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

【盾铁】每个炮友都想上位(下)

直到托尼被脸色阴沉的史蒂夫一路扛回卧室——托尼的卧室,他都一直保持着前所未有的安静。
史蒂夫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刚才其实在那个金发姑娘面前把他给打晕了,不然怎么会在自己把他几近蛮横地带出派对场的时候还保持沉默?
史蒂夫想转过头去看一下肩上的托尼,但他忍住了。

托尼被轻柔地放在了床沿,他十分自然地拖了个枕头垫在自己的背后,好整以暇地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史蒂夫。
在他的注视下,原本拧着眉头板着脸的史蒂夫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挂不住了,他开始变得有些手足无措。

我好像做了件蠢事。史蒂夫想。
史蒂夫挠了挠头,他觉得自己现在有些狼狈,连视线都不敢和托尼的对上。
但是如果要说他有没有后悔刚才强硬的把托尼从他的派对上带走——还是用扛的,绝对不后悔。
难道眼睁睁看着托尼和那位金发姑娘去共度春宵?或许还在自己曾经躺过的床上,睡着自己睡过的位置?
见鬼。
史蒂夫在心里骂了一句。

“那么,你为什么这么做?”托尼的声音十分平和,不像是在生气。
他的手指头在被子上轻轻敲着,一副在等待史蒂夫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的样子。

史蒂夫坐了下来,坐在了托尼床边的那块地毯上,他伏在托尼手边,倾身过去。
他抿了抿唇,白净的脸有些泛红。
“我…我不想,托尼。”

托尼看到他红了个透的耳尖有些想笑,但他依旧用那种有些懒洋洋的调子继续追问,“不想什么?话不能说一半,大甜心。”

史蒂夫的心跳的飞快,这让他有些懊恼——跳的这么响,在这么安静的室内一定被托尼听得清清楚楚的。

其实托尼一直不知道,史蒂夫爱死了他为自己取的各种昵称。
每当托尼带着些纵容和玩味地叫他“大甜心”、“肌肉先生”、“老冰棍”之类的,史蒂夫都能感到汹涌的爱意在胸口满得要溢出来。
特别是有时候在床上,托尼抱着他的脑袋边被他顶弄得语不成调,边反复念着他的那些昵称的时候,史蒂夫甚至会被刺激得双眼发红,动作也会变得又急又重。

但是显然,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史蒂夫沉默了好一会儿。
在他看来托尼十分享受现在他们的这种关系,可能不会有他的那种——把炮友变成恋人,伴侣,爱人之类的念头。
托尼不会为他停下脚步。

这对史蒂夫来说是一个打击,甚至是他长时间压在心头的一块阴影。
但史蒂夫是一个认定了一件事就会不屈不挠的去做的人,因此他并不打算逃避这个问题。

“我不想让你继续留在那里,托尼。”史蒂夫抬起眼,直直的撞进托尼的眼里。他的目光十分专注,语气认真到几近虔诚。
“我不想让你和她,和她们说话,跳舞,对着她们笑。我不想让你和她度过夜晚,哪怕只是一晚也不行。我不想你一整晚都没有看过我一眼,你知道为什么吗?托尼?”

托尼安静的听他说了这么长的一串话,他注意到史蒂夫的鬓角有些湿润。
可怜的老冰棍,他紧张的都开始冒汗了。
托尼弯起唇,歪了歪头,顺着他的意思往下问。
“为什么,史蒂夫?”

“因为我爱你。”史蒂夫的手捏成了拳,有一滴汗水从他的颊边滚落,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但他还是勇敢的注视着托尼的双眼。
“我爱你,托尼。”

托尼垂着眼看着以一种忠诚的姿态伏在自己身边的史蒂夫,他从他的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小小的,却很清晰。

他有些恶劣地沉默了一会儿,直到他看到史蒂夫的手都开始微微战栗了才心满意足地开口道。
“这句话我听腻了。”

史蒂夫的目光瞬间暗淡下去,他垂下了眼,盯着床单上的一个褶子发呆。
我现在一定很狼狈。史蒂夫想,像个傻子似的,表白了之后说不定连炮友都没得做。

托尼觉得如果史蒂夫有尾巴,说不定现在都耷拉到地上去了。
他忍住笑,继续拖着那懒洋洋慢吞吞地调子。
“但这是我第一次回应别人,我也爱你,史蒂夫。”

