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

【盾铁】一说脏话就会…

脑洞源于@直香蕉ㅇㅅㅇ 
重度OOC小甜饼
图个乐呵


-------------------手动分割线---------------------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Steve坐在单人沙发上,有些局促地端起面前的马克杯捧在手里摩挲着。他舔了舔略显干涩的下唇,“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
而在他对面,俊美邪佞的邪神歪歪斜斜倚在沙发靠背上,单手支着额,另只手灵活地上下翻飞把玩着一颗樱桃。
“我为什么要帮你这个忙?”Loki懒懒的掀起眼皮看了过来,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个有些刻薄的笑,“我们的关系好像并没有好到可以'互相帮助'的地步吧?”

“上次我们复仇者聚会,Thor玩得太嗨,跳上茶几来了一段热舞…”Steve从屁兜里摸索出了一只手机,略显笨拙的在上面戳动着。
“成交。”
Loki猛地把那颗樱桃包入掌心,坐直了身子,双眼牢牢盯着茶几对面的Steve。


当Tony睁开惺忪的睡眼的时候,他习惯性往旁边摸过去。但他没有摸到熟悉的、温热的躯体。
这让Tony几乎是一下子就清醒了。
他的双眼终于彻底的睁开,支起上半个身子环顾了卧室一周。一无所获的Tony抬手挠了挠睡得乱七八糟的棕发,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不太正常。
脑子还没彻底启动的Tony在心里默默的说。
哪怕Steve出去晨跑,也会在冲完澡之后再爬回床上搂着他看书,直到Tony醒来。
而今天,他竟然是一个人在床上醒来的。

Tony打着哈欠完成了洗漱,在身上胡乱套了件宽大的黑T,趿拉上拖鞋吧哒吧哒的往外走。
他决定先去餐厅看看,这个时候虽然肯定错过了早餐,但Steve有可能会在早餐之后坐在那儿看一会报纸。
这个时候Clint和Natasha刚好从餐厅出来,恰巧迎面碰上了Tony。

“真该让你以前的女伴们看看你现在的样子。”Natasha挑着形状姣好的眉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随即难以忍受地挪开了视线。
“相信我,哪怕我只穿着一条丁字裤,她们也会觉得我超——辣的。”Tony不为所动的抬了抬下巴,冷哼一声。
“超——辣的。”Clint捏着嗓子,怪模怪样的跟着学。
“操你的,Clint。”Tony像只被冒犯的猫似的瞪圆了双眼,被长睫毛框起来的大眼睛里满是怒气。

这时候,易变突生。
在他的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一阵白光闪过,Tony凭空消失,宽大柔软的黑T掉落在地上。

Natasha和Clint脸色一变。

这个时候,掉落在地上的那一团柔软的黑色布料动了动。
又动了动。
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试图爬出来似的。

Natasha拔出腰后的枪对准了布料里的那一小团。

然后,她看到了一只小巧而柔软的爪子探了出来。
那只爪子在空中胡乱拍了两下,似乎是确定了这个方向是对的,便扒在了地上。
一只堪堪双掌大的黑猫从布料里笨拙的爬了出来。

那是一只特别漂亮的猫,黑亮的皮毛油光水滑,四只爪子则是白色的,小巧的肉垫和鼻尖粉嫩,蜜糖色的大眼睛堪称剔透。
黑猫有些茫然的向Natasha和Clint迈开了步子,期间还因为别扭的走路姿势趔趄了一下,险些整个儿滚出去。

Clint已经傻了,整个人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嘴长得老大。
而Natasha犹犹豫豫地把枪放下,迟疑了半天,蹲下身子尽量平视那只还在努力学习走路的小可怜。
“Tony…?”

黑猫仰起头看她,“喵呜——”了一声。
虽然这有点奇怪,但Natasha发誓她在这只小动物的眼里看到了茫然和惊恐。

但她还是不敢相信,她甚至在怀疑自己早上根本就没有起床,这一切都是梦境。
因此Natasha木着脸,再次询问。
“Tony,是你吗?如果是,就伸手。”
她把自己的手摊在地上,在那只黑猫面前展开。

那个小动物几乎是一下子跳了起来,脊梁上的冒微微炸开,像是被冒犯了似的对她凶神恶煞地一通乱喵。
但无奈体型太小又太萌,他现在看起来就像个耍脾气的小可爱,总之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黑猫吭哧吭哧喘了两口气,不情不愿地把白绒绒的小爪子搭了上去。

Natasha紧咬住牙关不让自己笑出来,天知道她忍得几乎要痉挛了。
她尽量轻柔地用那件黑T把Tony喵包裹起来,小心翼翼捧在臂弯里,扭头对还傻站着的Clint说:“我们得去找Cap,他应该知道这一切。”

Clint如梦初醒,他胡乱答应了两声,然后咧着嘴弯腰凑近Natasha臂弯上趴着的Tony喵。
“Tony,来,握手。”

刚才还蔫头蔫脑的Tony喵恶狠狠的对着他的脸来了一爪子。
Clint“嗷”地惨叫一声,捂住脸往后缩了缩。
“哪怕做只猫也这么不可爱,Tony!”

