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

【虫铁】彼得的丁字裤

彼得狼狈的从复联大厦专门为他开的天窗里滚了进来,他身上的蜘蛛制服破了几个口子,身上更是像在土里滚过一样脏。
他胡乱的把面罩揪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这个男孩显然是刚经历过一场搏斗,他那一头柔软的棕发几乎要湿透了,有几根甚至混着汗水乱七八糟的粘在了脸上。

“噢我的天,比恐怖分子更可怕的一定是丧心病狂的邪恶科学家…”
彼得好不容易平复了气息,嘟嘟囔囔从地上爬起来。
他开始脱制服。

当紧身衣被汗水浸透时简直无敌难脱——就像小了好几个码的泳裤一样,尴尬地粘在身上,仿佛是第二层皮。
彼得好不容易剥光了自己的上半身,他插着腰吭哧吭哧喘着气。

顶楼的灯光有些昏暗,而站在唯一大灯下的彼得年轻精壮的身子看起来更是白嫩得发光。
此时此刻站在门外正准备进来的托尼:……
他挑了下眉,心头一动。

Friday当然第一时间通知了托尼“帕克先生回来了”,托尼就准备上来迎接一下这位男孩——顺便带他去试试看他新的蛛丝发射器。
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这么香艳的一幕。

是的,香艳。
这是一具年轻的,充满活力的,线条流畅到几近完美的身体,少年人特有的单薄感更是为它增添了几分禁忌的美。
托尼下意识舔舔牙根,坏心眼儿地继续站在暗处不出声。

彼得一无所知,仍在努力把制服从自己身上扒下来。
他拽着弹性极佳的制服,“嘿——”地往下使劲儿一拽,终于成功的褪到了大腿。
彼得吁了口气,擦擦汗。

而托尼几乎是死死捂住了嘴,才不让自己喷笑出声!
只因为,彼得在里面穿的是一条骚气四溢的丁字裤。

是的,丁字裤。

还是黑色的。

彼得正弯着腰,单脚蹦跳着试图解放出另一条腿。
那两瓣圆润的臀也随之抖动出一片晃眼的肉波。

托尼的手下意识地动了动,做了个收拢的动作。

彼得好不容易把一只腿从粘腻的制服中扯出来,却因为用力过猛趔趄了一大步。
他险险站稳了,抬起另一条腿用力甩甩甩。

那制服终于在他锲而不舍的努力下离开了他的腿,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结结实实蒙了托尼一脸。
彼得顺着制服的运动轨迹望过去。

“斯塔克先生!!!”
彼得的声音可以算得上是尖叫了。

任谁——不管是谁,哪怕蜘蛛侠也一样,光着屁股穿着丁字裤的时候一转头看到自己喜欢的人,都会忍不住尖叫出声的。
彼得觉得自己恨不得夺窗而逃。
但他的理智好歹制止了他,毕竟万一被无处不在的摄像头拍到,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虽然现在已经够丢人了。
彼得捂住脸,感觉有些崩溃。

托尼被蜘蛛制服糊了一脸,浓烈的年轻男孩儿的味道牢牢包裹住了他。
他把制服从自己头上扯下来,闷笑着说,“睡衣宝宝,我发誓我才刚……”

托尼的话没能说下去,因为他看到了彼得丁字裤的正面。

细细的带子挂在男孩精瘦的腰胯上,前面一块小的可怜的布料兜住了那鼓鼓囊囊的一大团。
被托尼的目光注射着,那束缚在丁字裤里的小蜘蛛没忍住弹跳了一下。

托尼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

彼得捂住下半身,简直羞愤欲死。他一边手忙脚乱的把一边准备好的卫衣休闲裤往身上套,一边红着脸羞恼地大喊:“斯塔克先生!!”
托尼笑到几乎背过气去,咳嗽了几声后赶紧高举双手。
“好了好了,刚才我什么都没看到。”

彼得套着衣服,嘴里不停的咕咕哝哝,耳尖红得像是要滴血。

“不过说真的,你的小蜘蛛侠发育的不错啊。”托尼一手抱着彼得的制服一手插着兜,状似不经意的开口。

彼得用力地扭过头,瞪大了双眼大喊一句,“斯塔克!!先生!!!”

托尼看着男孩满脸的潮红和那一对湿漉漉的眼睛,再次大笑出声。
逗小蜘蛛玩很明显有益身心健康——至少有益他的身心健康。
托尼愉悦的想。

是夜,托尼歪在床头设置明天早上的提醒事项。
门口的小灯亮了,这证明有人来拜访托尼——在这深夜。

托尼饶有兴致地支起上半身,往那边看去。

是彼得,赤裸着上半身,只在胯间围了根浴巾,光着脚一步步走向托尼的大床。
他的步伐十分轻,踩在托尼的长毛地毯上像一只轻盈的猫。

彼得紧抿着唇,脸色绯红,但目光熠熠生辉,像是两颗小星子一样灼热地盯着托尼。
他把浴巾解开了,里面穿着一条崭新的丁字裤。
深红色的带子挂在他的腰上,随着步子颤动着,叫人忍不住担心下一秒就会掉下来。
而兜住那已经半翘的小蜘蛛侠的一小片布料更是岌岌可危,被撑起了一个色情的弧度。

彼得爬上了床,一步步膝行到托尼身边。
他躬下腰,清晰的腹肌和人鱼线就在托尼的手边,漂亮的不得了。

男孩把滚烫的脸埋进托尼的颈窝里,声音是少年人的清冽,在这个时候又带了些暧昧的低哑。

“你…喜欢吗?”




那之后他们就干了个爽。【大拇指
攻受可能不太明显
但咱们的虫虫其实是那种小狼狗攻
小蜘蛛:不瞒你们讲,我求欢穿的那个丁字裤我叫它钢铁侠红

脑洞来自于这个采访
看到的时候就“嘿嘿嘿”了

评论(20)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