史蒂夫猛地抬起头!
他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惊喜,蔚蓝色的眼中甚至像藏了亮晶晶的星子。
“你…你说,爱我!”史蒂夫有些语无伦次,他觉得幸福来得太快太突然,几乎把他砸了个晕头转向。

史蒂夫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扑上床把托尼拥在怀里,然后翻了个身。
他捧着托尼的脸,哄着他“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托尼趴在他胸前,下巴搁在他砰砰乱跳的心口,他在那急切的小东西上面亲了一口。
“我说我也爱你,史蒂夫。”



【彩蛋一】
“先生,罗杰斯队长在向我打听你今晚的行踪。”
贾维斯的声音依旧温和。
托尼闻言挑了挑眉,手上的螺丝刀依旧动的飞快。
“为什么打听我的行踪?今晚…我记得有个酒会,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

“事实上,我在录今天中午浩克出现的时候,镜头拍到了某个角落罗杰斯队长速写本的某一页,可能和这件事有关系。”

“放大,调高清晰度。”
当托尼取下护目镜看到那页纸上密密麻麻写下的计划之后,他着实很有些惊讶。

“你看看,老贾,把灯手动关闭,只留通往‘那个沙发’这一条路的灯开着——哈!这里甚至有那个沙发的速写图?”

“那么我需要告诉罗杰斯队长你今晚会出席一个酒会吗,先生?”

托尼翘着唇角戴上护目镜,“当然,你还要告诉他我会喝的烂醉的回来。”
他哼着小曲儿继续工作。
事实上,托尼都等不及到晚上了,他现在就想看到史蒂夫端着那张特别无辜的白净脸蛋出现在门口——然后义正言辞的要“扶烂醉的他去床上”,就像他的本子里写好的计划那样。

那可真叫人期待。



【彩蛋二】
当第二天早上托尼和史蒂夫手牵着手出现在餐厅门口的时候,复仇者联盟的大家都傻眼了。
而当史蒂夫直接把自己的椅子拖到托尼的旁边,两个人紧紧的挨在一块儿地吃午餐的时候——就好像他们的餐桌拥挤到需要他们肩抵着肩大腿挨着大腿似的,复仇者们几乎没能好好的吃下饭。

史蒂夫把托尼扒拉到盘子边沿的蔬菜又拨回正中间:“蔬菜对你有好处,你至少得吃上几口。“
托尼直接捏起了一片青瓜当小飞盘丢了出去:“不要,吃你的饭去,老冰棍。”
史蒂夫叹了口气,露出个纵容的笑。

克林顿发出一声不利于消化的呻吟,他不可置信的问桌上的大家:“队长是铁罐的保姆吗?盯着他吃青菜?小宝宝铁罐?”
没有人回答他,他们忙着用惊愕的表情盯着那一对儿看。

史蒂夫拿起手边的热毛巾往托尼手上擦:“酱汁都沾到这儿来了。”
托尼抢过毛巾自己擦,他挪了挪屁股,离史蒂夫远了点:“我自己来就可以,正常点。”

史蒂夫舀起一勺焦糖布丁往托尼嘴里喂:“我知道你喜欢这个,来,张嘴——”

托尼忍无可忍地瞪大眼:“别来劲儿,史蒂夫!”

“好吧好吧。”史蒂夫的勺子拐了个弯塞进自己嘴里,终于肯老实坐好了。

“显而易见,某些人简直是迫不及待的想炫耀一下自己的上位。”娜塔莎喝了一口汤压压惊。
“谁?谁上位?”克林顿猛地扭过头。
“史蒂夫,终于从炮友变成了——嗯,男友?”娜塔莎有些同情地看着克林顿,目光里满是怜悯。“我纯情的男孩,看来你对这件事真的一无所知。不然你以为托尼有时候满脖子的吻痕哪来的?”
克林顿的表情像是受到了侮辱,他尖声反驳:“那个骚包的铁罐告诉我是出任务的时候被蚊虫咬了,然后他自己挠的!”

托尼在餐桌对面十分敷衍地道了个歉:“噢,显然我骗你的,抱歉。”

班纳博士埋着头,盯着自己的蘑菇汤哧哧地笑。




不知道会不会被lof删
上天保佑

评论(15)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