Natasha面无表情的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蠢货。”
她冷漠的评价。


在Natasha把怀里的那一团布料和蜷着一动不动的Tony摆到休息室的茶几上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里。
Bruce摘下眼镜擦了擦,又重新戴了回去,茫然地看着茶几正中央垂着脑袋的黑猫。
Thor喝了一大口杯子里金黄的啤酒,Wanda和Vision停止了窃窃私语,两人对视了一眼,把目光投向了那只黑猫。

“这是Tony。”Natasha用下巴点了点Tony喵,尽量冷静的开口。
“他就在我们面前变成这样儿的,性格恶劣,绝对没有掉包。”Clint摸了摸脸上的抓痕,补充道。

Bruce再次取下了眼镜擦了擦,戴上之后他凑近了Tony喵,仔仔细细打量了一圈。
然后,几乎所有人都同时把目光投向了还半躺在沙发上、端着杯子吭哧吭哧憋笑的Thor身上。

Thor笑了一阵子才发现大家的凝视,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不是我做的!”Thor的眉毛挑得老高,想了想,他又加重了语气,“也不会是Loki!”
大家的目光依旧凝固在他身上。
“嘿!!”Thor几乎要从沙发上蹦起来。

“是我。”

所有人步调一致地朝着这个声音的方向扭过头。
令人意外的是,这句话是Steve说出来的。

Steve放下手里的速写本,抿着唇向茶几上蹲坐着的Tony喵走过来,他的眉头微拧着,表情很是严肃的样子。
Tony喵紧紧盯着他,蜜糖色的猫眼水光潋滟。

“我很抱歉Tony,但是你得知道你算得上是公众人物,不能说太多的脏话…而我怎么管教你都不肯听。”Steve蹲在了茶几面前,平视着Tony喵漂亮的双眼,他叹了口气,“所以我只好找Loki帮我这个忙,只要你说脏话就会变成猫,直到你心平气和了魔法才会解除。”

所有人几乎整齐的倒抽一口凉气,他们已经能预料到Tony喵会怎样暴怒挠花Steve俊俏的脸蛋了。
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Tony喵就像没听到一样,仍睁着漂亮的猫眼注视着Steve。

Steve被盯得有些愧疚,他向Tony喵伸出了双手,语气充满了歉意。
“我真的很抱歉,Tony,但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我真的非常爱你…哪怕你是一只猫。”
他小心翼翼地把这只小巧到几近柔弱的小动物抱起来,捧在手心里。

Tony喵甩了甩尾巴,踩着Steve柔软的手心晃晃悠悠转了个圈儿,用一个冷漠的背影对着他。
Steve的眉毛瞬间耷拉下来,垂头丧气地抿了抿唇。
如果说平时的Tony难缠程度是三颗星,那么显然这只漂亮到过分又没办法说话的Tony喵的难缠程度高达五颗星。
不过Steve甘之如饴就是了。

他把外套的拉链拉下一大半,然后将Tony喵小心翼翼地塞了进去,仔细整理好衣摆好叫这个小东西能安分呆在他怀里,还能探出个脑袋四处看看。
而Tony喵全程无比配合,除了拒绝再给Steve哪怕一个眼神以外。
Steve用两根指头顺了顺Tony喵头顶柔软的皮毛,叹了口气。

复仇者们就这么傻愣愣的看着Steve把Tony喵藏进了怀里并十分自然的转身离开,陷入了一段长长的沉默。
“那个骚包的铁罐儿气疯了吧?”Clint往Natasha那边歪了歪身子,小声嘀咕。
“Tony绝对没有这么容易被安抚。”Bruce听到了他的声音,别过脸露出了个温和的笑,“那可是Tony,哪怕变成了一只猫,那也是Tony。”
Natasha吹了吹垂落在额前的碎发,选择不发表任何意见。

他们以为至少到午餐时间能见到Tony——人类版的那种,坐在餐桌前,但很显然他们低估了Tony的气性。
Steve像个奶爸似的揣着怀里的小毛团出现在了餐厅里,他甚至为Tony喵仔细系上了餐巾,哪怕对方全程双眼紧闭看都不看他一眼。

