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在那之后 下9.0

我宣布,Steve黑了!(大声
感情戏真是被我处理的一团糟
ooc也很严重!
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得出来他们的心理变化

大概还有…呃,三章,就到结局了
结局会是分结局
到时候自行挑选想看的结局
不要打架【…

————————前文又超长———————————
接下来的一切就显得十分的顺理成章了。
自从史蒂夫被托尼牵着出现在了餐厅,就好像是一个开端,托尼掏出了唯一一把钥匙,打开了史蒂夫的笼子。
他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

托尼几乎每天寸步不离地陪伴着他,又或者说史蒂夫每天寸步不离地跟着托尼。
他们俩坐在同一张不算宽大的椅子上进餐,窝在同一个沙发里看书,甚至每晚抵足而眠。
史蒂夫逐渐恢复了正常的作息,也开始愿意与别人搭话,微笑也逐渐回到了他的脸上——哪怕他基本上只对托尼微笑。

但娜塔莎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尽管所有的数值和评估报告都显示史蒂夫正在以喜人的速度好起来,但她的直觉告诉她,有哪里不对。
在她试图对复仇者们表达自己的观点时,毫不例外的在他们脸上看到了真诚的茫然。

“是你想的太多。”克林顿把手里密密麻麻遍布一大堆数值的报告丢在桌面上,放松的向后倚靠下来,“显然,在有了铁罐儿这剂良药之后,我们已经快重新拥有队长了。”
其他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只有幻视在翻看着手里的书,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充分的表达了对这个话题的漠不关心。

“虽然没有确切的发现什么,但我就是觉得不对劲。”娜塔莎烦躁的敲击了两下桌面,“我赌上作为女性的第六感,这一切并不像我们认为的那样简单。”

“我们会继续观察。”布鲁斯推了推眼镜,向她投去温和的眼神,“而你需要休息,托尼…离开后的这段时间,你太累了。”
娜塔莎沉默了一会儿,疲惫的叹了口气。

“你在看什么?”旺达小姑娘向幻视倾了倾上身,好奇的往他手里的书上瞥。

“童话。”幻视抬了抬手腕,对她展示了花里胡哨的封面,“国王打猎的时候遇到了一只受伤的夜莺,他仔细为它包扎,然后带回了宫殿关进了最漂亮的笼子里。为了报答他,夜莺每天为他歌唱,但其实它更爱天空。”
他的声音又轻又缓,几乎是耳语的音量叫旺达辨认得有些艰难。她眨眨眼,追问道:“然后呢?”

幻视合上了书,牵了个细微的笑出来。
“夜莺飞走了,而国王郁郁而终。”

旺达张了张嘴,楞楞地看着他。

这个时候复仇者们的例行会议也结束了,幻视将书夹在了臂弯里,离开了会议室。
其实真正的结局不是这样的,国王放走了日益哀伤的夜莺,而夜莺却依旧选择留在了他的宫殿里,日夜为他歌唱。
国王和他心爱的夜莺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可我无法理解。
幻视听着自己不急不缓的脚步回荡在空旷的走廊,在心里默念。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国王会放走夜莺?为什么夜莺会再次回到他身边?
夜莺就该头也不回地冲破牢笼,再也不回来。而那个国王,就该郁郁而终。
幻视为这个故事换了个结局,这才觉得心里舒畅了些。

娜塔莎在离开会议室之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拐向了托尼和史蒂夫的房间。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夕阳斜斜地坠在地平线上,暖色的余晖让依偎在巨大落地窗前的两人看起来紧密而不可分割。
托尼枕在史蒂夫的胸前,整个人窝在他怀里,手里端了本书,脑袋却歪到一边睡得正香。
而史蒂夫安静的搂着他,深金色的长睫垂出了个温柔的弧度,就像注视着自己整个世界那样耐心而满怀温情。

娜塔莎扶着门框沉默的看了一会儿,她长出了一口气,和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或许真的是我想太多。
她在心里暗嘲了自己一句。

在她离开之后,史蒂夫才慢慢转过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门口。
如果娜塔莎还在,她就会发现这样的目光似曾相识,和那天一样的冰冷而阴鸷。

娜塔莎刚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
虽然不知道她独自出现在这里是想做什么,但她没有试图接近他们,史蒂夫就不会出声询问。

这个时候,托尼搁在书上的指头动了动,随着睫毛的一阵颤动,他迷蒙地睁开了睡眼。
“唔…史蒂夫?”

史蒂夫把目光收了回来,温柔的落在托尼的脸上,唇边卷起柔和的弧度。
“我在,托尼。”
他的声音又轻又温和,带着满满的哄劝意味,“再睡一会儿?”

