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

【盾铁】如你所愿17、18

(十七)
这是托尼从手术室出来的第三天。
他的精神和前两天相比简直可以算得上非常好,事实上——好到让人不安。
史蒂夫在这几天内几乎没有出过这扇房门,除了吃饭上厕所洗澡,其他时间一直坐在托尼的床边,就连睡觉也是趴在托尼的床边睡的。
当托尼真正意义上清醒过来后,看到史蒂夫把自己缩在一张小凳子上,手还紧紧攥着他的手的时候,还真的有些惊讶。
史蒂夫仿佛和托尼长在了一起。
不管是班纳博士的冷漠以对还是克林顿的冷嘲热讽,又或者是佩普恶狠狠的瞪视,都没能叫他从托尼的床前让开。

史蒂夫的手牢牢握着托尼的,他们十指相扣,而史蒂夫的眼也几乎一动不动地盯着托尼的脸。
他显得格外沉默。
托尼偶尔醒来过几次,有时候能打起精神说两句不着边际的话,有时候只能转动几下眼珠,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
而史蒂夫一直握着托尼的手,仿佛就为了能在托尼睁开眼时轻声回应他两句,其他时间就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托尼安静的侧脸。

他仿佛变成了一尊雕塑。
棱角是冰冷的,硬的,一动也不会动。
只有托尼的苏醒能唤醒他,叫他从雕塑变成个人。

明明病床上只有一个人,却好像两个都失去了灵魂。
班纳博士低低的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
他仍然没有适应这个。

当史蒂夫再次等到了托尼睁开眼时,他立刻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早上好,托尼。”
史蒂夫倾身过去摸了下托尼的脸,就像每天早上他做的那样。
史蒂夫听到自己的骨头发出了咔吧咔吧的声音,这让他有点像一个生锈了的机器人,或者是年久失修的老木偶。

托尼足足盯了史蒂夫深陷的眼窝好几分钟,才慢慢的说,“早上好,队长。”

史蒂夫的手控制不住地一抖。
自从他和托尼…之后,再也没有听到托尼喊出过“队长”这么生分的词。

而更让他难受的是,托尼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掌心一点一点的剥离了出去。
他们原本交扣的十指逐渐分离,史蒂夫甚至能感受到托尼有些粗粝的茧子擦过他的指腹。

托尼艰难地按下了床头的铃,拔下了脸上的呼吸面罩。
史蒂夫的眼垂着,盯着自己空落落的掌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快有脚步声纷杂地响起,最先打开门冲进来的就是佩普。
这个金发女郎看起来像是刚从哪个会议室里跑出来的,头上高高盘着的髻有些散乱,她的胸脯剧烈地欺负着。

“我的老天,你终于——”
佩普哽咽到无法继续说下去,她看起来想扑到托尼的身上大哭一场,但托尼看起来实在是不能承受这个。

托尼笑了起来,他整个人都清瘦了一圈,原本就漂亮的过分的眼睛显得更大了。
“瞧瞧你,这可不像我认识的小辣椒。”
他的声音还是嘶哑的,甚至微弱的,但好歹是能让人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不像他第一次醒来…
史蒂夫仍坐在托尼床边的那张椅子上,一动也不动。
他没有为托尼醒来而微笑,也没有因为佩普的哭泣而落泪。
他的表情是专注的,眉眼柔和地注视着托尼。
哪怕托尼再没有看过他一眼。

第二个冲进来的是彼得。
这个男孩在门口甚至被自己的脚给绊了一下,踉跄着好歹是站稳了。

托尼听到动静把头侧了侧,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就像每次他面对彼得的那样。
“睡衣宝宝,到我这里来。”

彼得吸了下鼻子,伏在了托尼的床头,托尼温和的将手摁在他头上。
“为什么看到我就哭鼻子?”托尼认真的帮他撩开垂落到额前的发丝,“据我所知,这样的男孩可不太受欢迎。”

彼得胡乱抹去脸上的泪珠,勉强勾起一个笑:“只有像斯塔克先生这样的男人才受欢迎,是吗?“
托尼笑了起来,他歪了歪头,骄傲得十分理所应当。
“至少你的眼光还不错。”

