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

【盾铁/贾尼/锤基/EC】别在课桌下摸大腿-01

学院AU,内涉及盾铁贾尼修罗场,雷者止步
私设多破天
极度ooc
极度傻白甜
文笔拙劣
雷者止步!止步!止步!


--------------------什么鬼的分割线-----------------

当Tony第一次在这所高中亮相的时候,几乎所有学生都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熙熙攘攘的挤在窗前、走廊上,对这位格外嚣张的转校生交头接耳地评头论足。
这还是建校以来第一次有人直接把跑车开进了学校。

Tony从自己的Dagger GT上下来,随手扯下了鼻梁上架着的渐变红太阳镜,丢在了副驾驶垒得高高的一堆奖杯里。
他扶着车门有些不耐烦地环视了四周一圈,舌尖抵了抵腮帮。
这个动作多少削弱了一些他身上那种顽劣的气质,甚至看起来有些孩子气。
“喂。”Tony卷起舌,吹了个悠长轻快的口哨叫住了不远处的同学,“Charles在哪里?”

Steve注意到了外头的骚动,他耐心的将笔在毛巾上拭干净了,这才和调色盘一起搁下,走到了画室的落地窗前。
窗几明净,位于高处的开阔视野让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大家视线的焦点。
Steve看到了没个正形地歪在正红色超跑上的少年,和他副驾上几乎齐人高的奖杯。清晨温柔的阳光披在他的身上,将他的额发染上了一层浅色,看起来有些毛绒绒的。
很可爱。Steve下意识摩挲了下染上些许颜料的指尖。

他的手机嗡鸣了一声,Steve最后看了下面抱着胳膊看起来像是在等人的Tony一眼,走回到了画架前。
屏幕上是Bruce发来的短讯。
“Fury叫你去他办公室。”

在Steve从落地窗前离开之后,Charles终于出现了。
他一步步从台阶上走下来,藏蓝色的学院外套上别着一枚精致小巧的金胸针,脖子上缠着乳白色的围巾。

“终于肯来上学了?”Charles嫣红的唇弯起,俊俏的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
他张开双臂,对Tony抬了抬下巴。“不来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吗?”

Tony脸上不耐烦的神色褪了个一干二净,他咧着嘴大步上前,给了Charles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如果不是老头子逼的,你可能还会再晚一点看到我。”结束了这个拥抱之后,Tony遗憾的摇了摇头,“他说我再不来报到就把Dummy送给州立大学——可怜的小家伙,我前几天才刚给他过了生日。”
“Dummy会感谢你的。”Charles笑着拍拍他的肩,侧过身子介绍从刚才开始就跟在他身后的人,“我想你应该还记得他,来打个招呼。”

Tony惊讶地瞪圆了眼。
“你居然会到外面来上学?——别告诉我你的老师都被你气跑了,我都没能做到这一点。”

“别幼稚,Tony。”对方懒洋洋的掀了掀眼皮,湖水绿的眼轻飘飘的对上了Tony的。“我是偷跑出来的。”
他的脸色苍白,五官深邃,一头半长的黑发整齐地拢在脑后,有些尖细的下巴对Tony傲慢的抬了抬——就像偷跑出来的人不是他似的。
Tony挑了挑眉头,伸手往他肩头捣了不轻不重的一拳。
“这叫什么,落跑的小王子?别告诉我你是逃婚出来的,Loki。”

Loki慢条斯理地抬手掸了掸校服肩头,施舍给了Tony一个怜悯的眼神。
“你脑子在给Dummy过生日的时候跟礼花炮一起绽放了吗?我想离开,我离开了,就这么简单。”

Charles对着他们甜蜜的叹息。
“你们俩哪怕是消停一会儿。”

等Tony终于被Charles和(看起来像是不情不愿的)Loki送到了校长办公室时,已经是近半个小时过去了。
Tony推开了那扇沉重的雕花木门,探进了半个身子。
“Uh…我来迟了吗?”

宽大的办公桌前站着的人转过身来,他穿着妥帖合身的西装,身长超过了一米九,深色的西裤紧绷地包裹着笔直修长的腿。
他的发色极浅,几近透明的浅金,眼窝深邃,冷硬的五官在看到Tony的时候迅速的软和了下来。
“没有,少爷。”他向Tony走近了两步,锃亮的皮鞋悄无声息地踏在地毯上,“我已经为您办理好了报道手续,校服稍后会送到您的宿舍。”

“Jarvis,我不是说你今天不用来?”Tony这才灵活地钻进办公室,越过了身材高大的男人,抬腿坐上了办公桌的边沿。
“嘿Fury叔叔,这可是我开学第一天,开心一点嘛。”
他撑着桌面倾过身子,对办公桌后面抱着胳膊面无表情的黑脸男人嬉皮笑脸地卖乖。

“我必须来,”Jarvis对着Tony深深弯下腰,“这是我的职责。”

“我当初说的'晚一点儿'可不是一个多月的意思,希望你有带来足够多的奖杯抚平我的怒火,臭小子。”
Fury的双眼紧盯着他,脸色并没有因为Tony刻意的讨好而稍微好那么一点儿。

“当然,保证够多。”Tony伸出一只手比划了一下,对着Fury挤弄着眉眼,“垒一块儿有这————么高,足够把你这里的展示架都给…好吧至少能填一大半儿。”
他快速的环顾了一圈儿,很有些意外的咂了咂舌。
“你这儿可真够大的,我开始怀疑我们高昂学费的去向了。”