“哪怕是一只猫你也许要进食,亲爱的。”Steve几乎整个儿趴在桌子上,手里的叉子插着一小块羊小肋,一下一下地在Tony喵面前晃动着。
很显然,Tony喵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餐巾在他脖子后边儿打了个滑稽的蝴蝶结,两个白色的尖角高高支棱着。
Tony喵把脸扭向另一边,张开嘴打了个哈欠,粉嫩嫩的舌尖探出来一小点儿。

“说真的,可爱到过分了。”Natasha往嘴里塞了块儿焦糖布丁,对耍小脾气的Tony喵露出了个无比宠溺的表情。
Wanda小姑娘拼命点头。

Tony喵这才慢悠悠抬起头,斜斜瞟了她一眼,蜜糖色的猫眼在阳光下就像一坛澄澈的蜂蜜。
Natasha发出了一声陶醉的叹息。

“哪怕变成猫也要这么骚包,是吗Tony?”Clint把盘子敲得震天响。
而诡异的是,Tony喵就像是被取悦了似的缓缓直起上半身。

又是一道白光闪过,Tony——人形的那个,出现在了餐桌边。
他仍穿着贴身的背心睡裤,只是脖子上多出来了一条滑稽的餐巾,头发也有些蓬乱。
Bruce放下刀叉,饶有兴致地看过去。

Tony面无表情的把餐巾扯下来丢向一边(力道大到让Steve几乎心里咯噔了一下),直接用手捏起一块华夫饼塞进嘴里。
等他吞咽下了几口食物,这才懒洋洋掀起眼皮赏了Steve一个眼神。
“别用那种等待处决结果的眼神看着我,Steve,我暂时没有跟你吵架的打算。”

Steve有些不安的搅拌了一下自己盘子里的沙拉,时不时偷偷瞄Tony一眼。
而让他更不安的是,直到Tony吃完了自己的午餐,一抹嘴离开了餐厅,都没有再和他说过一句话。

“别难过,队长。”Natasha左右瞧了瞧,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安慰一下脸上明晃晃写着沮丧的Steve,“如果是我被施了这么个魔法,我一定跟那个人决裂。”
Steve盯着自己的叉子,只觉得彻底失去了胃口。
“谢谢你的安慰,Natasha,虽然我并没有觉得好一点。”Steve干巴巴地说。

“噢,我就说自己不擅长安慰。”Natasha毫无愧疚感地耸了耸肩。

在这之后的一整个下午,他们都没能再见到Tony的身影,他把自己关在了工作室里,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
而拥有最高权限的Steve在询问Jarvis的时候,也只得到了这位可靠的管家委婉的拒绝。

“Sir拒绝向您提供他的现况。”
…或许也不是那么委婉。

直到深夜,Tony还是没有从工作室出来。
正孤伶伶一个人躺在大床上的Steve叹了今天的第不知道第几次气,他把Tony的枕头扯进怀里抱好,将脸埋进去深吸了一口。
今天晚上大概是没有Tony抱了,不过还好还有Tony的枕头。
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Mr.Rogers?Sir可能需要你的帮助,我已为您开启工作室的访问权限,请尽量迅速前往。”
Jarvis的声音突然出现,不知道是不是Steve的错觉,他仿佛能从一向温和的Jarvis声音里听出愉悦的成分。
显然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Tony还在工作室里等着他。

Steve从床上一跃而起,赤着脚往工作室大步奔去。

工作室的大门早已被Jarvis贴心的打开,而冲进去的Steve却没有看到Tony的身影。
他微喘着,有些茫然地环顾四周。
“Tony?”
没有人回答他。

“Tony——”Steve的声音加大了些。

这个时候,他听到那张巨大的工作台下有些细微的响动。
Steve矮下身子凑过去,边顺着声音寻找着正确的方向,边不停的呼唤着Tony的名字。
最终,他蹲在了一个约莫有他双臂环绕那么大的工具箱前,而那细碎的声响正是不断的从里面发出。
Steve把要坠不坠的箱盖掀到一边,这才发现里头仰面躺着、四只白爪子朝天的Tony喵。

Tony喵的粉色鼻尖抖动了两下,艰难的抬起脖子
瞅了Steve一眼。
虽然这很不科学,但Steve在Tony喵脸上看到了明晃晃的生无可恋。
估计掉进箱子里爬不出来这种事情,Tony也是第一次遇到吧。

他小心翼翼地把Tony喵从箱子里抱了出来,边仔细翻弄着他的皮毛检查有没有受伤,边询问Jarvis:“刚才发生了什么?”
刚才还恹恹地伏在Steve掌心的Tony喵几乎是一下子拼命挣扎了起来,从嗓子眼儿里发出警告的呼噜声。

