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渎光者-01

⚠️严重ooc预警⚠️

时间点复联二以前
囚禁play预警,非黑盾,美国队长依旧是美国队长,但在制服下他也是欲望强烈的史蒂夫
今天的我也在勤奋挖新坑!


—————————正文——————————

钢铁侠失踪了。

第一个发现的人是班纳博士,他结束了手头上这一阶段的实验,连口罩都来不及摘就揣着实验资料跑去托尼的工作间。
他记得托尼说过自己要泡在工作间一整天,直到他完成Mark42腿部组件为止,如果布鲁斯有事找他可以直接进去。
可是当布鲁斯通过身份验证推门进去之后,他发现托尼不在里面。

布鲁斯把眼镜摘下来挂在胸前的口袋里,有些茫然的环顾四周,试图从这个偌大的有些杂乱的工作间里寻找到托尼的踪迹。
“呃…托尼?”布鲁斯清了清嗓子,“你在吗——?”
没有人回答他。
于是布鲁斯抓了抓头发,嘟嘟囔囔着去哪儿了之类的回过身,往门口走去。

还没走出两步,他的脚步顿住了,站在原地思索半晌后突然重新转过身,小心翼翼地绕过满地扑散的各种资料工具零件什么的,来到正中间的工作台前。
组装到一半的Mark42倒在台上,那把吸着某个小螺丝的起子却掉在了地上,椅子也被掀翻在地,一旁的设计图纸皱巴巴的,像是被人曾经猛地抓住——然后松开。
布鲁斯伸出手,悬在那张皱巴巴的设计图纸上方,模拟着抓握的动作。

“这不对劲。”布鲁斯喃喃地说道,“贾维斯?你的先生去哪儿了?”

依旧没有人回答他。

这下是真的不对劲了。
贾维斯能顺着网线去到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更别提他本体所盘踞的这栋大厦,他存在于每一个角落。
那么托尼的工作间里,怎么可能没有贾维斯呢?
除非…除非。

布鲁斯站直了身子,把冰凉的手揣进兜里,脸色凝重。
除非贾维斯也出意外了。
贾维斯出了意外,那么托尼又会面临怎样的境地?

当所有复仇者接到布鲁斯的消息后,接连赶到了托尼的工作室里。
最先到的是刚出完任务回来的娜塔莎和克林顿,他们俩连衣服都来不及换,裸露在外面的皮肤还带着尘土和未干涸的血迹。随即是索尔,他恰好刚从阿斯加德回来,就听到了自己的通讯器在响。
“队长呢?”娜塔莎走上前,细细打量工作台边的一片狼藉,眉头紧锁。

“他在家,说马上赶过来。”布鲁斯说。
史蒂夫坚持不在大厦里住,因为他说太过于高科技的地方会让他感到不适,哪怕他的队友都在这里面、哪怕这栋大厦属于托尼也一样。
因此接到消息后,他立刻表示骑自己的机车回来。

娜塔莎走近工作台,将手虚撑在台面上,目光有些恍惚。

布鲁斯眨眨眼,扭头小声问克林顿:“她在做什么?”
克林顿松了松手腕上的绑带,同样低声回答布鲁斯:“可能是在推测当时的情况吧,我不太懂这方面,但小娜总是对的。”
索尔抱着胳膊饶有兴致地看着娜塔莎的动作。

娜塔莎抬起手,做出了个握住的动作,转动着手腕,像是在修理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她像是被人往后一摁,手一挥打翻了正在修理得那个东西,然后摁在了台面上的设计图上,挣扎着用力抓握,过了几秒无力松开。

“托尼被人绑架了。”娜塔莎重新站直,转过头来。“来人用药或者什么使他失去了意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伤害到他——也有可能是清理过了现场了。”
“问题是,谁能绑架他?如果要绑架他,就得先进入这间工作室,然后靠近他,在他完全没发现的情况下让他失去意识——谁能做到?”克林顿匪夷所思地拧起眉头,“而且这里全都是托尼的武器,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更何况还有贾维斯。”

“贾维斯的确应该是第一道防线。”布鲁斯的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一行行代码快速闪过,他拿起一张小巧的卡片对着屏幕一晃,转身将它投影出来。
黯淡如影的数据球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看到了吗,贾维斯被关闭了。”布鲁斯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能唤醒他吗,博士?”克林顿后退了两步,“贾维斯应该一直在监控着这里,他不会什么都不知道。”
“他是被强制关闭的。”布鲁斯掰下一旁的操作屏,将卡片插进凹槽。数据球整个儿颤动了一下,开始缓缓地运作,却像是深陷泥沼般吃力。随着布鲁斯不断敲击键盘,数据流动的速度终于稍稍增快,最后光芒大绽。
“贾维斯为您服务。”贾维斯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先生…?”

