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咣咣咣

时不时就会删文!
主盾铁的all铁,洁癖慎关。
杂食到不行,基本上什么cp拆逆都能吃,但唯一不吃且天雷的是盾冬,冬盾也不行,抱拳了。
产量低下催更请…请轻点_(´ཀ`」 ∠)_

【盾铁】史蒂夫的小暴脾气(一发完)

ooc预警傻白甜预警
一个十分傻屌的梗,不要带脑子来看噢


————————正文——————————

如果说复仇者联盟里谁的性格最温和,除去非浩克状态的布鲁斯以外,史蒂夫无疑首屈一指。

“我敢打赌,队长他根本不会对我们生气。”克林顿有一下没一下的抛接着手里的苹果,信心满满地赌咒发誓,“他简直把自己摆在了家长的位置,我甚至担心他哪天会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我们——恶。”
“我不信。”布鲁斯摘下眼镜放进胸前的口袋里,放松身子窝进沙发里,“哪怕是对着自己的队友,也没有人会完全没脾气。”
“我赞成。”娜塔莎优雅的撩了撩耳畔卷曲的红发。

“不如来打赌?”克林顿猛的坐直了身子,饶有兴致地环顾队友一圈,“看我们谁能惹队长发火,不能侮辱,不能挑衅,不能伤害自己或者他人。”
“仅限恶作剧?”娜塔莎挑起纤细的眉头。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索尔左看看右看看,咂了咂嘴,“唔…我赌他不会发火,因为吾友美国队长和我的心怀一样宽广!”

“我退出。”布鲁斯举起双手摇摇头,“万一队长发起火来,我觉得浩克是不会忍让的。”
娜塔莎笑起来,红唇勾出个撩人的弧度:“我赌他会。”
克林顿笑嘻嘻的向她吹了个口哨。

“你们在说什么?”
托尼勉强睁开惺忪的睡眼,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哈欠。
他实在是太困了,通宵几乎整整四天不停地制作新战甲,刚出现在队友们面前的时候还被嘲笑了“脸色白的像鬼”。

“打赌谁能让队长发火。”克林顿抢答,“来吧铁罐儿,下个注。”
“随便吧…”托尼打了个哈欠,再次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抱枕里,闷声闷气嘟囔道,“我再睡会儿。”

“托尼。”
话题的主人公端着杯橙汁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托尼身旁,拍了拍这位小胡子男人裸露在黑背心外的臂膀。
“你是不是又熬夜了?”

复仇者们鸦雀无声,盯着史蒂夫的一举一动。
而托尼连动弹一下都没有——哼哼一下都没有。

“回你的房间去睡,托尼。”
史蒂夫把橙汁放在一旁的桌面上,然后用湿淋淋冷冰冰的手贴上托尼的脸颊,满意的看到小胡子男人打了个激灵。
“在这里睡会着凉。”

“鸡妈妈队长——哈!”克林顿瞅准时机大声调侃,“你管托尼简直像在管自己的儿子!”
他说完之后屏息凝神地观察着史蒂夫脸上的表情,让他庆幸又有些失落的是,史蒂夫仅仅只是对他笑了一下,看起来腼腆得像美国大甜心。

克林顿出局。
索尔踢了踢他的小腿,然后往前面挪了挪自己的屁股。
“啊…呃……”索尔张张嘴,吭吭哧哧了半天都没说出什么。
他在恶作剧这方面显然不太擅长,雷神从未如此想念过自己的弟弟——狡诈的银舌头。
“我放弃,我退出。”索尔大剌剌向后一躺。

索尔出局。
布鲁斯闷声笑起来,眯起一只眼用手比了个枪,对着索尔bang——
到现在只剩下娜塔莎了。
复仇者们把目光聚焦在这位红发女特工脸上,期待她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娜塔莎优雅的翘起腿,稍微清了清嗓子。
“别吵他,队长。”
史蒂夫对她挑了挑眉,露出个询问的表情。

她开始行动了。
复仇者们鸦雀无声,紧盯着这最后的希望。

“托尼可能只是太累了。”娜塔莎慢条斯理道,“我今天早上看到他从外面回来。”
“从外面回来?”史蒂夫愣了愣。
娜塔莎耸耸肩:“是啊,衬衫领口还沾着个唇印,色号挺好看。”

“唇印。”
史蒂夫脸上温和的笑意消失了。

“嗯哼。”
娜塔莎凑过去瞅了瞅,伸出指头一指酣睡的托尼颈侧。
“啧啧,还有吻痕,看来他昨晚过得不错。”

史蒂夫低下头,顺着娜塔莎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托尼依旧紧闭双眼睡得沉,甚至打着满足的细小鼾声,颈侧有一小片红痕藏在有些长了的棕色小卷毛下,随着呼吸若隐若现。

