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

【盾铁】如你所愿15、16


(十五)
托尼很快被Friday操纵的机器人抱上一张活动病床,并飞快地推向走道最深处的房间。
史蒂夫紧咬牙关,大步追过去。

班纳博士几乎是一路狂奔过来,推开史蒂夫,跃上病床跪坐在托尼身上为他做起心肺复苏。
警报依旧刺耳的响着,一群一群的医生穿着白大褂从电梯里鱼贯而出。
显然他们同样居住在复仇者大厦里,并时刻为了某件事情准备着。

走道最深处的那个房间是早已准备好的手术室,里面的医疗器械一应俱全,冰冷的工具闪着寒光。
医生们匆匆戴上橡胶手套,一个接一个地进入手术室,而最后一个把大门紧紧关上了。
随着里面窸窣的动静响起,Friday把警报关闭了,世界重归安静。

史蒂夫站在紧闭的大门前,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手一直在颤抖,如果不是咬紧了牙关,牙齿也一定在不停地战栗。
史蒂夫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此时根本无法冷静地去思考。
托尼怎么了,为什么他为自己准备了这一切,布鲁斯回归复仇者的原因是什么……
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已经不重要了。
不管是因为什么,托尼此时正躺在里面。
躺在手术台上,与死神博弈。

史蒂夫背靠着墙根,跌坐在地上。

他平日里整齐得几近乖顺的发丝散乱着,整个人颓靡不堪。

再次有纷杂的脚步声从走道那端响起,这次是从复仇者大厦的地下训练场赶来的克林顿,娜塔莎,彼得和托尔。

彼得冲到史蒂夫面前,揪起了他的衣领,另一只手紧捏成拳高高扬起。
男孩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小兽般的低吼,双眸赤红着,额角青筋暴起。

但他的拳头终究是没有落下。
彼得松开了手,把史蒂夫重新推在了地上。

史蒂夫全程一言不发,他的眼底一片死寂。

彼得退后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史蒂夫。
他一手指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一字一顿道,“斯塔克先生就在里面,他快死了,他的心脏快要罢工了,而这一切——”
彼得响亮的抽泣了一下,他哽咽得几乎说不下去。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都是因为你!
都是因为你。
都是因为你——

史蒂夫的脸色惨白。

克林顿有些茫然地环视一圈。
“他,那个傲慢的混蛋,快死了?”
他试图笑两声来表达自己对这个恶作剧的蔑视,但他很快意识到,这是真的,不是一个笑话。

克林顿沉默了一会儿,就要走上前去。
娜塔莎伸手握住了他的肩。

克林顿的脚步一滞,他转过头去。
娜塔莎的绿眸晦暗不明,似乎是挣扎了一会之后,她缓缓地放下了手。

没有阻挠,克林顿便大步上前,狠狠地对着史蒂夫的脸挥出一拳。
史蒂夫硬生生挨了这一拳,脸向一边甩去。

没有人阻止他。
只有皮肉相击的闷响,证明了这一拳的力道。

“你怎么能下的了手?亲爱的——队长!”
克林顿的嗓音因为愤怒甚至带上了一点沙哑。

而史蒂夫无法回答他。
他错了。
他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悔恨中。
他每个夜晚都受着噩梦的煎熬。
他每天都在心里对托尼道歉。

史蒂夫尝到了一丝腥甜的血味,他无意识地抵了抵牙根。

可是有什么用呢?
托尼挣扎在了生死线上。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没有人再说话,也没有人再靠近蜷在墙根的史蒂夫。
等待的时间无比漫长,也让人感到无比煎熬。

有高跟鞋敲打地面的清脆声响由远处传来,佩普几乎是像一阵风似的冲到了手术室前。

她手里还捏着一个小包,双眼通红,捏着包的指节因为力度过大而发白。
佩普发出了一声几乎要背过气去的抽泣,语无伦次地祈祷着。
“神啊,求求你,托尼虽然是个叫人气的咬牙的混蛋,但他是个好人…他一直在保护世界,保护所有人,谁来保护他呢?求求你,不要带走他……”

佩普缓缓地蹲坐在地上,把脸埋进了手心里。
她小声呜咽起来,有泪水顺着手腕滑下。
但她还在继续祈祷,哪怕声音哽咽破碎得不成样子。

佩普是一位女强人,她在商界翻手云覆手雨,但她在这些超级英雄面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她不懂什么拯救世界的责任,不明白什么是内战,也不知道为什么托尼总是坠入绝境。但她无比清晰的意识到,托尼在里面,他快离开了。

