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你本来要发给谁(一发完)

脑洞来源于@花木南 小天使!!

双手把糖奉上,请你们不要给我寄刀片噫呜呜噫
哽咽

ooc预警!罗切黑注意!!


—————————正文———————————
托尼·斯塔克,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富翁、天才、科学家、慈善家。
人们通常爱他爱的发疯,但同时,讨厌他的人也同样讨厌得恨不得给他那张嚣张跋扈的脸上踹个几脚。
就比如现在这位黑进了他手机并与他对呛的骇客。

说真的,就凭他居然能黑进斯塔克的手机,托尼都能对网络另一端的不知名人士高看一眼。
而他的开场白更是叫托尼的眉高高挑起,几乎飞入发际——【讨人厌的铁人,矮子,拥有恶心大肚腩的油腻中年男人,呕!】

“贾维斯!”恰好刚量完尺寸定了几套西服的富翁拍案而起,“给我找到他!”
“已经在做了,先生。”电子管家好脾气的答应下来,随即顿了顿,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一阵沉默后,他才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您可以不必如此恼羞成怒,毕竟刚才接收到记录尺寸的小姐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时,您亲口安慰自己‘小肚子是智慧的象征’。”

“……你在惹我生气这方面的技术简直登峰造极。”托尼面无表情的把一块虚拟屏揉成了一团,泄愤似的往地上一丢,“快点儿别磨蹭,他的地址。”
“我遇到了一些困难,先生。”
贾维斯聪明的转移了话题,“这是从未出现过的技术,破解他的行踪需要一些时间。”

“谢谢你让我明白了自己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托尼坐直了身子,从桌面边沿扒拉回那个被他一气之下丢远的手机,打开。
那条扎眼的、带着满满嘲讽意味的消息依旧耀武扬威地呆在屏幕上。

【反超级英雄人士?】
托尼决定这样冷漠而矜持地回复。
等着吧。他对屏幕冷哼一声,贾维斯很快就能把你从网络后面揪出来。

回复来得出乎托尼意料的快。
【不不不,我只针对你,傲慢无礼的托尼·斯塔克。】

能在老贾猛烈的追踪下腾出手来和我对呛?
托尼摸了摸下巴,有一丝微妙的赏识。
【你确定?我可是天才,富翁,科学家,慈善家,人们通常爱死我了。】

【呕呕呕呕呕———】
【你是刽子手,是死神的代言人,我发誓讨厌你的人更多。】

“进展如何了贾维斯!”托尼瞪着手机屏幕恼怒地问。
“我已经破解了他隐藏行踪的方式,这个时候只需要反向追踪过去就行。”贾维斯的声音依旧不急不缓,“您还有时间再和他多来一会儿这种幼稚园小朋友的对骂。”

【有本事你就别躲着。】
托尼的指尖在屏幕上飞快滑动,把这句话回复过去之后,他抬起头大声抗议。
“我这是为了我的名声和尊严而战,你竟然把这称为幼稚园小朋友的对骂??”

“我想我的语言系统出现了一些小问题。”贾维斯迅速撇清责任。

托尼低下头,继续噼里啪啦地摁着屏幕,嘴里还愤愤地咕哝着什么。
【来干我啊!】
他将这句挑衅意味满满的话发了出去。

“…先生。”贾维斯小心翼翼的再次开口。
“如果不是你已经获得了他的位置这种好消息的话,那就闭嘴。”托尼头也不抬。
“……”贾维斯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决定再次争取一下,“先生,我想说——”
“闭嘴。”托尼把手机一丢,去摸他进行到了一半的那个部件。

“我已经获得了他的位置,先生。”片刻后贾维斯飞快开口,语速快得活像机关枪,“我想说的是你刚才那个消息发送给了罗杰斯先生因为他的消息栏刚好跳了出来…他问你【作战总结交了吗】。”

托尼愣了愣,手里的起子一滑,重重砸在桌面上。
“…我回复了他什么?”
托尼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些许恐惧和无助。

“【来干我啊】,先生,还带了一个情绪激烈的感叹号。”贾维斯尽职尽责地念了出来,补充道,“罗杰斯先生以他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回复了一个【好】。”

“……”托尼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

“不不不不不不不快看看他现在在干什么!”托尼绝望的抓起手机。
“您在复仇者们住进来的时候信誓旦旦对他们说过,绝不随意调动他们房间内的摄像头。”贾维斯的声音平静的可怕。
“这是非常时刻必须特殊处理!”托尼灼热的目光几乎能把屏幕瞪穿,“快点儿别磨蹭,队长他什么反应!”