复仇者们看到他们的队长脸色变得阴沉,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危险。
但依旧没有发火。
他们都知道娜塔莎说的不是真的,毕竟托尼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穿着黑背心和脏兮兮的工装裤,脸上还带着护目镜压出来的红痕,只来得及说出一句“通宵四天困死我了”就一头栽进沙发里酣睡。
然而史蒂夫不知道——他在厨房耐心榨橙汁。

她为什么要这样说?
克林顿挤眉弄眼地对布鲁斯用眼神询问。
不知道,但好像有用。
布鲁斯用眼神努力回答他。

“醒醒,托尼。”
史蒂夫的语气不再那么轻松愉快,而是冷冰冰硬邦邦的,然后伸手推了推托尼。
“回屋去睡。”

“别他妈的吵我。”
托尼紧锁起眉头,五官都皱成了一团,烦躁的咕哝。

“注意语言,托尼。”史蒂夫再推了推他,“你会感冒。”

“他妈的我说别吵我!”托尼简直暴躁的像一只发怒的狮子。“见鬼,不能让我好好睡一觉吗!”
他猛地翻了个身,眼睛依旧没有睁开,却一脚把一个抱枕踹了老远。

“注意!你的!语言!”
史蒂夫几乎是从紧咬的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他的胸膛快速起伏了两下,随即用力抿了下唇以避免自己看上去过于愤怒。
“我说了,回屋再去睡,你…”

他的话被打断了,托尼猛的坐起身,焦糖色的大眼睛瞪的溜圆,每一根睫毛都愤怒的支棱着。
“操你的史蒂夫!操你!操你的!我要睡觉!听得懂吗睡觉睡觉睡觉!!”
他甚至跳下了沙发,站在地上烦躁的转了两圈:“是的我醒了!我现在终于被你吵醒了!你他妈满意了吗!狗屎!!”

所有人清晰的看到史蒂夫额角的青筋跳动了一下,然后他猛地站起,向前一大步逼近气得跳脚满嘴飙脏话的托尼。
大家齐刷刷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他妈对我发脾气?!”史蒂夫的双拳紧握,肌肉隆起,“我还没问你昨晚在哪里睡的呢!”
复仇者们:…???

“我昨晚根本就没!有!睡!”托尼尖着嗓子反驳,毫不示弱地抬起头与史蒂夫愤怒对视,“注意你的语言!队长!”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睡。”史蒂夫看上去更愤怒了,他喘着粗气冷笑一声,“因为你‘忙着’呢。”
“你知道我忙了一晚为什么还要吵我睡觉?!”托尼几乎要抓狂,抬脚欲踹史蒂夫的小腿骨。

但史蒂夫没有给他出手的机会。
史蒂夫伸出手扣住了托尼的腰,一个用力就将他甩上了肩扛着,在他屁股上狠狠拍了两记之后转头就走。
复仇者们:……!!!!!

头朝下有点儿脑充血屁股还挨了两巴掌的托尼一愣,随即奋力挣扎扑腾起来,嘴里语无伦次的飙着脏话。
史蒂夫没有再次提醒他注意语言,而是在他的胯下粗鲁地揉了一把。
“今晚你也别想睡了。”他咬着牙冷笑道。

于是托尼的脏话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直到他们俩的身影消失在了休息室大门后面,复仇者们依旧陷入了很长的一段沉默。
索尔的酒洒了足足一半在地毯上,克林顿的苹果早就不知道滚去了哪个角落,布鲁斯傻愣愣的张着嘴,活像个木桩子。
只有娜塔莎慢条斯理的端起史蒂夫辛辛苦苦榨好的橙汁抿了一口。

“所以,所以他们,其实,他们是…呃,他们……”
克林顿结结巴巴地说。

“嗯哼。”娜塔莎好心情的赏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托尼总能挑起队长的怒火——男孩们。”
她充满优越感的笑了笑。




#彩蛋一

托尼又通宵了一整晚,并如愿以偿的在第二天早上陷入沉睡。
这次没有人再来打扰他,就连史蒂夫也没有——毕竟托尼到最后几乎是带着哭腔讨饶,说自己屁股痛。


#彩蛋二

事后,史蒂夫问起托尼脖子上的那个吻痕,托尼怒吼着“我他妈被蚊子咬了”,随即一脚把还没来得及穿上裤子的史蒂夫踹下了床。
史蒂夫愣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试图重新爬上床,脸上还带着傻笑。



#彩蛋三

“噢,是的,史蒂夫是我男朋友。”
托尼面无表情的对克林顿说。
“你他妈不是见到过他从我房间出来?”

我以为队长去找你商量什么事情,谁料你们是在床上商量的。
克林顿扭头就走。

评论 ( 38 )
热度 ( 1398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