再睡一会儿吧,我亲爱的。
就这样在我怀里,闭上眼,安然沉睡。
没有抗拒,没有躲避。
也不会有机会逃离。

托尼揉了揉眼,偏过头对着窗外的夕阳发了会儿呆。
等那团燃烧着的大火球终于消失在了地平线之后,托尼才稍微清醒了那么一点儿。他不太想起身,索性就放任自己这样懒散地偎在史蒂夫胸前。

没有等到托尼的回答,史蒂夫也并不在意。他抬手从一旁的小桌上取下一杯水,凑近托尼的唇边喂他慢慢喝了下去。
半杯温热的水下去,托尼终于彻底清醒了。
他挣扎着从史蒂夫的怀里坐起来,胡乱拨弄了下睡的有些凌乱的卷发。
“是不是该到晚餐时间了?”

史蒂夫在他离开的时候感到怀里一空,强忍着追上前去再将他搂回来的冲动,也跟着坐起身。
“还有五分钟,我们走过去应该刚好能赶上。”

“走吧。”托尼站起身,舒展了下身体,十分自然地牵上史蒂夫的手,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史蒂夫因为他这个下意识的小动作露出了个柔软的笑,在借着他的力道站起来之后,他将托尼的手牢牢的包裹在了掌心。

在他们俩牵着手窃窃私语地出现在餐厅门口的时候,所有人显然已经习惯了这个。
小机械臂们在Friday的操控下往桌上摆放着食物,复仇者们分散在房间的各个地方做着自己的事情,彼得盘腿坐在吧台前赶着作业——作业太多有时候也同样是蜘蛛侠的烦恼。

托尼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支着腮打了个懒散的哈欠。长时间的睡眠让他失去了食欲,如果不是为了陪伴史蒂夫,他或许连餐厅都不想来。
而史蒂夫正忙忙碌碌地接过机械臂端着的食物,亲自摆放在托尼面前。
爽口的沙拉和温热的意面放在最前面,甜点推远一些以免他又光吃甜点不吃别的,托尼一向不喜欢喝牛奶换成橙汁…

“斯塔克先生?”
彼得小心翼翼的对托尼招了招手。

托尼把目光挪向他,挑了挑眉作为询问。
史蒂夫的手一僵,随即很快恢复自然,继续手上的动作。
他到现在还是不太喜欢托尼和别人交谈,每当有人接近托尼,他心里的恐慌和占有欲就会在阴暗的角落悄悄滋生,蔓延开来。

“是这样的,我的制服好像出了点问题,就是蛛丝发射器那一块儿…”彼得拽起一边的书包在里面翻找着,没过几下,他懊恼地咕哝了一句,“该死,我没有带!”
不过没关系,他昨晚试着自己检查的时候拍下了不少照片。
彼得从兜里摸出手机,打开相册对托尼晃了晃:“照片可以吗?保证清晰。”

托尼饶有兴致地偏头看着他的动作,对他勾了勾指头:“也行,拿给我看看。”

彼得举着手机从椅子上蹦了下来,脚步轻快地走向他们,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托尼的另一边。
在托尼的另一边,史蒂夫正垂着眼为托尼挑去汤里的西芹碎,他看起来十分专注,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托尼的旁边多了个人。
而娜塔莎看到了他捏在勺子上发白的指尖。

哪怕那可怜的勺柄都被捏得有些变形,史蒂夫的脸上依旧平静。

娜塔莎坐在高脚椅上,抿着漂亮的唇。她的目光牢牢锁在史蒂夫的身上,一瞬不错地观察着。

“让我看看…”托尼从彼得的手里抽走了手机。
相片里的制服被铺在电脑桌上,桌面算不上干净,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胡乱堆在那儿,电脑屏幕也亮着。
而托尼的目光却被某个小角落吸引。

他的手指点动屏幕,将相片里电脑的一角放大。
过了许久,久到彼得伏在桌面上不安地偷瞄他的表情,托尼终于抬起了头。
在餐厅的暖光下,他的脸色出奇的惨白,而双眼却极亮。

“这是什么?”托尼举起手机问彼得,他的手甚至有些微微颤抖,呼吸也不平稳。

“什么…什么?”彼得茫然地凑近了些,仔细瞧了瞧,随即恍然大悟,“如果斯塔克先生问的是我的电脑的话,这是我们学校网站的登录页面,我拍完照之后登上去查了自己的成绩。”
“登录页面?登录页面!”托尼重重喘了两下气,一把抓住彼得的手腕,跳了起来。
“来我的工作室!”