十分遗憾的是,无论Jarvis还是Steve都不精通猫语。
因此Jarvis十分老实地将摄像头拍到的视频投印了出来。

Steve就这样看完了Tony是怎样因为Dummy的捣乱而恼火的丢开扳手,并下意识吐出声“Shit”,然后就是白光闪过,Tony凭空变成Tony喵,精准的掉进了工具箱。

“事实上,这已经是Sir今天第7次变成猫的形态了。”Jarvis结束了投印,语气轻快的向Steve解释。

Tony喵的回应是愤怒的挥舞着爪子冲摄像头乱喵一气。

“真遗憾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sir,这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Jarvis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别生气,亲爱的。”Steve赶紧拢起手,把暴躁的猫咪圈在掌心,“虽然我认为你这个样子非常可爱…但咱们得心平气和才能变回人,还记得吗?”
Steve不断用言语安抚着Tony喵,又要控制着手上的力道不要过大,以免伤到此时显得格外脆弱的他。
这可不比端掉一个九头蛇的窝点来得简单,至少Steve紧张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好歹Tony喵还是被Steve安全的带回了卧室,哪怕一路上他都在用尖尖的小乳牙啃着Steve的大拇指,时不时还用两只爪子拍打一下。
虽然这并没有给Steve留下哪怕一个小口子,但他还是很配合的装作被咬痛了的样子,嗷嗷叫唤个不停。
因为他注意到,只要自己露出吃痛的表情,Tony喵的尾巴就会愉悦的晃动两下。
说真的,可爱到过分了。
Steve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软乎成了一团,回卧室的路他走得像是踩在云端,飘飘忽忽的。

直到他把Tony喵端正放在床正中间时,Tony喵都眯着眼一脸恼怒的样子,看样子根本没有解气。

“你知道吗,这让我想到了童话。”Steve自己也趴上去,伏在Tony喵身边,微歪着脑袋对他轻声说,“被施了魔咒的公主在等待一个真爱之吻。”

他得到了Tony喵恶声恶气的一声“喵”。

“虽然我知道这不是童话里,但我还是…”Steve喃喃着倾身过去,深金色的眼睫半垂着。

Tony喵对不断凑近的Steve龇了下牙,但还是没有躲开。
他就这样看着Steve澄澈的蓝眼睛不断地在他眼前放大,他深金色的眼睫因为紧张而轻轻颤动着,最后甚至紧闭上了,唇瓣却略微开启隐约可以窥见一点洁白的齿。
他下意识的仰头凑了上去。

Steve的唇温热地吻在了Tony喵的鼻尖。

等Steve再次张开眼,他面前的就不再是那只漂亮的黑猫,而是Tony。
人形的、却同样漂亮的Tony。

Steve愣了愣,咧开嘴露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
“这可真是神奇,我给了你一个真爱之吻是吗?”

而Tony的反应就相对比较直白了,他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勾下了Steve的脖颈,再次将唇蛮横地附了上去。

“我都已经能变成猫了,还不能算童话么?”Tony的唇紧贴在Steve的上面,含糊地嘟哝着,“还有,真爱之吻什么的,逊毙了。”




彩蛋


在进行这个湿淋淋的吻时,Steve的手也不老实地探进了Tony的衣摆。
他们吻的难舍难分,Steve也慢慢地起了反应。
夜已深,是时候做一些能促进感情的运动了。

Steve颤着嗓音不断低喊着Tony的名字,并飞快褪去了他们俩身上的衣物。
而当他正准备向前挺动腰杆的时候,他看到躺在他身下意乱情迷的Tony突然露出了个恶劣的笑。
Steve的心中警铃大作。

然后,他听到了出生以来最叫他绝望的一句话。

“我一大早就想说了,操你的,Steve。”Tony大笑了两声,再次变成了Tony喵,然后一个灵巧的翻滚从Steve身下钻了出去。

Steve愣愣的扑在了床上,他白净的脸上还挂着方才的激情残余下来的潮红,甚至下()身还硬梆梆的挺立着。
他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傻呆呆地看着Tony喵踩着妖娆的猫步,优雅地躺进了被子里,无比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嘿!你…你不能——”Steve翻身坐起来,皱着脸有些委屈地加重语气,“Tony!!”

而Tony喵只回了他高傲的一句“喵”。


第二天,Bruce看着Steve眼下的一小片浅淡的青黑,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我就说了,Tony没这么容易被安抚。”



END

评论(38)

热度(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