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

【盾铁】抓到你了

为所有的不好吃致歉
这是一个关于偷亲的故事
自从我的同学关注我之后
我不太敢更新了
仰望星空.jpg








托尼已经是第十九次在自己的房间里闻到这个味道了。
阳光,某种沐浴露,还有一点点男性独有的气息夹杂在一起的味道。
他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有人每天都摸进他房间,但那个人摸进来干什么呢?他的东西都好好的待在该待的位置,什么都没失窃。

“你确定真的没有别人进来过?”托尼有些苦恼地挠了挠脸颊。
“没有,先生。”贾维斯顿了顿,再补充了一句,“这是你第七次问这个问题了。”

直到托尼洗漱完毕,端正的坐在餐桌前,他还拧着眉头在想这件事。
餐桌上只有史蒂夫在,他正认真的给自己的土司片涂上黄油。

心里揣着事的托尼没有跟史蒂夫打招呼,他心不在焉地往自己盘子里夹煎蛋和培根,连酱汁沾到了指头上都没发现。
史蒂夫停下了手头上的动作,往托尼那个方向看过去。

“托尼。托尼?”

托尼这才回过神,扭头对史蒂夫露出询问的表情。

“我看你好像遇到了麻烦,要说说看吗?”史蒂夫歪了下头,“当然,如果是你的实验进展…我可能听不太懂。”

托尼吮去了指头上的酱汁,有些含糊不清地嘟囔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好像有人每晚都会来造访我,当然也可能没有……”
他没有看到,史蒂夫手一颤,手里端着的吐司差点滑出去。

“贾维斯说没有别人进来过,可我能闻到别人的味道。”托尼困惑的拧着眉,“你说会是我的错觉吗?”
“或许吧。”史蒂夫胡乱耸了下肩,然后低着头以要把自己噎死的气势往嘴里塞吐司片。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悄悄的红了。
因为每晚偷偷钻进托尼房间的那个人就是他。


史蒂夫有一个秘密,他对自己的队友产生了可耻的欲望和爱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但在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克制住自己对托尼的爱了。
他想靠近他,想拥有他,想保护他,想占有他,想和他牵手、拥抱、亲吻,甚至是……
这样汹涌的情绪让史蒂夫无法克制住自己,他总是做出一些冲昏了头脑的事情。

不止是半夜潜入托尼的卧室,甚至于收集他用过的东西和钢铁侠的周边,还有想着他来自渎之类的。
做完这种事情之后他总是会被强烈的愧疚和负罪感席卷,但心里又会偷偷开出一朵愉快的小花。

至于为什么要半夜潜入托尼的卧室,他会花上足足半个小时来凝视托尼的脸,然后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
这就是一天中最叫他期待的事情了。

但史蒂夫不敢告诉托尼,在他看来他们俩的关系顶多到战友…或者朋友,再不会更进一步了。
那个有着漂亮双眼的花花公子从来不会把挑选的目光落到他身上。
这叫史蒂夫难以言喻的失落,他能假装自己“拥有”托尼的时间就只是每天晚上的那半个小时,在那半个小时里,他欺骗自己是托尼的爱人。
然后在虚假的幻想世界里获得满足,和对托尼愈发无法抑制的爱。

托尼是一瓶美酒,他醉得甘之如饴。


在早上的这场对话不了了之以后,托尼一整天都没有再见到史蒂夫。
如果说他一直呆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没有机会见到史蒂夫很正常的话,在吃晚餐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史蒂夫出现在餐桌边就有点奇怪了。
克林顿和娜塔莎去出任务,托尔还没从阿斯加德回来,只有他和布鲁斯面面相觑。

“史蒂夫有跟你说他去哪了吗?”托尼卷起一叉子意面往嘴里塞。
布鲁斯摇摇头,他今天也在实验室泡了一整天。

在托尼甚至想不那么尊重队友隐私地让贾维斯去查史蒂夫的定位之前,他终于是出现了。

“今天是我给你上体术训练的日子,忘了吗?”
史蒂夫斜斜倚在门上,向外抬了抬下巴。
“走吧,逃不掉的。”

托尼这才想起来,又到了他接受美国队长单独辅导的时间。
他抹了把脸,有些恹恹地跟上史蒂夫的脚步。

史蒂夫是一位好老师,他总能把托尼逼到极限状态,又不真正伤害到他。
托尼再一次被他的一个擒拿摁在地上的时候,终于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只能像一条被丢上岸的鱼一样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
他几乎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史蒂夫也喘了几下,他的脸上带着笑意,有些无奈的弯下腰向托尼伸出一只手。
“不要躺在地上。”会着凉。

