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

【盾铁】在那之后(中)

我满以为自己能用上中下完结这篇
但是现在我发现好像不行
所以在(下)后面可能还会有(下.2.0)
(下.3.0)
(下.4.0)
233333

文笔依旧差劲着
但就是想写
为所有的不好吃道歉

丝带依旧顽强的出现着
每一个戴着它的人
都在想念着那个有着精致小胡子的男人

下一章罗大盾就会出现了
终于能写陷入妄想自我欺骗的队长了
觉得贼刺激!



---------------------正文---------------------------

在把自己卡里的最后一美元花干净之前,托尼终于在斯塔克工业找到了一份工作。
说真的,在自己的公司——哪怕是曾经属于自己的公司里工作,是十分神奇的体验。
托尼不是没有认真工作过,但他所谓的“工作”是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在每一份文件上签名,面对一场又一场的会议之类的。
而现在,他作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上班族,只拥有一个浴缸那么大的办公桌,还得每天早起打卡,如果不想被扣奖金的话。

托尼端着个硬皮的文件夹,边记录着数据边乱七八糟的想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这几天他一直过着这样简单的生活。
早起,吃早餐,上班,吃午餐,上班,下班,吃晚餐,买第二天的早餐…
而不是随时准备从床上爬起来去拯救世界,面对了炮火和恐怖分子之后还要面对没完没了的记者和摄像头。

但这并不意味着恐怖分子就这么消失了,事实上,他们和复仇者一样兢兢业业,可惜没人给他们颁个热爱工作奖什么的。

偶尔他也能听到外面传来阵阵爆破声,还夹杂着惊慌的尖叫。
斯塔克工业的工作人员看起来像是身经百战的样子,除了穿上防护服提着设备匆匆往外赶的特别行动小组以外,其他人连脚步都没有乱。
甚至还有年长的研究员对他说“没什么好看的,别傻站着”。

纽约人民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强了。
托尼的心情有些微妙。

“先别记录了,把这档实验报告送到CEO那里去。”
他们这组的研究组长把一个蓝色的厚文件袋往托尼怀里一塞,语速飞快。
“他们已经催了半天——上帝才知道为什么不派个人下来拿!你快点去,最好也快点回来,别想偷懒。”

直到托尼走到直通CEO办公室的电梯那儿,他的心情还是十分微妙。

现在那个宽敞的办公室里坐着的是小辣椒,这个已经能算是他家人的女人。
托尼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过她了,在西伯利亚之前他花费了太多心思在索科维亚协议上,然后就是他作为斯塔克的一生的终结。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小辣椒了。

托尼对着电梯门照了下自己的脸,他发现他的唇角一直翘着。
他是如此期待着再见到这个对他来说十分重要的家人。

电梯门悄无声息地向两边划开,托尼拎着文件袋走出来。

一个圆润的身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轻盈姿态飞快地和他擦肩而过。
是哈皮,拿着一条长长的清单边念念有词边在上面打勾。
他看到了托尼,挥了挥手:“送进去,快点。”

托尼看到他手上熟悉的丝带绑的一团糟,配上他整洁的西装看起来有些可笑,但这个男人显然每天都有认真的把它好好缠上——就像他以前认真的为托尼整理文件一样。
托尼微笑起来。

门半掩着,他还是敲了敲,然后走了进去。

在他从这个身体里苏醒之后直到现在,他想过无数遍以前他所熟识的那些人会是什么样子。
他想过小辣椒或许会趴在他冰冷了的身体上哭得像个女孩,或许会一遍遍哭骂他“叫你不要这么做”。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小辣椒会变得这么憔悴——像是被夺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托尼的脚步踩在地毯上,悄无声息。
他慢慢地靠近宽大的办公桌后支着额小憩的小辣椒。
她的双眼依旧红肿着,不难想象她到底是哭了多久才会把自己漂亮的眼睛糟蹋成这样;
她的眉头紧锁,唇也紧抿着,丝带柔顺而服帖地缠在她的手腕上。

托尼就这样站在办公桌前,专注地用目光描绘她的脸。
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托尼慢慢叹了口气。

仿佛感受到他的目光,小辣椒的睫毛颤动两下,睁开了双眼。
她看到了托尼这双和以前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
熟悉的轮廓,熟悉的焦糖色,甚至是熟悉的目光。

“托尼?”
小辣椒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惊呼一声。

是我。
托尼在心里默默回复她。
但他只是像每一个被认错的人一样,对她露出一个真诚而茫然地微笑。

小辣椒愣愣地把他的脸看了个遍,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揉了揉眉心。
“抱歉,我以为……把实验报告给我吧。”

