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队长的小本本里都记了什么?(一发完)

刀光这个称号我不要
试图发糖以证清白
大写的OOC预警,慎入

扭扭捏捏想要评论【…】

嘿…嘿嘿嘿


————————正文——————————
“那么,今天的战后总结就到这里,散会。”

Steve站起身来,将桌面上散乱的报告拢在一处,仔细叠好塞进文件袋里。
Natasha第一个站起来,然后是Clinton,他们俩刚才在会议上的时候就一直在窃窃私语,似乎是约定了要去继续昨天被任务打断的牌局。

“记得交报告——Clinton说的就是你,上上次的你也没有交。”Steve头也没抬地扬声道。
Natasha转头对他抛了个飞吻:“知道了队长,我会监督Clinton的。”
“你听起来像我的监护人。”Clinton抗议,“需要我叫你Aunt Natasha吗?哈?”
“如果你敢叫,我就把你的小鸟头给拧下来。”Natasha的脸上带着完美的微笑。

Steve对着他们俩你来我往拌着嘴的背影叹了口气。

Bruce揉了揉额角——他在会议上差点睡着,多亏了“我如果睡着了这场会议就只有队长一个人在状态了那他真的非常惨”这个信念始终支撑着他。
“那我也走了,Steve。”他站起身,胡乱抓起了桌面上为了打发时间而写满“灵感火花”的草纸,对Steve点了点头。

“待会儿记得下来吃晚餐。”Steve回了他一个微笑。

在Bruce也离开了之后,Steve突然意识到这里只剩下了他,和Tony。
两个人。
独处。

他犹豫了一会儿,才把目光投向长会议桌的另一端:“Tony,你不走吗?”

没有人回答他,那个小胡子天才趴在桌面上,手里还攥着一张倒过来的资料挡住脸,睡得很熟。
Steve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把手头上的东西放下,放轻了脚步靠近Tony,直到他甚至能听到他细小的呼噜声。Tony看起来睡得并不怎么踏实,他的眉头紧皱着,脸上由于任务留下的伤已经处理过了,但看起来还是有些触目惊心。
Steve忍不住伸手,想去碰碰他紧蹙的眉心,想把那块儿纠结地拧巴在一块的小疙瘩揉开。

这个时候,Tony突然睁开了双眼。

说真的,他从来没有想过会一睁开眼就能看到美国队长放大的脸——太近了,近得他几乎以为Steve下一秒就会亲上来。
于是Tony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罕见地迷茫。

“…队长?”Tony眨眨眼。

“啊、对,是我,呃,就,会议已经结束了。”Steve的手触电一般地迅速缩回,差点整个儿向后弹开。
他的心跳得飞快,并且懊恼的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克制地胡言乱语起来:“我想叫你…因为大家都走了,只有你还睡着,我担心你…不我是说,这样睡会着凉,而且对你的心脏不好。”
我都在说些什么?
Steve在心里绝望的呻吟了一声。
我都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Tony奇怪的看着我呢——他一定觉得我今天怪怪的,噢天哪。

“总之,你醒了就好。”Steve绷着脸对Tony点点头,然后一把抓起自己的东西大步迈向门口:“那我也就先走了。”

Tony甚至没有来得及插上一句嘴,Steve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他茫然的挠了挠脸上红红的睡痕,环顾空荡荡的会议室,目光落在了会议桌的另一端Steve的位置上。
那里静静地躺着一个巴掌大的红底金边笔记本,此时正摊开着,上面还写了什么。

Tony动了动睡得有些僵硬的腿,扶着桌面站起来,边打着哈欠边朝那边走去。在回到他的房间好好睡一觉之前,应该还有时间把Steve遗落的这个本子给他送回去。
也不知道队长都在上面记些什么。