托尼觉得自己连把手搭在他掌心的力气都没了,他翻着白眼蹬了史蒂夫的小腿一脚。
让他没有意料到的是,史蒂夫刚好想抬脚往他这边凑近一步。

于是被托尼踹了个重心不稳的史蒂夫,结结实实地扑到了托尼身上。

托尼被名为“史蒂夫”的重物这么一砸,大脑都懵了好几秒,更别说他的锁骨被史蒂夫的下巴狠狠磕了一下,简直钻心的疼。

“噢天呐,抱、抱歉!”史蒂夫仿佛也愣了两秒,然后他赶紧从托尼身上爬起来,手足无措的坐在一边。

托尼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敏锐的闻到了一股子有些熟悉的味道。
他沉默了一会儿,扭过头盯着史蒂夫蔚蓝色的双眼。

“你洗过澡了?”

史蒂夫茫然地点点头。

托尼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高深莫测,他把史蒂夫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然后慢腾腾爬了起来。

“今天的训练应该结束了吧?我累死了,回去冲个澡就准备睡了。”托尼随手扯下一根挂在墙上的毛巾抹了把脸,“运动之后我一定很快就能入睡。”
史蒂夫眨眨眼:“那么,提前跟你说晚安,托尼。”

托尼没有回答他,只是挥了挥手,就消失在门后面。

史蒂夫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红着脸胡乱抓了下自己濡湿的额发。
差一点,差一点他就想趴在托尼身上不起来了。
这样一定会把他吓到的,然后就会用厌恶的眼神盯着他,会疏远他,会不再想看见他的脸……

史蒂夫没精打采的离开了。


史蒂夫光着脚,一个闪身躲进了托尼的卧室里。
除了床边的一圈地灯还亮着昏暗的暖光以外一片漆黑,床上的托尼紧闭着双眼,呼吸绵长平和。
史蒂夫轻手轻脚地凑近他。

借着昏暗的光,史蒂夫沉默的打量着托尼的脸。
他的目光温柔地抚过托尼的眉眼,鼻梁,嘴唇。
在他看了个心满意足之后,他缓缓低下头,屏住呼吸凑近了托尼的唇。

一个虔诚而柔软的吻,落了下来。

然后他看到了本该熟睡的托尼,突然睁开了双眼。

史蒂夫被吓的几乎蹦起来,他整个人往后弹去,跌坐在地毯上。

托尼从床上坐了起来,打了个响指,一室灯火通明。
他抱臂端坐在床上,脸上带着洋洋得意的笑。

“啊——哈!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锲而不舍每天潜入我房间只为留下一个吻的,纯情男孩?”托尼慢悠悠吹了个口哨,“可算是抓到你了。”

史蒂夫感觉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冲上了脑门,把他的脸和耳朵灼烤得滚烫。
“不、不是,我…我只是,我——”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他语无伦次的根本无法为自己解释哪怕半句。

托尼往他那边倾了倾,笑意盈盈地问他:“为什么亲我,队长?”

史蒂夫急促的深呼吸两下,好歹不再像个被吓到的傻小子一样拼命喘气了,但脸上绯红的一片还是没办法退去。
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保守秘密了。

“你知道的,托尼。”
托尼一定已经知道了,那么他为什么还要问?是要戏弄他吗?
史蒂夫觉得托尼简直就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恶魔,但他偏偏没办法不爱他。

“我不知道。”
托尼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史蒂夫沉默了一下,他的唇紧抿着,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慌乱。
但逐渐的,那慌乱被坚定替代了。

“因为我爱你,托尼。”史蒂夫终于抬起眼,无比虔诚地注视着托尼。
“我爱你。”

出乎史蒂夫意料的是,托尼抬手勾下了他的脖子,和他交换了一个湿答答的、缠绵的吻。

在托尼离开史蒂夫的唇,并发出一声暧昧的“啵”之后,他用手揩去了有些肿的唇上晶莹的唾液。
“这个才叫吻,记住了吗亲爱的?”

这是史蒂夫的第二十次偷亲。
在这之后,他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叫他浑身燥热的一个真正的吻。
来自他爱的人。





彩蛋一:
“贾维斯,告诉我为什么你坚持说没有人进来过?”
“事实上,先生,你的原话是'有没有别人进来过',而在我的数据库里有记录,你亲口对我说过'队长不是别人,给他最高权限'。”

没有想到是自己坑了自己的托尼:…………


彩蛋二:
“你是怎么发现是我的,托尼?“
“你们每个人的房间都是我设计的,大到房间的风格到位置,小到甚至于床垫的厚度枕头的高度。”
“…所以呢?”
“所以那天在训练场我闻到了你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那可是我亲自挑选的沐浴露。”

史蒂夫笑着在下巴都要翘到天上去的托尼额前落下了一个吻。



评论(18)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