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铁/盾铁】…我真的不会起名字了(修罗场一发完)

修罗场预警
ooc预警
等腰三角,非等边

打!打起来!(起哄


—————————正文—————————

01.
这场战争来的太快了,以至于史蒂夫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好好和托尼说说话,谈谈那些被他们刻意摒弃在脑后的过去。
托尼总是很忙,忙着为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人依次修理装备,忙着造出足够让自己在战场上活下来的战衣,忙着面对一场又一场的会议、发布会、听证会等等。
但是在战场上,史蒂夫很高兴自己依旧能和托尼并肩而立。

战况激烈,托尼竖起掌心炮大喊一声“史蒂芬——”
史蒂夫立刻想到他是要和自己来一次组合技能,就像他们解决洛基带来的外星人那场战役里做的一样。
于是他飞快转身,对着托尼竖起了自己的盾牌。

但让史蒂夫意外的是,托尼并不是要这样做。
那个脸颊瘦削看起来有些刻薄的法师抬起胳膊,画出了一个传送圈,托尼对着圈里发射了一记掌心炮,不远处的乌木喉突然从身后被击中,发出一声恼火的痛呼。
“干得漂亮,伙计。”托尼愉悦的声音从面甲下传出。

史蒂夫这才反应过来,托尼叫的并不是他——史蒂夫,而是史蒂芬。
是那个法师。
他慢慢的把盾牌放下,藏在浓密大胡子下的脸色有些苍白。

托尼对史蒂芬举起一只手,示意他来一个“庆祝的击掌”之类的。
史蒂芬抱着胳膊冷眼拒绝:“不要。”
托尼锲而不舍举着手,一脸热切:“来嘛!”
史蒂芬抽了下嘴角,连不要都懒得说。
托尼打开面甲,双眼亮亮的紧盯他。
史蒂芬叹口气,一手扶额一手有气无力的轻拍他掌心:“我投降…”

“我们是最棒的胡子兄弟!”
托尼心满意足欢呼一声。

几年前你还说过我们才是最棒的组合。
史蒂夫收回目光,一记重拳把眼前的外星人整个击飞,落到地上滑行几米。力道之大让周围的复仇者们纷纷侧目。
不过三年不见,你就跟别人“最棒”了。史蒂夫冷哼一声,觉得心里有点儿泛酸。

02.
“美国队长,是你男朋友?”
战后回基地的路上,史蒂芬抱着胳膊冷不丁的开口。
飞在他身边的钢铁侠险些从天上栽下来,手忙脚乱狼狈地稳住了身形,猛地拧过头,史蒂芬几乎能透过面甲想象出里面那个小胡子男人惊悚的表情。

“当然不是!!”托尼惊恐的否定,“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刚才咱们击掌的时候,那个男人的表情狰狞到像是看到了自己老婆在床上跟别的男人滚做了一团。
史蒂芬不耐烦地嘟囔了句“没什么”,然后画出个传送圈,拎着托尼跳了进去,瞬间回到了复联基地。

平稳飞行的昆式里,史蒂夫收回目光,一把将手上的绷带卷几近粗鲁地掼在地上。
“铁罐儿和那个长脸法师回去了吗?”克林顿透过史蒂夫的肩头往外看,“那个法师的传送门真不赖,和铁罐儿的配合也不错。”
“我怎么知道。”史蒂夫干巴巴地打断他,顿了顿,又低声补上一句,“他可什么都没跟我说。”

03.
等到所有的复仇者都回到基地的时候,托尼已经换上了简单舒适的家居服,正歪在沙发上对着投影光屏点点划划。
他身边坐着依旧没换下那一身法师袍的奇异博士,此时正用镊子夹着沾了碘伏的棉球为托尼颈侧的伤口消毒,灰绿色的双眸目光专注。

