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在那之后 下11.0(完结篇)

先码出了BE的结局
想看HE的,看到分割线就不要往下看了
HE结局以后再放

ooc预警
终于写完这个大坑了,神清气爽
今晚我们的跨年产粮活动轮到我啦
预告一下,会有超长小甜饼条漫!


————————-正文————————————

史蒂夫醒来的时候,怀里已经空了。
他愣了两秒,这才抹了把脸慢慢坐起了身,柔软的薄被滑落到了腰际。

“我很高兴你没有立刻跳起来去找他。”

史蒂夫朝声音的来源处投去目光,这才发现布鲁斯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上,手边摆了一杯已经凉掉了的红茶。

布鲁斯对他礼貌的微笑了一下。
“这证明你还算镇定。”

“博士。”史蒂夫掀开被角下了床,在柔软的长毛地毯里寻找自己的鞋子,“你是来…专程叫我起床?”
“当然不,队长。”布鲁斯摘下了眼镜,妥帖放进口袋里,站起身走进,“咱们聊聊。”

还没等史蒂夫站直身子摆出“聊聊”的姿态,布鲁斯突然一拳捣在了他的小腹。
史蒂夫闷哼一声,踉跄着跌坐在了床沿。
这显然是不处于浩克状态的布鲁斯能使出的最大力气了,他慢慢的收回了拳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捂紧小腹面色发白的史蒂夫。
“你知道这一拳是为了什么。”

“是的,我知道。”史蒂夫舔了舔干涩的下唇,“…对不起。”

“我忍耐了太久了。”布鲁斯嗤笑一声。
从他花了一整晚弄清楚他离开的时候发生的一切之后,他就想这么做了。
为了四分五裂的家人,也为了谁都不愿意再次提起的那场葬礼。

史蒂夫沉默着没有说话。

“不得不说现在我的心情好多了,谈谈吧,队长。”布鲁斯活动了下指节,从口袋里掏出眼镜重新戴上,“关于托尼。”
史蒂夫抬起了眼。
“他可以不必出现的。”布鲁斯笑了笑,“Friday操纵的钢铁军团随时待命,你跳下去也不会有事,托尼不会不知道这个。可他还是走出来了,而且亲手把你拽回了房里。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

因为托尼爱我,一如我爱他。
史蒂夫在心里回答他,却没有出声,安静的注视着他的双眼。

“因为他爱你?或许托尼·斯塔克会,可莱德不会。”布鲁斯将手揣进兜里,“莱德不爱你。”

史蒂夫的心中一慌,随即很快安定下来,他的目光沉稳。
“托尼爱我。”
莱德就是托尼,他怎么会不爱我?

“托尼爱过你。”布鲁斯扯了扯嘴角,看上去像是要露出个笑。
“但现在,他不爱了。是你亲手葬送了它,还记得吗?”

没有人比布鲁斯更明白托尼过去的那点小心思了,毕竟他们俩泡在实验室里的时间远远长过其他人。
他曾见到那个小胡子男人在盾面上偷偷落下轻柔的吻,也曾看到他望着美国队长的卡牌目光温柔如水。
布鲁斯曾经能在托尼疲惫的双眼中看到光,微弱的,隐秘的,却切切实实燃烧跳动着的光。

可他在莱德的眼里却找不到了。
史蒂夫亲手掐灭了它。

“他不爱我,为什么要救我?”史蒂夫无法忍受布鲁斯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托尼不爱你”,他站起来,眉眼间带着一丝戾气逼近了一步。
“别以为我不敢和你动手,博士。别再说那样的蠢话。”

“蠢话?哈。”布鲁斯被激怒了,额角的皮肤甚至有点泛青,但奇妙的,他很快平静下来。
“你真的以为托尼是因为爱你才救你?你难道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吗?”

史蒂夫的唇抿得死紧,他一直逃避的问题被布鲁斯从阴暗的角落扯出,这让他感到一丝恐慌。
他当然觉得不对劲。
他们俩从来没有提到过任何关于西伯利亚,关于那场死亡的事情。
就像是被轻巧的翻过一页,一切有了美好的、全新的开始。

越是幸福,他就越是害怕。

“托尼说,你曾经陪伴他走出PTSD,是吗?”布鲁斯的双眼紧盯史蒂夫的,语调放得又轻又慢。

这句话却不亚于一记闷雷劈下,叫史蒂夫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唇上的血色退的一干二净。

一切不敢想也想不通的问题迎刃而解。

史蒂夫的腿一软,踉跄一步倚在了床头上。
他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脚底直冲上脑门,而双手克制不住地战栗着,牙关咬得死紧。

“他要走了,我们早就商量好了的。”布鲁斯最后看了眼史蒂夫,对方惨白的脸色让他在心里轻叹一声,“如果你还爱着他,就别去阻拦。”
说完,布鲁斯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史蒂夫跌坐在了床沿,柔软的被面也没能叫他的双手暖和起来半分。

他要走了。
他要走了?
他走去哪,不和我一起吗?
不回来了吗?
就这样…离开我了吗?


