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咣咣咣

时不时就会删文!
主盾铁的all铁,洁癖慎关。
杂食到不行,基本上什么cp拆逆都能吃,但唯一不吃且天雷的是盾冬,冬盾也不行,抱拳了。
产量低下催更请…请轻点_(´ཀ`」 ∠)_

【盾铁】在那之后 下8.0

嗯……ooc慎入
憋了半天不知道前言该说点啥
算了什么也不说了
欢迎在评论和我讨论剧情!
这篇打死都不坑!

—————————出来吧正文——————————

等史蒂夫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枕在一个人的大腿上,而他的手,正紧紧的搂着那个人的腰。
他动了动眼珠,缓慢的撑开了眼皮。

史蒂夫看到的是一张尚且年轻稚嫩的脸,漂亮的双眼正注视着手里的Stark phone,时不时在上面点动些什么,另一只手温柔地拢在他的脑后,五指插在他凌乱的发丝里。
虽然换了个身体,也不再是熟悉的味道,但史蒂夫就像是能一眼看透他的灵魂。

这是托尼。
是托尼回来了。

史蒂夫一动也不动,甚至连眼都没有眨过一下。
他怕这又是一个梦境,怕自己真正醒来后躺在病床上,托尼再次从他怀里消失。
他怕自己再次失去。

还是托尼感受到了他过于火热的视线,垂下头来。

“醒了?”
托尼摁灭了手机,将它随意丢在了床上。

史蒂夫注视着他,一言不发。

“醒了就起来。”托尼拍了拍他的脊背。
他瘦了太多,一把脊梁骨高高突起,硌得托尼的手心有些疼。

史蒂夫环在他腰际的手紧了紧,眼神执拗。

托尼无奈地轻叹:“你睡了11个小时,我的腿已经没有感觉了。”
这倒是真的。
每当他试图挪动史蒂夫的脑袋或者自己的大腿,史蒂夫就会在梦里挣扎,甚至使劲儿收拢自己的胳膊——就好像托尼会随时抛下他离开似的。
托尼确定自己的腰上一定被箍出了一圈红印子。

史蒂夫终于有了反应,他慢慢地松开了自己环在托尼腰上的胳膊,撑着床坐了起来。
他依旧沉默着,目光胶着在托尼脸上。

在他离开之后,托尼动了动麻木的双腿,感受到了一阵又一阵针扎似的酸痛。
他难耐地龇了龇牙。

史蒂夫伸出手,将托尼的两条腿扳上床抻平,垂下眼来一下又一下地按揉着。
他瘦到骨节突出的手依旧有力,带着温柔的力道舒缓着托尼腿上满满的酸胀感。
托尼没有拒绝他的动作,这一幕甚至让他回忆到了以前——没有发生无法挽回的那些事的以前。

片刻之后,托尼拍了拍史蒂夫的胳膊。
“好了。”

史蒂夫的动作一顿,缓慢地将手收了回来,以一种局促的姿势拢在了一起。
他犹犹豫豫的抬起眼。

托尼再次叹了口气。
这不知道是他叹的第多少次气了,但这一幕实在叫他心中有些酸楚。
史蒂夫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不应该是这样,头发蓬乱胡子拉碴,面容憔悴眼窝深陷,整个人消瘦得可怕。
也不应该这样弓腰塌背地坐在那里,局促又微小,眼中还带着不知名的恐慌。

托尼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对上了史蒂夫双眼后他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良久,他向浴室的方向偏了偏头:
“去打理一下自己?你的胡子都快把脸给埋住了。”

史蒂夫却像没听到一样,只坐在那儿望着托尼,不动弹,也不说话。

托尼感到了无措。
他仔细看过了史蒂夫的心理评估报告,但仅仅是知道他的状况而已。
要论该怎么做,他是真的一无所知。

在茫然的对视了一会儿之后,托尼福至心灵地伸出了手,向上作了个邀请的动作。
“我和你一起去?”

史蒂夫以一种果决的速度,飞快的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并牢牢地将托尼的手拢在了手心。

托尼动了动指头,在发现完全无法动弹之后哑口无言地站了起来。
“好吧好吧,你爱牵着就牵着…总之,跟着我。”

史蒂夫紧紧握着托尼的手,被他轻而易举的从床上拽了起来,一路牵去了浴室。
他表现得实在过于乖顺了,让守在会议桌旁看Friday监控转播的复仇者们在松了口气的同时,难免心情有些微妙。
他们使出浑身解数都没能让队长分出个眼神,更别提让他“跟着我”。
而托尼,只是伸了伸手就办到了。