“我忠于您的意愿,先生。”贾维斯浮夸地咏叹道,“在收到您的回复后,罗杰斯先生一直盯着屏幕,一下都没动弹过。”
“还来得及补救!”托尼的双眼重新亮了起来。

【我发错了史蒂夫!】
托尼觉得自己打字的速度从来没有这么快过。
【我发错了!史蒂夫你不要误会,这只是一个意外!】

“罗杰斯先生接收到了您的消息,正在回复。”探子贾维斯忠诚的禀报。
过了足足五分钟——让人煎熬的五分钟,托尼才收到他的回复。

【你本来要发给谁】

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托尼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就,这只是一句挑衅的话!】
【就是“你既然看我不爽为什么不直接站出来和我正面肛躲在背后算什么好汉”的意思】
【这是现代流行用语,你应该多关注一下的!】
托尼几乎是屏住呼吸,噼里啪啦发了一堆消息过去,然后提心吊胆的等待回复。

再过了五分钟,托尼把潮湿的手心悄悄在裤子上抹了一下。
“贾维斯?“他清了清嗓子。

“罗杰斯先生花了两分钟把您的消息看了至少五遍,然后才开始编辑回信。”贾维斯主动汇报。

【你本来要发给谁】

一模一样的回复,也依旧没有标点。
托尼仰面瘫倒在工作椅上,一脸崩溃后的绝望。
“他为什么听不懂我的解释——不,他的重点根本没放在我的解释上!”

“或许罗杰斯先生觉得那并不重要。”贾维斯中肯的评价。

“该死的小心眼大兵。”托尼有气无力的低咒一声,举起手机。
【好吧我坦白,我就是手滑了。】

这次的回复倒来的很快。
【我去找你】

托尼…托尼丢开手机猛的跳了起来!
“他想干什么?!!”托尼把自己柔软的小卷毛搓成了乱七八糟的一团,然后原地转了两圈,“他想!干什么!!”

“我想,应该是干你,先生。”贾维斯愉快的做出猜测。

“自从上次我第二天起不来床之后,我就发誓离他的超级老二远远的。”托尼猛的扭过头,“我能接受一个同性别的伴侣不代表我能接受一根棒球棍整晚整晚的鞭挞我的屁股!…我吃不消这个,我不行!”
贾维斯明智地选择了不作回答。

“告诉我他现在到哪里了。”
托尼快步往工作室门口走去,边走边把脑袋上箍着的护目镜摘下来,随手往零件箱里一丢。

“门外,先生。”

“???!什么??”托尼的脚步一顿。“不不不等一下,不要让他——”

一切都已经晚了,门徐徐拉开,史蒂夫就站在外面,居高临下地看着托尼。

“…进来。”托尼干巴巴地补全了自己的话。
他的嘴角抽动了两下,试图扯出一个若无其事的微笑。
“嗨亲爱的,刚才我们俩有些误会我正要上楼去找你,你听我说,那真的只是一句流行用语,是用来表达挑衅之类的情绪…”

“嗯,挑衅。”史蒂夫点点头,走近了一步。

“对,对,就是挑衅。”托尼不自在的试图往后退一退,“就,反正不是字面上的那种意思…好吧也的确是字面上的…呃我是说,就,好吧我投降了。”
托尼崩溃的举高了双手:“我错了,咱们能把这页翻过去么?就当它没发生过怎么样?”

“你猜我来干什么,托尼?”史蒂夫的脸色平静得可怕,他一步步向托尼走过来,脱下了格子外套搭在一旁的桌上。

“…谈谈作战总结?”托尼期待的小眼神堪称天真。

“不是。”
史蒂夫离托尼仅一步之遥了,托尼甚至能清楚的看到他的臂肌起伏。

托尼再次向后退了一步,后腰撞上了冷硬的桌沿。

“来干你,托尼。”
史蒂夫用近乎耳语的音量低声道,然后倾身压了下来。



#彩蛋一

托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赤身裸体的被另一个人禁锢在怀里,脑袋枕着那人结实的臂弯。
他试着动了动腿,然后倒抽了一口凉气——屁股火辣辣的疼。

“操你的,史蒂夫。”
托尼翻了个有气无力的白眼,这才发现自己的嗓音都有些哑。

“我也爱你。”
史蒂夫在托尼的发顶落下一个吻。

“……所以说,那真的只是一句挑衅,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托尼恼火的磨了磨牙,“看在我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的份上,能好好听我解释了吗?”

“其实我知道。”
史蒂夫闷笑着,亲昵的咬了下他的耳尖,“但你已经连着一周没有和我一块儿睡了,托尼。天赐良机,我怎么能放过?”
“更何况,是你邀请我的。”

见鬼的我没有邀请你!!
托尼僵着脸在心里怒斥。


#彩蛋二

托尼的“超级老二恐惧症”在一周后彻底宣布痊愈了。

在他含蓄地对史蒂夫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史蒂夫表现的十分理解。
“我知道我的尺寸对你来说太过了。”史蒂夫拧着眉头叹息道。
托尼立刻投去一个感动的眼神。

“所以,我应该帮助你早点习惯它。”史蒂夫回复了一个坚定的目光。

“…不好意思,什么???”托尼的眼瞪得溜圆。
“你的手他妈的在摸哪里?不,别,我们昨晚才…唔…嗯,哈啊……”

评论 ( 33 )
热度 ( 984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