“贾维斯?”布鲁斯松了口气,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指节。

“博士。”
“刚才发生了什么?"

"……”贾维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暖橙色的数据光球飞速转动着,他看上去像是在努力思考。
“很抱歉,我…并不知道。”贾维斯的声音带了些人性化的沉默,“有人将我关闭了,然后清洗掉了所有的记录,我…我有两个小时三十七分钟的时间是完全空白的。”
“完全空白?”布鲁斯的心再次沉了下去。
“是的,完全空白。”贾维斯补充道,“甚至连前台录入的访客名单都被清洗了。”
他的声音顿了顿,随即有些犹豫的问,“那么,先生呢?”

“贾维斯。”布鲁斯抿了抿干涩的唇,迟疑道,“托尼他,被人绑架了。”

贾维斯陷入了沉默。
他没有说话,而数据传速度一下子提升了数十倍,整颗流光溢彩的光球猛地放大,悬浮在这间偌大的工作间里宛如一颗燃烧的恒星。
他在短短的几分钟里潜入了世界上的每一个摄像头,寻找着托尼的踪迹,却依旧失败了。托尼就像水蒸气一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留下任何踪迹——就像凭空蒸发了似的。
“我找不到先生,我找不到他。”贾维斯的声音有些慌乱,由于过高的运转速度导致他深藏大厦地底的主机过载升温,甚至发出了刺耳的警报。但他并没有理会,而是一遍一遍地从每一个有摄像头的电子产品上监控着这个世界,继续寻找托尼的蛛丝马迹。
整个世界遍布着他的眼线,而依旧没有发现托尼的行踪。

“冷静,冷静,贾维斯。”布鲁斯不知所措地试图安抚他。
“我们会找到托尼的。”一个声音坚定地从门外传来。史蒂夫把机车头盔抱在怀里,大步走过来,脸上满是担忧,眼神却十分镇静,“贾维斯,我们会找到他,把他安全带回来。”
拥有最高权限的人发话,贾维斯终于稍微冷静了下来,把自己重新缩回了正常大小,警报声也随之消失。

复仇者们向他点点头就算打了招呼,史蒂夫拧着好看的眉头绕着工作台转了一圈,随即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
“我看得出托尼被绑架了,显然是非自愿的——你们还能得出别的结论吗?”
“绑架他的人应该是用药,没有对铁罐儿造成身体上的伤害,而且他很小心的提前关闭了贾维斯,并在那之后消除了整整两个小时三十七分钟的记录——任何的。”克林顿十分自然的接话,随即耸了耸肩,“娜塔莎和贾维斯说的。”
“所以我们不知道是谁干的,也不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更不知道托尼被绑去了哪儿。”史蒂夫总结道,脸色有些阴沉,“太棒了,这么说起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那个人的作案动机——”史蒂夫有些迟疑地说,“他,我们暂定是他,他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钱?”布鲁斯飞快的跟上了他的思路,“会不会是为了钱绑架了托尼?”

“不可能。如果是为了钱,他一定会留下什么讯息,或者主动联系我们。”克林顿率先摇头,“况且,能有这种身手的人怎么可能缺钱?”

“为了托尼的那颗天才大脑。”
娜塔莎面无表情的说。
“就像斯坦一样,拥有了托尼就是拥有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他窥伺他脑子里的科技和智慧。”

“可他什么都没带走。”
史蒂夫张开双臂挥舞了一下,示意大家注意没有被破坏的工作间。
“钢铁衣,反应堆,这些都好好的。”

“有了托尼什么做不出来?”娜塔莎反驳。

“可托尼不是会老实帮别人做事的人。”克林顿干巴巴的说,“除非……”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大家都猛然醒悟过来。
“除非他会被洗脑。”史蒂夫的唇紧抿着,“九头蛇。”
只有九头蛇有这个手段和能力,也只有他们,始终窥伺着托尼的技术。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救他?”索尔把手里的锤子抛起又接住,做了个挥击的动作,“现在?”
“…至少要确认托尼到底在哪儿再说吧。”布鲁斯头疼的叹了口气,“贾维斯?”