于是他走到了那个笔记本跟前,双手插在兜里,漫不经心的弯下腰。

笔记本上没有任何文字,摊开的这一页的最上方写着今天的日期,而下面整整齐齐的画了五个小图标,每个图标后面都或多或少的有几个圈圈。
Tony眨眨眼,仔细辨认着。
那个有八根须须的应当是蜘蛛…Natasha?一个指向左上方的箭头,大概是Clinton;而那个五角星肯定是队长自己没跑儿了。这是…裤衩子?裤衩子大概指的是Bruce,还有最下面那个——哈!这是Thor的锤子!
Natasha的后面有四个圈圈,Clinton的而后面有一个,Bruce的后面竟然有六个,而Thor也有一个,Steve的后面却是一片惨淡…一个也没有。
Tony的眉毛高高挑起。
姑且不提这个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没有我的图标在??

Tony感到自己的好奇心正在旺盛的燃烧。

他往门口瞅了几眼,确定Steve没有突然回来的迹象,这才把目光重新落回这个神秘的小册子上。
“我就看一眼。”Tony给自己鼓劲儿,“是风把它吹开的,我只是路过,恰好瞄到了。”

“当前室内风速1.5m/s,先生。”
Jarvis冷静的作了判断。

“闭嘴,亲爱的。”Tony微笑着说。
他清咳一声,伸出一只手飞快地翻了翻那个小本子。可以看到的是Steve每一天都有做这样的记录,也依旧只有那么五个小图标,只是图标后面的圈圈数量有增有减,其中Natasha和Bruce的圈圈最多,Steve的行情高低不一,不过每一个圈圈都画得又圆又大…一个能顶上别人的三个。
但是依旧没有Tony的——一天也没有。

Tony觉得自己毫无头绪。

“Tony!我忘记了——”Steve突然出现在门口,他显然是一路跑回来的,发丝有点散乱,还有几根乱七八糟翘着。
他漂亮的蓝眼睛正紧盯着Tony的脸,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你忘记了这个。”Tony一点儿也没有被抓包的慌张感,他转过来,落落大方地指指桌面上的小本子,格外理直气壮地歪了歪头,“我刚要给你送过去。”
“是的是的,我就是来拿这个。”Steve快步上前,一把将那个小本子抄起来胡乱塞进兜里——他宽大的军装裤刚好能装得下它。
在那个本子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的时候,Steve明显松了口气,尔后又有点儿紧张地往Tony脸上瞟:“所以,你…有没有……”

“嗯哼?”Tony不解的挑挑眉,对他缓慢地眨了下眼,露出了个无辜到甚至有点儿天真的表情。
“不,没什么。”于是Steve几乎是瞬间忘了自己原本要说什么。

在Steve的背影再一次消失在门口时,Tony小小的松了口气。
“精彩的表演,先生。”Jarvis适时地捧场,“美男计也用的恰到好处。”

“…第二次了,Jarvis。”Tony翻了个白眼,“闭嘴。”

直到Tony回到了房间,把自己丢进他钟爱的那张柔然大床的时候,他依旧在想那个本子。
第五十六次翻身后,Tony终于掀开被子翻身坐起。
“我要知道那个本子上记的到底是什么,而且为什么没有我的名字。”Tony郑重宣布,“在找出答案前我甚至无法入眠——都怪神叨叨的美国大兵。”
“是的,与您旺盛的好奇心无关。”Jarvis一副与他同仇敌忾的模样。
“从今天的那一页开始,如果那些圈圈代表的是某些行为的重复次数,以此为标准分析。”Tony罕见的没有与自己的AI管家抬杠,“先从Bruce的6开始。”

