先移开了目光。

“说的好像勾着我的脖子不让走的人不是你。”
史蒂芬不甘心的在托尼脸上啄了啄,小声咕哝。

巴基站了起来。
“小斯塔克。”

托尼把目光从那些文字里拔出来,落在巴基的脸上。

“你给我做的这个新胳膊,从昨天开始,有点疼。”
巴基拧着眉头走过去,不自觉带了些冬日战士的凛冽姿态,让托尼不自觉端正了坐姿。
但是意料之外的,巴基就这样坐在了托尼腿边,休闲裤被腿上健壮的肌肉绷出了诱人的线条,一只铁胳膊搭在他膝头。
他的脸仰起,黑发卷曲着垂在耳边,湖水蓝的双眼看上去简直能让人称赞一声乖巧。

托尼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童年在后花园看到的那只蓝眼睛黑猫。
糟糕,想撸猫。

“哪儿疼?”
托尼掩饰性地移开视线,握着冰凉的铁臂端详敲打着检查。

“连着的这里。”
巴基见自己的色诱起了效果,满意的点了点连接铁臂的肩头。
“刺痛。…需要我脱下衣服给你检查吗?”

劣质手段。
史蒂芬冷笑,好整以暇的抱着胳膊俯视装得格外乖顺的超级士兵,任由心里一阵阵的冒着酸水。

…真是我的好兄弟。
史蒂夫以几乎能瞪穿巴基后背的气势怒目圆睁。

啧。
年轻的蜘蛛侠发出第二声恼火的咕哝。

07.
托尼坚定的拒绝了巴基试图在众目睽睽之下脱衣表演的提议,并看到了对方脸上明晃晃的遗憾。
二战老兵这么开放的吗?托尼忍不住看了眼史蒂夫,在心里暗自嘀咕。也没见史蒂夫以前在我面前动不动就脱衣服啊。
对上托尼的视线,史蒂夫打起精神咧出个过于灿烂的微笑。

“跟我到工作室来,我们可能得把它摘下来检查一下。”托尼站起身,把膝上的大部头搁在史蒂芬腿上,换来了对方不爽的一声冷哼。
“我坐下来还没有五分钟。”法师语气里的不满都快要溢出。
“别像个宝宝一样闹脾气,我待会儿就回来。”托尼很不走心地安抚了一下,“乖孩子。”

“你的…男朋友也可以一起来。”
巴基从地上站起,亦步亦趋跟着托尼的步子,声音低沉却确保能让休息室里每一个心怀不轨的男人听见。

“什么?谁?”托尼有些吃惊地拧过头,“你是说史蒂芬?不,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还是布鲁克林小王子手段高。
史蒂夫暗自钦佩,不意外地看到那个长脸法师把书用力地翻过一页,哼了个不满的鼻音。

“别来劲儿,史蒂芬,我可没有答应你。”托尼插着兜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头也不回地扬声道。
“你迟早会的。”法师刻薄地回应。

不,托尼才不会。
跟在托尼身后的巴基在心里默默反驳。
他会是我的。

“斯塔克先生!我可以帮忙!!”彼得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一溜儿小跑跟上,“我、我也想学习一下!”
托尼默许了他跟上来的举动,却在走了两步之后再次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那个默默跟在最后面的金发大个子。
“所以,你也跟来干什么?”

“我,咳,我……”
史蒂夫绞尽脑汁思考了半天,试探着问。
“我去帮你收拾一下房间……?”

08.
于是,托尼的工作室里一下子挤进了四个大男人。

拆卸巴基的胳膊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托尼手上的动作放的又轻又慢,生怕出了点儿差错。
虽然拆自己的反应堆时他的动作干净利落,好像把胸口掏出个大洞的人不是自己似的,但拆别人的就不太一样了——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托尼的愧疚心能把他自己吃下去。

巴基的目光一直凝在托尼脸上,看他垂落的长得过分的浓密睫毛,看他屏息凝神的专注模样,看他下意识咬住的下唇泛着一圈儿褪去血色的白。
“哎哟。”他鬼使神差地拧了拧眉头,轻声呼痛。

“痛吗?”
小胡子男人果不其然停下了动作,抬头问他。

巴基点点头,眉头一耷拉看上去有些委屈。
实际上一点儿也不疼——一点儿也不,只有托尼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光裸的肩头传来的酥麻感,让人无端端的心里发痒。
但,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对吧?

“我会轻点儿,你忍忍。”
托尼舔了下唇角,这个动作让他的唇上泛了一层水光,看上去有些诱人。
但他本人显然对此毫无感觉,自顾自揉捏了一下金属手臂连接的那块儿肩头,然后再次俯下身凑上前去。

“嗯。”
巴基的唇慢慢弯了起来,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些许当年布鲁克林小王子的倜傥风采。
“为了你,我会忍住的。”

“你是在跟我调情吗,大兵?”
托尼飞快地抬眼瞥他一下,漂亮的蜜糖色双眼里满是调侃。

“你什么时候下班?我能请你喝一杯吗。”巴基甚至对他眨了一下眼,看上去甚至有些俏皮。

托尼闷声笑起来,手上的动作不停,却配合着他胡扯乱侃。
“这可说不准,我们老板最爱让我们加班了,你能等我一会儿吗大兵?”

