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所以为什么吵架?(一发完)

不是刀
ooc预警,傻白甜预警
流水账式写作预警


—————————正文———————————
很明显,史蒂夫和托尼又吵架了。

从他们俩带着谁都能看出的低气压出现在餐桌边开始,到抄着手里的叉子为最后一块煎蛋来了场盘中决斗,再到托尼放下餐具的力道大得像是要把桌子一并拍碎。
“我吃好了。”
这样冷冰冰的一声宣布后,托尼推开椅子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
“今天谁也别来工作室找我,如果不想承受钢铁侠的怒吼的话。”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手头上的动作,拧着脖子看他愤怒的背影消失在餐厅大门,然后再齐刷刷地拧回来,紧盯着史蒂夫阴沉的脸。
“队长?咳,队长。”克林顿试图通过做作的清嗓子来引起史蒂夫的注意,“你手里的勺子快要捏……”

“咔擦。”

“…断了。”克林顿干巴巴地补充。
布鲁斯放下橙汁,对着横尸地面的两截叉子默默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说说看,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你们吵成这样?”娜塔莎慢条斯理地把最后一口鲑鱼卷塞进嘴里,抽出一旁的餐巾擦了擦嘴角。
史蒂夫向后靠进椅背里,冷哼一声:“我们没有。”
娜塔莎用一种堪称慈爱的可怕眼神看着他。

“好吧是的…我们吵架了。”史蒂夫不自在的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屁股,“而且吵得很凶。就在今天凌晨4:36分。”
“鉴于这个暧昧的时间点,我不太确定自己还应不应该继续听。”布鲁斯默默举起手,“向组织申请提前离开。”
“没门儿博士。”克林顿对他露出了一个有难同当的假笑,“窗都没有。”
布鲁斯对他扯了扯嘴角。

史蒂夫花了很长的时间来做心理建设,毕竟在朝夕相处的队友面前谈论这件事让他感到了久违的尴尬——上一次还是在他试图游说他们配合他的告白行动。
“今天凌晨,我们在…咳。”史蒂夫再次调整了一下坐姿,“然后托尼他突然就,很生气,所以他突然中断了我们的…咳咳。”

克林顿和布鲁斯木着脸,觉得自己的嗓子也有点儿痒。

“说真的我不太想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娜塔莎的表情看上去破天荒地有些迟疑。

“别打断我,我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史蒂夫掀起眼皮默默地看了她一眼,“他把我的…从他的…咳,里,就,然后坐起来,愤怒的瞪圆了眼,完全不顾我的…还……”
“你还是没有说到重点。”娜塔莎一忍再忍,还是没忍住再次打断了他。

“重点?”史蒂夫的表情有点茫然,随即眉头一皱隐忍着怒气,“对,重点。他怎么能在那种时候打断我?!而且还把我踹下了床——甚至赶去了另一个房间!”

“我吃好了。”娜塔莎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
“…等一下?”史蒂夫愣了愣。
“我…我去体能训练。”克林顿如蒙大赦般地紧跟其后。
“不、等等?”史蒂夫的不知所措地把目光落在博士脸上,成功的让正准备起身的博士硬生生僵坐在了椅子上。

“我也有……”布鲁斯对他干巴巴的笑了笑,从脑子里拼命搜刮着能让他十万火急地离开这里的理由,“我、呃,我……”
史蒂夫拧起眉头,投去一个沮丧的眼神。

“我很抱歉,队长。”布鲁斯深吸一口气,硬起心肠拧过头,“但我不是——那种医生。”
“哪种?”史蒂夫下意识询问。
“能解决夫夫之间一些隐秘的小问题的那种。”布鲁斯挺直了脊背,昂首阔步离开了。

于是这张长桌前就只剩下了史蒂夫一个人,和满桌子吃完的没吃完的食物,一片杯盘狼藉。
“好吧,好吧。”史蒂夫烦躁地嘟囔着,“只能靠自己了,是不是?”

但是托尼显然说到做到,一整天都泡在了工作室里,连午饭都没有出来吃。
史蒂夫第五次从他门前强装若无其事的路过,第四次尝试用自己的最高权限打开紧闭的大门。
“抱歉,罗杰斯队长。”贾维斯的声音依旧温文有礼,“先生说你今天休想踏进工作室一步——这是他的原话。”

“…我只是路过。”史蒂夫不自在地扭过了头,大步离开。

“好的,第五次路过。”贾维斯愉快的用摄像头捕捉史蒂夫踉跄了一瞬的步伐。

布鲁斯带着托尼指明要的文件下来,站在紧闭的大门前。
门没有开。
“托尼?”布鲁斯清了清嗓子,“你让我拿的文件来了,怎么不给我开门?”
门没有开。
“托——尼——”布鲁斯扯着嗓子喊。

“先生让我转告您,什么时候藏在您身后的队长走了,他就给您开门。”贾维斯慢条斯理地补充道,“抱歉,队长。可您得知道,博士的体型是挡不住你的——哪怕您缩着脖子也没有。”

史蒂夫悻悻地往旁边跨出一步。
“托尼,我知道你在里面。”他对着门缝叹了口气,“冷静一点,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而你完全不打算给我们一个冷静下来询问的机会?”
过了一会儿,贾维斯再次出声。
“先生说你可以自己好好想想为什么。原话是‘**你的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去想我为什么生气!‘,我稍微总结了一下。”
“……谢谢你的好意,贾维斯。”史蒂夫再次叹气,有气无力的跟布鲁斯道别,转头离开。

布鲁斯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了电梯里,然后慢吞吞地回过头。
“所以,现在能让我进去了吗?”