“博士。”
贾维斯的电子音有些低沉。

“找出这一个星期内疑似九头蛇的活动范围,然后标注在地图上,显示重叠区域。”布鲁斯冷静的下达指令。
最后,贾维斯所投影出来的立体纽约微观图上标注出了两个地方,一个正是复仇者大厦,而另外一个就在城北的郊外密林。
“如果没猜错的话,托尼应该会在这里。”史蒂夫指了指那片密林。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索尔跃跃欲试。

“不能急。”史蒂夫拧着眉头思考,“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出任务的危险比较大,而且也一定是他们警戒度最高的时候。”
“可是…”布鲁斯张了张嘴。
“克林顿和娜塔莎都刚出任务回来,也需要休息。”史蒂夫看他,“我们需要救托尼,更需要保证我们每个人的安全——不能操之过急。”

“都听你的,队长。”
布鲁斯呼出一口气,有些烦躁的活动了下手腕。

“都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七点集结。”
史蒂夫拍了拍掌心,转向静静悬浮的数据球。
“贾维斯,时刻监控那片林子,好吗?如果有什么变化立刻联系我们。”

“已经在做了,罗杰斯先生。”
贾维斯调出了卫星监控,投影在众人面前。

娜塔莎和克林顿率先离开,脚步匆匆地走向他们的房间,准备抓紧这一晚上好好放松休息。
索尔准备去地下训练场热热身,好为接下来的大战做准备。
而史蒂夫把机车头盔重新戴在脑袋上,调整着下巴上的暗扣。走出去之前,他停下了步子,转头看向扶着桌角发呆的布鲁斯。

“布鲁斯?”
史蒂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放得温和。
“你不去休息吗?”

“…就来。”
布鲁斯收回粘在那张被抓皱了的设计稿上的目光,迈开步子。
虽然一切都合情合理,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能是错觉吧。
布鲁斯和史蒂夫并肩走出工作间,身后的灯光逐渐暗下来。

“别担心,托尼会没事的。”
史蒂夫跨上机车,裤子紧绷在他肌肉紧实的大腿上,他试图安抚布鲁斯有些焦躁的情绪。
布鲁斯勉强笑了笑,对他挥手道别。
史蒂夫发动了机车,疾驰而出。

他没有回到自己家——那个大家都知道的,甚至来开过小型派对的小公寓,而是一路向着城外开去,路上小心的绕过了有监控的路段。
苏醒后的这几年里,史蒂夫已经用自己的脚走过了这座城市的每一条大街小巷,路上哪里有摄像头哪里有警车巡逻,他心里一清二楚。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史蒂夫也放心的把油门用力踩下。
他快的像一阵风。

荒芜的郊外,零散矗立着几栋别墅,在这几乎没有人烟的路段显得有些突兀。
史蒂夫轻车熟路的在一栋别墅前停下,指纹解锁雕花铁门,直接踏过草坪从后门进去。
他没有去客厅,而是走向厨房后面的贮藏室,然后蹲下身,搬开堆在地上的几个大箱子,露出一扇暗门。

史蒂夫站起身,对着贮藏室角落的立镜仔细打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然后细心抚平发顶支棱起的几撮碎发,这才重新蹲下身去,用手握着暗门上的拉环用力拽开。
一条通往地下室的小阶梯出现在门后。

史蒂夫放轻了步子一步步踏进去,转身关上暗门,落了锁。
地下室的空气还算清新,温度湿度也恰好适宜,中央空调的细微嗡鸣声是这个不算狭小的空间里唯一的声音。
地上、墙上甚至天花板都被铺了厚厚的隔音海绵,正中间是一大块记忆海绵床垫,足有二十厘米高。
四条足有成人小腿粗的镣铐从墙体内延伸出来,紧紧扣在床垫上蜷缩昏睡的男人的手腕脚踝,长度恰好可以保证他能在这张床垫的范围内活动。

史蒂夫轻手轻脚的爬上床,将因为药物作用而沉沉昏睡的男人搂进怀里,把脸埋进对方的颈窝,爱怜地深嗅着他独有的味道。
他的吻细细密密地落下,从颈侧,喉结,留有小胡子的下巴,肉感十足的双唇,鼻尖,再到紧闭的双眼。
男人依旧沉睡着,呼吸绵长而沉重。他甚至还穿着黑背心和脏兮兮的工装裤,胳膊上被蹭到的机油也没有擦干净,反应堆在棉质的黑背心后面闪着幽幽的莹光。

“晚安,托尼。”
史蒂夫将他搂得更紧了,脸上带着幸福而满足的微笑,同样合上眼陷入浅眠。

评论 ( 54 )
热度 ( 620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