大家沉默着看着她,没有人上去安慰,也没有人扶起她。
娜塔莎深呼吸了一下,扭过头不忍再看。


(十六)
在史蒂夫觉得自己的心几乎已经要跟着托尼一起去了的时候,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史蒂夫几乎是一跃而起,他此时十分恐惧出来的会是一脸沉痛的医生。
不过还好不是。
移动病床上躺着紧闭双眼的托尼,脸上还盖着呼吸机。
有几个医生推着病床,用手拨开围上来的人示意他们让开,被口罩遮去大半的脸上毫无表情,甚至有几个深绿色的手术服上溅了几滴暗色的血。
托尼很快被推进隔壁的重症监护室,胸口被贴上了各式各样的电线和管子,胸膛微弱的起伏着。

班纳博士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摘下了口罩,捏了捏眉心,长出了一口气。
史蒂夫收回隔着玻璃窗痴痴望着托尼的视线,有些紧张的捏了捏拳。
“布鲁斯,他……”

“手术是做了,能不能活下来,还能活多久,就看——”班纳博士迟疑了一下,声音有些低沉,“就看上天吧。”

彼得已经咬着自己的下唇泣不成声,他紧紧地揪住自己衣服的下摆,好像这能给他一点安慰似的。
男孩恶狠狠地盯着史蒂夫。
“哈!队长——把武器对准了自己的朋友!那一下可真够呛的对吗?”彼得尖声讥讽,像是要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他身上。
“三根肋骨,肺被扎破,反应堆损坏,心脏破裂,肺部感染,肺萎缩——他经历的这些,都是拜你所赐!”

史蒂夫觉得仿佛有人卡住了他的脖子,叫他无法呼吸。
他的心仿佛被丢到了冰窟里。
他不知道,从来都不知道…
在西伯利亚,他走的干脆,在瓦坎达,他也从未探听过托尼的身体状况,回到复仇者大厦里之后,他更是被托尼突然的亲近冲昏了头脑,从未深思过——

托尼为什么要把他从瓦坎达唤回,又是为什么和他…在一起?

班纳博士低声慰劝了彼得几句,拍了拍男孩的肩让他保持情绪稳定。

史蒂夫站在一旁,肩微微塌着。
他沉默着承受着所有人的愤怒,那是他应得的。

托尼微微睁开了眼。
班纳博士穿上无菌衣,走进去为他做了下检查,然后走了出来。
“暂时可以进去探望一会儿,在麻药退之前会有一段时间的意识不清,尽量快点出来。”
班纳博士侧过身子让出了入口,看向史蒂夫。
“我想你不应该错过这个,队长。”

史蒂夫下意识地往里面走。
等他终于坐在托尼的病床边的时候,他才来得及想,为什么班纳博士说他不应该错过这个。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

托尼的视线缓缓滑到了史蒂夫的脸上。
他的意识还是浑噩的,眼神也无法聚焦。
但这并不妨碍他分辨出史蒂夫的脸。

当史蒂夫的视线重新对上托尼那双焦糖色的大眼时,他的双眼一下子就湿润了。
泪水让他蔚蓝色的眼变得湿漉漉的,像是一片伤心的海。

托尼张开嘴,微弱地说着些什么。

史蒂夫眨眨眼,压退了泪意。
他倾身过去,把嗓音放的又轻又柔。
“你说什么,托尼?”

托尼的嘴一开一合,他的声音微弱到几乎只是气音,又因为麻药的原因含糊不清。
史蒂夫努力分辨着。

“史蒂…夫,风,好大……冷,好冷…”

史蒂夫如坠冰窟!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托尼的意识以为自己还在西伯利亚。

托尼缓慢的眨了下眼。
“我,冷…风好大……疼,太疼了……”

有一滴泪晶莹地从托尼眼角沁出,顺着脸庞滑下。
“疼,史蒂夫,疼啊……”

史蒂夫只觉得整个人都在无法遏制地战栗!
他哆嗦着去握托尼的手,艰难地喘着气。
“托尼,托尼对不起,对不起,再也不会了…再也不——”

史蒂夫觉得心都被搅成了一团,像针扎似的疼。
他只能紧紧攥着托尼有些凉的指尖,语无伦次地哄着。
史蒂夫的泪水纷杂而下,几乎模糊了他的视线。

但托尼听不到,也看不到。
他只是睁着无法聚焦的双眼,微弱地一遍遍重复着,“风好大,冷…史蒂夫,我疼……”

托尼的灵魂像是被困在了西伯利亚的冷风中,找不到出路,也无法动弹。

史蒂夫心如刀绞。
托尼的呻吟和泪水是最锋利的刀刃,一刀一刀,用力地插在他心头。

“我该怎么做,托尼……”
史蒂夫把脸埋进托尼的手心,呜咽出声。






捅刀秘籍第一招
看看你以前你以前都做了些啥
心疼我们妮妮

评论(57)

热度(143)