“你真的无法理解他到底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
托尼把一个组装好的部件猛地拍在桌面上,这声巨响彰显了他的愤怒。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轻点儿,如果我没看错这玩意儿至少价值二十多万呢……”已经安稳坐在小沙发上的布鲁斯伸长了脖子去看那个部件,“所以到底是什么事?”

“这是我人生中的耻辱!是我的心理阴影!!”托尼猛地转过身,双臂在空中挥舞,漂亮的双眼瞪得溜圆。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事……”布鲁斯克制住自己没有翻出白眼,耐心地再问了一次。
“你能发誓不笑吗。”托尼摆出了堪比面临核弹的严肃表情。
“我能。”布鲁斯温和的点点头,“你知道我的,我不是那种听别人的伤心事会大笑出声的混蛋。”

“好吧,那我就说了。”托尼做了个深呼吸。
“你知道,我有一个歌单,专门在sex的时候播放一些……嗯,助兴的音乐,或者小黄()歌什么的,你懂。总之,我们进行晚间运动——你知道是什么——的时候,就会放,里面有我挑选的,也有史蒂夫挑选的。”
“可是就在昨天、不!今天早上!!”

托尼咬着牙,脸上的表情堪称狰狞。
“在一首骚气四溢的小黄歌之后,你猜我听到了什么?”

布鲁斯诚实的摇摇头。

“我听到了!慷慨激昂的!他妈的!美国国歌!!”
托尼粗鲁的一把扯下脑袋上箍着的护目镜,用力摔在桌面上。
“我他妈当场就萎了!!!!”

一阵寂静后,布鲁斯爆发出了堪称响彻云霄的大笑。

“你说过不会笑的。”托尼绷着脸对他怒目而视。
“你这个骗子!”

公共休息室里,史蒂夫已经和克林顿面面相觑十分钟了。
“所以,队长你为什么在这里。”克林顿的嘴边还留着饼干的残渣,含糊不清的打破了沉默。
“因为托尼让我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史蒂夫干巴巴的回答。
“那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他妈不知道。”
“注意语言,队长。”

怀揣着一种“终于轮到我来说这句话了”的自得,克林顿坐直了身子,不再像没骨头似的窝在软绵绵的沙发上。
“来吧,队长,作为唯一有妻有子的队员,我很乐意做你的恋爱顾问。”

“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史蒂夫的眉眼耷拉下来,看起来有些忧郁。

“那么就从今天早上开始回忆。”克林顿前所未有的耐心,“在他生气前,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我…干了他。”史蒂夫有些不好意思的挪动了一下屁股。
“…除了这个,有没有其他的变量?”

史蒂夫拧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呃…我想起来了…当时好像切了首歌。”史蒂夫犹犹豫豫地说,“可…那只是普通的一首歌而已,托尼犯不着为了它发这么大火?”
“问题一定出在这里。”克林顿打了个愉快的响指,“所以,是什么歌?”

“国歌。”
史蒂夫说。

克林顿脸上耐心的微笑裂了。

死一般的寂静后,他的表情固定在了介于“惊恐”和“爆笑”之间。
“你在…那个时候,放国歌??”
克林顿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托尼说过我可以把有感觉的歌都加进歌单里。”史蒂夫不知所措的看向他,“国歌有什么不好吗?有节奏感,又激情澎湃?”

“不,很好,这真的很好。”
克林顿把脸猛的迈进抱枕里,然后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
“我的天!国歌——”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感叹着,“我都有点儿心疼铁罐了!”

“这不好笑,巴顿特工。”
史蒂夫板起了脸,耳尖有点儿红。
“托尼在跟我生气,而你却在我对你敞开心扉的时候这样大笑——这一点也不好笑。”

“哪怕是脾气最好的博士听到这个,也会笑的死去活来。”克林顿颤颤巍巍举起一只手,“我的建议是把国歌剔除你们那个暧昧的歌单——如果托尼还有心情听的话。”
“为什么?”史蒂夫执着的问。
“没有为什么。”克林顿说,“如果你还想挽回你们的感情,就照做。”

“…好吧。”史蒂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最终还是选择听取了他的意见。



#彩蛋一

于是三天后,好不容易气消了的托尼再次接纳了自己的金发大胸甜心男友。
史蒂夫扬声让贾维斯开始播放音乐的时候,托尼心头一跳,就要出声阻止。

“托尼,亲爱的。”史蒂夫微笑着在他唇角落下了一个吻,“放心,我已经把它删掉了。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
托尼紧绷的神经一松,重新露出了笑容。
“我换了别的。”史蒂夫补充道。

托尼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片刻后,震撼的美国陆军军歌嘹亮响起。


#彩蛋二

于是第二天,史蒂夫和托尼又吵架了。

评论 ( 100 )
热度 ( 1278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