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

【盾铁】在那之后(下 2.0)

在我和小伙伴怀着两颗想要HE的心的激烈讨论下
我们痛心疾首的决定BE…………
就,问一问还有没有人想看的
不想看的话就不写了_(´ཀ`」 ∠)_
可能是那种暖心一下虐一下的狗屎剧情吧【…

————————————————————————


“不,别,留下、留下……”
托尼紧咬着牙关,整个人不断战栗着,额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的脸色惨白,胸膛不断起伏着,双手紧紧揪住被单,手背上的青筋暴起,但双眼依旧没有睁开。
他再次陷入了那场噩梦。

风很大,跟刀子似的刮在脸上,但没有人在意这个。
托尼漂浮在半空中,眼睁睁看着史蒂夫和冬日战士配合默契,狠辣的招式一下下招呼在他身上。
“不要,不!”托尼一次次扑向激战中的三人,但他一次又一次地从他们身上穿过。没有人看得到他,他也无法阻止他们的动作。
他像个孤单的游魂。

在史蒂夫再次毫不犹豫的把盾插进他的反应堆之后,托尼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
他站在了钢琴前,玛利亚穿着浅色的套裙在认真弹奏,她的唇角带着柔软的微笑。
“托尼。”她抬起头,看了过来。
托尼喘着气,他的嗓音轻而低哑。
“mummy…”

“托尼,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她从钢琴前站起来,张开双手走向托尼,像是要给他一个拥抱。“你知道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她一步步走来,发丝逐渐凌乱,额角破开了个口子,鲜血缓缓地淌了下来,浸透了领口洁白的蕾丝。
霍华德从她身后的门走出来,他的头发雪白,此时却沾着血污和星星点点的泥土,脏污不堪;他的脸上已经血肉模糊,几乎分不清五官。
霍华德一步步走来,揽上玛利亚的肩。
“我们爱你,托尼。”
玛利亚温柔的把头靠在霍华德肩上,霍华德微微点了下头。

托尼的手拼命哆嗦着,他瞪大双眼看着他们俩,急促地喘息着。
“我、我也——我也…”
他往前踉跄了两步,试探着向他们伸出手。
“我也爱——”

“我们听不到了,托尼。”霍华德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动了动,像是在努力露出一个微笑。
“因为我们已经死了,你知道的。”

托尼还没来得及说出些什么,又是一阵天旋地转,霍华德和玛利亚飞快地消失了。

突然,托尼的衣襟被狠狠揪起,一张熟悉而稍显青涩的脸凑近了他。
史蒂夫漂亮的蓝色双眼紧盯着他,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道:“你最好别把自己当作英雄。”

然后是他推着核弹飞向太空,然后从高处飞快坠落。
再然后是他没能抓住小辣椒的手,眼睁睁看她坠入火海。
还有幻视盯着他的眼睛说“我不是贾维斯”,史蒂夫满脸血污紧盯着他说“你本来可以拯救我们,为什么你不再尽点力”,他一次又一次地坠入无数个时间点,速度越来越快,甚至让他来不及做出反应。
到了最后,他还是再回到了西伯利亚。

这个时候的托尼已经麻木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对史蒂夫喊“你配不上我爸爸的盾。”,但其实他知道自己真正想说的是,“别走。”
托尼站在了躺在地上拼命喘息着的托尼身边,和他一起看着史蒂夫肩上架着冬兵越走越远。
躺在地上的托尼紧抿着唇,血淌过他的脸颊,一滴一滴砸在尘埃里。他再也没说过什么。
而站在他旁边的,没人能看到的托尼神情恍惚。
“别走。”他说。
他当时没有说出这句话,后来,他再也无法开口了。

因为不久之后,托尼•斯塔克的心跳骤然而止。

托尼猛地睁开双眼,大汗淋漓。

“你做噩梦了。”
托尼猛地支起上半个身子,看到了盘腿坐在他床边的幻视。
他盯着对方发了一会儿愣,然后慢慢地抹了把脸。

“是的,一个噩梦。”托尼瓮声瓮气道,“你知道了。”

幻视眨了下眼,他看起来有些犹豫。
“如果说你是托尼,托尼•斯塔克这件事情,我确实知道了。”

托尼懊恼地抓了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你知道我不想告诉别人,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为我保密,但——”
“我会。”
幻视打断了他。

托尼把脸从手心里拔出来,扭过头愣愣地盯着他的脸。
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傻气。

“是我把托尼•斯塔克的尸体——我无意冒犯——带回来的,他的血浸透了我半块披风。”幻视垂下眼摩挲了下指尖,他再次回忆起了那让人不舒服的粘腻触感,“他不应该这样死去。”
“当我对你说我不是贾维斯,你尊重我成为了幻视。”
幻视再次对上了托尼的视线,目光平和。
“你不想再做斯塔克,我也会尊重你成为莱德。”

托尼的嘴开合了两下,但他什么都没说出口。

而幻视接下来的动作让他更加惊讶,他倾身过来,然后给了托尼一个拥抱。
不是礼貌性的那种虚拢,而是结结实实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拥抱。

“你做噩梦了,我想你需要这个。”幻视抬起手轻柔的拍了拍托尼的后背,“还有,我很想你。”

