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

有这么个妖女,模样生的一等一的好,心肠却是一等一的坏。
她修的是采补的功法,最爱干的事就是和那些名门正道的弟子亲近,然后吸干他们的道魂——大补的滋味。
她坏透了。

妖女总爱扮成良人家的姑娘,乌发里坠着金玲,细腕上圈着红绳,抿嘴一笑两个酒窝里盛得满满都是甜蜜。
她的样貌生的好,人又逗趣,几乎没有人能逃出她的陷阱,统统把自己的一片真心双手奉上。
这个时候,妖女就会寻一无人之处,杀了他们,吸干他们的道魂,以滋长自己的修为。

折在妖女手上的正道弟子不计其数。

妖女就这样没心没肺的,毫无愧疚心的活着。
寻找心仪的目标,主动勾引,费尽心思讨了人家的喜欢,然后吃掉。
直到她遇到了那位道君。

那是一个炎热得让人心烦的午后,妖女刚吸完道魂,却碰上了一伙儿山匪。
山匪只当这是个普通的貌美姑娘,淫笑着围上前来,嘴里不干不净的说些下流话。
腹中饱胀的妖女也不急着杀人,反而饶有兴致地配合着小脸苍白,乌目含泪,怯生生的模样看起来可怜极了。

然而还没等山匪凑近,就有一道剑芒横空划过,激起的剑气硬生生的把山匪们逼退十来步。
“滚。”
来人的声线清冷。

山匪们落荒而逃。

妖女眼里的泪要落不落的,抬眼看去。
身着芽青长袍的道君立如劲松,秀美的面庞满是正气,眉目端方,朱唇饱满。
她收剑入鞘,从怀里掏出块帕子递上来。
“姑娘安好?”

“…好。”
妖女张张嘴,怯怯答道,接过帕子拭了眼角,却偷偷深嗅上面的清香。
不带一点脂粉的腻气,显然是这位道君自身的清冽女儿香。

真香啊。
妖女舔了下唇。

听了妖女瞎编的“父母双亡想为村口照顾我的刘奶奶采药结果在深山迷了路”的一番说辞后,道君几乎是立刻决定带上她,并把她送出这深山老林。
妖女抿唇笑出了两个甜蜜的酒窝。
从来没有人能拒绝她这样的笑脸,而道君仅是淡淡一瞥,便率先走在了前头。

妖女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

在走出深山这几天里,妖女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她绕着道君叽叽喳喳,又下河捞鱼,上树摘果,然后巴巴儿地捧给道君。
道君对她的态度也愈发亲昵,甚至会替她挽起被水沾湿的袖口,或者细细拢齐她散乱的乌发。

妖女饿呀,闻着道君那格外芬香的道魂,饿得几乎想一口吞了她。
但…
妖女看着道君低垂的长睫,痴痴抿唇。
再等等吧…再等等。

这么一等,就等到了走出山林的前夜。
妖女从道君给她的帐篷里走出来,静静地看着道君打坐的背影。
道君骨肉匀婷,修长的后颈在月光下是诱人的瓷白。

只需要走上前,就能杀了她,然后吃到那朝思暮想的美味道魂。
妖女一步步上前,站在道君身后。
道君察觉到了她的接近,睁开眼回过身去,展开温柔的笑颜。

妖女跪坐在她面前,然后软绵绵地把自己送进了道君怀里,两只绵软的胳膊缓缓勾上道君的脖颈。
“道君…道君……”
她痴痴地喊着,颤抖的双唇攀上了道君的,舌也慢慢的钻了进去。

“我来教你…道君。”妖女牵起道君的手,摁在自己高耸的胸前,“让我来教你…这世上最欢愉的事情,道君…道君啊……”
道君没有拒绝,而是在她宛如凝脂的腮边落下一个纵容的吻。

初次尝欢的道君没有太多的精力,紧拥着妖女的腰背陷入酣眠。
妖女知道,这是她最后能吃掉这无上美味的时机了。
但她仅仅是轻手轻脚的为道君套好衣物,拢齐她散乱的云鬓,最后在道君沁着细汗的额心一吻。

道君,道君啊…
我干净的、清澈的道君。

妖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脚步有些踉跄,心底的绞痛叫她面色苍白。
她的表情却依旧平静。

离我远远的,道君。
越远越好。




妖女依旧坏透了。
但她每天晚上都会坐在月光里,回忆那个打坐的笔挺背影。
还有那人回身后脸上绽开的温柔笑颜。

我的道君啊…
妖女把肮脏污秽的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低声叹息。

评论 ( 25 )
热度 ( 124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