她草草翻了下那一沓厚厚的报告,然后在最后一页签上了字。
“送去的蜘蛛侠制服你们研究好了吗?滑翔翼能不能修补?”她看起来疲惫极了,时不时抬起手揉两下眼皮。

托尼愣了下,他并不知道这件事,可能负责这个的是另一组研究员,也有可能是他们根本没想过让他这个“菜鸟”参与进来。
他甚至不知道到底斯塔克工业的研究员能不能完成。
复仇者们的装备和制服基本上都是由他一手设计制作,而没有人能在没有他的允许下私自访问他的核心数据库,这就导致了在他突然离世后,装备的修补和改进成了一个大问题。

但他看着小辣椒再次疲惫地按摩着额角时,他下意识不想让她失望。
“能,我可以。”

小辣椒的动作顿了下,她错愕地抬起头,再一次认真的把这个略显单薄的年轻人打量了个遍。
他的表情不是特别热切,甚至算不上认真。
但小辣椒莫名想到了坐在自己的工作室里神情专注的托尼,他们俩的脸上有着如出一辙的自信。

还没等小辣椒说话,有一个低沉的男声在门边响起。
“除了滑翔翼,你还能做什么?”

托尼回过头,看到了一张同样熟悉的脸。

是弗瑞局长,他依旧穿着一身黑,两只手插在口袋里,冷峻的脸没有一丝笑意…虽然以前也没有过。

“所有,不仅修补,还可以升级。”

托尼的手指头无意识地摩挲了下,他明白如果再次和复联或者神盾局扯上关系,距离他们知道他是托尼•斯塔克也不远了。
但弗瑞突然插入话题的急迫告诉他,没有人能接手他的工作,这也就意味着他的朋友们或许只能带着破损的装备出任务。
更不用说现在迫在眉睫的问题,蜘蛛侠的滑翔翼。

这是他为那个男孩准备的制服,他把几乎所有他认为能用得到的东西塞了进去,就为了能保证这个年轻男孩能保护好自己。
如果他不插手这件事,可能那些研究员能把这件制服研究上十天半个月…还不一定能做出足够好的修理。
而这段时间里彼得肯定不会放弃他所热衷的“行侠仗义”,没有制服保护的他简直就像战场上的战士失去了他的盔甲。

托尼没办法放下他,和他们不管,他总是希望自己的同伴能用上最好的。

弗瑞局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跟我来。”
他转身走向了电梯。

托尼最后看了一眼小辣椒,她仍捧着那沓实验报告,愣愣地看着他。

托尼对她歪了下头,就像他以前每次想糊弄她的时候做的那样。
然后他跟了过去。

弗瑞一直把他带到了地下三层,寥寥几个最年长的研究员围着一个实验台低声讨论着些什么,看到他们来了就站到了一边。
“很抱歉,我们可能还需要更长的时间……”一个研究员摘下手套,擦了擦脸上因为紧张而沁出的汗。
“因为我们不是托尼•斯塔克。”
有一个站在最角落的研究员懊恼地小声嘀咕了一声。

弗瑞没有回答他们,而是对着托尼抬了抬下巴。
“修好它。”

托尼伸出一只手,像翻一块普通的布料一样拨弄了下那一团软趴趴的制服。
没有Friday操纵着机械手的帮忙,修补的过程难免麻烦了很多,更别说还有一群老头子围着他,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在一片死寂中,托尼完成了滑翔翼的修补。
他把制服连接上电脑,飞快地敲下一行又一行的代码,获得了权限后操纵着崭新的滑翔翼悄无声息地收回,再展开。

“可以了。”弗瑞出声打断他。
托尼看了看身后几乎紧贴着他的几位研究员,理解地地断开了连接。
这毕竟是斯塔克工业的人,不是神盾局或者复联的。
如果说托尼•斯塔克还在的时候,把斯塔克工业和它们紧紧绑在了一起的话,那么现在随着他的离世,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再如以前那样亲密了。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在把托尼和制服带出实验室之后,弗瑞开始了对他的盘问。
“我是他和复仇者联盟的死忠粉,他们几乎所有的装备我都研究过。”托尼面不改色地回答他,“他是天才,我也是。”

弗瑞盯着他的双眼看了一会儿,他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很像托尼,而他在说“我是天才”的时候,就好像是托尼又回来了似的。
但他不可能是。

“明天下午两点到复联大厦十三层报道,作为复仇者联盟的后勤人员,你的工作是修补和升级他们的装备。”弗瑞转身离开。“不要迟到。”

托尼看到了在他袖口若隐若现的丝带,他有些意外地挠了挠脸颊。

评论(36)

热度(214)

  1. 清砚怀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