“我甚至愿意在你的门外站上整整一晚。”

史蒂夫开始有点儿后悔自己对巴基说的那句“我不喜欢他”,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所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明明我才是从一开始就站在托尼身边的人,为什么在这间工作间里,我只能站在一旁,一句嘴都插不上?
明明我才是最先来的那个。

09.
彼得耷拉着脑袋坐在一个工具箱上,蔫头蔫脑地和小伙伴内德发信息。

-嘿内德,我第五百九十一次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你知道的,关于斯塔克先生。
-嘿伙计,发生了什么?你可是蜘蛛侠耶!好吧我承认钢铁侠确实要比蜘蛛侠酷一点…可是,谁能拒绝蜘蛛侠呢?
-我一直觉得美国队长可能也喜欢他,今天我才发现这是真的。
-…没事!他们不是刚内战过吗,你还有机会!哪怕对手是美国队长也不能认输!!
-美国队长的朋友,前冬日战士,也喜欢他。
-…………老天,这俩人站一块儿光个头就有三个你那么大呢。
-更糟糕的是,那个法师——奇异博士,也喜欢他。
-……
-而且他们昨天还接吻了——接吻!我连一个脸颊吻都没有得到过!
-…好吧这听起来是挺让人绝望的。
-而且冬日战士还特别会调情,他们现在已经约着去喝一杯了。
-……哪怕我是你背后的男人,也说不出“你还是有希望的”这种话了,哥们。
-我知道,内德,我知道……

彼得叹口气,把手机屏幕摁灭,然后重新揣进兜里。
“斯塔克先生!”彼得从工具箱上跳起,重新振奋精神,“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你帮我看好队长,别让他弄坏什么东西就行。”
托尼连眼皮子都没抬起来一下。

于是彼得和史蒂夫两个人的眼睛都暗淡了下去。

10.
晚餐之后,托尼真的和巴基去喝了一杯——就在基地活动厅的吧台里,这可把其他三位男士嫉妒的够呛。

巴基晃了晃酒杯里的冰块,透过半透明的琥珀色酒液眯起一只眼看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托尼从坐下来之后就一句话也没说过,而是一口接着一口地往下灌酒,眼神飘飘荡荡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
“你答应和我一起喝酒,是想问我什么吗?”巴基把玻璃杯不轻不重地搁下,状似随意地开口。

“……”托尼沉默了好一会儿,单手解开了西装排扣,有些烦躁的调整了坐姿。“你们在瓦坎达过得怎么样?”
“我们?”巴基重复了一遍这个词。
“对,你,鹰眼,山姆,小女巫,还有……”
“史蒂夫。”巴基安静的看着托尼的双眼,“你想问的是史蒂夫,对吗?”

托尼再次沉默了,但巴基好像不得到一个回答就不肯再开口似的,于是他只能挫败地投降。
“噢行吧,是的,史蒂夫在瓦坎达过得怎么样?”

“他过得不算好。”
巴基固执地直视着托尼,哪怕对方已经挪开了视线不再与他对视,但他就是不想错过托尼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小表情。
“他的那个手机上的漆都快被他摸掉了,邋遢得像个流浪汉似的,胡子不剃头发不整理,衣服也穿的皱皱巴巴,国王要给他换一套新制服他也拒绝了——他说这套制服是你为他设计的,他不想换。”

巴基看到托尼的脸上快速而纷杂地闪过一系列复杂的表情,最终又趋于平静。
“哦,是吗。”他说。

“他有一次出任务,被子弹打中了左胸。”
托尼转过了头,双眼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像杯底凝着的那一汪烈酒。
巴基继续说:“离他的心脏只有不到两厘米,哪怕有瓦坎达的技术也躺了好几天才勉强痊愈。史蒂夫醒过来之后,可能还在梦里,他迷迷糊糊的对着苏瑞说‘托尼,我没事’。”

托尼又不说话了,他只是这样安静的看着巴基,捏着玻璃杯的指节泛白。

“史蒂夫爱你。”
巴基说。

11.
“可我直到最近才感觉到。”
过了不知道多久,托尼的声音才慢慢响起,他叹了口气,像是个垂暮之年的老头。
“我一直觉得他不太喜欢我,你知道吗——他总是对我有这么多意见,有发不完的脾气。我一直觉得,他不太喜欢我。”

托尼嘴里有些语无伦次地重复着“他不太喜欢我”,坐直了身子,将衬衫有些粗暴地扯开,露出胸膛中间嵌着的反应堆,和几乎横穿他整个胸膛的、狰狞如蜈蚣的伤疤。
“看啊,这是他给我留下的——你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如果他对我有一点感觉,哪怕是一点,怎么会忍心给我留下这样一道丑陋的疤?——他几乎把我整个儿劈做了两半。”