托尼的身子慢慢地由僵硬变得柔软,最后彻底软和下来,他抬手拥住了幻视。
“谢了。”

在送走幻视之后,托尼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才平复下了心情。
现在已经接近中午,还好他的工作并不要求早起打卡,不然有多少奖金都不够他扣的。
托尼草草洗漱了一下,决定去他们为自己准备的实验室看看,他好像在那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像是他的反应堆——和他一起死去的那个。

托尼插着兜走在大厦里。
一路上除了一两个夹着文件步履匆匆的工作人员以外,他再没有看到一个熟人。
听幻视说旺达的状态不太好,经常在房间里一呆就是一整天,而娜塔莎和克林顿几乎接下了所有任务,早出晚归也是经常的事,史蒂夫偶尔会跟他们一起,但大多时间都呆在大厦里。
在面对托尼“他呆在大厦里做什么”的询问时,幻视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他在打电话。”幻视说。

托尼再追问,幻视就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什么也不说了。
直到他快要走到实验室,都还在想这个“在打电话”到底有什么值得幻视露出那种叫人茫然的意味深长表情。
在去实验室的路上,他特地从公用休息室那里绕了一圈。

虽然这很不应该,但他只是想看看自己熟悉的地方。
好叫他这个漂泊的灵魂能从中寻求到一些慰藉。

托尼下意识放缓了脚步,将头往门大开着的休息室那里扭。

里面的摆设都是他熟悉的样子,连一幅挂画都没挪动过。
接近中午的炙热阳光从窗外铺天盖地地洒进来,休息室里一片敞亮。
而史蒂夫背对着他坐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面对着Friday投影下的一块莹蓝色屏幕絮絮低语。
而屏幕上什么也没有。

托尼愣了下,在他的记忆力史蒂夫并没有什么对着空无一物的东西讲话的癖好,说真的,这甚至看起来有些疯狂。
他停下了步子,歪着脑袋注视着史蒂夫的背影。

史蒂夫说话的声音十分轻柔,笑起来也是闷闷的,让人几乎能想象出来他的脸上挂着怎样柔和的表情,他的眼中又是怎样饱含情意。
托尼就站在他背后不远的大门处,安静的听着。

“在你那边现在应该快要到深夜了,早点睡觉,不要又熬夜。”史蒂夫对着没有任何东西的屏幕细细嘱咐着。
他沉默了一会儿,再摇摇头:“不,咖啡也不行,喝了那个你几乎一晚都不用睡了。“
又是一阵沉默,史蒂夫笑起来,他放松了身子靠在身后的沙发上。
“我当然知道任务的重要性,但什么都没有你来的重要。”

托尼茫然的目光不断地在史蒂夫和那块依旧什么都没有的屏幕上来回,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屏幕上的确什么都没有。
那么,史蒂夫又是在跟谁对话?
这是什么先进的技术吗?

而让他更在意的是史蒂夫这样亲昵的语气,柔软缠绵得像情人之间的私语。
托尼觉得自己的胃里沉甸甸的。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昨天的紧张做派更像是个小丑。
人家说不定根本就不会在意他——不会在意莱德,也不会在意斯塔克。

正在他想离开的时候,有只手轻柔的搭在了他的肩上。
托尼猛地扭过头,以前曾佩戴过Mark腕表的手下意识地一震。

在看清楚娜塔莎的脸之后,他逐渐放松下来。
还没等他出声打招呼,娜塔莎便对他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把他带出了休息室。
托尼只来得及再回头看史蒂夫的背影一眼。
史蒂夫支着下巴低低地笑,笑声在宽旷的休息室里低不可闻。
托尼收回目光,跟着娜塔莎离开了。

“你就是我们新来的修理工?”娜塔莎在他面前站定,漫不经心的梳理着自己一头有些蓬乱的红发,翠绿色的漂亮眼珠把托尼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
她显然是刚出完任务,身上的紧身衣破了些大小不一的口子,有些血迹已经干涸凝固,露在外面的皮肤也显得有些脏,整个人看起来风尘仆仆的。

“是的,我叫托尼。”托尼弯起了唇,露出个十足真诚的笑,“托尼•莱德。”
娜塔莎有些冷漠地点了下头,在注视了他的双眼一段时间后才收回了目光。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走这条远路去实验室,但是以后看到美国队长,就离得远一点。”

托尼挑了下眉,他再扭过身子往休息室里那孤单的一个背影看了眼。
“我想我至少能得到一个理由?”

娜塔莎也随之把目光投向了那个背影,托尼注意到她的表情算得上是讽刺。
“因为不能让你的名字还有和托尼一模一样的眼睛刺激到他,那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可怜虫。”

她用力地转过身,飞扬起来的发梢都几乎恶狠狠的抽在托尼脸上,脚下的高跟鞋踩的震天响。
托尼往后仰了仰身子,有些茫然的看着她的背影,随后耸了耸肩,继续朝着实验室快步走去。

在他走后不久,史蒂夫的通话也告一段落了。
他微笑着和那块空无一物的屏幕告别。
“再见,记得你答应了我尽量不会受伤。”
“我也会想你,托尼。”

评论(126)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