史蒂夫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的动作。

“嘶——疼!”托尼倒抽一口凉气,缩了缩脖子。
“现在知道疼了?”史蒂芬刻薄地冷笑一声,手下的力道倒是轻柔了几分,“刚才还不说,非得等到回来了藏不住了才给我看,活该,给我忍着。”
“所以我讨厌医院,也讨厌医生。”托尼敢怒不敢言,翻着白眼没好气地嘟嘟哝哝。
“我从没见过你这么不配合的病人。”史蒂芬头疼的叹了口气,把棉球丢到垃圾桶里,“请问你多大了?三岁吗?需要我给你一个棒棒糖然后穿着玩偶衣在你面前载歌载舞吗?”
“我竟然有点儿期待——”托尼兴致勃勃地直起腰。

“美得你。”史蒂芬再次冷笑,踹了他小腿一脚让这大龄儿童老实点儿呆着,俯身去移动小桌上 挑选自己需要的药品。

史蒂夫大力敲了敲门,发出的巨大声响让他自己都有些吓了一跳。
“托尼。”史蒂夫面无表情的叫他。

托尼和史蒂芬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转过头来。
不得不说这个小动作让史蒂夫的心里更不舒服了——究竟在不舒服些什么,他也说不大清楚,但心里咕噜噜地冒着酸水。

“跟我来,我有话要问你。”

04.
托尼站在了会议室的门口,没有坐在史蒂夫对面。见状,史蒂夫也没有办法,只好站起身来走近托尼。
他这才有时间好好打量分别三年的伴侣。
史蒂夫注意到托尼好像瘦了一些,原本妥帖合身的居家服看上去也有些空荡了,眼下的黑眼圈更加深,甚至额边还有几根银丝泛着叫人心酸的光泽。

“托尼,你……”史蒂夫再走近了一步,语气低沉。
然后他看到倚在门口的小胡子男人身子一僵,下意识地抱起胳膊,不着痕迹地护住了自己的胸膛。这个动作让史蒂夫的脚步一顿,无尽的沮丧和悔恨如海潮将他淹没,甚至叫他透不过气来。
“对不起……”史蒂夫干巴巴地说,“我真的很抱歉,关于…”

“你已经说过了,队长。”托尼试图放松自己紧绷的脊背,但他失败了,史蒂夫的靠近让他身上所有的细胞都尖叫了起来,叫嚣着要尽快逃离。
这让他有些恼火,因此语气也变得有些发冲。
“还有别的要说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走了。”

“叫我史蒂夫。”史蒂夫皱起好看的眉头,脸上显而易见的悲伤简直让人心碎,“给我一个机会,托尼,别结束这一切。”
“是你先离开的。”托尼的下颌抽动了一下,看上去在努力压制着怒火,“需要我提醒你一下吗,是你先选择结束的,也是你先背叛我的信任——甚至连离开都是你先选择的!”
“…我依旧爱你,托尼。”史蒂夫试探着再次上前一步,愤怒的托尼看上去没有更加反感的表情,于是史蒂夫尝试着将手揽上托尼紧绷的腰身,将他拽进自己的怀里。

铺天盖地的熟悉味道将托尼包裹,甚至连鼻尖抵到的都是再熟悉不过的温度,这让托尼一下子回忆起了以前能将自己全身心放松在这个怀抱里的日子,他有些恍神。
史蒂夫将他的恍惚解读成了默许,于是更紧地将这个小胡子男人往怀里摁。
怀里不再空荡荡的充实感叫史蒂夫险些落泪,他觉得有些丢脸,于是把脸往托尼的肩头埋了埋,偷偷在他的家居服上蹭去了眼角的一点水光。

“托尼,托尼……我好想你。”史蒂夫闷声低语,鼻音浓重,听起来甚至有点儿委屈。“别拒绝我,我想你想到都快要疯掉了……”
“我偷偷去过你的记者会,还蹲在你参加的宴会外面,就为了能在你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小段路上看你一会儿…我好想你……”

“队长。”托尼的声音听起来冷静极了,还带着一丝疲惫。
“是什么让你认为经历过背叛和离弃,我还能毫无芥蒂地接受你的拥抱?”