彼得被他拽了个踉跄,险些跌在地上。
但这个时候的托尼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几乎是撞开了自己的椅子,拽着彼得狂奔出去。

所有人楞楞地目送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很长一段时间都鸦雀无声。
然后,他们将目光纷纷落在了格外沉默的史蒂夫身上。

史蒂夫的动作已经完全停了下来,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双睫低垂盯着面前的杯碟碗勺发呆。
片刻之后,随着一声清脆的断裂声,他手中的勺柄终于不堪重力断成了两截,咣当坠地。
而尖利的截面划开了他的掌心,猩红的血顺着指节淌下。

没有人动弹,也没有人出声。

在血珠滴在地毯上之前,史蒂夫终于松开了手,拿起一旁的热毛巾慢条斯理地为自己擦拭着手上的血污。
然后,他站起了身,迈着轻缓的步子走出了餐厅,一个眼神也没分给别人。

史蒂夫的目的地十分明显,托尼在的地方。

“现在还觉得我说的不对劲是错觉吗?”娜塔莎响亮的冷笑了一声,打破了沉默。

布鲁斯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他是不是,对托尼的占有欲太强了些?”克林顿不安的在沙发上挪动了下屁股,“你们看到他刚才看着门口的那个眼神了吗?活像是要吃人似的。”
“而且他根本忍受不了别人接近托尼,我早该想到的。”娜塔莎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史蒂夫这段时间表现的太好了,我们根本看不出来。”布鲁斯站起身来,烦躁的走动着,“我们接近托尼他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拒,也没有别的什么动作,他在与心理医生的谈话里也没有提及过…”

“很简单,因为托尼会不喜欢。”娜塔莎面无表情地下了结论,“想想吧,那可是托尼,谁能禁锢他的自由?”
她再次冷笑一声,“史蒂夫根本不敢。”

是的,史蒂夫不敢。
托尼哪怕往后退一步,拒绝他的接近,他都不敢继续上前。
他是如此战战兢兢地享受着这段时间的幸福,根本不敢打破这水中月一样的甜蜜梦境。

“但是…”克林顿张了张嘴,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但是托尼总要离开的,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直到结束晚餐离开餐厅,都再也没有一个人开口。

工作室里,托尼将彼得有些粗暴的摁在了电脑前,飞快的打开了它。
“登录页面,快。”他推了推还在发愣的彼得,显得不那么礼貌的催促。

彼得赶紧输入了网址,中城高中的登录页面跳了出来。
托尼挤开他,双眼紧紧的盯着页面最下方闪现出来的一行灰色代码。
在反复确认无数遍之后,他抹了把脸,仰面跌坐在椅子上,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哭。
但他咧咧嘴,最终哑声笑了起来。

“斯塔克先生…?”彼得手足无措的坐在一边儿,不知道该不该打扰他。

托尼笑声的尾音带出了一丝哭腔,他干涩的吞了口唾沫。
“你知道吗,孩子。”在一阵长长的沉默后,他重新开口,“Friday有个哥哥,叫Jarvis。”
彼得诚实地摇摇头。
但托尼很明显不是要他的回答,他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Jarvis是我的朋友,我的最骄傲之作,是管家,是AI,是助手,也是…家人。”
“然而因为我的自大,和一场可怕的失误,让我失去了他。”
“我一直以为我失去了他,直到今天我看到了你的照片。”

彼得惊讶的挑高了眉:“我的照片上有他?”

“不,准确来说,有他留给我的讯息。”托尼微笑着偏过了头,眼中泛着柔软的笑意,“我找到他了。”

托尼记得自己在无聊的时候曾经研发过专属于他们俩的一套代码,就在刚才,他在相片的电脑屏幕上看到了它们。
那一行灰色的、看上去无厘头的一串字符,其实是贾维斯留下来的一则短讯:
“I’m here,sir”

贾维斯在被奥创入侵反复清洗前,仓皇之下顺着网络将源代码备份在了某个角落。
他只来得及留下这样一句话,希望托尼有一天能够看到他,唤醒他,带回他。
而他没有意料到的是,托尼在找到他之前离开了人世。

如果托尼没有奇妙的起死回生,他可能会永远沉睡在这个小角落,再也不会有被唤醒的那天。

“我找到他了,我找到贾维斯了。”
托尼反复念着这两句话,眼中有晶莹的水光。他看上去想放声大笑,又像是要痛痛快快大哭一阵。
“我找到他了!”

工作室的大门并没有关上,史蒂夫站在门口,腰背挺得笔直,冰冷的注视着托尼的背影。

为什么毫不犹豫的甩开我,大步奔远?
史蒂夫咬紧了牙关。
为什么在你心里我不是最重要的?
史蒂夫捏紧了双拳,掌心的伤口再次绽裂,鲜血濡湿了指尖。
而这些细微的疼痛都抵不过他心口因嫉妒和恐惧翻涌起来的刺痛。
他的喉间一片腥甜。

看看我,托尼,我站在你身后。

托尼坐起来,十指翻飞敲打着键盘,电脑屏幕照亮了他脸上愉快的笑意。

将他抢回来,抢回来。
不,不行,托尼不会喜欢这样。
他要走了,他会离开。
不会,托尼说过会陪着我。
他骗你的…他骗你的!他离开的时候头也不回!就像死去那样果决!

淅淅沥沥的血顺着史蒂夫紧捏的拳淌下,悄无声息砸在地上。


评论 ( 63 )
热度 ( 595 )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