“对不起。”
巴基咬了咬后牙槽,再次进行苍白而无力的道歉。

“我每次洗澡、换衣服,或者别的什么时候,看到这道疤都会想起那个时候——太冷了,也太疼了。”
托尼的尾音有些颤抖,他的喉结快速地滚动着,像是随时会从高脚椅上跳起来大骂一通脏话,却硬生生地忍耐着。
“史蒂夫爱我,这是我听到过最荒谬的笑话。”

巴基不再说话,而是用力地握住了托尼拽着自己衬衫领口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温柔地掰开,然后一颗扣子一颗扣子地为他扣上。
做完这一切后,他倾身过去,在托尼衬衫下透出的那块儿圆形蓝光上落下了一个吻。

反应堆的表面是光滑而冰冷的,而巴基的唇是火热的。

“我将自己补偿给你。”
巴基低声道。
“我给你带来的伤害已经无法挽回,而我拥有的太少,能献给你的就只有我自己。”

托尼猛地弹了起来,像见鬼一样瞪着他。

“是的,我也爱你。”
巴基平静的仰头看他,垂落在腿边的指头几乎把裤腿拧出个洞来。

托尼……托尼转头奔走了。

巴基长长的出了口气。
“行了别躲了,出来吧哥们。”

12.
史蒂夫从吧台后边站起,撑着桌面一个翻身跳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巴基身边——托尼刚离开的那个位置。
他没有和巴基说话,而是怏怏地喝了口对他来说没有效果的烈酒。

“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史蒂夫。”巴基摘下玻璃杯边卡着的半片柠檬,在手心里捏成了烂糊糊的一团。
他将它凑近唇边,探出舌尖尝了尝。
酸的,酸得发涩。

“你是我们所有人——我们所有对他有企图的人之间,曾经离他最近的。”巴基扯了张纸巾擦拭手上的狼狈,“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不放他走,说不定这个时候我们都只需要一个房间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坦诚地面对自己?”
史蒂夫沉默不语。

巴基把纸巾一丢,站起身就要离开。

“你不明白。”史蒂夫苦涩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爱会让人变得胆怯…我能忍受不曾拥有,但如果得到后再让我失去,我会疯掉的。”

巴基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停下。

13.
托尼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猛地拍上门之后,发现床上躺着某位不请自来的法师先生。
“终于回来了?”史蒂芬把手上的医学杂志翻过一页,凉凉地讽道。
他的身上穿着考究舒适的绸睡衣,发丝还冒着水汽,一旁的沙发扶手上挂着的毛巾托尼再眼熟不过,漂浮在一旁的斗篷甚至抬起一角对他挥舞了两下。

“你怎么又在…算了。”
托尼头疼地脱下外套甩在地上。
“今天我没心情,你要是不想老实睡觉就给我回去。”

史蒂芬啪地合上手里的杂志:“他和你告白了?”
“没有。”托尼下意识的否认。
“那就是有了。”史蒂芬穷追不舍。
“……就,别问了。”托尼心烦意乱,长长的吐了口气。
“你打算什么时候答应我?”史蒂芬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赤裸着双脚踩着长毛地毯一步步走过来,微弯下腰紧盯他。

“我……”

“抱歉,打扰到你们了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托尼的话,他们俩一起朝着声源处望去,看到半个身子从墙上探出来的幻视。

“……走门。”
托尼觉得自己简直心力交瘁。

幻视从善如流地答应了,从墙上又穿过去,然后再次穿过紧闭的大门飘到托尼跟前。
托尼第无数次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太苛求孩子。

“很抱歉深夜来打扰你,斯塔克先生。但是有个人他说想见见你。”幻视认真的说,“所以我带他过来了。”

托尼愣了一秒,还没来得急问是谁,就看到幻视的身上泛起了一层柔和的光晕。
金橙色的,柔和,却温暖,还有细微的小数据流纷飞而过。
等到光晕褪去,重新出现在托尼面前的人形再熟悉不过。整洁挺括的三件套,领结打得一丝不苟,浅金近白的短碎发,眼窝深陷双唇紧抿,钴蓝色的双瞳像是两颗瑰丽的宝石,冰冷而无机质。
这是贾维斯还在的时候,托尼为他设定的“如果有人形”的模样。

像是双腿被什么东西死死钉在了地上,托尼迈不动步子,而喉咙也像是被掐住了一样,一句话半个单词都说不出来。
他只能这样几近失魂落魄地紧盯着突然出现的这个人,看着对方对他不熟练的扯开嘴角,露出一个有些生硬却让人明显能感受到他的愉悦的微笑。

“先生。”

托尼几乎落下泪来。
他无数次在梦里,在多少次的恍惚愣神时听到这个声音,却没有想到还能有再次听到的一天。

“我回来了。”
贾维斯注视着自己的造物主,目光堪称温柔。

托尼张开双臂,哆嗦着将他紧紧拥进了自己怀里。

贾维斯没有拒绝这个拥抱,而是更用力地回抱。他知道这个时候的托尼在想什么,也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
所以,其他人,都可以离开了。
他抬起眼,与始终保持沉默的史蒂芬对视。

又来一个。
史蒂芬咬着后牙槽露出一个狰狞的微笑。

评论 ( 118 )
热度 ( 1324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