“博士今天去了六趟厕所。”Jarvis几乎是瞬间得出了结论。

“……我的直觉告诉我,绝对不是为了记录这个。”Tony的表情有些古怪,某种奇怪的联想让他几乎喷笑出声,“如果我们的队长是连队员去了几趟厕所都要记下来的人,那我得担心一下我们这支队伍的前程了。”
“嗯…博士在会议上打瞌睡时,差点手滑栽下椅子六次。”Jarvis念出了第二个可能性。
“队长在主持会议的时候有碰过这个本子吗?我睡着了没有看到。”Tony犹豫着问。
“据监控所知,没有。”Jarvis将这个结论划去。
“……还是将今天所有人的行为同时进行比对吧。”Tony有些头疼的翻了个白眼,坐在床沿寻找自己的鞋子,“差不多是晚餐时间了,Jarvis你继续进行后台比对,今天是电影之夜,我可能回回来的晚一些。”

“祝您玩得开心,先生。”Jarvis温和的向他道别,依次熄灭了他身后的所有灯光。

Tony为了能在餐桌上好好观察一番队长和所有队员的互动,甚至多吃了一份他平时碰都不会碰一下的玉米浓汤,这导致在去放映厅的路上他一直在摸着浑圆的小肚子打嗝,步伐也放得有些慢。
不过无所谓,反正今天也不是他选片子。

等Tony走到放映厅时,灯光已经被熄灭了,大家围坐在沙发上,每个人手里都抱了些什么——爆米花,或者足够柔软的抱枕之类的。
Tony随意瞟了眼屏幕,BBC纪录片,一看就知道是Steve挑选的,他热衷于通过各种途径了解他那个年代没有的知识。
于是Tony正准备走到沙发正中间的脚步一拐,坐到了最角落的Bruce身边。科学伙伴友好地从背后抽出一个A字型抱枕塞进他怀里。

Steve的目光状似不经意地瞟到了这边——事实上刻意的不得了,毕竟没有人的眼睛会“不经意”地侧到最边上。
不过还好没有人注意到这里。
他的耳朵也一下子竖了起来,试图在纪录片的讲解声中捕捉Tony和Bruce的絮絮低语。

“你怎么不坐到队长旁边?”Bruce问。

对啊,你为什么不坐到我旁边?我特地为你留了个位置,甚至准备了大杯的冰可乐和一包芝士条。
Steve的上身不由自主地往那边儿倾斜。

“因为纪录片总能让我睡着。”Tony笑嘻嘻地把腿曲起来,整个儿窝进了沙发里,“既然要睡就得找个昏暗的角落睡,更何况还有你的肩膀可以随时接住我,对吧?”

Steve拿起了遥控器。

“不看纪录片了吗?”Clinton停止往嘴里塞爆米花的动作,给Steve投来了一个惊讶的眼神,“那你要看什么?”
“今天突然就不想看了。”Steve认真的在收藏夹里翻找着,最后挑选了一部足够紧张刺激的魔幻片——平时Tony会喜欢看的那种,“这个吧。”
“你的口味变得比女人的脸还快。”Clinton摇摇头,随即得到了Natasha毫不留情的一脚。

“那现在呢?”Bruce对荧幕抬了抬下巴。
“得了吧甜心。”Tony的睫毛懒懒垂下,在下眼睑上投出了一小片羽形阴影,“我只是困了。”

就在Tony彻底闭上眼之前,他的余光瞟到Steve从军装裤的口袋里摸出了什么。
是那个他朝思暮想难以入眠的小本子!
Tony猛地睁开了眼,大力扭过头紧盯着Steve的动作。

这个时候Steve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火辣的视线,他正拧着眉头,摊开那个本子,然后用不知道哪儿摸出来的一截笔头,在Bruce的那一行又添上一个圈圈。
然后,他把本子合上,和笔头一起又塞回了口袋里,绷着脸重新看向荧幕。

所以问题出在刚才?
从我进来开始,Bruce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直到我坐下开始和他对话,而之前的对话Steve听到了也完全没有反应,直到、直到…
Tony拧着眉头,大脑飞快运转着。
直到刚才。我说了什么?我说了…“得了吧甜心,我只是困了。”

Tony得到了一个大胆的结论,而这个结论甚至让他觉得有些荒谬。
但这是一个验证结论的好机会,比起Jarvis漫无目的地猜测或者直接询问Steve本人,简直是天赐良机。