托尼盘腿坐在休息室的落地窗前,身边放着一个浅卡其的登山包,正一点一点往里面塞着东西,偶尔又拿出来两件。
他这样乐此不疲地反复折腾着,而坐在他身边的幻视也不厌其烦的为他递所有他能想得到的东西。
阳光毫不吝啬的泼在他们身上,温暖又踏实。

“护照,身份证,钱包,卡,噢,还有特工证?”托尼捏着一张小卡片,兴致盎然地往幻视眼前凑,“看哪,上面写着‘复仇者联盟编外人员’…咱们有编外人员?”
“我不知道。”幻视的目光在那张卡片上滑过,落在托尼在阳光下泛着金棕色的发梢上。

托尼也不是真的想要他的回答,他把这些东西往包里胡乱一塞,开始在橘子味汽水和苹果味汽水间艰难抉择。
“我倾向苹果味。”幻视中肯的提出了建议,“你要先去哪儿?”

“苹果…好吧,苹果。”托尼把那瓶汽水丢进了包里,这才好心情地拍拍手。
“不好意思,什么?”

“我说,你的第一站会是哪里?”
幻视耐心的重复了一次。

“到机场买到的最快出发的票,能去哪里就去哪里。”托尼偏过头对幻视眨眨眼,眼中满是笑意。

“注意安全。”幻视垂下头,从地毯上捡起那个可以发射一次掌心炮的腕表。

托尼轻快的答应了,伸出手来。

幻视为他戴上,仔细整理着表带。
黑沉的腕表扣在男孩纤瘦的腕间,更显的他的皮肤有些营养不良的青白,而幻视却无端端的想到了另外的一只手。
它属于一个成熟的中年男人,温暖,有力,保养得当却带着些许茧子和伤痕。

而现在,这些伤痕都不见了。

幻视慢慢的露出一个放松的笑,捏了捏托尼的掌心,再次嘱咐。
“注意安全。”

“嗯。”托尼耐心的点头。

幻视再次张了张嘴,看上去想再说些什么,但他最终收起了脸上柔和的笑意,转而看向门口。
“他来了。”

托尼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分结局之:BE篇———————

史蒂夫已经站在那里有一会儿了。
他的上半身藏在阴影里,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而裸露在阳光下的双手泛着苍白。

托尼拍了拍幻视的手,示意他先出去。

幻视一动不动。

“好了,给我们一点空间。”托尼轻声劝他。

幻视这才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拍了拍裤子朝门外走去。
在与史蒂夫擦肩而过的时候,幻视偏头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史蒂夫阴鸷的视线。
他的身形顿了顿,最终什么也没说。

在幻视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后,托尼对史蒂夫招了招手。
“来,过来坐。”

史蒂夫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一步一步走进了阳光里。
托尼看到他的脸上带着孩童般的茫然,双眸在过于绚烂的阳光下像是含着泪。
他最终坐在了托尼身边,幻视的那个位置。

坐下之后,他条件反射抬起手,想像之前那样将托尼拥进怀里,叫他半躺在自己胸前。

托尼的脸上带着平和的笑意,脊背却挺得笔直,没有分毫配合他动作偎过去的打算。
于是史蒂夫的手又放下了,无措的搭在腿间。

一段长得让人心慌的沉默过后,史蒂夫把目光从托尼脸上挪开,落在了他腿边搁着的登山包上。
“你要走了。”
他说。

“是的,我该走了。”托尼点点头。

“那…”史蒂夫的嗓音干哑,轻得像一阵风就能吹跑似的。
他深金色的眼睫颤了颤,缓缓抬起,眼里满是叫人心疼的无措。
“那我呢?”

那我呢?

托尼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他没有回答,而是就这样静静地与史蒂夫对视。

“我以为,我以为…”史蒂夫的牙关不断颤栗着,他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和被吞入喉间的破碎泣音。
我以为我们是恋人。
我以为我失而复得。
我以为我入地狱却最终被拯救上天堂。
我以为…我们能再次将对方拥入怀里。

“队长。”托尼的眼中带了些许复杂的情绪,他轻叹一声。“别再自欺欺人了。你其实一直都知道的。”

是,史蒂夫其实一直都知道。
从他枕在托尼的大腿上醒来的那个清晨,他就知道了。

这一切太过于熟悉,他还记得有一天托尼的PTSD犯了,史蒂夫也是这样将托尼搂在怀里,一下又一下地抚着他的后背。
第二天托尼枕在他的大腿上醒来,还盯着他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其实从那个清晨,史蒂夫就知道托尼留下和陪伴的原因,更可能是出自于报答。
而并非出于爱。
可他不愿相信,甚至一度试图欺骗自己。