还没等彼得再好好跟托尼说上几句话,还背着弓箭的鹰眼和发丝散乱的黑寡妇急匆匆跑了进来。

他们俩显然是刚出了任务回来,娜塔莎漂亮的红发甚至还沾上了泥——要是平时她肯定忍受不了这个。

他们俩和好不容易止住眼泪的佩普、彼得一起,把托尼的床团团围住,连后来的班纳博士都只能拎着听诊器在外围无奈的等着。

托尼挑了挑眉,“难道有人在我睡着的时候施了个什么魔法?比如让我一夜之间十分受欢迎之类的。”
佩普看起来想一文件夹拍在他头上,不过还好忍住了,仅仅只是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就算没有这种魔法你也已经很受欢迎了,斯塔克先生。”
彼得湿漉漉的双眼无比专注地盯着托尼,这让他哪怕在说傻话看起来也像是无比真诚。

是的,你已经非常受欢迎了,托尼。
史蒂夫在心里轻声附和着。

班纳博士仅仅在刚踏进来的时候和托尼进行了一些“刚醒来感觉怎么样”“还不错”之类的无聊对话,之后就再也插不进他们的话题。

他翘起的唇角逐渐放下,眼中的笑意渐渐消失。
班纳博士沉默了很久,不着痕迹地把听诊器放回了口袋里。

他退后了一步,抬起手抹了把脸。

托尼注意到了沉默的布鲁斯,对他挤了挤眼。
布鲁斯一定已经明白了,毕竟他是那么聪明的人。

约莫半个小时后,托尼毫不客气地把他们全都从自己的病房里赶了出去。

在彼得也被克林顿死拉硬拽给拖出去之后,这个宽敞的房间恢复了安静,就像他从来没有醒来过一样。

“这几天,你在做什么?”托尼终于把脸转向了史蒂夫,他的语气十分自然,好像刚才陌生地称对方为“队长”的人不是他似的。

史蒂夫缓慢地眨了下眼,他的眼里有一片昏蒙的蓝,像雨前的天空。

“在等你,托尼。”
他说。

(十八)
托尼没有笑,“我也在等,史蒂夫。你知道我在等什么吗?”
史蒂夫张开了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好像这样能叫他心头的痛楚减轻些似的。
“在等今天,对吗?”

托尼的表情带上了些赞许的意味。
“你爱我吗?史蒂夫。”

“我爱你,托尼。”
“你现在难过吗?”
“难过的恨不得死掉,托尼。”

“就像我那天一个人躺在西伯利亚一样难过,史蒂夫。”托尼笑了下,他的眼尾延出了些许细纹。“就像你说的,难过的恨不得死掉。”

史蒂夫的手紧紧地揪住了托尼身下雪白的被单,他的心口像针扎似的细细密密的疼。
如果说这几天他还在思考托尼究竟是为什么隐瞒这一切,现在他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托尼的隐瞒,布鲁斯和彼得的敌意,他主动确立的亲密关系,都只是为了——

让他得到后再失去,切身感受到一样的痛苦。

“你爱我吗?托尼。”
“曾经。”
“那么,你恨我吗?”
“曾经。”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勉强撑起了个笑,像是每次捉到托尼又偷溜进工作室通宵那样,纵容又宠溺。
“你现在还难过吗?”

“也不了,史蒂夫。”托尼的声音确实是欢快的,却说着对史蒂夫来说最残忍的话。

史蒂夫俯身过去,落了一个吻在托尼的反应堆上。
冰冷的蓝光点亮了他眼里的泪光。
“你如愿以偿了,托尼。”



下次更新应该就是结束了
让我酝酿一下_(:3
这是个BE
托尼爱过,恨过,愤怒过,委屈过
但现在他选择一身轻松的上路

这应该也不算报复
托尼只是想让史蒂夫感受一下他当时的感觉
一个将死之人的任性
开篇提到过
托尼是在拿到自己的检查报告之后才决定打电话给队长的

托尼放下了,从史蒂夫的世界哼着歌儿走了
史蒂夫放不下,被爱永远的困在这方寸病房里

我文笔不太好
不知道写没写出那种感觉

权当自嗨了吧…

评论(5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