于是Tony直起腰,越过Bruce和Steve看向另一边的Natasha,脸上挂着甜蜜又亲切的微笑。
“Natasha,亲爱的。”

Natasha停止与Clinton的交谈,对他抬了抬下巴,表情介于“有屁快放”和“怎么了说吧”之间。
“我吩咐Jarvis为你换了块新的浴帘,喜欢吗?”Tony决定忽略她脸上明晃晃的狐疑。
“…还不错。”Natasha奇怪的把Tony从头慢悠悠打量到尾,最后宽容地露出一个微笑,“是我喜欢的颜色。”

于是Tony又把头扭了回来,一副专注于电影的模样,就好像他真的只是为了小小的一块浴帘去询问Natasha的用户体验似的。

过了没到半分钟,他又看到了Steve摸出那个小本本,在上面重重的画了一个圈。
把小本本塞回去的时候,Steve的脸绷得更紧了。

Tony简直花了平生最大的力气控制自己的嘴角,好叫他们不要傻乎乎的喷笑出声,这导致他的面部表情有点儿狰狞。
Bruce小心翼翼地往旁边挪了挪。

等这场电影结束了,Tony其实也并没有看进去多少,他的心被一种微妙的得意和欢欣填得满满当当,这让他一直都有些不在状态。
不过没有人在意他的走神,很快的,互道晚安后大家挨个离开了放映厅,只剩下了磨磨蹭蹭的Tony,和看到Tony磨磨蹭蹭也跟着磨磨蹭蹭的Steve。

“Tony,回去睡吧。”Steve率先打破了寂静,拽着Tony的手腕将他从沙发上拖起来。
Tony顺着他的力道站直了身子,打个哈欠,眼里泛起莹润的水光。
“今天选的片子不错,甜心。”

Steve的耳尖一动,抿了抿唇,还是没忍住咧出了个有些傻气的笑:“你喜欢就好。”

“怎么。”Tony慢吞吞扯出了个有些恶劣的笑,“我叫了你甜心,不在你的宝贝小本本上给自己画个圈圈吗?”
Steve的手一抖,猛地向后倒退了一大步,大腿撞上了矮矮的茶几,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得通红。

“足够获得博士学位的占有欲,嗯?”Tony好像并没有打算饶过他,而是更逼近了一步,眼里的笑意满得几乎要溢出来。
“和…幼稚园水平的记仇手段。”




#彩蛋一#

第二天他们当然是在同一张床上醒来的。
也是同时出现在餐桌边的。
甚至手还黏黏糊糊的牵在一块儿。

某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知情小胡子总裁透露:“唯一和我想象中的有点差距的是,屁股痛的那位居然是我。我一直以为会是他。”
而他的爱人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啄吻。


#彩蛋二#

上午七点,某片密林任务地。

Steve面无表情的听着公共频道里,Tony慌里慌张的试图安抚暴躁的Hulk。
“乖孩子,乖宝贝,太阳下山了,太阳下山了…”
一。二。

“睡吧亲爱的,太阳下山了,该睡觉了,甜心,蜜糖,太阳下山了…”
三。四。五。
Steve反手一盾砸穿了面前的九头蛇士兵的盔甲,力道之大叫蹲在树梢上的Clinton心有余悸地咂了咂舌。

“对,就这样,安静下来,对,我的乖宝——嗷!”
随着显然是被烦躁的Hulk砸飞的巨响,Tony的那边传来了一阵嘈杂的电流,和一声懊恼的“F**k!”。

六。
Steve站直了身子,脸绷得死紧,一脚踏上倒地的九头蛇士兵的面具,还碾了碾。

“Natasha正在赶过去。”他摁了摁耳麦,加入公共频道的对话,“Tony,你先回来。”
“这里可能有人更需要你的安抚。”Clinton漫不经心地调笑。

评论 ( 63 )
热度 ( 1790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