而托尼对他来说就是那甜美的鸠酒,是漫漫寒夜中唯一的火光,哪怕知道这样的美好如同泡沫般易碎,他也小心翼翼,且甘之如饴。
他一遍又一遍的催眠自己,用谎言将内心的恐惧淹没,却依旧忍不住试图将托尼抓得更紧。

他恐惧别人的靠近,贪恋托尼的视线,更恨不得每时每刻把托尼箍在怀里。
这一切都仅仅是因为,他在内心深处清醒的明白,现在所有安宁的幸福都是假的。

而现在,终于到谎言破碎的时候了。

“…我爱你。”史蒂夫的脊背弯了弯,而眼却依旧执拗地紧盯托尼的。
他再次重复。
“我爱你。”

我爱你,胜过我的生命。
所以拜托,别离开我,别走。
拜托。

“我爱过你。”
托尼抬手,极其轻柔地将他有些长的额发拨开,露出那对一度令他着迷的眼来。
他的叹息带着释怀的笑意。
“队长,你不知道你对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我曾那样爱你,爱到心生惧意。”
“你是我最向往,最遥不可及的梦。而我们是完全相反的对立面。”
“我和你争吵不休,为了掩盖内心的那点卑劣的小心思,只敢把吻落在你的盾上,和梦里。”
“我爱你爱到将自己变成了一个胆小鬼。”

史蒂夫闭了闭眼,只觉得心口像压着块巨石,沉到透不过气。
他从没想过托尼会和他抱有同样的心思,他一直以为始终暗地里渴望着对方的那个人是自己,只有他才会偷偷藏起托尼遗弃的面甲,在上面落下绵密的吻。
他都错过了些什么?
而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那不像我。”
托尼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能早早的放弃这场注定无疾而终的暗恋,或许也不会死在西伯利亚。”
“我的战衣上有那么多的重火力武器,而我却一个都舍不得对你用。可我忘了,我舍不得,你舍得。”

托尼短促的笑了笑,更像是一声讥讽。

“西伯利亚的风很冷,队长。”

史蒂夫的眼前一黑,耳边腾起一阵嗡鸣,心口却刀割似的疼。
他撑着地面堪堪稳住了打晃的身形,再开口时嗓音轻得像是在哭泣。
“疼吗,托尼?…你疼吗?”

“疼。”托尼的眼睫垂了下来,在他的脸上投出了两片弯弯的阴影,“一开始特别难熬,又疼,又冷,风刮的脸上的口子像撒了盐似的。”
“再后来,天黑了,我什么也看不见。慢慢的,我也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了。那个时候已经不疼了,只是特别特别的累,我感觉自己在黑暗中坠入了深海。”
“我没能再次见到天亮。”

史蒂夫踉跄着扑上了前,将托尼死死地摁在了怀里,泪水混着吻狼狈而胡乱地落在他发顶。
“不想了,不要再想了…”他响亮地哽咽了一声,手哆嗦着抚在托尼的脊梁上,一下,又一下。
“不要再回忆了…”

托尼用力的闭了闭眼,挤去了眼里的水光,也硬生生吞下了涌上喉间的呜咽。

“…去吧,托尼。”史蒂夫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松开,缓慢得像用尽了全身力气。
在双臂都从托尼身边离开时,史蒂夫也颓然地跌坐在地。
他扯了扯嘴角,想对托尼露出个微笑。

托尼的眼圈泛着红,却只是避开了他的视线,一点一点往登山包里捡着东西,最后拉好拉链,把背带抓在手里。

史蒂夫微笑着注视他的一举一动,眼里却水光粼粼。
“去吧,托尼。去吧。”
他的声音低得像耳语。

去吧,托尼。
去没有我,没有噩梦的地方。
去享受这个被你保护过的,爱着的世界。
去过莱德的人生。

托尼捏着背带的手紧了紧,他突然把背包一丢,单手扣上史蒂夫的后颈,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有一滴泪砸在了他们的唇间,于是他们都尝到了它的滋味,咸得发苦地在嘴里蔓延开来。

这个吻很快就结束了,托尼重新直起身,用指腹揩去了史蒂夫脸上的泪痕。

“再见,队长。”
托尼重新抓起包,将它甩在了肩头。

史蒂夫紧咬着牙,以免它狼狈的咯咯作响。
他看着托尼站起来,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个房间。
迈着那样轻快的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的人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史蒂夫才慢慢躬下身,一只手紧摁着心口,如一条渴死的鱼那样嘶哑的喘了口气。
那里像是被硬生生的挖走了一大块,空落落的刮着寒风。

“别走…”
泪水从他眼中纷杂地滚落,在地毯上泅出连绵的水印。
“别离开我……”

没有人会听到了。

评论 ( 103 )
热度 ( 590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