“既然带来了,手续也都由你的好管家给办好了,那就从我的办公室里出去。”Fury放松下身子靠在椅背上,敲了敲桌面。“如果Stark家没有破产的话,就别在我这儿露出这样的蠢表情。”
“我会告诉臭老头你咒他破产的。”Tony扭过头对Jarvis抬了抬下巴,“记下来,Jar。”

“而我也会不辞辛劳地转达他你这句'臭老头'。”Fury扭过头,招了招手,“Steve,带他去宿舍,你现在有舍友了。”

还没来得及反驳他的Tony这才后知后这里还有一个人。
他还维持着半坐在Fury桌面的姿势,只有一只脚点着地,楞楞地扭过头去。

他对上了Steve的视线。

那是一位高挑的少年,漂亮妥帖的校服勾出他的宽肩窄腰,白色的衬衫扣到了最上面一颗,胸前别着与Charles如出一辙的金色胸针。
而宛如刀雕的俊秀五官更是让他看起来就像教堂里的神像复生。

这个时候Steve也在打量着Tony。
从他在阳光下像两汪蜜糖似的双眼,到对男生来说过于卷翘的长睫,再到半截裸露的漂亮脚踝。
嚣张跋扈的…漂亮小少爷。
Steve把目光从对方摁在深色桌面上的白皙指尖上收了回来。

“Steve·Rogers. ”他往Tony跟前走了两步,伸出一只手。

Tony稍微坐直了点儿,快速的在他掌心拍了一下,并没有来个握手什么的。
“Tony,Tony·Stark…还好你长的不错,我曾想过如果Fury叔叔给我安排一个三百磅的胖子做舍友我就退学。”

“从你的美梦里醒来,欠揍的小混蛋。”Fury面无表情的插嘴。

“我知道你舍不得叫我退学的,Fury叔叔。”Tony冲Fury无比甜蜜地一笑,从办公桌上跃了下来。“老头子叫我给你送一张年终酒会的请帖,可我忘了放在哪儿了…好像昨天我拿去打了草稿?总之,记得来参加。”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会再次送来一张。”Jarvis在Tony与Steve并肩低声交谈着出门之后,才再次出声,对Fury点头致歉。

“不用了,留着这功夫给你们家小少爷买沓演算纸吧。”Fury挥挥手闭上眼,摆出了最直接的逐客姿态。
Jarvis轻轻合上了门。

在Steve“行政楼到宿舍的距离不需要开车”的坚持下,Tony和他选择了步行。
Tony注意到,一路上都有人和Steve打招呼,不论哪个年级,男或女。他们往往会在离开之前好奇的打量一番Tony,然后在Tony感到被冒犯之前收回目光。
“他们都认识你?”Tony在目送走又一位同学之后,终于没忍住向Steve发问了。

“是的,学生会负责几乎所有的学院事务和活动规划。”Steve侧过头对他露出个温和的笑,“如果说这是一个团队,那么我是队长。”

“队长。”Tony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等他们终于到达了宿舍的时候,Jarvis已经在里面了。
“一楼是客厅和洗浴间,二楼是卧室,您的东西全都按照习惯收拾好了,校服刚熨烫完送了过来挂在衣柜里,很抱歉我真的不能带Dummy过来,它会把您的房间弄得一团糟。”Jarvis一句一句慢条斯理地嘱咐着,又顿了顿。“还有,内裤在……”
“我知道了。”Tony飞快地打断他,偷偷往旁边瞟了眼。
还好Steve看起来在打量新出现在客厅的东西,看起来并没有注意他们之间的对话。

“不需要你来告诉我内裤在哪。”Tony凑近了一点儿,压低声音有些恼火道,“我已经不是五岁了,Jarvis!”
“抱歉,少爷。”Jarvis向他欠了欠身,虽然这个动作看起来更像是弯下腰好离Tony更近一些。
他的唇角翘起,冰蓝色的眼中满是笑意。

Steve轻咳一声,良好的听力使他没有错过这一场“私密对话”,但他必须得装作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的样子——尽管Tony泛起了粉色的耳尖看起来十分可爱。
“Tony?”他转过身。

“什么?”Tony迅速拧回了头。
“我想如果你现在换上校服,我们还能赶上上午的最后一节课。”

Tony愣了愣,“上课?噢,对,上课。”他拍了拍Jarvis的胳膊,“你该走了,周五也不用来接我,我能自己回去。”

“我恐怕不行,少爷。”Jarvis直起腰,他的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车我会叫司机开回去,周五依旧是我来接您。先生特地嘱咐我不能为你留下任何交通工具。”
Tony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臭,他愤愤不平地撅了撅嘴——这个动作让他的腮帮子鼓出来了一些。

“臭老头。”Tony轻声嘟囔了一句。

“那么我也是时候该走了,睡前记得热一杯牛奶,小火三分钟加半块方糖,以后您就要自己准备了。”Jarvis站在了玄关处,他垂下眼,目光温和的落在了Tony还有些恼意的脸上,“周五见,少爷。”
Tony对此的回应是一声含混不清的哼哼,看起来还像是在生着气的样子。

在迈出了这间宿舍,并合上门之后,Jarvis从怀里扯出块怀表打开看了看。
“真糟糕,才刚离开我就已经开始想念您了,少爷。”
他对怀表盖上那张小小的人像轻声道。
而不太清晰的小尺寸相片里,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的Tony安然酣睡。

Jarvis合上怀表再塞回了胸前的口袋里,最后看了眼门牌,迈开步子离开了。
他脸上温和的表情已经褪去,再次变回了那个沉默而有些冰冷的管家,较之常人更高大的身材让他看起来更添了几分骇人的气场。

评论(31)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