布鲁斯抹了把脸,苦笑一声。

在浴室里的托尼遇到了新难题。
那就是,如何说服史蒂夫放开他的手去冲个澡,好好清洗一下自己。

他站在宽大的洗漱台前和史蒂夫面面相觑。

“放开我,然后去洗澡。”
托尼微抬着下巴,平静的与史蒂夫对视,空出来的手点了点浴缸。

虽然史蒂夫没有反抗地被牵过来了,但显然他只是想和托尼这样密不可分的牵着手,去哪儿做什么都不重要。
所以现在的他绝对不会松开手。

托尼见他没有反应,换个方式耐心劝导。
“你几天没洗澡了都?自己闻闻身上的味道。”

史蒂夫依旧什么反应都没有,紧紧的抓着他的手,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托尼试着挣了挣手,挣不开。
他又试着把史蒂夫往浴室推了推,推不动。

托尼有些烦躁,退后一步猛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别拽着我了,我哪儿也不去,难道我还要跟你一起洗澡吗?想都别想罗杰斯!”

在托尼最后一根指头也彻底离开了史蒂夫的掌心时,他猛地向前抓了抓,但什么也没抓到。
史蒂夫的表情变了,恐慌和不安占据了他整张脸,他抬起双手有些哆嗦的向托尼伸过去,做出了一个要拥抱的姿势。

但托尼下意识的回忆起了他举着盾牌砸下来的样子,说真的这两个动作几乎一摸一样。
托尼的脸色有些发白,他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

这个细微的动作让史蒂夫像触电了一样飞快的缩回了手,他的双眼哀伤得看起来像是随时要哭泣。
“别、别怕我…”史蒂夫艰难的开口。
长时间的滴水未进不仅干裂了他的唇,更是坏了他的嗓子,沙哑得听不出原来的音色。
“别怕我,托尼…拜托。”

托尼再次向后挪了一小步,眼里晦暗不明。

史蒂夫将他躲避的动作看在眼里,更是记起了托尼第一次见到他时恐惧得脸色发白冷汗淋漓的模样,这简直是对他的一场酷刑。
托尼不该是这样的,他不该害怕自己。
他都做了什么,才会让托尼下意识的想从他身边逃离?

“别怕我,别离开我…”
史蒂夫的手紧紧握起,他的目光中带着祈求。

托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定了定神。
他再次上前,拽着史蒂夫捏得骨节发白的拳头往浴缸那边走,然后一把摘下花洒。

“我真是欠你的,史蒂夫。”他抱着胳膊,言简意赅的对面前这个有些茫然的大个子下达命令,“现在,脱,我给你洗。”
一阵沉默之后,史蒂夫抬腿跨进了浴缸,依次剥下了身上的衣物。
他看了托尼一眼,动作迟缓的把脱下来的衣服叠好放在了一边。
做完这一切之后,史蒂夫慢慢地蹲坐了下来,搂住了自己光裸的双腿,把下巴搁在膝盖上。
他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托尼,像是生怕一个错眼对方就会消失一样。

托尼在他脱掉内裤的时候尴尬的错开了视线,但余光里还是捕捉到了藏在深金色体毛里的一大团。
…完了,他是忘不掉了。
托尼在心里呻吟一声,破罐子破摔的把目光再挪了回来,落在浴缸里把自己缩成一团的男人身上。

阳光从天窗里透了进来,为蜷坐着的男人蒙上了一层金纱,而他因为躬身凸起的脊梁更是触目惊心。

托尼拧开了花洒,温热的水喷涌而出。
他扭动手腕,将水流对准了史蒂夫。

史蒂夫被水溅了满头满脸,他随手抹了把,深金色的眼睫变得湿漉漉的,还挂着些许细碎的小水珠,有些暗淡的额发耷拉在脸上。

托尼卷起袖子,挤上洗发露后弯下腰,无比耐心的为史蒂夫搓揉着有些长了的头发,指头在他的头皮上温柔而有力的按揉。
史蒂夫向托尼的方向倾了倾上身,以他的角度只能看到托尼随着动作不断颤动的衣摆。

这一切对他来说幸福的像一个美梦,托尼回来了,陪伴在他身边。
史蒂夫觉得自己连呼吸都不敢用力,生怕自己吹散了这场幻境。
他闭了闭眼,有滚烫的液体从他眼中溢出,悄无声息的砸在了浴缸底的小水滩里。

在完成了为他洗头、洗澡、搓洗胡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托尼扯下了大毛巾盖在干干净净的史蒂夫头上。
“可算是洗干净了,把自己擦擦干,穿衣服总能自己来了吧?”
他背过身去,捶了捶有些酸痛的后腰。

一阵衣物摩挲的窸窣声后,托尼裸露在外的手腕再次被攥进了微凉的掌心,带着水汽的身体贴了上来。

托尼无奈的转过身,在看到史蒂夫已经穿戴整齐后面色和缓了一些。
“饿了吗?”