史蒂夫的动作一顿,脊背微僵,脸上流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恐慌。

“是因为我爱你吗?仗着我爱你,所以这样有恃无恐?”托尼顿了顿,平静道,“可我现在已经不爱你了。”

你骗我。
史蒂夫的双臂猛地收紧,几乎紧扣进托尼的皮肉。
就像一盆凉水兜头泼下,史蒂夫的心里泛起汹涌的委屈,和无穷尽的惊慌失措。
你骗我,你骗我。你以为爱是什么东西,你说不爱就不爱了?如果这么轻巧的话,我的日日夜夜思念煎熬又算什么?

“放手。”
托尼有些吃痛,挣扎了起来。

我不放。
史蒂夫没有说话,近乎倔强地将托尼紧箍在怀里。
一放手你就会头也不回地走掉——头也不回!

05.
细微的噼啪声出现在这间会议室里,但纠缠成一团的两个人都没有发现。
于是史蒂夫被突然出现的一只手猛地向后一拽,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被拽了个踉跄,险些撞倒会议桌前的皮椅。但随即,他很快一跃而起,猛地扑向托尼。
不过还是晚了,来不及稳住身形的托尼被拽进了另外一个劈啪作响的传送圈。
史蒂夫扑了个空。

他猛锤了一下空落落的地面,一跃而起踹开门向外奔去。

06.
“不是你男朋友,哈?”
史蒂芬抱着胳膊,冷眼看着托尼一个踉跄栽倒在床上,克制不住地冷笑。

“……这是我的房间你怎么进来…,算了。”托尼无奈地叹了口气,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准确来说,现在不是了——差不多嘛。”

“你们俩有过一段?”
史蒂芬的表情依旧冷冷的,双眸藏在深邃的眼窝里,晦暗不明地,让人摸不清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是,我们有过一段,天哪这说法真恶心。”
托尼沮丧地把自己的头发抓得乱七八糟。

“我以为大名鼎鼎的斯塔克先生只接受女人。”史蒂芬侧腕看了下手上的表,在心里默默估算着时间,语调又轻又慢,在这静谧无声的室内显得有些危险。
“我?不,我是享乐主义。”托尼短促地笑了两声,仰起脸去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床边的史蒂芬。

“还有时间。”
史蒂芬放下手,再凑近了一点儿。

托尼刚想问他什么时间,就看到史蒂芬俯下身,偏着头对准他的唇压了下来。

07.
在他们的唇即将贴在一块的时候,史蒂芬停住了。
托尼看到他往日总是显得有些凉薄的浅色双瞳,在室内昏暗的灯光下泛着幽深的湖水绿,剔透得像是某种猫科动物。

“他吻你了吗?”
史蒂芬轻声问,双唇微动间蹭到了托尼的唇面,翩然擦过,留下让人心痒的阵阵酥麻。

托尼没有躲开,就这样仰着脸任由他们的呼吸暧昧而缠绵地交织在一处。

“不,没有。”
托尼听到自己轻声说。

“好孩子。”
史蒂芬满意地微笑了起来,双眼轻合,微凉的唇终于轻而绵密地贴了上来,撬开他的齿关加深了这个湿淋淋的吻。

08.
门被用最高权限打开了,史蒂夫的气息尚未平复,扶着门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等他再次抬头,眼前的一切却叫他目眦欲裂。

托尼坐在床沿,乖顺地仰着脸。而那个冷漠刻薄的法师单腿跪在他身上,一只手扣着他的后脑勺,脸刚刚抬起,显然是方才结束了一个足够深入的吻。
听到动静,托尼转过头来看向门口。
他的双唇被吮得有些发肿,艳红地泛着水光,而那个法师则抿着餍足的微笑,用指腹揩去了托尼唇角的残余液体。

史蒂夫听到自己脑子里的弦一下子就绷断了。

“从他身上——滚开!”
他几乎是带着杀意咬牙怒吼着,对那个讨人厌的法师抡起拳头。

评论 ( 134 )
热度 ( 1420 )
  1. DT怀光咣咣咣 转载了此文字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