史蒂夫没有说话,只是又贴近了些,展开双臂将托尼拥进了怀里,留着浓密络腮胡的下巴搁在了他的肩头。

“回答我,史蒂夫。”托尼挣扎了一下,偏了偏头躲开他的大胡子——它们扎得他有些痒,“你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饿吗?”

史蒂夫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干哑开口:“不。”

托尼愣了愣,他抬手拍拍史蒂夫的后背,换了种方式重新问:“我陪你去吃点东西?”

“好。”
史蒂夫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在托尼牵着史蒂夫走到餐厅时,坐在沙发里的复仇者们几乎是同时转回了头,目光紧紧的粘在他们身上。
“我的天,斯塔克先生真的做到了!”彼得的眼瞪得溜圆,小声惊呼。
幻视冷淡地挪开了视线,微不可闻地轻哼了一声。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食物,种类繁多,但都是清淡易消化的东西。

在他们俩紧紧挨着坐下之后,托尼敲了敲桌面:“吃。”
史蒂夫将他们交握的手放上了自己的大腿,另只手抓起了勺子,往嘴里送了口菌菇汤。

见他格外乖顺,托尼松了口气,支着腮看着他进食。
“你现在太瘦了,应该多吃些,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是不是?以前就属你和索尔吃得最多,我还记得有一次聚餐你足足吃下了三块牛排。”
托尼弯了弯唇,陷入了回忆。

史蒂夫的动作一顿,嘴里还含着勺子,扭头怔怔的看着托尼脸上柔和的笑意。

再然后,他进食的动作加快了些,食物基本上都来不及好好咀嚼就被吞咽下去。
一时间,偌大的餐厅里只有细微的餐具碰撞声和咀嚼吞咽的声音。

片刻之后,娜塔莎的脸色突然变了,她低声喊了托尼的名字,但沉浸在回忆中的托尼显然没有听到。
她站起身,朝着他们走去。

在她接近托尼之前,史蒂夫手中的叉子重重的顿在了餐盘里,飞快的向她扭过了头,目光阴鹜而凶恶,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娜塔莎的脚步一停,向后退了两步。

看到她退到安全范围外,史蒂夫才慢慢的收回了视线,继续专心的往嘴里塞食物。

托尼这才醒悟过来,茫然的环顾四周:“怎么?怎么啦?”

“托尼,我叫了你好多次。”娜塔莎有些无奈的抱着胳膊,向史蒂夫那里抬了抬下巴,“史蒂夫有些不对劲,他吃得太多了。”

“噢…噢!抱歉,我没有听到。”托尼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史蒂夫,他机械的进食动作又急又快,脸色有些发白。
好像有哪儿不对劲。

“他的胃会受不了的,他根本不应该能吃下这么多!”娜塔莎拧着眉头有些焦急。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史蒂夫突然侧过了头,难受地干呕了起来。

托尼猛地站起,为他拍着背,这才发现桌子上摆的食物已经被史蒂夫吃下了大半。
而直起身子来的史蒂夫只是惨白着脸,抓起了叉子准备继续。
托尼劈手夺下了史蒂夫手里的餐具,丢到了一边。

“你在干什么?难受就不要吃了!”托尼愤怒地把一杯温水粗鲁的塞进他的手里。

史蒂夫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眼里满是不知所措。
“你不喜欢我太瘦,说我没有好好吃饭…”

“所以你就玩命的吃?老天…”托尼心里的火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无奈地抹了把脸。
“听着,史蒂夫。”
“我把你从窗外拽回来,下定决心回来,只是为了能让你好起来,变回以前的史蒂夫·罗杰斯,大家需要他,需要美国队长,听到了吗?”

史蒂夫抬手拥上了托尼的腰,将自己的脸埋进他的衣服里,声音低得几乎让托尼听不到:“我会做到一切你想让我做的事,只要你不离开我。”
托尼再次叹了口气,五指温柔的梳理着他的发丝。
“快点好起来吧,我不会离开。”
至少现在不会。
他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

这是他和复仇者们早就商量好的,他们帮他向外界包括神盾局隐瞒,而他会陪伴史蒂夫直到他好起来。
在史蒂夫彻底好起来的那天,就是托尼离开的时候。
他连那之后去哪儿都想好了,或许他能去旅行,去看看这个被他保护又无暇观赏的世界,又或许他能找个安静的地方独自解决以前留下来的那些课题。
总之,他已经完完全全的,准备好过和超级英雄无关的莱德的一生了。

而史蒂夫在听到托尼承诺不会离开之后,不太熟练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微笑。
这一切对他来说简直是恩赐。
一切还来得及,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对托尼道歉,对他说我爱你。
托尼不会走了。
他不会再离开了。

史蒂夫幸福地在托尼小腹上不着痕迹地落下一吻。



评论 ( 99 )
热度 ( 463 )
  1. 清砚怀光咣咣咣 转载了此文字

© 怀光咣咣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